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三章:复活之法

2018-01-17 08:54:26Ctrl+D 收藏本站

    天河水军在天庭绝对是个另类,他们骁勇善战、悍不畏死、战功卓著,但却因此与这个庞大的官僚机构格格不入。

    在很多时候天河水军都成为排挤的对象。

    外部被排挤,内部自然是抱团。高层不敢说,在基层,天河水军的护短之心比谁都强。

    临出发的时候,好几个老将都直接表态,让郑鑫放胆去干,只要条件不太苛刻,他们会想办法达成。哪怕需要瞒着天衡也在所不惜。

    带着众将的嘱托,郑鑫来到了幽泉谷的谷口。

    为了表达诚意,他脱掉了不离身的战甲换上了一身文士袍子,走到谷口,更是直接从腰间抽出佩剑丢到地上,躬身拱手高喊道:“天衡将军麾下郑鑫来访,求见幽泉大仙。”

    ……

    难得点起了烛火的室内,幽泉子与青云子正专心致志地对弈,一旁蒲团上的丹彤子抱着剑打瞌睡。

    粘起一粒白子正要落下之际,幽泉子忽然抬起头来,耳朵微微抖了抖。

    “师兄怎么啦?”青云子问。

    “他们派了人过来。”

    “啊?派人过来?”半睡半醒的丹彤子猛地惊醒:“要开打了?”

    两人看着有些慌乱的丹彤子无奈地笑了笑,幽泉子轻声道:“我去会会他。”

    ……

    谷口,狂风之中巨大的脸谱又是聚起。

    见到脸谱汇聚,偏将郑鑫连忙拱手道:“天河水军,天衡将军麾下偏将郑鑫拜见幽泉大仙。”

    “有什么话,说吧。”幽泉子淡淡道。

    “郑鑫想请幽泉大仙放了您扣押的我军三位军士。”

    “你便是来说这些的?”

    郑鑫拱手道:“先前天衡将军莽撞,派人潜入幽泉谷着实不对,郑鑫在这里代天衡将军向幽泉大仙道歉了。”

    说罢,深深鞠了一躬。

    站在厅室中的青云子捋了捋胡须,道:“这倒像是个说话的人。”

    稍稍沉默了一下,幽泉子问道:“可是你们将军让你来道歉的?”

    犹豫了一下,低头拱手的郑鑫朗声道:“非也,将军允许在下拜访幽泉大仙,却未提及道歉一事。”

    “哼,既然他都不道歉,那说这些有何用?你,还是回去吧。”

    说罢,就要散去法术,那郑鑫连忙伸手阻止道:“大仙留步。郑鑫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

    仰起头,郑鑫道:“天衡将军性子直,但那日所言亦不虚,此,幽泉大仙当是知晓。”

    幽泉子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听着。

    “事情如此拖下去,对你我都是不利。依天衡将军的个性,要他道歉,也属难事。不如幽泉大仙换个郑鑫做得了主的条件,就当卖天河水军一个面子,彼此都有个台阶下,趁早了结此事,也莫惊动了云域天港与斜月三星洞,如此可好?”

    “你区区一员偏将,如何讲得起条件?”

    “幽泉大仙此言差矣,在下确只是区区一员偏将,但,急需了结此时的可不只在下一人。未谈过怎就知谈不起呢?”

    “哦?”幽泉子呵呵地笑了起来:“这么说的话,你们手上倒是真有一件东西是你们给得了,而老夫也想要的。只是,需要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次日一早,两位天将送来了一份信函作为对潜入幽泉谷一事的解释,又口头表达了歉意却并未作出真正意义上的道歉。

    而幽泉子也回复了一份信函表示谅解,然后竟爽快地把人放了。

    对此,天衡百思不得其解,周遭的一干将领却似乎都觉得这事情正常无比。

    这让他更加疑惑了。

    那一个天将两个天兵被带上战舰的时候还一个劲地颤抖,显然是被关押的这几日被幽泉子折磨得不轻。

    既然人要回来了,云域天港的撤退命令也下了,不到中午,这围谷的一万天兵便不见了踪影。

    对于幽泉子如此轻易放过天河水军,杨婵与月朝皆疑惑不解。相比之下,那些个妖怪则没想那么多,天河水军能撤退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

    如此一番折腾之后,接下来的日子显得格外安逸。只是谷外时不时出现的巡天将依旧提醒着他们,他们的危机并未完全解除。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些妖怪在这里已经完全变成了牢笼里的鸟。

    进入幽泉谷满一个月后,猴子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过来开始投入到各种术法的修行当中。而到三个月后,那一干妖怪也终于在月朝与杨婵的帮助下康复了过来。

