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五章:东海事变

2018-01-17 08:54:16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月亮从乌云后缓缓探出头来。

    水帘洞口波光粼粼的深潭边上,草精静静地坐在岩石上看着猴子蹲坐在一旁将皮甲脱下来清洗。

    那上面血迹斑斑。

    “你不是有很多手下吗?为什么要自己洗?”小草开口问道。

    “不知道。”猴子伸手撩了把水拍在皮甲上,揉搓:“大概是懒得叫吧。”

    “懒得叫,却愿意洗?”

    猴子没有回答。

    月光下,草精静静地注视着这只躬身蹲坐深潭边上的猴子。

    相处五年了,她对这猴子也算有些了解。

    她知道,这只猴子固执,骄傲,却也孤僻。在大多数时候,他更愿意孤孤单单地呆着,丝毫不像个妖王。

    大概是因为,他本身就是石头变的的缘故吧。

    可这样一只石猴,不是应该躲在某个地方安享余生吗?怎么会不遗余力地推动妖的强盛?

    这一点,她始终没想明白。

    一个人安静的时候,那张冷漠,就好像永远堆满了心事一般。

    一个娇小的身影悄悄来到猴子身后不远处的岩石后。

    猴子停下了手边的动作,微微仰起头道:“出来吧,是以素吧?”

    火红色的靴子踩着青翠的草地一步步走了出来,身后红色的狐狸尾巴微微摆动。

    抿着嘴,瞧了一眼一旁的草精,她睁大了眼睛歪着脑袋看着猴子,两只毛茸茸的红色耳朵微微抖了抖:“还是喜欢猴子哥哥叫我小红。以素别人叫就好了。”

    “名字是杨婵起的。还是必须要尊重下你师傅。”

    “杨婵姐才不会那么小气呢。”

    “是吗?我怎么觉得她就是那么小气呢?”

    轻轻捋了捋鬓发。身穿红色皮甲的小狐妖一步步朝着猴子走了过来,精致无暇的脸,仿佛红宝石一般的眼睛,一头红色长发飘荡,如同燃烧的焰火一般,在这夜色中显得异常抢眼,风华绝代。

    兴许因为种族的关系,天性使然。她的眼中总是带着无尽的揉媚,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令人着迷。

    蹲到猴子的身旁,看到猴子脱下的皮甲上斑斑血迹,她伸手去抓:“我来吧。”

    “我自己来就好。”猴子劝止道。

    默默蹲在身旁,小狐妖轻声问道:“已经去了?”

    “恩。”

    “谈崩了?”

    “没谈,去的时候本来是想重新谈谈的,见了那家伙之后我忽然又不想谈了。”

    “哦。”小狐妖低下头沉默了一下,问道:“他们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

    “说了一些让我觉得恶心的话。”

    盯着猴子脸颊上微微颤动的绒毛,小狐妖深深吸了口气。问道:“都杀了吗?”

    “没有,只杀了几个带头的。其他的略施小惩。明天你派人去把地方接管了吧。让过去的兄弟注意安全,若是形势不对,保命优先。那地方形势比较复杂。”

    小狐妖点了点头,盯着皮甲看了好一会,问道:“为什么不用术法清洗呢?那样更快。”

    “不想。”猴子抬起头撇了一眼小狐妖,问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

    “来找你。”

    “找我?你炼神境都没到,还是别到处乱跑的好。”

    “谁让你那时候非让我修悟者道不可的?”

    “那是为你好,你一个女孩子家想像我一样抡着棍子上阵杀敌吗?小心命都没了。这种事情有的是人干,用不着你。”

    小狐妖甜甜地笑着:“有你在,我不会有危险的。”

    说罢,悄悄撇了猴子一眼,那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无声地叹息,她又说道:“因为还没到炼神境,所以连夜里出来走走都不行了?我好歹是个妖怪啊。”

    整个花果山,所有的妖怪都知道猴子对小狐妖的关爱。对此,小狐妖也是一直引以为傲,在花果山,她就好像小公主一样尊贵。

    这种自豪感一直持续到某一天刚刚突破修为灵力透支的猴子叫错了她的名字。

    为了这件事,小狐妖还躲了猴子好长一段时间。

    “说吧,什么事?”

