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六十一章:监视

2018-01-17 08:54:23Ctrl+D 收藏本站

    半个月后,花果山。

    大雨淅沥沥地下,天地都仿佛浸泡在水雾之中迷蒙蒙一片。

    一个幼小的身影一只手扶住斗笠,一手拽住蓑衣,飞速穿梭在雨中,眼睛早已经被雨水拍打得有些睁不开。

    不多时,这位眉清目秀的童子降落在一处山洞外,急迫地甩去身上的雨具露出一件银色道袍冒雨冲入山洞,跪倒在地。

    “弟子参见师傅!”

    山洞洞口雨水拍打不到的地方,太上老君背对着那童子负手而立,淡淡地仰望着天空中积雨的云。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位身穿金色道袍的童子。

    银衣道童看到金衣道童的时候,微微吃了一惊。

    “你传的讯,为师收到了。那妖猴,真的将主要精力都放在教妖怪读书写字上了?”

    “回师傅的话,确实如此。弟子也倍感疑惑,实在不知道他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太上深深地吸了口气,震了震衣袖伸出一只手来,一滴细雨刚巧从上方坠落,悬浮在手心。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也不开口,太上只是微微摆动五指,更多的雨滴汇聚在手心凝结到了一起,随着五指摆动缓缓变换着,转眼间塑出了如同人的轮廓。

    身边的两个童子都静静地呆着,盯着那人像看,不敢吭声。

    就这么沉默着,那雨水汇聚而成的人像五官渐渐清晰,竟是满脸的绒毛。

    盯着那人像看了许久,太上长长地叹了口气,随手一甩,那刚塑的人像被击成一阵迷雾随风飘散。

    “没想到啊,他居然来这一手。天道之外,当真是算不透。”太上捋着长须叹哼地笑了出来。

    “师傅,是否需要弟子从中动些手脚,让他做不成?”

    太上缓缓地摇了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洞口溅起的水花,道:“这驯兽的绳索,当是一点一点收紧的好,若是动静太大,逼得他生死相搏,到头来……于我何益?”

    “师傅所言甚是。”

    “妖猴狡黠,为师怕你修行尚浅应付不周,此次特将你师兄也一并带了来。往后,你二人便常驻此地,那妖猴的一举一动均需查明,务必及时禀报,切不可懈怠……亦,不可打草惊蛇。”

    “弟子遵命!”

    缓缓地转过身来,瞧了二人一眼,太上淡淡道:“此事事关重大,便是让那妖猴察觉亦无不可。只是,切勿再往外泄露,省得多事。尔等,需得谨记。”

    “弟子谨记师傅教诲。”

    太上点了点头,拂袖间已消失无踪。

    湿漉漉的洞口,只剩下金银两位童子。

    金童子仰起头来叹道:“让妖猴察觉亦无不可?对方不过也是炼神境罢了,我等怎会让那妖猴察觉?师傅是多虑了。”

    银童子拍了拍身上的水站了起来,瞧着金童子拱了拱手,淡淡笑道:“没想到师傅连师兄都喊来了。”

    “哼。”金童子轻蔑地瞧了他一眼,盘起手道:“临行前师傅再三叮嘱,事无大小巨细,均需查探回报,你却连妖猴倾力治学这等大事都等了三个月才回报,如何能不派我来?”

    银童子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这事,确实是他漏报了,可他从任何角度看都感觉像是猴子的游戏之举,只是不明白为何师傅如此看重。

    憋了许久,他开口道:“师弟愚钝,不知道这妖猴冶学奥秘所在,还请师兄明示。”

    金童子张了张口,却犹豫了半响没说出来,只道:“与你说了也说不清!师傅要你事无大小巨细地回报,你却自作主张地筛选,本身便已经是大错,何须管他奥秘何在!”

    说罢,转身便走,留下银童子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洞口。

    其实金童子自己也还没弄明白,只是瞧着太上的脸色,便是傻瓜也知道这事大有文章。此时不过是想摆开师兄的架子训示师弟,谁知道被这么一问,却是训不下去了。

    待到金童子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洞穴的深处,银童子才嘟囔道:“师傅都没怪我,轮得到你来怪!依我看,你自己也没想明白。”

    说罢,朝着洞穴深处做了个鬼脸,也跟了上去。

    花果山的雨季格外漫长,第二天一早见天空放晴,金银两个童子便急急忙忙出了门,生怕海上又飘来一朵雨云,到时候又得在雨中搞得浑身湿漉漉地狼狈不堪。

    此时他们居住的洞穴在水帘洞东北方向三十里开外,比短嘴维持的二十里侦查范围正好多出了十里,不过看情形,要不了多久也得搬了。

    随着对花果山的日渐熟悉,短嘴正在逐步扩大侦查范围。虽说以短嘴的修为想要发现他们不容易,但人总有懈怠的时候,若是稍有不慎,到时候让对方发现可就麻烦了。

    太上老君有言在先:“让那妖猴发现亦无不可。”但说到底他们是来监视人的,若是被监视的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做起事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到时候对方来个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的伎俩,出了事,这责任他们可谁也担不起。

    很快,金童子在银童子的带领下兜兜转转,利用山石草木躲过了第二组暗哨潜入了花果山的内围,最终止步在距离水帘洞一里开外的一处草丛里。

    瞧了小心翼翼躲在草丛里一脸警惕的银童子一眼,金童子拨开青草朝着外面望了望,四周尽是郁郁苍苍的树木,什么也没看到。

    “未免太紧张过头了吧?”