    不过,这一群妖怪并没有因为康复而开心,相反,他们的情绪异常低落。

    在一场深夜的会议中,妖怪们激烈争论了关于是否离开幽泉谷前往花果山落脚的问题。最终达成意见,那就是自由选择。

    愿意去花果山的去花果山,愿意留在幽泉谷的让猴子去和幽泉子说一声,留下。

    很显然,他们对于这个舒适的新家格外地留恋。

    可真正到了报名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前往花果山。

    大概是在这一段时间以来对猴子养成了某种依赖的关系吧。他们大体认为前往花果山虽然冒险,但比起已经被天军盯上的幽泉谷会是个更为正确的决定。

    当最后一个妖怪拆开绷带后,猴子按着计划来到了幽泉子的府邸。落到庭院中时,正是夕阳斜照,幽泉子在凉亭中抚琴,身旁立这弟子秀云。

    秀云悄悄对着猴子做了个静音的手势,便不再动作。猴子识趣地坐到一旁聆听。

    幽泉子是个音痴,在长达数百年的光阴里对音乐的痴迷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弹指之间随意挥洒而出的曲调便足以令人痴迷。

    可惜的是这个时代音乐的发展本身十分局限,否则的话数百年的积累,今天猴子听到的该是另一番景象吧。

    不同于上次,只听了一会,幽泉子便收了尾。

    “悟空拜见幽泉师兄。”

    “来啦?”幽泉子伸手一杨,桌上的古筝当即消失无踪换上了一个茶盘。

    侧边也多了一个点燃的炭炉,炉上壶里的水不断沸腾。

    “嗯。”猴子默默点了点头,走到桌边坐到石凳上:“这段时间,感谢师兄的照料。”

    “应该的,同门师兄弟。这修仙路漫漫,若是连同门师兄弟也不能互相扶持,岂不是太孤单了。”

    “说到底,师傅也是对我……”

    “那是他的事。他是师傅,开口了我们这些当徒弟的自然应该尊重。但他又没开口,我们该做什么做什么便是了。怎么,想来跟我辞行?”

    “嗯。已经在师兄这里叨扰了三个月了,也差不多该走了。还有就是,想问问清楚先前的那个问题。”

    “复活?”幽泉子将一杯热茶推到猴子面前。

    “对,如何复活。”

    幽泉子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依你那位朋友的情况,首先,你要确定她的魂魄处于何种状态。是已经复活,还是已经轮回,再或者,仍然处于魂魄状态混在地府某处。”

    “如何确定?”

    “这简单,翻翻生死簿便是了。若是复活或者轮回,那生死簿上必留下印记。若是仍然处于魂魄状态,则没有印记。那太上老君在地府翻了半年多的生死簿方离开,由此可见,他已经透过某种手段知道她并非处于魂魄状态。”

    “师兄是说……雀儿已经复活或者轮回?”猴子吃了一惊。

    “正是。”幽泉子捋着长须默默点了点头。

    呆呆地想了许久,猴子眨了眨眼睛,问道:“太上老君都翻了半年多,那我翻岂不是更久?”

    无论修为如何,他要翻阅生死簿可不比太上老君翻阅生死簿。说到底,人家太上老君是光明正大的翻,而他呢?

    难不成,生死簿是谁都可以翻的吗?在地府呆的时间越久,越是容易出乱子。半年之多……

    幽泉子的脸上缓缓绽开笑容。

    猴子先是不解,又猛地瞪大了眼睛,道:“只需查太上老君最后翻阅的部分!”

    “聪明!”幽泉子呵呵地笑了起来:“生死簿改不得,我们只需要知道太上老君最后翻阅的是哪一卷哪一册,便可以找到所需的答案。当然,你得有心理准备,就算找到答案,也未必有结果。毕竟,她的魂魄是让人引了去的。对方自然也是知道太上老君能通过这种手段知悉,但却依旧敢引,由此可见,这内里,有乾坤。”

    “我明白。”猴子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呢?已经复活自然不用说了,如果投胎的话……如何让她恢复记忆?”

    “这就需要找孟婆了。”

    “孟婆汤?”

    “嗯。”幽泉子点了点头道:“天地生灵,转世之前都需饮一碗孟婆汤。饮了孟婆汤,说是忘记今生,其实不过是抽离了地魂,将今生的记忆留在了魂魄那里。只需找孟婆取回地魂便可恢复记忆。只是……”

    “只是如何?”

    “只是,人有三魂七魄,万物皆有三魂七魄,也只能有三魂七魄。若你将往世的地魂打入今生,那么今生的地魂便会散去。虽能恢复记忆,达成真正意义上的复活,今生,却会被彻底抹去。”

    听到这里,猴子的心忽然咯噔一下。

    别说现在没能力,便是有能力,找到今生的雀儿,他是否下得了手?

    “对于这个问题,你可是想好怎么应对了?”幽泉子问道。

    眨巴着眼睛,默默想了许久,猴子道:“若她今生并未修仙,我便陪她到阳寿将尽之时,再将地魂打入。到时,再使丹药让她返老还童。”

    幽泉子抿了口茶,点头道:“这倒也是一个办法,如此一来两世皆不亏不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