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四章:重返花果山

2018-01-17 08:54:25Ctrl+D 收藏本站

    办法是有了,幽泉子也表示赞同,可猴子心中却如同一团乱麻。

    真要这么做吗?

    若是找到,猴子自然不可能弃之而去只等阳寿将近之时再将地魂打入,到时候,必然是日夜守候。可要是朝夕相处,到时候是否真下得了手,却是一大问题。

    再之,若是今生雀儿也是修了仙,甚至有所成,那该如何?难道无限期地等下去吗?

    今生的雀儿,前世的雀儿,这两个概念在他的脑海里绕来绕去,始终得不出一个结果。

    事到如今,恐怕也只能指望雀儿是被人复活,而不是转世了。否则的话当真不知如何是好。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拱手道:“另外,师兄,师弟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幽泉子抿了一口茶,又给猴子重新倒了一杯,将已经凉掉的换过来。

    “此去花果山路途遥远,恐怕还需要师兄帮忙想想办法,不然,沿途恐怕要被天军发现,到时候便是抵达花果山也无安宁之日可过。”

    幽泉子面无表情地用手触碰茶杯上的花纹,轻轻地捋了捋,淡淡道:“本来近千的妖怪,要跨越数万里路不让天庭发觉,倒是挺难的。不过,你先前跟我提过,如今办法倒也已经想好。只是到了花果山,该如何自处,你可得想好啊。”

    “已经想好了。”

    “那行吧,且随我来。”

    幽泉子转身腾空而起,猴子也连忙施展筋斗云追了上去。

    转眼间,两人已经到了谷外一块巨石旁。

    “听闻你近期开始修习术法,选了七十二变作为主修,两个月,依你的资质也算入了门了。来到此地,你可察觉到异样啊?”

    猴子朝着周遭望了望,又闭上眼睛细细感知,许久,睁开眼睛缓缓地摇了摇头。

    “灵力感知还不错,但还达不到感知术法残留灵力波动的地步。行者道本不太重视这些,但师弟你选的路,凶险。”长长地叹了口气,幽泉子道:“天庭多为悟者道,往后这方面还得再多多加强,否则必将误了大事。无论是天庭还是地仙,甚至妖怪,关系多错综复杂,羽翼未丰之前,需得卧薪尝胆,切不可贸然出头。”

    “谢师兄提醒。”

    只见幽泉子伸手一扬,一阵白光闪烁,那巨石当即化作一艘巨大的战舰!

    桅杆的顶端飘扬的是玄龟部的旗帜。

    “这是……”

    “这是天河水军给我的赔礼,核心法阵的宝石已经被取走,不过我这里刚好有一颗可以替代。”说着,幽泉子微笑着从衣袖中取出一颗鹅蛋大小的紫色宝石交到猴子手中。

    猴子呆呆地看着这艘战舰,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宝石,道:“天河水军……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接受这种条件。”

    “正常来讲,确实是不可能。不过这次特殊。这艘战舰,其实是你们逃离紫云碧波潭的时候用过的其中一艘,为了避免天军追缉而弃置,后为天河水军所获。若是和天河水军讨要他们自己的军舰,肯定是不可能。但,若是讨要玄龟部的那就不同了,说到底,这是友军的战舰,便是作为战利品带回云域天港,也是必须要归还南天门的。”

    “可是将友军的战舰拿来和你作为交换条件,这……”

    “这自然得有个说辞了。他们将核心法阵的宝石取走,然后上报给统军的天衡说核心法阵已被破坏,如此一来,下令直接弃置便合情合理了。这是那日那来访的偏将与我达成的协议,也是他们要回同僚所需付出的代价。”

    微微顿了顿,幽泉子说道:“敌人,也是分种类的。一个敌对的群体内部也有各色人等,需得分别对待,切勿一棒子打死。对待天庭这种庞然大物更是如此。师兄知你修的是行者道,武力至上。但你看着天地间的主流却是悟者道,可见,大多数事情还需得智取,此去路漫漫,望你铭记于心。”

    猴子一阵感动,低头拱手道:“师弟受教了。”

    一跃上了战舰的甲板,猴子来回转了一圈,一遍又一遍地查看。

    这战舰上除了先前战斗留下的刮痕和斑斑血迹,完好无损。

    真是意外之喜啊。

    “谢谢师兄了,悟空无以为报。”

    三天后,所有的妖怪加上一大堆的食物和水被一股脑地装进了战舰。虽说拥挤,但好歹还装得下。幽泉子施了法让整艘战舰笼罩在云雾之中,远远看去,与那天空中的流云别无二致。

    顺带的,要将妖怪们的妖气隔绝了起来。

    在幽泉子的陪同下,这支妖怪军团朝着两万里外的花果山进发了。

    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派出斥候,而是直接由猴子担负起侦查的任务。这个任务可乐坏了猴子。

    直到此时,猴子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热爱这种自由自在地飞翔。

    驾着筋斗云,他总是呼啸着攀上万丈高空,然后猛然散去术法,任由自己从高空中坠落,或盘起身子,或头部向下仔细欣赏着朝自己飞速撞来的大地,也会大字型地躺着下坠。

    直到着地的瞬间,他才会再次施法腾空而起。

    气流从身旁呼啸而过,下坠一刻猛然加速的心跳,天地间的景色,漫无目地地挥舞着行云棍翻腾,这些都让他兴奋不已,以至于乐此不疲,每日往来往返几百里地闹腾却毫无倦意。

    看着这只疯猴子追着一只吓坏了的大雁然后哈哈大笑,杨婵顿时觉得有些惊异。这与往常的猴子截然不同。

    但细想之下,又觉得正常无比。

    猴子本就是一只猴子,既然是猴子,不就该就是这样嬉闹的吗?也许,这才是他的真性情。

    想到这,她不由得笑了。

    一路上的景致同样让这堆妖怪兴奋不已,他们总是站在船沿上怪叫着,对着掠过的云层招手,在甲板上迎着风奔跑。原本离开安乐窝的低迷情绪一下如同阳光下的晨雾消散。

    如果硬要找出一个不一样的,那大概只有短嘴了。

    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可他却依旧心事重重不太和人说话,开头的几日都是躲在船舱中孤零零一个,后来,则攀到瞭望塔上呆呆地坐着。

    有时候,大家会看到他看着身下的云层傻笑,眼眶中洋溢着泪,兴许在他的心中对天空也有着狂热的爱吧。

    听说,他还从来不敢飞这么高。

    离开幽泉谷的二十天后,这艘隐匿在云雾之中的战舰出现在了花果山东面的地平线上。

    一别十三年,这只从这里出发寻仙求道的猴子终究是回到了起点。

    ……

    三十三重天,兜率宫。

    太上老君伸手将什么东西放入了盛满银色液体的巨鼎中,那鼎里的液体当即沸腾了起来。

    腾腾烟雾冲天而起,漫过太上的脸颊,面无表情。

    这巨鼎看上去直径足有一丈有余,厚重,鼎身上布满了各种法阵符文,微微地流转着光芒。

    静静地看了许久,直到鼎中隐约可见的那个小小的阴影开始发生变化,太上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对守候在一旁的童子说道:“此事事关重大,必要日夜守候,灵水少了,便要添加,不得有误。若是出了岔子,唯你是问!”

    那手持拂尘的道童恭敬拱手道:“弟子领命。”

    默默地点了点头,太上拂袖离开了殿堂。

    “恭送师傅!”

    跪倒在地的童子回过头呆呆地盯着巨鼎中的阴影看,一刻都不敢眨眼。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比金精还昂贵的灵水如此大规模地使用还是第一次,足见太上的重视,无论如何不能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