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六十三章:薄命的不只红颜,还有忠良

2018-01-17 08:54:21Ctrl+D 收藏本站

    镇元子,万寿大仙,地仙之祖。便是天庭玉帝都要敬他三分的人物。

    听到天蓬的话,镇元子只是淡淡笑了笑,仰起头注视着昏黄天空中若隐若现的流云。

    “莫不是,真要当着遮天黄沙中的一点清明?”

    天蓬维持着拱手的姿势,低着头一动不动。

    一阵阵风刮过,掠起黄沙,扬起镇元子的胡须。

    镇元子微微张口,道:“你可知道,贫道的五庄观每月供应给妖王武器和丹药,可获利多少?”

    “一百万金精上下。”

    “恩。倒是知道得挺清楚啊,既然知道,你还让贫道停止供应?”镇元子侧过脸来看着天蓬,慢悠悠地叹道:“要贫道停止供应,天蓬元帅准备如何弥补贫道观里的损失呢?”

    缓缓放下手来,天蓬面无表情,淡淡道:“无以弥补。”

    “呵呵。无以弥补?”镇元子伸手捋了捋长须,目光低垂,道:“那老夫凭什么要停止呢?”

    天蓬默不吭声。

    微微顿了顿,镇元子悠悠然道:“从你天河水军在这西牛贺州兴建天港,频繁插手事务之时,贫道便已猜到迟早会插手此事。只是,你不去干你那分内的事,打打妖王,也不去上报灵霄宝殿管好天上的众神,第一站就来找贫道,怕是有点不对吧?贫道今日之所以应邀前来,纯粹是敬重你这个人,并不代表,你能从贫道这里讨到这么大一个人情。”

    “若是如此这般下去,百年之后,此消彼长,天庭将失去今日的鼎盛,根基动摇。届时三界兵祸再起,恐是要重演当日封神之前的乱局,生灵涂炭。道兄怕也是不缺那么一点金精,又何苦助纣为虐?”天蓬仰望天空叹道。

    镇元子啧啧笑了起来,缓缓地摇了摇头:“说到底,你天蓬眼中只有一个‘忠’字。生灵涂炭?何谓生灵?莫非那被你斩杀的妖怪,便不是生灵了?”

    天蓬沉默不语。

    “在贫道眼中,人、妖、仙、神、鬼、魔都是一般无二。天庭的众神手上有贫道要的,愿意卖,贫道便买。贫道手中有妖王要的,他们出得起金精,老夫便卖。童叟无欺,也无需遮掩。至于你说的那三界兵祸,与贫道何干?”

    深深吸了口气,天蓬淡淡道:“若道兄不肯卖这个面子,那天蓬也只好鱼死网破了。”

    镇元子沉默不语。

    天蓬接着说道:“若是天蓬直接将此事公诸于众,灵霄宝殿上必定孤立无援,到头来天蓬虽身死魂灭,但却也给玉帝提了个醒,封死了这条路。道兄法力无边,虽不至因此沾染祸事,这好买卖,怕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同样是不做,不如此时卖天蓬一个面子,这人情,天蓬日后必还。”

    说罢,天蓬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叹道:“这茶,有人生果的味道。”

    镇元子淡淡地笑了:“便是拼得身死魂灭,也要搅老夫的局吗?”

    将茶盏放回桌上,天蓬笑得轻描淡写:“天蓬,便当是死谏了。自古忠诚良将,死谏者非一二可数。我这天上的神仙,又怎可输与他们?”

    “文死谏,武死战。”镇元子也端起茶盏低头抿了一口:“大将非死于沙场,死于庙堂,岂不可叹?”

    “形势逼人,天蓬无路可走,还请道兄见谅。”

    侧过脸,镇元子盯着手边的茶盏看了许久,深深吸了口气仰起头来,捋了捋长须,长叹道:“既然如此,贫道就暂且停止妖王武器丹药的供应吧。只是,你可得加紧了,若是那妖王出了连贫道都动心的价,可就不好说了。”

    天蓬起身拱手道:“谢道兄。这人情,天蓬他日必还上。”

    镇元子哼地笑了出来:“人情就免谈了,贫道只是不想担起一个逼死天蓬元帅的骂名罢了。独木难支,天庭腐朽又岂是你能改变的?呵呵呵呵。今天本是来看看天庭利剑天蓬元帅究竟是否如传闻一般三头六臂,没想到,这一见便没了每月百万的金精进账。当真是贵啊。往后再约,不来啦。”

    震了震衣袖,镇元子缓缓站了起来,与天蓬擦肩而过之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自古薄命的可不只红颜,还有忠良。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交错而过,缓缓地步向远方,消失在漫天风沙之中。

