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七章:信函

2018-01-17 08:54:24Ctrl+D 收藏本站

    太上老君要扶正天道,让天道按照原来的轨迹运行。为了这个目的,他必须要毁灭已经深受干扰的雀儿,但他却绝不敢毁灭猴子。

    那须菩提呢?

    须菩提要打破天道。便是在作为天道异端的猴子已经出世的今天,要彻底打破天道让太上老君回天乏术也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毕竟是执掌天地上万年的道祖啊。

    猴子只能算是一个契机,让原本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却绝不是必胜的筹码。

    当打破天道的目标与猴子的存在本身矛盾之时,须菩提究竟是选择自己的目标还是选择这原本便淡薄的师徒情分,其实没到那一刻谁也不知道。

    何况背后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相比之下,以打破天道为目标的这一边恐怕比太上老君还要危险。

    与杨婵有的没的聊了一整夜,聊往事、聊梦想,什么都聊一通。

    可大部分都是杨婵在说,猴子在听。很多时候,杨婵觉得这只猴子虽然坐在自己身边与自己聊天,脑子里却还在想着别的事情。

    他的眼睛总是盯着某个东西看,看得入了神,有时候是天上的星星,有时候是遮住月光的流云,有时候是地上不起眼的一株小草。

    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过想想也是,走到这一步,能不去想便是没心没肺了。

    在这个圣人布下的局里,他由始至终都只是一颗棋子。可他究竟想以什么方式来破开这个局面呢?

    杨婵想不明白。

    强如杨戬,面对的只是天庭,只是玉帝,只是为了一个天条,到头来却别说打破局面,便是连自己的母亲都保不住,落得个招安俯首帖耳的下场。相比之下猴子的处境比杨戬当初还要糟糕得多。

    每每想到这个,杨婵都不由得有些绝望。这只猴子,如此这般的折腾,到最后会不会也不过是第二个杨二郎呢?

    仰或,直接便是个尸骨无存。

    看不到的未来,却依旧必须咬着牙去追寻。

    黎明时分,猴子走到吕六拐身边唤醒他然后交代道:“先酝酿一下,我知道一个隐蔽的地方,你去开个学堂。”

    “学堂?”

    “恩,弄个学堂,教他们认字,那些个什么这个思想那个思想的就别了。从今往后你就是这花果山唯一的教书先生,在最短的时间里教会他们读书写字。”

    “当……当教书先生?”睡眼朦胧的吕六拐默默念叨了两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愣住,半响才结巴地说道:“大王,臣哪里做得不好吗?”

    “你做得挺好的。”

    “那大王为什么让臣当教书先生呢?臣,臣可以帮大王统筹,可以帮大王调度……”

    “因为你做得好才让你教书。这是重中之重的事情,这里也只有你才办得好。拜托了。”

    说罢,猴子拍了拍吕六拐的肩,转身走开。

    “重中之重?”

    吕六拐呆呆地楞在原地。

    对于猴子的计划,他做过无数次假设,却从未想过第一个下达的命令居然是开设学堂。更没想到,他会变成一个教书先生。

    他们不是来占山为王的吗?第一件事不是应该操练兵马吗?怎么变成开设学堂了?

    吕六拐实在想不明白。

    离开吕六拐后猴子又转向了睡在远处树上的短嘴。

    走到树下,猴子敲了敲树干。

    “有点事情要你办。”

    短嘴默不吭声,只是盯着猴子看。

    “组织下人手,把花果山及四周都侦查下吧。侦查的时候小心点,这里虽然是我的家乡,其实我对它也不了解,尽可能细致地侦查,如果遇到诸如妖怪势力或者仙人洞府之类的尽可能不要惊动,先通知我。”

    短嘴默默点了点头。

    猴子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望着短嘴,低声道:“辛苦了。”

    短嘴眨巴着眼睛想了许久,道:“应该的。”

    又找了几个骨干交代了一些琐碎的事情,猴子最终回到杨婵身边:“先帮我整理一下,选一份最适合他们修炼的法门行吗?他们身上已经有妖气,中途改换法门,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不过你这里有整个斜月三星洞的藏经阁,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杨婵抱着膝盖,抬起头来淡淡看着他一眼,微微点头。

    “第一件事是学堂,最后一件事才是功法。你不把他们聚起来听听他们的意见,也让他们知道你的想法吗?”

    “我的想法,要说服他们该是很难吧。既然如此,不如不说了。”

    “很难说服他们,可你却好像很有信心。”

    “我说我没信心你信吗?”

    “嗯?”杨婵目不转睛地盯着猴子看。

    “没做出结果之前,我也说不准。但想要堂堂正正的活下去,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杨婵低下头没再说话。

    如果是让她来决定,她肯定会习惯性的先功法,然后直接练兵,至于学堂,根本就不会列入考虑。

    就现在的处境,武力才是第一追求。一堆妖怪聚在学堂里读书习字,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啊。

    可杨婵也不会去反对。

    严格来说,杨戬麾下草头神,也属于妖怪。这一套她在灌江口已经用过了。结果已经摆在那里,失败者是没有发言权的。

    “由着他吧,也许这会是个好办法。”杨婵抿着唇叹道。

    交代完所有的事情,猴子便去找了幽泉子。

    按照约定幽泉子是今早走。猴子没想到的是,月朝也想与他一起走。

    不过想来也对,月朝已经出来好几个月了,再不回去当真是不行。本来开始的时候还不想让他师傅知道的,现在去过幽泉谷,又见过青云子和丹彤子,该是什么都曝光了吧。弄不好,回去便是一顿痛骂。

    真是为难他了。这人情可真欠得不小,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还得上。

    临走的时候,月朝将一直收在衣袖里的风铃的信函交给了猴子。看着那一份份信函,猴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信里的文字是简体字。

    当初风铃教猴子各种文字的时候,猴子都是用简体字记录下来的,因为看这种文字从未见过,风铃便也学了去。

    所以,在这个世界,这种文字只有猴子与风铃看得懂,该算是他们之间独有的通信语言了吧。有一种浓浓的亲切感。

    信里的内容无非都是些生活琐事,偶尔拐弯抹角地问猴子什么时候回去,字里行间透着思念。

    看信的时候猴子很平静,只是当月朝要猴子回信的时候,他却提着笔呆呆地,半响不知道该写什么好。

    最终实在没办法,只得写了一句:“我很好,你要好好修行。”了事。本来还该写些礼貌性的慰问之类的东西,可真正想写的不能写,这些,猴子又不擅长,只得不了了之。

    “就这样?一共才九个字。”站在一旁看着猴子写完交给他,月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不知道该写什么好。”

    月朝将信收了起来,淡淡道:“行吧,反正她看到字也知道是你写的,起码不会认为是我敷衍了事。孙师叔,你会回斜月三星洞吗?”

    “也许会吧。”猴子叹了口气:“不过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便是回去,该也是不会见她。”

    天道之外的灵魂,无论做什么都是干扰。不见,也是一种保护。

    “我明白了。”

    简单的话别之后,幽泉子与月朝都离开了花果山。

    待到两人走后,猴子才坐在角落里拿起那些信一遍有一遍地看,笑得有点傻。

    “小妮子给你写的信吗?”杨婵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问道:“这什么文字?跟你刻在墓碑上的有点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