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二章:不会亏

2018-01-17 08:54:26Ctrl+D 收藏本站

    这对话,幽泉谷里的一众妖怪都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紧张不已。

    杨婵面色凝重道:“若是真让他们围着,那就麻烦了。总不可能斜月三星洞和天庭开战吧?便是攻不进来,我们也住不下去了……谷里,没有食物。”

    月朝回过头道:“不会的,三位师叔一定有办法。”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怕什么来什么。

    猴子低下头揉了把脸,默不作声。

    “喂,是杀是放你倒是给句话啊!”天衡高声吆喝。

    幽泉子依旧不开口,那悬浮在舰队前方沙尘与落叶汇聚而成的巨大脸谱双目紧闭,面无表情。

    狂风卷动,吹得战旗猎猎作响。

    等了许久许久,依旧没有答复。

    副将腾空而起,飞到天衡侧边低声说道:“天衡将军,依我看……他是不打算答复了,怎么办?”

    “围!”

    一声令下,舰队四散开来环绕着幽泉谷布起了阵型。

    “他们还真敢围谷,哼,这下,该轮到我出场了吧。”丹彤子握着佩剑剑柄就想飞起,却被青云子一把拽住。

    “先听听二师兄怎么说。”

    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幽泉子微微张了张口,道:“就让他们围。这天衡敢派人潜入幽泉谷,但绝计不敢派人强攻幽泉谷。无故挑起斜月三星洞与天河水军之间的争端,他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就由着他们这么围下去?还是二师兄你想就这么放人了?”

    “他们围不了多久。”幽泉子淡淡笑了笑:“天蓬元帅不会放着一支万人大军一直呆在这里的。”

    不远处,秀云提着灯笼走来,朝着幽泉子与其他两人拱手行了个礼,道:“师傅,酒菜已经备好了。”

    “两位师弟,既然来了,今夜,我们把酒赏月可好?”

    青云子拱手道:“如此甚好。”

    丹彤子却有些不愿意:“不会又是地府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做的吧?那些东西我看到都想吐,别说吃了。”

    “放心,寻常酒菜而已。”

    “那还行。”丹彤子有些不舍地看了天空中悬浮的战舰一眼,才扭头随幽泉子而去。

    山谷中,见战舰围谷,一众妖怪都忐忑不安。

    由于久久未有动静,加上对三个师兄的实力还是颇有信心,猴子下令大家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只是这一夜注定无人安睡。

    待到深夜,猴子躺才床上依旧能听到其他房间里辗转反侧的叹息声。

    自己也实在睡不着,猴子拄着行云棍下了床,推开房门,看见杨婵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上呆呆地望着月。

    沐浴在月光中的她一袭白衣,有一种难得的恬静。那模样像极了凌燕里的那一夜。

    见猴子推门出来,她笑了笑,又是仰头望月。

    “睡不着?”

    “嗯。”猴子点了点头,拄着行云棍走到她侧边的椅子坐下。

    “这里已经被盯上了,怕是即使解决了,也无论如何不能呆了吧。”伸手捋了捋耳后的发鬓,杨婵捂着嘴轻轻地咳了两声:“真没想到有一天会跟着一堆妖怪东躲西藏。”

    “对不起,连累你了。”

    “确实被你连累了。”杨婵笑着,仰起头,深深吸了口气:“现在堕落得人不像人妖不像妖了,说不定,哪天我也被天庭通缉了呢。”

    猴子道:“过段时间,等他们伤势好了,我想回花果山。如果他们愿意跟着我的话,我就带上他们。”

    “花果山?我记得……好像是在东胜神州,似乎距离我第一次遇见你的地方不远。你家乡吗?”

    “算是吧。”

    “回那边,你不怕太上老君?”

    “今天在二师兄那里,我见到了三师兄和五师兄。”

    “然后呢?”

    “他们告诉了我一些……内情。”猴子低下头摩擦着自己抱在怀中的行云棍。

    “这也是他们送来的吧?”杨婵撇了一眼猴子手中的行云棍:“须菩提,到底还是会念点师徒之情。”

    “他们告诉了我一些,我先前不知道的事情。太上老君、师傅,还有我,天道的内情。”

    杨婵托着腮,靠在石桌上静静地听。

    “现在我已经基本确定了情况,虽然还没有什么办法摆脱,但……起码我清楚了。我想回花果山去,到时候,可能会……”舔了舔嘴唇,猴子低下头沉默了瞬息,又抬起头来道:“到时候,和我太亲近的人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我建议你还是跟着两位师兄回斜月三星洞吧。”

    杨婵盯着猴子看:“你还记得你答应我什么吗?”

