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章:花果山来客

2018-01-17 08:54:17Ctrl+D 收藏本站

    花果山南面的海面上,海风萧萧。

    此时,距离天蓬元帅思凡案了结凡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而距离猴子返回花果山,已经过去了五年有余。

    一叶孤舟在海浪的推动下缓缓朝着花果山飘荡着,船头立着一位白衣公子。

    这位白衣公子身材娇小,绑着高高的发髻,白色的绸带在身后飘扬,手持一把折扇,风度翩翩。

    那面容精致得足够让世间的女子都汗颜。

    许久,孤舟在海浪的推动下靠近了沙滩。

    那白衣公子缓缓抬起带有金丝牡丹刺绣的白靴子,悬空,待到船真正靠岸,才一脚踩在沙滩上。

    这一踩直接陷入了沙里差点栽倒在地。

    好不容易站稳,他狼狈地低头看着自己靴子上的泥沙和被海水溅湿的前摆,那眉头皱得能拧出水来。

    无奈地吐了一口气,他愤愤地走到远处草地上,手心处燃起白色火焰抹在靴子上。

    半响,他用术法将泥沙和海水全部清理完毕,这才开始一步步地在树林里走了起来,四处张望。

    不远处的草丛里,两个脸上涂着迷彩,身上捆满枝叶的小妖已经将弓拉得满铉,箭头对准了那公子哥儿。

    “你说,他会是什么?神仙?还是妖怪?”

    “感觉得到灵力,却感觉不到妖气,可能是修士,最少炼神境。”

    两只小妖对视了一眼。

    “你去报告老大,我留下继续监视吧。”

    “行。”

    树林里,公子哥儿皱起眉头一步步地走着。踩在满地的落叶上。看着四周的原始树林一副嫌弃的样子。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婵儿妹子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哮天犬不会骗我吧?”想着,她气鼓鼓地说道:“要是敢骗我,回去一定把他拿来刷火锅!”

    那声音甜甜地,听着是个女的。

    越来越多的妖怪聚集到她的四周,可她却毫无察觉。

    又走了一小段,“公子哥儿”看上去有些烦了,遥望着远处高高耸起的山头叹了口气:“算了,还是飞吧。这样走找到什么时候?先绕一圈再说。”

    说着。她潇洒的转了个圈,正要腾空而起之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只妖怪拉着一张网从她的头顶掠过,将她一下罩住。

    四周顿时响起一阵怪叫,呼啦啦一大片的妖怪从各个角落里钻了出来,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兵器隔着网指向她。

    一只身穿皮甲,身姿矫健的老鼠精嚼着槟榔,提着长刀踱着步来到她的面前,用刀尖挑起她的下巴,吐掉口里的槟榔渣子。恶狠狠道:“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来花果山干什么?说!”

    她显然是吓坏了。盯着顶在自己下巴上明晃晃的刀尖,脸色煞白,瞪大了的眼眶里两滴泪珠在打转。

    她瑟瑟发抖地说:“不要吃我……绑架我好了,我父王会付赎金的。”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得梨花带雨,哭得四周凶神恶煞的妖怪们一阵尴尬。

    “不要吃我,求求你们不要吃我,龙肉不好吃的……”

    “女的啊?”黑子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黑哥,现在怎么办?”一只蝙蝠精蹭到黑子身旁问道。

    盯着她想了想,黑子无奈地摆摆手道:“捆起来,带回去等她哭累了再问。”

    如今的黑子早已经不是原来那只矮小的老鼠精了。

    五年的时间,如今的他已经长到五尺多高,凭借着斜月三星洞的功法和杨婵的丹药帮助,修为也已经踏入了炼神境不再是原本那个连一只野猪都追不到的小妖怪。

    交代完自己的下属,黑子又从腰间摸出一粒槟榔放到嘴里嚼了起来,压低身姿运起灵力,朝着东面狂奔而去。

    穿过树林,越过小溪,他很快攀上了一座小山丘。

    山丘的另一面,巨大的岩石阴影下,猴子脸上涂着红黄色条,穿着一身破旧的皮甲抱着行云棍像一个落魄老兵似地蹲在角落里和短嘴一起嗑瓜子。

    “猴子哥。”

    “怎么啦?”猴子随手抓起一把瓜子放到一旁。

    短嘴也抬起头来看了黑子一眼。

    走到猴子身旁盘腿坐下,黑子也跟着一起嗑起瓜子:“猴子哥,捉到一个人……确切地说,是还不知道是人还是妖怪的家伙。”

    “没问?”

    “还没问,哭得稀里哗啦的,没法问。我让人把她带回去了。”

    “哭得稀里哗啦的?”短嘴转了转大眼睛,将一粒瓜子咬开,道:“估计不会是妖怪,也许是不小心误入的普通人类。”

    说着,将咬开的瓜子掰开,将籽丢进嘴巴里,舌头一卷直接吞了下去。

    鸟啄吃起瓜子来真不方便,不过他还是爱吃。

    黑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她起码有炼神境初期修为,不是普通人类。”

    猴子将口中的瓜子壳吐在地上,问道:“没什么异样吧?”

