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六章:放任

2018-01-17 08:54:24Ctrl+D 收藏本站

    微微眯起眼睛,猴子能感受到这株小草上微弱的灵力,是纯正的灵力,而不是妖气。

    这点让他微微有些诧异。

    这应该是一株即将化形的草妖,可为什么感受到的是灵力而不是妖气呢?

    植物妖怪本就十分少见,老树妖,大抵需要上千年的光阴才能完成化形,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在寿命上草比之树要短上无数倍,可需要的化形的时间却相差无几,这就导致了大部分见到的植物妖怪都是树妖,至于草妖,当真是没怎么见过。

    “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你知道我以前来过,那你起码在这里呆了有十几年了吧?”

    “十几年了,十几年了……”那小草微微摆动翠绿的叶子:“有这么久了吗?也是,你上次进来的时候还很小。”

    伸手摸了摸湿漉漉的石面,借着瀑布外透入的微光猴子朝着四周扫了一眼:“这里只有你一株草?你是怎么在这里的?即使是正午也只有微光,就算有草种落到这里,应该也不会发芽才对吧?”

    小草的叶子微微下垂似乎在思考着,许久,她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好像一直都在这里的。”

    “你刚刚跟我说别进去是什么意思?里面有什么?”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却让我别进去?”

    小草沉默了。

    “里面住过人吗?”

    “住过。以前有位仙人住在里面,他经常都会和我说话,可后来他出去就没回来了。擅闯别人的府邸,是不对的。”

    “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猴子问完才发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这草妖明显对时间没概念。

    小草缓缓垂下了叶子。

    转过身,猴子一步步往黑暗的深处走去。

    “别进去啊。”草妖摇晃着叶子呼喊。

    猴子转过身来指了指地面,道:“我现在是花果山的王,王,你懂吗?这里都是我的,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不理会小草的嚷嚷,他一步步走入深处,微微闭上双眼,再睁开,双瞳放射着微弱的荧光。

    黑暗中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这身体的资质真不是盖的。

    在修仙的过程中,许多术法都有修为的限制,达不到相应的修为,学了也是白学。例如七十二变,例如筋斗云。但也并不是达到了相应修为就能学会相应的术法。

    这里面讲究一个资质问题,最明显的就是天将。在天庭的天军不比地面的妖怪,术法这种东西想要获得并不是那么难,但想要学会,却不是那么容易。

    这也是许多人类优先选择悟者道修行的原因。行者道,资质不行就真的是不行,要弥补所需的丹药时间,是个天文数字。悟者道,就算术法学不会,也可以通过各种法阵符文达到一样的效果。

    而猴子的身体明显是属于资质顶尖的,七十二变入门,两个月就搞定了。现如今的他施展起各种术法来也是驾轻就熟,只是受限于本身修为还无法真正玩转七十二变。

    不过也不久了,再过一年吧。只要一年就够了,一年后该就可以踏入化神境,再往上的术法除非到达太乙金仙以上,否则并没有什么限制。

    一路走着,短短十余丈的距离,他已经发现了三个威力强大的防御法阵,不过这三个法阵都因为年代久远而几乎灵力耗尽,只随手动了动就破除。

    这让他不得不庆幸起来,若是当初那个刚来到这个世界的自己真完全相信那本《西游记》贸贸然跑进里面来,说不定就出不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当初起了往里走的念头,大概也会被草妖叫住吧。

    一路往里走,洞穴渐渐宽敞起来,隧道的尽头,他看到一座石桥,桥下溪水湍急,桥的对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远远地可以看见两排朽坏的火盆架子,平整的地面上可以看到刀斧的痕迹,正中一个王座,四周布满了各种分支洞穴。

    阴暗,潮湿。

    这看上去不像什么仙人的居所,倒像是妖怪的洞府。

    而且可以断定,当初居住在这里的妖怪还不少,应该是一支较为强大的妖怪势力。

    猴子一步步走入深处,将整个洞穴都搜了一遍,还真发现了一块写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的石碑,然而除了这个和十几个已经废弃的简单法阵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