    “啊?”

    杨婵悠悠地说:“我可是记得,你在恶龙潭的时候说‘按照我原本想要的’。”

    “我只是说说,别当真啊。”

    “反正我是当真了,有胆你就食言,看我不让我哥劈了你。”

    猴子只得干笑了起来。

    “就冲这么可观的前景呀,我想,冒点险,也还是值得的。”杨婵望着月亮默默地点了点头,那双眼睛在月色下看上去如同黑玉一般流动着光泽。

    “谢谢你,杨婵。”

    “真想谢我就别乱来,留着命报答我。不然,我竹篮打水一场空,亏大了。”

    “你不会吃亏的。”猴子低声说。

    次日,天衡早早地喊话,幽泉子却连答都不答。喊了大半天,喊到嗓子都哑了,只得灰溜溜地回去。

    如此过了两日,幽泉谷里的妖怪们从一开始忐忑不安,到后来干脆无视天军的存在。幽泉谷外的天军则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得有些烦躁。

    同样烦躁的还有丹彤子。

    “依我看哪,就该大家打一场,然后散了了事。”

    “三师弟就知道打。”

    “喂,我都退而求其次了,先前还想把他一万天军包圆了,现在就想出去单挑一把,还怎么地?”

    “你出去报什么名?丹彤子?你是斜月三星洞老三,打一把?你以为当真能一把了事吗?后面要擦的屁股多了去了。”

    “我不报名号。”

    “不报名号人家也知道你是谁。”

    “嘿,你刚开始不是说你谈不拢就让我上吗?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这不是还没谈崩吗?”

    “这还没崩?”

    如此一晃到了第三日,天衡接到云域天港要求撤军的命令,一众天将聚在船舱里盯着那一份命令头疼不已。

    副将低声说道:“要不……还是将此事上报吧?让他们通过其他渠道来解决。”

    “不行!”天衡一巴掌拍在桌上,大喝道:“就这么回去,我们非让其他同僚笑掉大牙不可!”

    “可,就算我们不单独上报,到时候撤回去也必须有个解释,此事瞒不住的。”

    天衡一脸愤然地瞪了副将一眼,也不接话,盘起手来皱着眉头一声不吭。

    事情到了这一步,其实谁也没了主意。

    让天衡出面谈判,是继派人潜入幽泉谷之后的又一致命错误。这一点在场的谁心里都清楚,只是不明说罢了。

    许久,一位偏将走了出来,拱手道:“天衡将军,要不,让末将今晚去一趟幽泉谷吧。”

    “怎么?被抓的人还不够多,你也想去凑一份?”天衡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站在一旁一直不出声的几个天将连忙附和道:“天衡将军,不如,让他说说吧。”

    众口能铄金,天衡这才定睛多瞧了那偏将两眼,抬起手指了指那偏将问道:“你叫啥名字?以前没怎么留意啊。”

    “末将郑鑫,乃是刚晋升的偏将。”那偏将拱手道。

    这偏将看上去还有些稚嫩,不过天河水军可不是乌合之众,能在天河水军获得偏将军衔的多少该是有些实打实的军功。

    “说说吧。”天衡哼了一声。

    郑鑫拱了拱手道:“禀天衡将军,依末将看,那幽泉老人也不是想把事情闹大,若非如此,该是早出手了。由此可见,他不过是想要个台阶下罢了。不如,让末将私下拜访他一次,也好……”

    天衡沉吟了片刻,问道:“你打算怎么说服他放人?”

    “这……”郑鑫干笑了两声:“天衡将军,幽泉老人性情古怪,末将也要见了才知晓。”

    “我复议。”站在一旁的副将连忙说道。

    “我也复议。”

    “复议。”

    天将们三三两两地表态,竟清一色地支持。

    如此一来,天衡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得点了点头:“行吧,就依你的试试吧。但是,不准答应他先前说的那个条件。”

    “末将遵命。”郑鑫拱手道。

    临行前,一种天将纷纷借着各种理由来到郑鑫身边悄悄耳语,内容却与那硬脾气的天衡截然相反。

    “说话尽量软一点,到这份上了,千万别再得罪了。”

    “他有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你就全部答应了,先把木李奇要回来再说。”

    “天衡将军脾气硬,你可千万别跟他学啊。当初要不是他去谈判,我看不至于搞成这样。要是人要不回来,到时候回去大家一起吃不了兜着走。”

    如此,肩负这解锁重任的年轻将领郑鑫踏上了前往幽泉谷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