    “还没看出什么特别不对的地方……不过本身看起来就不太正常。”

    “行吧,等问出点什么再告诉我。”

    “明白!”黑子点了点头,随手抓起一把瓜子放到兜里,站起来转身就走。

    猴子又把头扭过来面向短嘴,问道:“刚刚说到哪里了?”

    “说到那只蛤蟆精了,一窝的蛤蟆精,不肯让咱开矿。恩……准确地说是想咱炼出来的武器分他一半。”

    “那就告诉他,我明天约他单挑,群殴也行,能赢我,炼出来的武器全都归他。”

    “那倒不必。”短嘴呵呵笑了起来:“大角下午已经带人端他老窝去了。”

    “大角就能解决他?”

    “当然,大角都化神境了。一窝蛤蟆精算啥?”

    “那你跟我说个串串。你们自己解决就行了。”猴子白了短嘴一眼。

    “我是想说。跑上百里这么远开矿合适吗?会不会太过了?”

    “没办法,杨婵都探过了,附近只有那里有我们要的矿石,还是个贫矿,妈的。光军舰熔炼的材料冶炼不出以后能附纹的兵器,虽说现在这方面还没提上日程,但总要先考虑着。”

    猴子拄着行云棍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拍掉手上的油渣。道:“总之这件事必须落实,那两个家伙有跟过去看吗?”

    “跟过去了,但也和往常一样没干嘛。要干掉他们吗?他们现在的修为好像也化神境了,估计上面给了不少丹药。”

    “由着他们,反正盯紧来就行。”

    “恩。”短嘴点了点头。

    伸手掏了掏耳朵,转过身,猴子朝着水帘洞的方向飞去。

    入了夜,水帘洞内黑漆漆的石室里点起了一盏油灯,猴子盘起腿来静静地修行。

    刚进入状态,杨婵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她盘着手靠在门边淡淡叹道:“接下来小心点。最新消息。天蓬元帅被赦免了。接下来,恐怕天河水军又要出动了。”

    猴子眯起眼睛抬起头来看着杨婵。问道:“他居然没被贬下凡?”

    “没有。”杨婵摇摇头:“玉帝把他放了,众仙敢怒不敢言。现在他威势如日中天呢,估计,会比以前更变本加厉。”

    猴子仰起头淡淡叹了口气。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思凡案,猪八戒没被贬,还威势如日中天……这偏差也忒大了点吧。

    当初知道天蓬案的时候,猴子想的是如果天河水军和南天门守备军真干上那就好了。要是那样,天庭的老底就都搁那了,就是天蓬案结了,也拿不出人马来压制下界的妖。

    没想到,到头来居然是相安无事……

    往后这日子该是没现在这么逍遥了,好在这几年来自己居安思危,死命磕,现在也算有点家底了。

    起码天军想要动这里也不是那么容易。

    点了点头,猴子答道:“我会让他们都收敛一点的。”

    如果能不惹是非,还是别惹得好,毕竟时间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杨婵转过身正要离开,却似乎想起什么事似地站定,回过头来对猴子说道:“对了,我嫂子可能会来找我,这几天帮我留意一下。”

    “你嫂子?”

    “西海三公主敖寸心。”

    “哦。”猴子恍然大悟,默默点了点头:“我会跟短嘴他们说下的。”

    杨婵还是不放心,又叮嘱道:“记得哦,我那嫂子……总之你一定要记得跟他们说,不然要出事的。”

    “放心吧,一个女人,或者说一条母龙很好认的……等等。”猴子微微一愣,猛的睁大了眼睛道:“今天黑子说抓了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家伙!”

    ……

    黑漆漆的牢房里,几个火盆子上的火熊熊燃烧,将整个阴暗潮湿的地牢都照成了昏红的颜色。

    黑子盘起手来站着,眯着眼睛紧紧地盯着那被五花大绑挂起来的“公子哥儿”。

    “为什么来花果山?说!”

    “我是被骗来的!不关我的事啊!不要吃我!绑架我去要赎金吧,我衣兜里有玉简!你们要多少都行,我父王很快会派人送赎金来的!”她声嘶力竭地尖叫了起来,又是眼泪哗啦哗啦地流。

    “谁骗你来的?”黑子恶狠狠地问道。

    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哪里还答得上话。

    看着哭成泪人的她,黑子的脸更黑了,已是极不耐烦。

    一只麻雀精拿着一根烧红的铁棍蹭到黑子身边,悄悄问道:“要不,用刑?”

    “不用刑都哭成这样,用刑还能问吗?”黑子白了那麻雀精一眼。

    若是对方不肯说他反倒有办法,哭得说不出话来……

    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俘虏,真是个棘手货啊。

    正当众妖怪束手无策之际,牢房的门被重重撞开,猴子与杨婵一起冲了进来。

    “嫂子!”

    “婵儿妹子……”

    见到杨婵的时候,敖寸心哭得更厉害了,一个接不过气,直接昏了过去。(未完待续。。)

    ps:  呼呼……陪未来岳父岳母逛完了,刚奔回来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