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五章:小草

2018-01-17 08:54:25Ctrl+D 收藏本站

    当这艘庞大的战舰从云端显露出身形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花果山的一切生灵都惊呆了。

    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庞然大物。

    扬起的风帆微微颤动,伴随着海面波浪上巨大的阴影,这艘战舰朝着缓缓朝着花果山移动。

    所有的妖怪都聚到甲板上远远地观望着这个新的家园。

    高耸的山,漫长的海岸线,惊涛拍打的礁石,天空中来回盘旋的海鸥嘎嘎叫。

    一片安宁未经惊扰的天地。

    站在月朝侧边的猴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异常难看,眼角微微抽动。

    “师叔你怎么啦?”

    “我没事。”猴子瞪大了眼睛咧开嘴露出獠牙笑了笑,面目有些狰狞。

    转过头去他对着一众妖怪吼道:“今晚我请你们吃豹子肉,清蒸还是红烧随你们!”

    说罢,他长棍一顿,整个翻转着腾空而起朝着花果山呼啸而去。

    “他想干嘛?”月朝站在原地呆呆地眨着眼睛。

    不只是月朝,那一众妖怪都懵了。

    “我去看看吧。”杨婵一跃而起踏在窗沿上,御风追去。

    “妈的逼!老子回来了,你特么给我滚出来别装死!”

    狂风肆虐,猴子腾云驾雾挥舞着行云棍一路歇斯底里的咆哮,那恐怖的嘶吼声响彻了整个花果山。鸟雀被惊飞,动物被吓得缩回洞穴不敢出来。

    以极快的速度沿着花果山绕了一大圈,什么都没发现。可他不死心,降落地面开始细细地找。

    瞪大了眼睛一棵树一棵树地找,连地上的草丛都非捅两下才罢休。

    花果山的生灵都微微颤抖,缩得更死了。

    “你究竟在找什么?”杨婵跟在一旁问道。

    “一只豹子。”

    “豹子?它得罪你了?”

    “害得我没一晚能睡好,足足几个月,还吃了我好多手下,你说呢?”

    “喂,你离开这里十几年了吧?”杨婵托着腮坐在一旁的巨石上无趣地叹了口气:“一只豹子的寿命有那么长吗?”

    “你不懂,这是花果山。这里的动物都会说话,寿命也长到不行。对不起,让一让。”

    “你干嘛?”杨婵闪到一边去。

    猴子一把将巨石掀起来,下面除了一堆蚂蚁之外啥都没有。

    远处两只雀鸟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躲是吧?以前不是看到我就蹦跶过来吗?告诉你,掘地三尺我都要找到你,阴曹地府你也别想跑!”猴子一把将巨石掀翻,猛地咆哮。

    那声音在空荡荡的山间回荡,令所有生灵都颤栗不已。

    远远的,一群猴子躲在树上偷看。

    “那个,好像是大王啊。”

    “大王?”老猴子眯起眼睛望:“像是有点像,可是大王没这么高。而且大王不穿衣服的。”

    “会不会长高了?”一只小猴子问。

    “猴子能长这么高吗?”大家面面相窥。

    “哎……都炼神境了,还跟个豹子计较。”杨婵翻了翻白眼站在一旁靠着大树盘起手来看戏。

    “站着说话不腰疼,那是它没追过你!”

    猴子继续一棵树一棵树的找,路过树洞无论大小先用棍子捅两下再说,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许久,他看到了猴群。

    “那豹子跑哪里去了?不会是还没等到我回来就死了吧?”猴子大声问道。

    这一问,一群猴子眼泪啪嗒啪嗒地流。

    “你是大王?”一只猴子问。

    “是啊!答应你们回来干掉它的!”

    “真是大王!大王回来啦!”

    “大……大王得道成仙了!”

    “大王——!”

    一大群猴子从树上蹦下,哇啦哇啦地哭喊着朝着猴子涌了过来。

    “大王,我们以为你不回来了。”

    “不会的,我怎么都要回来。”

    “金丝雀呢?”

