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六十六章:剑指南天门!

2018-01-17 08:54:20Ctrl+D 收藏本站

    缓缓地抱起霓裳,天蓬满面泪痕,冷若冰霜,抬腿踢开房门,一步步走出门外。

    千年的守候,竟守出这样一个结果。

    门外的卿家猛地吃了一惊,盯着天蓬怀中的霓裳一步踉跄瘫坐在地。

    怀抱着自己的爱人,天蓬一步步沿着回廊走。

    匆匆赶来的菡薇仙子惊得捂着嘴靠在红柱上,眼泪一滴滴忍不住落下。

    怀抱着自己的爱人,天蓬一步步走着,呆呆地走,听不见周遭的声响,看不见周遭的人或事,脑海里一片空白。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有仙娥,有卿家,有兵卫,纷纷避让,为天蓬留出一条路。

    一步步走出院落,他仰起头,望见天空中流动的云雾,望见悬浮在天空中的无数陆地,那是他拼死守护的天庭。

    冰冰冷冷的天庭。

    然而,如今这天庭中已经没有他要守护的人了……

    一缕阳光照亮了他的脸,冷峻,而坚毅。

    一路千年,咬着牙,一步步走到今天,却是一败涂地。

    低下头,他呆呆地看着霓裳,微笑着,颤抖,泪眼朦胧。

    “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做完,我就去找你,等我。我永远都是你的天蓬元帅。无论你到哪里,哪怕是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我都会追过去。”

    轻轻地吻在她的额头上。

    身形一晃,他抱着霓裳,化作一束白光朝着灵霄宝殿的方向疾射而去。转眼间已落到灵霄宝殿外的石板上。

    无数的兵刃出鞘,大队天兵瞬间将他团团围困。层层兵甲。

    为首的天将高声喊道:“天蓬,你想干什么!?”

    没有言语。天蓬一步步,呆呆地抱着霓裳往前走,旁若无人,踏上阶梯。

    “你想干什么?你想造反吗?”那天将猛的后退:“上!上——!给我上啊!”

    没有人动,没人敢动。

    层层的铁甲,那包围圈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后撤,撤入灵霄宝殿中。

    便是没有六十万天河水军,便是孤身一人。他也依旧是叱咤风云,令凡间众妖望风而逃的天蓬元帅。

    轻风吹过,扬起散乱的鬓发,扬起衣袖。

    一步步走入灵霄宝殿,他仰起头,环视着四周恨不得将他吞下,此刻却一个个唯唯诺诺的仙家,淡淡道:“我想知道,是谁给了她异元九转丹。”

    霓裳的血顺着垂下的指尖滴落在洁白、冰冷的地面上。如同一朵朵雪地里盛开的梅花。

    “说啊——!”他猛地瞪大了眼睛,歇斯底里地嘶吼,拼尽了所有的力量。

    那声音在大殿内久久回荡。

    没有人回答,此刻。连玉帝也选择了静默。

    “敢给,为什么不敢认?”天蓬哼地笑了:“你们这群懦夫,我在凡间和妖作战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在凡间九死一生的时候你们在哪里?说啊——!”

    他抿着唇,瞪大了眼睛。眼泪夺眶而出,身躯不住颤抖。

    所有的仙家都呆呆地望着他。望着他怀中安睡的霓裳。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天蓬。

    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位天蓬元帅虽然狂傲,虽然特立独行,却永远顾全大局,绝不会在灵霄宝殿上这样说话。

    所有的仙家都怔怔地望着他,先前的气焰荡然无存,退缩了。

    太白金星站了出来,叱喝道:“天蓬!休要放肆,可知你已是待罪之身!”

    “想看看你和镇元子交易的账本吗?”天蓬面无表情地问道。

    太白金星指着天蓬的手猛的一颤,差点跌坐在地。

    “你……你怎么可能有……”

    “别怕。”天蓬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颤抖着,咬牙切齿地笑道:“我开玩笑而已,不用怕成这样,不过真想要,也不是没有。”

    “你!”太白金星一时语塞。

    身穿红衣的福星往前跨了一步,指着天蓬叱喝道:“大胆天蓬,死到临头还敢在这里胡言乱语!”

    天蓬头也不回,嘴角微微上扬:“福星,一年前,你从府库领了一株新月延须草,不知道现在可还在?”

    福星一惊,连忙道:“炼,炼丹用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炼的什么丹?用的什么丹方,还有,那丹呢?吃了?还是说,很不巧,这么珍贵的一株仙草就让你给炼失败了呢?就算真是失败了,炉灰里,也总该能验出点什么吧?”