    天蓬呆呆地站在原地,未曾回头。

    一阵狂风掠过,扬起身上破旧披风,飘摇。

    眯着眼睛抬头仰望,他看到被风沙遮蔽的天空,混混沌沌,没有一丝光明。

    深深吸了口气,戴上斗笠,低下头迈向远方。

    这一路能走多远,他也不知道。可他没有回头的路,只能一直走,走到再也走不动为止。

    ……

    一个月后,观云天港按时完工,依托天港后勤,天河水军调动二十万精锐孤军发起对西牛贺州妖族聚居地的进攻。早有准备的六大魔王统领百万妖众布开阵型正面迎击。

    天上地下数不清的眼睛都在等着天蓬元帅闹笑话。

    然而,正当此时,妖军却被告知最急需的丹药武器供应已经断绝,顿时陷于慌乱之中。

    断绝了最重要的后勤供应,在对峙了一个月后,六大魔王连夜出逃,妖军溃败,天河水军不战而胜一举肃清西牛贺州。妖族死伤惨重,哀嚎遍野。

    然而,迎接伟大胜利的并不是盛大的庆典,天庭之中对天蓬的非议越发严重了。

    半年后,太白金星第一次率众仙在灵霄宝殿上提起了天蓬月树花蕾的问题,弹劾天蓬,玉帝急召天蓬觐见。

    消息传到了广寒宫,霓裳呆呆地坐在院落里泪珠一滴滴下坠,湿透了的手绢被拧了又拧。

    “为什么,要那么傻……”

    她忍不住抽泣。

    万里之外,百将送别,天蓬一袭白衣立在舰首。

    庞大的方阵一个个走过他的面前,铮铮铠甲巍巍如山,森森兵刃银光闪烁。

    在他的身后,浪花利剑大旗迎风招展。

    千年的心血,封神榜上无名的他,终将这支部队经营成了天地间数一数二的劲旅,天庭的基石。

    往后,便是没有他,该也是能继续履行自己的使命了吧。

    队列之中,悲凉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

    所有人都知道,元帅这一去,便是不死,也再不是他们的天蓬元帅了。

    他含着笑,伫立舰首欣慰地看完最后一个军阵,长长一叹,转身走在甲板上,检阅着他带起的精锐将帅。

    “天衡,你太直了,比我还直。下面的人会受不了的,往后这脾性可得改改……”

    ……

    “天任,自信是好,可别过了。要知道,骄兵必败,每次派你出征,我都多少有些担忧……”

    ……

    “天禽啊,你和属下打成一片我不反对,但人情若是牵扯过多,往后统军必是祸害……”

    ……

    “天内,你资质上佳,可惜就是太懒了,我还从未见过你主动请缨的……”

    ……

    “天辅……”天蓬微微张了张口,却没能往下说。

    对面的老将,已是老泪纵横。

    天辅低头抹了把泪,身后天将组成的军列中隐隐传出抽泣声。

    渐渐地,那抽泣声蔓延到了士兵的军阵中。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们是天庭战将,更是流血不流泪。

    所有人都攥紧了拳头,拼了命忍着。

    “哭吧,没事。”天蓬淡淡地笑着。

    在这一刻,哭泣并不意味着软弱,而是为了更加坚强地恪守自己的职责。

    一时间,恸哭之声惊天动地,这支驰骋三界的银甲劲旅在刹那间崩溃。

    一生为天庭征战四方,捉妖,到头来没能死在妖怪手里,却要死在天庭吗?

    队列中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哭喊。

    “元帅,别去了,我们反了吧!”

    “是啊,元帅!我们听你的,我们不认玉帝!”

    “我们是天河水军!天蓬元帅的天河水军!”

    天蓬的嘴角微微抽动,抿着唇,低下头,又抬起,反复几次,才眨巴着红透了的眼,微微哽咽道:“这话,只此一次,若再让我听见,定斩不饶。”

    可还能有下一次吗?

    一个个彪型大汉,铮铮铁甲,就这么在他的面前绝望地恸哭。

    拍着天辅的肩,天蓬一面帮他整着衣冠铠甲,一面淡淡道:“我会向玉帝举荐你成为新的元帅,但未必会被采纳。如果上面派了新的元帅……也一定要服从新元帅的命令,不可妄为。”

    这是最后一道命令了吧……

    已经泣不成声的天辅用尽所有的力量,一拳重重打在自己的胸甲上,单膝跪下,吼道:“末将遵命!万死不辞!”

    低垂的脸,眼泪一滴滴从鼻尖滴落,老将的身躯不住颤抖。

    仰起头,天蓬高喊道:“你们也一样!”

    “谨遵元帅之命!万死不辞!”

    “永别啦,我的天河水军。”

    一排排的军列下跪,如同沙滩上退去的潮水,伴随着排山倒海的呼喊声。

    大风从身旁掠过,扬起大氅,抚弄鬓发,英姿飒爽。

    望着遍地的银甲,他欣慰地笑了,高声喊道:“这才是我天蓬带出来的天河水军!”

    战舰擂起了战鼓,送别。

    天边夕阳如血,酷似他接过任状的那一日,千年了,终究是没有辜负。

    可,他,真的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