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一章:龙女敖寸心

2018-01-17 08:54:17Ctrl+D 收藏本站

    将昏迷的敖寸心搬回杨婵居住的石室里,好不容易把她唤醒,结果一睁眼看见猴子和一众妖怪,又开始哭,什么都不说,就一直哭。

    苦得让杨婵心烦意乱,无论如何安慰都不行。最终杨婵只好把猴子他们全部赶了出去。

    待关上门,敖寸心的情况才略微好转了一些。杨婵也才略略舒心了一点。

    但也只是一点,呆呆地看了坐在身旁的杨婵好一会,那敖寸心又捂着脸抽泣了起来。

    “嫂子,你怎么又哭了……”

    握着杨婵的手,敖寸心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着说:“妹子,你可得帮嫂子啊。你哥那个没良心的,负心汉。当初说好了是假休书,我在灌江口都呆了半个月了,他居然不见我。我就知道,他根本不爱我!当初娶我是因为天庭给灌江口判了旱灾,要我帮忙降雨,这个负心汉,薄情郎!忘恩负义!”

    一边说,还一边撕扯着被子,一边捶打着卧榻,敲得咣咣响。

    杨婵顿时无语了,抹了把冷汗,叹道:“我哥没娶你之前你不也帮他降雨吗?”

    “那不一样!”敖寸心嚷嚷道:“他肯定是怕他不娶我,我以后就不帮他降雨了,家里养条龙肯定不愁降雨的。肯定是这样。现在没旱灾了,他就抛弃我了!呜呜呜呜……始乱终弃,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

    “我哥该是不会另结新欢的吧?”

    “怎么不会?只是还没发现而已,不代表没有。说不定就是被哪只狐狸精迷了眼,才变得这么薄情寡义的。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这个负心汉!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我这辈子再也不见他了。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杨婵无言以对。只能呆呆地坐在一旁看着她一直哭一直哭,手绢都拧了几次水了还在继续,直到哭到后面实在累了才停下。

    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下,但那真的就只是一下。

    稍稍沉默过后,敖寸心抬起头来眼巴巴地望着杨婵,蹭过来挽着她的手扁着嘴小声问道:“妹子你什么时候回灌江口啊?”

    “干嘛?”

    “我想跟你一起回去。他休了我,又没跟你断绝兄妹关系,肯定不会不见你的……”

    “你刚刚不是说这辈子都不想见他的吗?”

    敖寸心嘴巴一扁。眉头一蹙,眼看又要哭了。

    杨婵连忙嚷嚷道:“行了行了,刚刚的问题我收回。”

    敖寸心看上去这才好一点。

    “那妹子你什么时候回去嘛……人家想你哥了,好久没见他了……”

    “我们先别提他了行吗?”杨婵叹道。

    “那提谁?”

    “说点别的,别的任何什么都可以!”

    敖寸心深深吸了两口气,捂着胸口稍稍平复了一下,幽怨道:“也好,不说他了,一说起他我心情就不好,就想哭……呜呜呜呜……不说也好。不说也好。呼呼……”

    低下头略略沉默了一下,敖寸心抬起头朝着周围看了一圈。眼眶里又是两滴眼泪在打转。

    “嫂子,你能别这样吗?”杨婵要抓狂了。

    敖寸心又蹭过来挽着杨婵的手靠着她的肩幽幽道:“妹子你混得好惨啊,都住山洞了。这种地方能住人吗?嫂子看了都心酸啊……要不,搬到西海龙宫来和嫂子一起住吧,好不好?西海龙宫地方多的是,比灌江口的二郎真君府大多了。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回灌江口了。”

    “嫂子,我们在组织起义军,要反天庭呢。难道住城里去不成?嫌死得不够快吗?”

    “你在组织起义军?”敖寸心一下直起身子呆呆地看着杨婵。

    “是啊。”

    蹙起眉头略略想了一下,敖寸心盯着杨婵问道:“刚刚那只猴子,不会是你们的头领吧?”

    杨婵点了点头:“他就是我们的头领,叫孙悟空。”

    这一听,敖寸心当即抓着杨婵的手认真地说道:“妹子你别这么傻啊。就算你哥不肯反天,你也不能随便拉个妖怪就去反天啊。反天这种事,不是什么萝卜白菜豆芽都能干的,肯定是要你哥那样的人才能干。你看他,穷酸成那样,毛发都开叉了,穿着一件破皮甲也就算了,还是补过的,那补的手艺还那么差,线都缝不齐。”

    她伸手比划着:“你嫂子我虽然很少做女工,但做得也比那好一百倍!”

    杨婵的脸微微红了。

    注意到杨婵的变化,敖寸心怔了一下,问道:“妹子……那不会是你补的吧?”

    杨婵的脸刷的一下红得像个苹果,低下头干咳了两声,道:“嫂子,你知道我从小没学过女工的……所以……”

    敖寸心的眉头微微蹙起,紧紧地盯着杨婵,认真地问道:“你哥知道他妹夫是只猴子吗?这要传出去以后他可怎么混啊?”

