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九章:孤立无援

2018-01-17 08:54:24Ctrl+D 收藏本站

    “镇元子……镇元子……”

    天蓬面无表情,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许久,轻声叹道:“这么说,镇元子已经不仅仅是和妖王联系这么简单了,这些妖王在最近的两百年里修为纷纷得到不同程度的突破,想必就是得益于他的丹药辅助吧。”

    说罢,无奈地笑了笑。

    “元帅,末将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天辅淡淡道:“玄龟部的主将当时在云域天港的大牢中透露他们用金精向蛟魔王购买妖怪的时候,我们一度以为他在撒谎。妖王要金精干什么?现在看来,这些金精的流向,极可能就是镇元子。如此一来……”

    天辅没有接着说下去。

    天蓬面无表情地呆坐着,凝视着前方地毯上的红黄相间的图案入了神。

    天军用金精从妖王的手中购买军功,妖王用金精从镇元子手中购买武器和丹药,镇元子用金精从天庭其它仙家手中购买炼制丹药及法器的材料,所有的金精,最终却又都流回了天庭的府库,经过玉帝的手,赏赐给了立功的天军。

    经此一转,天军得到了他们要的军功,妖王得到了他们要的武器和丹药,镇元子得到了他要的珍贵材料,仙家,则赚取了中间的利益。

    没想到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台面下的利益纽带渐渐勾勒出来,触目惊心,却是皆大欢喜啊。

    “天庭迟早会被这帮家伙搞垮的。”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似是调侃,又如同无声的叹息。

    万寿大仙镇元子,地仙之祖。

    若是镇元子的话,太上老君不开口,光凭天河水军根本无法切断这条纽带。

    沉默了许久,天辅拱手轻声道:“元帅,不如将此事上奏,交由玉帝定夺吧?若要彻底根除,仅此一法。”

    天蓬冷哼了一声,笑问:“证据呢?”

    “这……”

    “便是真有证据又如何?天庭具体有多少仙家参与其中你知道?我能猜到的就有几个了,太白金星、福禄寿三星……众口能铄金啊。一次踩这么多人的尾巴,必定恼羞成怒群起而攻。到头来真有证据,也变成没有证据。自我军开始西牛贺州攻略,天庭便有诸多非议。想来,现在无论天上地下,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们吧。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人站出来支持我们吗?”

    天辅默默地低下头。

    天蓬靠着椅背仰起头来眉头紧蹙,双目紧闭,久久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别说找不到证据,便是找到证据都可能被推翻,就算是不被推翻……

    牵涉过广,到头来,怕也是与这次增长天王的事情一般,不了了之吧。事后虽然会消停,但只要镇元子还在,便永远不会真正断绝。反倒是天河水军的立场变得极为尴尬。

    火中取栗啊……

    安静的殿堂,窗外传来阵阵吆喝声。五万工匠正在热火朝天地忙碌着,不分昼夜。天河水军倾尽全力建设观云天港,为的是建立西牛贺州的新秩序。

    可是,这个目标真有可能完成吗?一步踏错,便一切都是徒劳。

    许久的静默之后,天辅微微抬起头望了面无表情的天蓬一眼,拱手道:“元帅,我们不如……撤吧。”

    “不。”天蓬如同酣睡中忽然惊醒般猛地瞪开眼:“我等身受天庭俸禄,享凡间香火,既穿得起这身铠甲,便要对得起那面旗帜,岂可想着置身事外。”

    “可是元帅,此事治标不治本。若无法解决镇元子的问题,到头来……”

    “治得了本得治,治不了本也得治!”天蓬轻声喝道:“若任由这般发展下去,不出两百年,凡间众妖必将实力大增,到时候,三界恐将再无宁日。”

    话到此处,天辅也只得低下头去。

    撑着扶手,天蓬缓缓地站了起来,深深吸了口气道:“安排一下,我要会一会镇元子。”

    “诺。”

    ……

    广寒宫中,霓裳仙子坐在冷冷清清的庭院中摆弄着手绢,发呆。

    一双小手悄悄地从身后伸出,快速遮住霓裳双眼。

    霓裳仙子先是一惊,但很快又松了口气,微微笑了笑。

    “猜猜我是谁?”一张漂亮的小脸从她身后探出头来。

    这是一个可爱靓丽的小仙娥,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年龄。

    “是蒂心。”

    “一下就猜中,没意思。”

    蒂心仙子显得有些不开心了,手一松,灰溜溜地坐到一旁的石凳上,趴着石桌。

    “能猜不中吗?这广寒宫里,也就你会玩这种游戏。”

    蒂心仙子打了个哈欠,枕着手懒洋洋地盯着霓裳仙子看:“霓裳姐姐就不能逗我开心一下嘛?”

