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六章:东海龙王

2018-01-17 08:54:15Ctrl+D 收藏本站

    蔚蓝色的海洋,波涛汹涌的海水。

    随着深度渐渐提升,光渐渐变得微弱,海水渐渐变得冰冷,各种生物也渐渐变得稀少。

    直到四周完全漆黑一片再也见不到一丝阳光,海水刺骨如冰,暗流来回涌动,翻滚。

    在这个终年无法见到阳光的世界,黑暗的深处,生存着各种平日里无法见到的凶猛海洋生物。然而,这还不是海的最深处。

    随着深度继续提升,湍急的暗流渐渐消失了,周遭的海水也渐渐变得温暖,微弱的光线从下方透出。

    一座被荧光包裹的庞大宫殿出现在深海之中一个山谷里,在它的四周,高耸的海底火山腾腾地冒着气泡,那气泡形成的巨柱在海流的推动下缓缓摆动,远远地看去,像是一只庞大的八爪鱼在挥舞着触手。

    暗红的熔岩从火山口冒出,沿着山的轮廓流淌,沸腾了海水,却无一例外地在沾染到宫殿之前全部熄灭变成焦黑的土。

    一个个由各种水族类化形而成的妖怪在宫殿的四周往来不断。

    从装束看,他们当中有身穿华丽铠甲的将领,有手持长戟盾牌的士兵,有一袭布袍看上去温文尔雅的文臣,有婀娜多姿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宫女。

    而他们居住的这座宫殿,也不是凡间的宫殿可比。

    那屋檐上的瓦片由黄金铸就,圆柱是大得难以置信的鸡血石,层层台阶以白玉打磨而成,那围栏则是镶嵌了宝石的珊瑚。而照明。则干脆用无以计数的硕大夜明珠。

    人间传闻。东海龙宫珍宝无数。可若是真让这些平日里信口雌黄的凡人见上一见。恐怕他们还是要为自己贫瘠的想象力而懊恼。要知道,若是论及华贵,这里便是比之天宫也毫不逊色。可惜的是少了几分淡雅,多了几分暴发户的铜臭味。

    宏伟龙宫的深处,长着一个硕大的红色龙头,身高足有两丈,身穿红色锦袍的老龙王正靠在红珊瑚编制而成的龙椅上眯着眼睛静静地听着一旁只有他小腿高的龟丞相讲述着什么。

    一只虾兵从大殿外微微颤动着尾巴上的鳍,摇晃着身子游了进来。匍匐在地恭敬地说道:“启禀龙王,西海三公主敖寸心求见。”

    “寸心来了?”老龙王微微睁开眼睛:“让她进来吧。”

    “诺!”那虾兵转过身又游了出去。

    老龙王将目光转向龟丞相,淡淡道:“你先等一下吧,这事,稍后再议。”

    龟丞相躬身拱手,也不言语,默默地退到一旁。

    不多时,敖寸心双手微微撑开,在海水的推动下宛如凌空飞行般飘入了大殿。

    “大伯!”见到老龙王,她甜甜地笑了起来。一下蹭到了老龙王身边。

    老龙王也是眉开眼笑,伸手摸了摸敖寸心的头。笑道:“你这丫头,听说又离家出走了,真是不让人省心啊。你那父王年纪也大了,经不起你这么气。”

    “我没离家出走,留了书给他,说清楚了是去灌江口。”

    “这还不是离家出走?”老龙王无奈地摇摇头,笑道:“你知道你那父王不喜欢提起灌江口的,想当年……哎,不提也罢。怎么?去灌江口怎么又想起跑到大伯这来了?”

    敖寸心扁了扁嘴,眉毛蹙成了一团,似是想起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好容易平复了心情,她才说道:“大伯啊,有人托我带个东西给你。”

    说罢,从衣袖中取出了猴子托来的木匣子,递到老龙王面前:“给。”

    “是,什么东西啊?”老龙王伸手接过。

    靠在龙椅的扶手上,敖寸心托着下巴眨巴眼睛道:“我也不知道,他说要你自己打开,你就打开看看呗。”

    “哦?”也没多想,老龙王一下翻开了木匣子,脸上的神情顿时僵住。刹那过后,又回复了原本的慈祥。

    敖寸心眨巴着眼睛盯着老龙王看:“大伯,里面,是什么啊?”

    老龙王缓缓将木匣合上,淡淡地笑,问道:“寸心啊,这,是谁托来的啊?”

    “是我夫家的妹夫,名叫孙悟空。恩,准确地说还不是妹夫,不过估计也快是了。大伯你刚刚怎么啦?那里面装着什么?”敖寸心依旧眨巴着眼,瞧着老龙王,伸手就要去夺木匣子,却被老龙王拦住。

    “夫家的妹夫?那杨婵已经是天庭册封的华山圣母,莫不是还能嫁人不成?”

    “这可就说不好了。”敖寸心得意地仰起头道:“我相公家的事,啥时候轮得到玉帝管了。改明儿,一声令下,反了,那天庭还得派人来招安,要开什么条件不容易?”

    老龙王哼地笑了出来:“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休书都写了,还一口一个夫家,一口一个相公帮着他说话?”