    甚至连战斗的痕迹都没有。

    看上去,居住在这里的妖怪势力并不是被剿灭,而是迁徙了。

    呆呆地站在洞穴里仰望足有三五丈高的洞穴顶部,猴子又低头扫了那快石碑一眼。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等等,《西游记》不是说楷书写的吗?怎么变成隶书了?”想想,猴子不由得叹了口气:“算了,反正到今天错的也不是一丁半点了。要指望那本书打天下,我早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好在这些年该了解的也了解得七七八八了,接下来的路,该是会好走很多吧。”

    又转悠了几圈,猴子扛着行云棍一步步往回走。

    这地方实在没什么东西可捞,但却不得不说是一个不错的场所,空间够大,也够隐蔽,当个秘密基地什么的不错。

    走到洞口的时候,猴子又撇了那小草一眼。

    “让你不要进去,你还进去。”小草嘟囔着。

    她还没有眼睛也没有脸,猴子无法判断她的神情,不过听语气像是生气了。

    俯下身,猴子问道:“怎么样,想出去还是想继续留在这里?”

    小草不吭声。

    “留在这里呢,灵气是很充足的。但你毕竟是草,在没有阳光的地方终究是不合适。说不准,化形都会被无限期延后。”

    “化形?”小草的叶子微微缩了缩:“化形,化形是什么呀?”

    “就是变化,反正就是变就对了,总之有好处。”

    “化形,能开花吗?”

    “你想开花?”

    “嗯。”

    “可你应该,开不了花。”

    “那为什么仙人说他想等到我开花的时候呢?”

    “天知道。”说罢,猴子伸手就要去挖土。

    “你要干嘛?住手!不要呀!你个混蛋!我要在这里等仙人回来!”

    不顾小草的反对,猴子将她从岩石的缝隙中挖了出来一跃飞出瀑布,随手种在岸边。

    “在这里等也是一样的。”

    猴子伸手捋了捋她的叶子,却发现她所有的叶子都竖了起来,像是在示威。

    “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入了夜,一众妖怪点起篝火聚在营地里吃起了晚餐。

    这算是一个比较大胆的行为了吧,黑夜里的篝火从天空中俯视异常的显眼,由于巡天将的存在,一般小妖是不敢这么干的。

    不过现在有擅长幻术的幽泉子在,一个简单的幻阵实在简单不过。

    这一举动,无疑也强化了刚刚搬迁到此地的妖怪们对往后生活的信心。

    那豹子真的被烤了吃,除了从幽泉谷带来的食材之外,它算是今晚的加菜了。

    分肉的时候杨婵溜到猴子身边调侃似地说了一句:“不去尝一口?”

    为了赌一口气,猴子也跑了过去要了一片,咬在嘴里味同嚼蜡,最终吐出来了事。

    报仇,有时候真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痛快。大仇得报之后,往往是落寞。

    这件事他分明期待了那么久……

    哎……

    走过这么多路,他也渐渐懂得了一些道理。

    每一个他讨厌的人背后都有一个不讨厌的理由,例如这只豹子。对于猴子来说,它吃猴,该碎尸万段。但作为豹子,吃其他动物说起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每一个生灵被放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都被赋予了无数的标签,然后做着水到渠成的事情。这该也是天道的一部分吧。

    大义凛然地宣扬正义纯属扯淡,能管好自己的事就不错了。

    “早死早超生。”

    猴子仰卧着凝视天空中的繁星,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地方,很特别。”坐在一旁的杨婵仰望着天空叹道。

    “很特别?”

    “灵气,充沛得匪夷所思,比天庭还充沛。这里的生灵每日都浸泡在这种灵气之中,虽然没化形,却提早开启了灵智。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仙人或者妖怪选择在这里定居。”

    “或许有,只是不知道跑哪去了。”

    “不过,这里的灵气正在减弱,应该说减弱得很厉害,再过个几百年,就会与凡间其他地方无异。”

    “哦?那你知道这灵气为什么减弱吗?”

    “抽空再查查看吧,我连这充沛的灵气哪里来的都不知道,怎么知道什么原因减弱?”