    猴子鼻子一酸,竟也跟他们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一大群猴子嗷嗷大哭的场面……

    站在一旁的杨婵嘴角猛地抽动,转过身去假装没看见。

    这算是衣锦还乡吗?

    半响,这群猴子终于缓过气来能说得清一句整话了。

    “那只豹子呢?”

    “我知道它在哪里!”一只小猴子举手道。

    “走,带我去!妈的,今天非把它串起来烤了不可!”

    刚下战舰的一众妖怪都傻了眼,呆呆地看着猴子带着一群鬼叫鬼叫的野猴子开始搜山。

    杨婵拍了拍手从远处走过来。

    “师叔这是……”

    “寻仇去了。”

    “他在这里还有仇家?”

    “嗯,一只倒霉的豹子。”杨婵翻了翻白眼。

    “豹子精?”

    “就是豹子,普通豹子。”

    一众妖怪纷纷愣住。

    “普通……豹子?”

    站在身后的幽泉子哈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

    “一只胆敢得罪大王的豹子?这简直是罪大恶极!对付这种家伙何须大王亲自动手!”吕六拐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从一旁的妖怪手中夺过一把短刀:“大王,臣来啦!”

    说罢,他卷起衣袖就要朝猴子的方向冲过去,却被身后的杨婵一把拎住衣领提了起来。

    “放开我!”

    “以后立功的机会有的是,你就别去捣乱了,赶紧给我组织安营扎寨。我可不想今晚睡树上。”

    “哦……哦。”

    一众妖怪三五成群地开始在一片空地上搭建起了临时营地。

    约莫两个时辰后,猴子终于在山腰翻到了这只他恨之入骨的可怜豹子。

    找到的时候它瑟瑟发抖地躲在一个小小的洞穴中,露出一条尾巴摇摇晃晃。

    被扯着尾巴硬拽出来的时候爪子还在岩石上留下深深的刮痕。

    在历经求饶无果,被狠狠修理了一顿之后它又被敲晕。然后一帮猴子欢天喜地地将它台下山,带回营地丢给妖怪们让他们做成晚餐。

    看着被绳索死死捆住啪嗒啪嗒掉眼泪的豹子,顺顺利利报了仇猴子忽然有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一直想干的事情总算是干完了,出了一口气,可接下来却是有点无所适从。

    转过身,他开始在这片他降生的土地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旁边时刻拥戴的是一大群的猴子。

    花果山这个地方,对于他有着特殊的意义。

    来到这个世界十四年,他走过很多地方,西行一路更是十万八千里,而他住得最久的地方也不是这里而是斜月三星洞。但他诞生在这里,在这里他度过了最彷徨的时光,第一次饿肚子,遇到有生以来第一次危险,还遇到雀儿。

    在那段无助的光阴里,他时常都会攀在某棵树上盯着某个角落发呆,思索着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会为了上厕所该用哪种叶子而烦恼;会大半夜领着一群猴子跑到山顶上鬼叫以发泄心中的不快……

    总之,这里有许许多多对他来说深刻的回忆。

    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他来到了有着大瀑布的深潭旁。

    一个腾空,他便跨越了将近十丈的距离直接穿越了瀑布进入水帘洞中。

    冰冷的水汽,幽暗深不见底的洞穴,还有身后翻腾的瀑布中透入的光。

    这里的一切似乎与十四年前别无二致。

    不同的是十四年前他是为了一餐饱饭冒着生命危险进来,丝毫提不起兴致去探究那幽暗洞穴中的秘密。而如今的他虽然还达不到全盛时期的实力,但好歹七十二变和筋斗云都入了门,进入这个洞穴已经轻而易举,进来也纯属好奇。

    伸手抹了把溅洒到脸上的水,他拄着行云棍开始往漆黑一片的深处走。

    “你是谁?不要进那里面。”

    一个稚嫩的女声传来,在狭窄的空间里回荡分不清方向。

    猴子朝着四周环视了一圈,什么也没看到。

    “我想起来了,你以前来过!”那声音又说。

    低下头,接着透过瀑布挥洒入内的微弱蓝光,猴子看到了岩石的缝隙中倔强生长的一株小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