    杨婵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嫂子!你!我嫂子是条龙我也没怎么样……不是,我是说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看着惊慌失措的杨婵,敖寸心的眉头蹙得更厉害了,扁着嘴盯着杨婵重重地点了个头:“我看出来了,就是那种关系没错!”

    “不是!”

    “就是!”

    “我说了不是——!”杨婵尖叫了起来。

    “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的!”

    两个人怔怔地对视,好一会,杨婵叹了口气:“我们,还是说回我哥吧。”

    “可是。”敖寸心扭扭捏捏地说:“嫂子觉得这件事也很重要啊。你的夫君是只毛发开叉的猴子,这以后回娘家可怎么抬起头啊?妹子你好命苦啊,嫂子想想都觉得心酸。”

    说着又抹起了眼泪:“长嫂为母,这件事嫂子不能不管!”

    一声尖叫!

    “咣”的一声巨响。杨婵奔出门外。顺手将门重重地甩上。

    捂着额头。她不住地颤抖着,气喘吁吁:“我杨婵,怎么会有这么个嫂子?”

    那拳头攥得噼啪响。

    抬起头,她看到黑子带着一圈的妖怪站在门口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她。

    “杨婵姐……那个,我今天不知道所以才……但我保证我只绑了她,其他啥都没……”

    “滚——!”杨婵歇斯底里的尖啸。

    那一众妖怪吓得连滚带爬地狂奔。

    透过门缝,敖寸心泪眼朦胧地朝外面张望:“妹子,我饿了。你这里有吃的吗?我想吃鱼。还有,那件事我会暂时帮你瞒着你哥的,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回灌江口啊?”

    “哮天犬!让我逮住你死定了!”

    ……

    灌江口,二郎真君府。

    “哈啾!”一只黑狗精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抹着鼻子道:“谁在想我了?算了,管他的。夫人总算走了,这下日子舒服了。”

    说着,他懒懒地挪了挪身子继续躺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睡觉。

    ……

    次日一早,猴子的餐室里。三个人一同坐在长桌边上进餐。

    这是一间四丈宽,六丈长的石室。与水帘洞里其他地方一样,壁上悬着火盆用于照明,四周的橱柜上放置着各种简单的器皿,正中则是一张椭圆形的长桌。

    平日里,也就是杨婵和猴子在这里用餐。

    猴子与杨婵各坐桌子的一头,敖寸心则坐在正中。

    此时的敖寸心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女装,一身粉红色的衣裙,绣着金丝,看上去华丽至极。

    就外貌而论,这敖寸心也是个倾国倾城的主,比之杨婵也毫不逊色。

    这三人的饮食习惯各不相同,猴子吃素,面前放着水果;杨婵杂食,青菜肉类乃是米饭都有;敖寸心则是彻底的肉食,眼前放着两条肥大的鱼。

    花果山的生活虽然清苦,但毕竟是能占山为王的妖怪势力,派人下海给她抓两条鱼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敖寸心显然不太喜欢,瞧着两条清蒸的肥鱼一脸嫌弃的样子,那对漂亮的眸子一会看杨婵一会看猴子,似是十分警惕。

    “嫂子啊。”猴子干咳两声,客套地问道:“昨晚睡地还好吗?”

    敖寸心蹙着眉头幽幽道:“你让本公主怎么说呢?”

    杨婵当即瞪了她一眼。

    猴子尴尬的笑了:“一会我在山顶上或者海边给你变一套宅子吧。”

    “那样最好了。”敖寸心点了点头。

    杨婵却一直在给猴子使眼色摇头。

    这一餐饭的菜色,对猴子和杨婵来说不过是如同往常一般,对敖寸心来说却不是。

    她蹙着眉头迟迟没动筷子。

    “嫂子怎么啦?”猴子问道。

    “你们这里没调料吗?花椒什么的。这样什么味道都没有,怎么吃啊?”敖寸心怨恨地问。

    杨婵死的心都有了。

    猴子也没说什么,照着自己前世的记忆,伸手一点,那两条鱼顿时变了个样,香气扑鼻。

    这下敖寸心眉开眼笑了,边吃还边夸赞:“本公主还从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呢,比龙宫的大厨做的还好吃,你是怎么做到的?”

    吃完这一餐饭,临离开的时候杨婵绕到猴子身旁,压低声音说:“你让她住舒服了,到时候不走了怎么办?”

    “过门都是客,而且人家好歹是你嫂子。”

    杨婵白了猴子一眼,道:“你会后悔的。”(未完待续。。)

    ps:  呼呼,昨天特殊,以后还是每天中午11点50分更新,每天一更保底,甲鱼尽量努力看看能不能变成稳定两更。

    话说大神都是喜欢深夜更新的,因为深夜更新能第一时间抢到读者手中新一天的推荐票,可甲鱼不喜欢那样,因为甲鱼也不喜欢半夜爬起来看书。所以挑选了中午作为稳定更新的时间点。

    但大家可不要因为这样就不给甲鱼推荐票哦。

    今天晚上还有一更,好吧,那一更我还没润色完成,滚去码字去了……哎,咳嗽很厉害,医生说是严重的肺热,熬夜导致。又没人帮忙熬药,这是要英年早逝的节奏么?

    (t_t)么么,继续很不要脸地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养书的各位记得设定自动订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