    远处,一堆妖怪聚在一起瞎闹,气氛十分欢腾。幽泉子与月朝则孤零零地呆在一旁打坐。

    幽泉子明天天一亮就回幽泉谷去,这是早就说好的。让一个喜静不喜闹的人帮到这份上,也不好再麻烦他了。

    至于月朝,该也很快就要离开了吧。

    往后这里就剩下猴子与杨婵两个炼神境撑大局了,再想这样大大方方地在空地上点起篝火,也不知是多久以后的事情了。

    看到在篝火边上发呆的短嘴,猴子随口道:“短嘴最近,很低落啊。”

    “自从知道白猿的死之后就一直是这样了,后来我们把你救回来,知道老牛也死了……就更严重了。”杨婵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想,先成立个书院。”

    “书院?”

    “先成立个书院,让吕六拐教他们认字。起码,不能是文盲吧。还有就是传授他们正确的法门,让他们修行,尽快提升修为。”

    “提升修为我可以理解,教他们认字是怎么回事?我还从未听过妖怪上学堂的。”

    “往后大有用处就对了。”猴子一挺,坐了起来:“你也抽空把你在斜月三星洞弄到的东西写出来吧,我们也弄个藏经阁。”

    杨婵嫣然一笑:“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金霞洞就猜到了。”猴子扭过头来眯着眼睛注视着杨婵道:“你比我还大胆。我起码是猜到**成师傅的心思才敢去,你呢?难不成师傅也给你暗示了?”

    “斜月三星洞最严厉的处理是什么你知道吗?”杨婵撅起嘴,撇了猴子一眼,那神情如同一个调皮捣蛋的孩童般:“是逐出师门,去之前我就了解过。须菩提还从未废过谁的修为,也未处决过门下弟子。反正是我哥要我去的,被逐出师门我就去华山呗。说起来我现在还是玉帝亲封的华山圣母,到时候勾搭个书生啥的,学母亲,来一段脍炙人口的佳话,看他是反天还是压我,让他挑一个。”

    “哟,还有这想法。”猴子默默地点头。

    杨婵看上刘彦昌那废柴,不会就是这内情吧?

    “奇怪吗?”

    “有点。”

    “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赢了天军了,还要接受招安。”

    “也许,他没赢。”猴子随口嘟囔了一句。

    低下头,杨婵深深吸了口气,目光中少了往日的锐利,多了一份恬静:“赢不赢不是那么重要,输了,大不了一起死,我不怕死。他,该也是不怕的。可他向玉帝低头,我受不了,这比死还难受……也许是物以类聚吧,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固执倔强的人。”

    稍稍沉默了一会,她抬起头眨巴着眼睛笑道:“不说这个了,说点别的吧?”

    猴子抿着唇挠了挠脸:“继续说你在斜月三星洞干的好事咯。”

    杨婵咯咯笑了起来:“当时权衡下来,忽然发现这是无本的好买卖。其实也是受了你的提醒,进观第一天,我就听说有只猴子整体盯着藏经阁不放,进而我对藏经阁也产生了兴趣。不过刚开始也就是偷偷溜达过去看有什么好东西罢了,我从小就过目不忘,若是真能找到点好东西,只需看上几眼,我便全部记住了。”

    “刚开始的时候两天都没翻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心里想着如果第三天再弄不到好东西,我就不去了,结果啊……第三天我一过去,就发现藏经阁原来是有地库的,而且,那门当时就开着。”

    “就……开着?”猴子的眼睛咕噜咕噜转悠了起来。

    “恩。”杨婵点了点头:“我想,须菩提该是故意让我偷看的吧。在斜月三星洞呆几个月,须菩提放任,我什么都看光了,收获甚丰啊。”

    “像是他干的事。”

    “后来我猜,他是早算到你可能会离开斜月三星洞。所以,一些该教你的东西,就先让我记着,借着我的口,告诉你。”杨婵缓缓叹道:“真是费劲心机啊。要让你循序渐进,打好基础,又不能失了韧性和进取心,还要确保你离开之后修为各方面能继续提升。所有的,一步步,他都想好了。现在想来,他当时该是一早就猜到我会找你谈条件吧。”

    顿了许久,杨婵无奈道:“真是一只老狐狸。”

    猴子也笑了笑:“要我破天道,不教我真本事能行吗?不过……”

    他侧过脸去望了望山:“从现在开始,他该就猜得不是那么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