    玉帝静静地坐在龙椅上沉默不语。

    “要我揭你们老底吗?”怀抱着温度渐渐流逝的霓裳,天蓬环视着周遭的仙家,淡淡地,冷冷地笑着:“你们谁身上干净了?谁?站出来让我看看!”

    所有的人都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没人敢站出来?哈哈哈哈!没人敢站出来,一群懦夫!”天蓬癫狂的笑了:“没有人干净……这天宫没有人干净,千年了,我究竟守护了一堆什么垃圾!”

    捂着脸,他的眼泪如同决堤般奔流。

    玉帝面色铁青,却依旧坐在龙椅上沉默不语。

    “我也不干净……不是要治我的罪吗?我就站在这里。”低下头,天蓬凄切地笑着,抚着霓裳渐渐冰凉的脸,他缓缓说道:“我也不干净,我爱她,所以我犯了天条。但我只后悔没跟她说。今时今日,也不怕你们知道。”

    眼泪一滴滴止不住落下,打湿了霓裳的脸颊。

    一股寒意透入了众仙家的心底。

    面面相觑,再没人敢说话了。

    仰起头,他用布满血丝的眼怔怔地望向玉帝:“陛下,天蓬有罪!”

    该说的已经说完,那神色之中,已俨然是一副求死的神情。

    玉帝铁青着脸,低下头,干咳两声,却不言语。

    先前鼓噪的群臣,就这么静静地呆着,看着他。

    大殿中一片沉寂,弥漫着令人透不过气的凝重。

    ……

    凡间,万寿山,五庄观,浓烟滚滚升起,几个道徒正在观外焚烧着什么。

    镇元子坐在凉亭中独自抿着清茶,凝视着天空中流转的云,淡淡地笑了:“这天蓬,还是真是不守信用啊。到底还是在灵霄殿上道破了。”

    两个道徒抬着一堆书简来到镇元子面前,躬身问道:“师尊,这些是不是也要烧掉?”

    镇元子撇了一眼,望见竹简上“账本”两个字,长长叹了口气,道:“留着吧,兴许,还会有人需要它们。”

    沉默良久,他又啧啧笑了起来,道:“镇元子啊镇元子,你这么心软,难怪与须菩提那个死老头一样修不成大道。哈哈哈哈。活该!”

    天高云淡,他迎着风,抿着茶,无奈地笑着。

    ……

    云域天港,主楼大殿内聚集了上百战将。

    天内缓缓地放下了玉简,呆呆地说道:“霓裳仙子自杀了……元帅抱着她的尸体,冲入了灵霄宝殿。”

    深深吸了口气,眨巴着微红的眼,天内张了张口,颤抖着,许久,他才缓缓说道:“现在,众仙家正在围攻元帅。”

    没有人说话。

    一个个天将都瞪大了眼睛,咬着牙,攥紧了拳头瑟瑟发抖。

    大殿中只剩下阵阵急促的喘息声,一种压抑的气氛弥漫开来。

    天衡一拳重重砸在柱子上,直将柱子都砸出了缺口,整座楼都在颤动。

    他嘶吼道:“我忍不住了!我们出兵吧,兵谏!救元帅!”

    “是啊!我们强攻南天门,兵谏!”

    “南天门的兵痞怎会是我们天河水军的对手!出兵吧!”

    “住口!”天辅高声叱喝道:“你们身为天庭战将,怎可说出这种话!”

    话音未落,只见一直未吭声的天任一步步穿越人群走到正中,解下自己的佩剑丢弃在地:“从现在开始,不是了。”

    甩开白色大氅,转过身,他恨恨地唾了一口:“去他妈的天庭!”

    一步步朝着门外迈去,他举起手高声吼道:“我去救元帅,谁要一起!”

    “我去。”天衡率先喊了出来,抽出自己的佩剑丢弃在地上。

    “你们要做什么?”天辅怒吼道:“忘了元帅临走前,你们答应过他什么了吗?”

    天任停下脚步。

    所有人都怔怔地望着他。

    他缓缓回过头来,看着天辅,冷冷道:“就算事后元帅要砍我的头,我也要去!”

    那张刀疤脸上,尽是腾腾的杀气。

    说罢,转身,迈开腿,跨过门槛。

    天衡快步跟了上去。

    “我去!”

    “我也去!”

    “妈的,老子拼了!”

    一柄柄佩剑被解下来,丢弃在地上,只一会,大殿中就剩下几员老将。

    天辅呆呆地睁着微红的眼,看着那丢了一地的佩剑,苦涩地笑了。

    谁也阻止不了。

    大殿外传来军士愤怒的呼喊声,惊天动地。

    天庭之利剑已出鞘,扬起风帆,六十万天河水军,倾巢而出,剑指南天门!(未完待续。。)

    ps:  一会还有!大家设定自动订阅!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