    “行,下次我先猜菡薇。”

    说罢,两人都咯咯地笑了。

    广寒宫,是太阴星君的府邸。居住在这里的仙娥有个共同的称呼,就是嫦娥。

    霓裳仙子是嫦娥,蒂心仙子是嫦娥,刚刚提到的菡薇仙子,也是嫦娥。嫦娥,就是天庭的舞姬。

    笑罢,蒂心又望着霓裳可怜巴巴地说:“好无聊啊,霓裳姐姐想点事做吧。”

    正当此时,刚好有两位仙娥从不远处的回廊经过,霓裳连忙碰了碰蒂心得手臂。

    “坐好,有人过来了。”

    蒂心连忙直起身子一副仪容端庄的样子,那小嘴却撅得厉害。

    待那两位仙娥走远,蒂心又趴回桌上。

    “好无聊,好无聊啊。”

    “你刚来,过段时间你就习惯了。”

    “霓裳姐姐,广寒宫一直都是这么无聊吗?”蒂心问。

    “也不是,有时候也会热闹一番的,就是比较少。”霓裳撇了一眼懒洋洋趴在桌子上的蒂心:“你老这样,若是让星君看见了,有得你受的。”

    “哼,我才不怕他呢。”

    霓裳忽然脸色一变,站起身来福了福身子道:“霓裳参见星君。”

    蒂心吓得也跟着站了起来行礼:“蒂,蒂心参见星君。”

    她低着头呆呆地站了半响,才发现霓裳已经坐回石凳上饶有兴致地瞧着她:“看,还是怕吧?”

    蒂心抬起头来环视了一圈。那四周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太阴星君啊?

    那小脸一下憋得通红,咬着唇对着霓裳就是一顿粉拳:“霓裳姐姐你吓我!你吓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正在两人打闹之际,一个娇柔的身影从宫外飞来,落到庭院中。

    “菡薇姐姐!”

    菡薇仙子朝着蒂心点了点头,碎步来到霓裳身边。

    “怎么样了?”霓裳急切地问道。

    “真的开了一瓣。”菡薇的神情有些凝重。

    霓裳的心情犹如当头一盆冷水淋下,呆呆地站着脸色有些不自然,衣袖中,十指不由得紧扣了起来。

    “什么开了一瓣?”蒂心站在一旁摸不着头脑。

    菡薇撇了蒂心一眼闭口不答。

    霓裳也是撇了蒂心一眼,淡淡道:“没事。蒂心妹妹不会乱嚼舌根的。”

    “对对对。蒂心不会乱嚼舌根的,告诉我吧。”蒂心连连点头。

    菡薇却是白了她一眼,道:“不会乱嚼舌根也不关你什么事。”

    蒂心的眉头一下皱成了一团,气鼓鼓地瞪着菡薇。

    不理会蒂心,菡薇淡淡叹了口气,道:“我还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好些仙家准备拿花蕾这件事大做文章。本来该不会这样的,天蓬元帅是不是最近做了什么,得罪了什么人?”

    “南天门?”

    菡薇缓缓摇了摇头:“不只,连与南天门素无往来的仙家都参与了。”

    霓裳一惊,后退两步,未料及脚后有石凳阻挡,身子一倾,只好顺势坐了回去,脸上惊异未定,半天才说:“怎么会这样……都是些什么人?”

    “不清楚,只知道是太白金星牵的头。”

    蒂心的眼睛在两人身上往来,有点听懵了:“你们说的是很帅很帅的那个天蓬元帅吗?”

    没有人理会她。

    霓裳咬着唇,手握紧了手绢,不断地绞呀绞,那双明媚的眸子微微红了,泪珠一粒粒下坠,打湿了红衣。

    “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