    想着,他微微倾了倾身子就要站起来,却被银童子一把拽了回来。

    “干嘛?”

    “嘘!”

    顺着银童子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枝叶微微动了动,一个身影从树上跳了下来,是一只蝙蝠精。

    “我刚刚好像听到什么了。”

    不远处的一颗岩石后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条蛇精。

    “我好像也听到了。”

    两只妖怪手持武器一步步地朝着童子匿藏的草丛逼近。

    躲在草丛里的金童子已经吓得直冒汗,银童子看上去却要镇定得多,伸手捡起石子,一指弹射,打在不远处的树枝上。

    顿时,枝叶沙沙作响。

    “在那里!”

    两个妖精朝着树枝飞奔了过去,不只是这两个妖精,各个方位都有了动静,一时间足足超过五只妖精从各个角落里冒了出来。

    趁着这一混乱,银童子扯了扯金童子的衣袖,两人沿着来时的路飞奔。

    还没奔出几步,便看见前方也有三个妖怪飞奔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两人闪入了一旁的芦苇丛中。

    不一会,两拨妖怪汇合,就在他们身前不足五丈的地方来来往往地搜索,吓得金童子直冒冷汗。

    侧眼望去,他看到银童子的脸上也尽是冷汗。

    就这么屏住呼吸一直等着,大概过了一炷香时间,无所获的妖怪们才散去,两个童子总算松了一口气。

    半个时辰后,在距离水帘洞二十里外的一处小溪边上,银童子卷起衣袖拿着葫芦正在溪边装水,而金童子还惊魂未定,呆呆地坐在一旁。

    灌满了水,银童子缓缓地走过来将葫芦递给金童子,道:“喝口水吧。”

    金童子连忙接过葫芦,对着口猛灌,从嘴角漏出的水将胸前的衣衫打湿了一片。半响,放下葫芦抹了把嘴,才气喘吁吁道:“刚刚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丝毫没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我也不清楚。”银童子将卷起的衣袖放下来,坐到金童子身旁,面无表情道:“他们似乎有某种潜行的秘法,分明是纳神境的妖怪而已,可若是不注意,可以将妖气隐匿到连我们这两个炼神境的都很难感知到。那些明里的暗哨有时候只是个幌子,真正的暗哨,还在后面。现在一里,已经是我能到达的极限了。”

    金童子用衣袖擦了擦汗转过脸来问道:“你,没被他们发现过吧?若是已有察觉,以后做起事来就麻烦了。”

    “应该没有吧。”

    “应该?”

    “刚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这些妖怪很好感知。可后面我发现他们的妖气渐渐淡了,不只妖气,连灵力也一并淡了。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弄清楚怎么准确地感知到他们……其实效果也有限,当中一些实力较强的,甚至要到十丈范围我才能感知到。”说罢,银童子将金童子手上的葫芦一把捉过,也饮了一口清水:“十丈范围,一个不小心就穿帮了。师傅给了我们完全隐去灵力的法宝,可没给我们隐身的法宝啊。”

    至于变化之术,他们这两个身为太上老君门下弟子的炼神境修为道童肯定也是懂的。只是一旦施展,必定灵力外泄。一股陌生的灵力波动出现在花果山……到时候反倒加大了被杨婵和猴子察觉的几率。

    若是达到了化神境,兴许还能使上一使,炼神境,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

    想起刚刚那一幕,金童子还心有余悸。

    “我今天一早和你反复说了要小心,你信了吗?”微微顿了顿,舔了舔嘴唇,银童子凝视着黑漆漆的葫芦口道:“这里的妖怪比起其他妖怪势力修为算不上高,但,却是从未见过的难缠。布防严密、警惕性极高不说,还有潜行秘法。在这里,我可不是你想的那样什么都没做。”

    听到这里,金童子低下头,默不吭声。

    沉默了许久,金童子仰起头来道:“明天我们还是先将‘界沙’撒下去吧。”

    “你带了‘界沙’来?”

    “恩。”金童子默默点了点头:“师傅该也是知道这妖猴难缠的,让我带了‘界沙’过来,好歹,他们进出我们得知道。”

    就在两个童子热火朝天地讨论之时,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只猴崽子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

    幽暗的石室里,猴子埋在竹简堆一不断地翻弄着什么。

    杨婵轻悄悄地来到石室门口,轻声道:“他们又来了。”

    “他们?”

    “恩,今天多了一个穿金道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