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六十四章:往事

2018-01-17 08:54:21Ctrl+D 收藏本站

    “听说月树上的花蕾已经开了一瓣。”

    “这样算开了吗?”

    “应该算吧,灵霄宝殿上已经有九十五位仙家到场了。”

    “不只吧,听说还有三十七位戍守将帅未到场的也上了折子附议。”

    “就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吗?”

    “没有。”

    “那天蓬元帅怎么办?”

    “不知道……估计,就算不死,该也是保不住元帅之位了吧。”

    “真是可惜了。”

    议论纷纷。

    回廊中,霓裳与众仙子交错而过,犹如行尸走肉。

    “为什么要那么傻,为什么要那么傻……”

    她反复念着这句话,声音微弱得如同梦呓。

    伸出手,手心处,一块没有任何雕纹的朴素玉石。那是第一次见面,他送给她的。

    千年了,他不知道,她一直留着。

    那时候他还只是凡间军伍里的一员新兵,而她已经是赫赫有名的歌姬,一曲唱罢,他挤进后台,红着脸,唯唯诺诺地说:“你的歌唱得真好听,这个……是我的家传之宝,我只有这个了,送给你,当是定情信物。”

    他说要立功得了奖赏,娶她。

    所有人都笑了,连她也笑了,只当是戏言,可当时不过十五岁的他却鼓起了腮帮子愤愤地宣称必定会做到。

    此后,他转战各地,奋勇杀敌。

    可他的对手太强了,不是妖怪就是修士。无奈,他修了仙,偷师的,行者道。

    封神之战,九死一生,立下战功,可他终究不是阐截二教的门徒,没有名师,封神榜上不会有他的名字。

    而她却因为歌声舞技出众,被赐予了仙丹飞升成为了天庭的一名歌姬。

    离开凡间那天,他握着她的手泣不成声。

    他说:“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等我!”

    她一样以为只是戏言。

    可他真的来了。

    一别五十年,天庭不过五十日,他力战妖王立下赫赫功绩,成为封神之战后破格飞升的第一批人,被天庭接纳成为一员小将。

    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神仙不可以沾染红尘。

    蟠桃会,她一舞倾城,他却连个座位都没有,只能佯装巡逻站在门外偷偷地看,却看得痴了。

    事后,他偷偷地说:“总有一天,你跳舞,我要坐着看。”

    她甜甜地笑了,一颗心从未有过地温暖。

    “怎么?你不信?”

    “不,我信。只要你说的我都信。”那一刻,她真的心动了,月树上悄悄长出了一颗新的花蕾。

    神仙动情,若双方都是神仙,天庭只会惩戒位阶高的一方。

    而她的位阶,明显是要比他高。

    因此被贬,她无怨无悔,可他无法接受。

    那时候,他被调至天河水军担任一员小将。

    天河,是天庭的内河,天河水军,自然是一支不足千人的戍守部队罢了。

    “只要我的位阶比你高,那么被贬的就不会是你!”他如是说。

    从此,他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南征北战,扩军再扩军,为天庭立下赫赫战功,终究将那支不足千人的戍守部队打成了天下劲旅。

    蟠桃会上,他终于可以不用站着了,却再也不敢看她跳舞。

    ……

    万里长空,孤零零的战舰缓缓飞行,犹如湖面上飘零的枫叶。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前来传召的卿家也不催促。

    天蓬站在舰首,抚着桅杆遥望层层叠叠的云海。

    第一次站到甲板上,是为了什么?

    天蓬缓缓地闭上眼睛,细细回忆。

    为人臣,千年,他问心无愧,如今卸下了重担,也该为自己想想了。

    蟠桃会上的惊鸿一瞥,让他恨透了卑微的自己,那么多年了,竟还无法堂堂正正地坐着。

    她不知道,那天,他偷偷地哭泣了。他不敢让她知道,因为,她不会喜欢懦夫。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神仙是不准动情的。

    知道月树上长出花蕾的时候,她暗暗拭泪,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多希望从未来过这天宫,让那记忆随着自己在凡间老去,便不会有如此多事了。

    走到那一步,只有他的位阶比她高,才能保住她。

    可是神仙不会老,自然也就不存在职位更替。

    既然没有空缺,那就创造出一个新的位置来。

    别无选择地踏上征途,他带着装备不齐士气不振的两艘战舰南征北战。

    欣津河,他带着两百残兵拦截一万妖众,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打到最后,只剩下他自己。战后,那手半个月都提不起剑。

    拿了奖赏,他把天河水军扩充了一倍。

    历妖谷,他独斗两大妖王,身中五十二刀,却还凭着一口气带着首级返回天宫。

    拿了奖赏,他又把天河水军扩充了一倍。

    所有的神仙都笑话他像个不要命的疯子。可他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

    一路千年,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打了次多少战,扩了次多少军。

    位至元帅之时,他也曾借着机会偷偷向太上老君讨教。太上二话不说,便将月树上的花蕾修去,却意味深长地对他说:“若不自制,便是修去了,也终有一日会开。”

    他不敢再见她了。蟠桃会上,双目紧闭。

    将天河水军的总部从天庭迁到云域天港,只为不再遇见她。

    只要能远远地知道她还好,便知足了。

    在那之后,依旧是周而复始地征战,扩军,征战,扩军。忠于天庭,忠于玉帝,成为了他的全部。

    他的名声伴随着天河水军的旗帜传遍天下,可谁又能知道他心中的苦呢?

    该来的终究躲不过。

    百年前石桥上的偶然相遇,仅仅一眼,便将长久以来锻造的坚壁刹那间击穿,碎成了粉末,如此简单,如此彻底。

    往事一幕幕浮现,近在咫尺,挥之不去。

    新的花蕾又是长出。

    他知道,太上是在告诉自己,树上的花蕾能修去,心中的花蕾却修不去。只要心中的花蕾还在,那么花,迟早有一天会盛开。

    还能修去吗?

    也许能吧,如果是玉帝开口的话。

    可他终究是拒绝了,只因不愿忘记那魂牵梦绕的身影。

    这记忆,本就该在千年以前随着他老去。

    抚着桅杆,他微微睁开了眼睛,淡淡地笑了:“这样也好,死了,那月树上花蕾,该谢了吧。”

    为天庭,他战到了最后,不负天恩。

    千年的姻缘,千年的梦魇,也终究到了该了结的一刻。

    此生,该算是无悔了吧。

    ……

    金雕顶,玉缀门,锦绣如画的房间,这是月宫嫦娥之首的寝室。无尽的荣华,掩不住心中的伤痛。

    推开门,霓裳一步步走入房内,呆呆地坐到梳妆台前。

    古铜镜中,花容憔悴。

    “都怪我……当初为什么要服下仙丹。”她掩面而泣。

    若不是那一粒仙丹,她不会飞升,他也不会追来。

    没有来到这冷冰冰的天宫,他们或许会是凡间一对恩爱的小夫妻,相濡以沫,短短百载,一同老去。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为什么要他来承担?”

    ……

    南天门的大门敞开,战舰穿行,列阵的天兵仰起头目送这位天庭战将最后一程。

    下了舰,传令的卿家靠到天蓬的身旁,低声说道:“陛下口谕,元帅若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踏入灵霄殿之前,便先了了。”

    “我想……去一趟广寒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