    “我说了,那是假休书!假休书!迟早我们会复婚的。”敖寸心嚷嚷道。

    “唉……行吧行吧。你说会复婚,那便会复婚了。”

    敖寸心鼓着嘴,蹙着眉瞪了老龙王一眼,囔囔自语道:“本来就回复婚。”

    “那,大伯问你,你那夫家的妹夫,何许人也?”

    “这,他是一只猴妖,住在花果山。”

    “哦?花果山?可是我东海边敖来国的花果山?”

    “恩。”敖寸心点了点头。

    老龙王捋着长须默默了点头,又问道:“这猴妖,可有师承?”

    “这,寸心就不知道了。”

    “那,他托你把这个交给大伯的时候,可是说些什么?”

    “他说,大伯您见了这个,就会愿意见他。”说罢。敖寸心便睁大了眼睛盯着老龙王:“大伯您可是真会见他?”

    老龙王淡淡笑了笑。扭过头去与一旁的龟丞相对视一眼。将手中的木匣子递给龟丞相。

    那龟丞相双手接过木匣,翻开一看,也是微微一惊,合上木匣,连道:“见!必须见!”

    老龙王笑笑地点了点头。

    敖寸心一脸懵懂地瞧着两人,囔囔自语道:“还真让他说对了,这里面是什么宝贝啊?”

    想着,她将手伸向龟丞相:“给我看看。”

    老龙王连忙拦道:“没什么。就是大伯先前遗落的一点小玩意,你那妹夫给我送回来了,算是有心,大伯,便遂了他的愿破例招待他一次。”

    “是这样?”敖寸心一脸的莫名其妙,略略想了想,她开口道:“那,寸心现在就让他过来?”

    老龙王微微点了点头。

    敖寸心掏出玉简放到唇边轻声道:“让他过来吧,大伯同意见了。”

    说罢,放下玉简。转过身笑嘻嘻地对老龙王说道:“那,大伯。寸心这就到宫门口等他们。”

    “这种事何须你去?”老龙王呵呵笑了起来:“你那听心妹妹正在宫中,你们姐妹也许久未见了,不如去找她叙叙旧,这接人的事情,等大伯派个虾兵蟹将便得了。”

    “这样啊,那就谢过大伯了。”

    “去吧。”

    待到敖寸心离开大殿,老龙王才收了收脸上的笑容,瞧着龟丞相轻声问道:“怎么看?”

    “启禀龙王,若是要示威挑衅,送来的就该是手脚头颅,而不是腰牌。若是要示弱求和,送来的则该是毫发无损的俘虏,也不该是腰牌。透过三公主送来腰牌,此举,算是不卑不亢,有礼有节。如此心思非一般妖怪可有。此妖,该是有几分实力,行事有手段,有分寸。至于那二郎神妹夫的名头,则多半有误。但凡姻缘,月树上均有标记。若真是如此,那天庭早该炸开锅了,如何是我等先得知。大可,不必忌讳。”

    老龙王点了点头,叹道:“寡人也是如此以为。这花果山,何时出了这一号妖王了?我等竟未察觉?”

    略略想了想,老龙王交代道:“你,派人去宫门口守候,礼节便按江河龙王的办,也莫让寸心失了面子。”

    “可是按着一品江河龙王之礼办?”

    “不,按三品。”

    “臣,遵旨。”

    ……

    花果山水帘洞,一众妖怪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站在外围的杨婵放下玉简,转过头对猴子说道:“龙王答应见你了。”

    “同意见了?嫂子的速度还真快啊。”坐在凳子上的猴子缓缓站了起来活动了下胫骨:“那我这就到龙宫走一遭!”

    “要我陪你去吗?”杨婵问。

    “不了。”猴子伸手指了指角蛇和他身旁的鲨鱼精道:“你们两个陪我去一趟吧。往后你们和龙宫可能还有交道打,认识下也好。”

    带着角蛇与鲨鱼精,不多时,三人便到了东海龙宫大门口。

    见三人到来,一只海豚精迎了上来,拱手道:“来者可是花果山孙悟空?”

    “正是在下,还没请教?”猴子也谦卑地回礼。

    “卑职蓝鳍,龙王命我等在此等候多时。”

    “有劳,有劳。”

    “孙大人请吧。”说着,那海豚精伸手一指,却是指向了侧门。

    猴子微微楞了一下,笑问道:“这是何意?侧门?”

    那海豚精微微直起身子,也淡淡笑了笑,道:“龙王嘱咐,以三品江河龙王之礼相待,那,便是三品江河龙王走的。”

    猴子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站在身旁的角蛇就要发作,却被猴子一个眼色止住。

    抿了抿嘴,猴子摸着下巴淡淡道:“按理说,那江河龙王归东海龙王管,到这东海龙宫走侧门,也无可厚非。我那花果山莫不是也归东海龙王管?”

    那海豚精上下打量了一番猴子身上那件已经有些掉色,缝缝补补的皮甲,冷冷笑了笑,道:“花果山是不归东海龙宫管,但花果山,也是连任意一条江河都不如,你连仙籍都没有,区区一只妖猴,让你走侧门已是抬举。若是不愿,走便是了,无需多言。”(未完待续。。)

    ps:  么么,甲鱼正在攒稿,下个月1号的时候爆发,大家记得在那一天来投月票哦。

    感谢大家的支持。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谢谢大家了。

    还有,如果觉得章节不错请不要忘记点个攒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