    小狐妖扁了扁嘴道:“角蛇跑回来了,他现在在闲云洞等你,短嘴哥和先生也在。好像有不好的消息。”

    角蛇是一条刚刚踏入炼神境的蛇化蛟,在投靠花果山之前,也曾有过自己的领地,不过被天河水军给剿了,为了避难躲到东海,可惜命途多舛,还没站稳脚跟又被东海龙宫给剿了。

    后来辗转投靠了花果山,现在负责花果山的水军。

    直到现在,他在天庭的通缉榜上还赫赫有名,赏金三万。

    在花果山众妖当中,他的首级也就比猴子那十万金精的脑袋便宜点。

    又洗了好一会,猴子把皮甲拿起来抖了抖,穿到身上,伸手摸了一下,那皮甲瞬间就干了。

    抬头望了一眼天上渐渐没入云后的月亮,猴子淡淡道:“走吧。”

    闲云洞,是花果山下的一处不起眼的洞穴,平日里也就是个闲聊的地方,有时候也会在那里进行一些密会。

    走入被火把照亮的简陋山洞,猴子看到一只长着两只长角,浑身皮肤呈褐色,高达一丈五以上,身材修长的妖怪蜷曲着身子坐在小小的椅子上,身旁站着一只手持三叉戟的高大鲨鱼精。

    吕六拐正坐在他身旁似乎与他聊着什么,短嘴则盘着手站在一旁,神色凝重。

    “大王。”见到猴子,角蛇连忙站了起来,这一站,便让猴子看到了他手背上还微微渗着血的伤口。

    盯着那伤口。猴子缓缓坐到椅子上。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东海龙宫发现我们在往东海运送开凿洞穴产生的沙石了。一队巡逻兵发现的,起了冲突,我们拿下几个,不过还有几个跑了。那几个俘虏现在还在我们的驻地,按照他们的说法,龙宫的大军会在几天内赶到。”

    “东海龙宫?”猴子眨了眨眼睛,深深吸了口气。

    东海龙宫敖广,没去找他拿金箍棒。他倒是自己找上门了。

    想着,猴子不由得哼地笑了出来。

    站在一旁的短嘴一直盯着猴子,缓缓走过来,坐下,说道:“东海龙宫的事情不比其他事,这敖广名声不太好,若是这次没处理好,下次来的,该就是天军了。”

    “这事我来处理吧,是时候和这个老邻居摊牌了。”

    “怎么摊牌?”短嘴问道。

    “我去和他。聊聊。”

    ……

    次日一早,又是一同就餐。

    餐桌上。猴子漫不经心地说道:“在下有一个忙,想嫂子帮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帮忙?”敖寸心咬着筷子楞了一下:“帮什么?”

    “我想请嫂子帮我引荐下,东海龙王。”

    “你想见大伯干什么?”敖寸心得眉头蹙了起来。

    杨婵也是楞了一下,抬起头来望了猴子一眼。

    “我这花果山,临东海,说起来与老龙王也算是邻居,只是这么些年一直没机会遇上,难得嫂子来了,又与东海龙王有亲,所以想请嫂子引荐一下,也省得冒犯了老龙王。”

    敖寸心略略想了一下,点头道:“你这猴子倒是懂事。可以倒是可以,本公主引荐不成问题,但是大伯他说到底是天庭册封的龙王,与凡间的妖怪来往,恐怕还是有些忌讳的。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见。毕竟啊,龙王,可不是谁想见都可以的,便是有人引荐也一样。”

    说罢,敖寸心的神情隐隐有些得意。

    “我这有点小礼物,若是嫂子帮我交给老龙王,他肯定会愿意见我的。”猴子淡淡笑了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小盒子放到桌上,朝着敖寸心推了过去。

    看上去,不过一个普通木盒,便是材质也是寻常的松木,做工还有些粗糙。

    “能是什么宝贝?”敖寸心得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龙宫的宝物多的是,你这什么礼物那么厉害?能保证大伯一定见你?”

    说着,她伸手就要打开盒子,却被猴子一把按住。

    “这盒子必须老龙王亲手打开,若是别人打开了,里面的东西就没了。”

    “还有这讲究?”敖寸心更加好奇了,一双眸子盯着盒子不放,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你给大伯做些好吃的糕点,我帮你送过去见你的几率更高。兴许还会愿意聘你当东海龙宫的厨师,不过若是你想谋个差事的话,西海龙宫我可以代父王应下来。”

    “不谋差事,就是想见见老邻居,这个送过去,老龙王保证喜欢。”

    “单纯想见见大伯?没什么别的目的?”

    “没。最多就是和他聊聊天。”

    “会聊什么?”敖寸心狐疑地瞧着猴子。

    这一问,倒真是把猴子给问倒了,尴尬地笑笑。

    坐在对面的杨婵注视着猴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却并未开口。

    沉默了半天,敖寸心仰起头道:“行吧,看在妹子的份上,这件礼物本公主帮你送了,但他见不见你,可就不关我事了,这事儿打不了包票。”

    “谢谢嫂子。”猴子拱手道。

    待将敖寸心送出了海,杨婵问道:“你那盒子里究竟是什么?”

    “腰牌。”

    “腰牌?”

    “六个龙宫军士的腰牌。”

    澎湃的海浪拍打沙滩,天空中海鸥鸣叫。

    远处,趴在礁石后的金童子扭过头来压低声音对银童子说道:“这件事必须禀报师傅!”(未完待续。。)

    ps:  么么,今天除了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之外,甲鱼还想弱弱地求个攒。希望大家如果看到喜欢的章节,都不要吝啬一个攒。

    这样,甲鱼可以通过后台观测到,也就知道文的质量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