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七章:**烦(求订阅)

2018-01-17 08:54:15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海豚精那略带轻蔑、寸步不让的神情,猴子微微怔住了,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若是我一定要从正门进入呢?”

    那海豚精却视若无睹,哼地笑道:“你可以试试。”

    “哦?”

    这算是下马威吗?

    “这开场,还真是不太愉快啊。”

    瞧了瞧侧门,瞧了瞧正门,又瞧了瞧伸手拦在身前的海豚精,猴子挠了挠头,作离去之势,趁海豚精不注意,一个转身却又越过他朝着正门走去。

    “你!”那海豚精想追上来,却不知怎么地两脚绊到了一起,扑通一下栽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角蛇与鲨鱼精也连忙跟了上去。

    栽倒在地的海豚精一阵慌乱,挣扎着想爬起来,却猛然发掘手脚都不听使唤了,无论如何都爬不起来,只得仰起头对着门口的虾兵喊道:“拦住他们!”

    守在门前的两只虾兵当即手持长戟迎了上来,叱喝道:“站住!”

    那两柄长戟交叉身前,挡住了去路。

    猴子停下脚步,淡淡瞧了两只虾兵一眼,微微仰身似是想打喷嚏,却又止住。再低头,那两个虾兵不知为何已经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便是原本随着海流漂浮的长须也一动不动,只手持长戟呆呆地站着,就好像被整个冰冻住了一般。

    猴子也不说话,伸手拨开长戟,微笑,若无其事地与他们擦肩而过。

    见到这一幕,海豚精一阵错愕。

    眼看猴子一行已经渐渐接近大门。他连忙对着守候在周围的十余名虾兵叱喝道:“你们是傻的吗?快!拦住他们!”

    然而。他傻眼了。

    那些虾兵并不是看不见猴子正在接近大门。也不是听不见海豚精的呼喊,更不是没反应过来。

    从刚刚开始,他们的脚就好像生了根一般硬生生扎入地面,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到这一幕,海豚精忽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不容易挣扎着站了起来,再抬头,已见猴子抬腿站在大门边上。扭头朝海豚精笑了笑,道:“你让我试的,我现在试了,怎么样?”

    说罢,就当着海豚精的面一脚跨过门槛。

    直到此时,那些虾兵才一个个跌坐在地,一脸茫然。

    “怎么?还不走?要老子独游龙宫不成?”猴子盘起手怀抱着行云棍转过身来,笑嘻嘻地盯着海豚精看。

    角蛇与鲨鱼精抱着肚子已经笑开了花。

    刚刚的气焰早已经荡然无存,海豚精面色发紫,一阵哆嗦。手脚微颤,只得眨巴着眼睛不敢再多言。躬着身子跟了上去。

    那一个个虾兵也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外围,一个虾兵悄悄脱队而去。

    ……

    龙宫大殿内。

    “什么?”老龙王红色的眉毛微微蹙起,盯着匍匐在地的虾兵问道:“不见口诀不见手势,便施了法?”

    “启禀龙王,确是如此。由头到尾,不见其施法,但众人确是中了术法无误。而在场的,也只可能是那猴妖施的法。”

    老龙王微微怔住,扭过头看了龟丞相一眼,问道:“你怎么看?”

    龟丞相拱手道:“启禀龙王,若真是那猴妖施的法,那么这猴妖修为必定在化神境金仙之上,而且……术法造诣极高。”

    “金仙,术法造诣极高……我等竟不知道花果山出了一只金仙大妖?”老龙王的眼睛微微眯起,撇了一眼虾兵,问道:“他现在何处?”

    “启禀龙王,那猴妖已从正门进入,正随蓝鳍大人参观园子。”

    捋了捋嘴角的长须,老龙王道:“他不满意接待规格,便提升吧。若是金仙修为,也值得起二品江河龙王的待遇。”

    龟丞相躬身拱手道:“臣,这就去办。”

    “细细盯着,寡人倒是想知道,这猴妖究竟实力几何。”

    ……

    奇异广阔的庭院中,海豚精蓝鳍带着猴子一路逛着,沿途细数各种华丽至极的景观。

    按计划,这本该是万分骄傲自豪的炫耀,乃是特意安排的行程用来向初入龙宫者展现东海龙宫的实力。可惜的是意料中那乡巴佬一脸的羡慕没见着,反倒是现在介绍的人声音在微微颤抖,腰都不敢挺直,听着像在诉说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走在猴子身前,这海豚精心中实在忐忑得厉害。

    “这株,是万年红珊瑚……高十五丈,宽二十四丈,天地间也仅此一株,堪称珊瑚之王。乃是一百二十年前我东海龙王寿辰之际,由南海龙王、西海龙王、北海龙王共同送上的贺寿大礼……”海豚精硬着头皮伸手介绍着,眼睛不住地往猴子身上撇。

    那脸上的神情,依旧是阴阴沉沉,不冷不热,似乎对他介绍的珍宝漠不关心。

    待到对方平平稳稳地将那株红珊瑚介绍完,猴子仰起头看了一眼头顶漆黑一片的海水,淡淡问道:“龙王呢?”

    “龙王?”海豚精微微一颤。

    若不是在深海之中,想必现在猴子就可以看到他浑身上下不住地冒汗了吧。

    微微抿了抿嘴唇,他眨巴着眼用已经略微走调的声音说道:“龙王交代,他小憩片刻,若是……若是孙大人早到了,便让小的引领大人在这院子赏景。大人若是不喜欢这景观,不如让小的带大人参观藏宝室可好?”

    说着,海豚精躬身走在前方,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远处,一条泥鳅精躲在角落里用水底专用的笔在布卷上飞速绘着什么。

    ……

    大殿中,龙王捋开卷轴,那上面简略绘了猴子的全身像。

    “这便是那猴妖?”龙王问道。

    “启禀龙王。正是他。”龟丞相躬身答道。

    将卷轴摊在身前的桌面上。龙王细细地查看着。半响,目光落到画中那柄行云棍上。

    指着行云棍,龙王淡淡道:“这兵器的纹路,好似在哪里见过。”

    龟丞相躬身看了一眼,拱手道:“老臣也觉得眼熟,这棍子,与天河水军于紫云碧波潭所获的那柄长棍极为相似。”

    “速去取来。”微微顿了顿,老龙王又补充道:“把紫云碧波潭一战中通缉的猴妖的画像也一并找出来!”

    ……

    金碧辉煌的巨大藏宝室里。金精堆积如山,各种宝石如同沙石一般丢弃在地,一个个的琉璃箱子里装着各种奇珍异宝。夜明珠的荧光之下,室内被映成五彩缤纷的颜色。

    这无疑是震撼无比的一幕,哪怕是天上的神仙走进这里也难免目不暇接。

    可海豚精却从猴子的脸上读不到半点的情绪波动,依旧那样阴阴沉沉,不冷不热,倒是猴子带来的两只妖怪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猴子随手端起一件精美万分的玉器雕塑拿在手中把玩,那动作随意至极,以至于海豚精惊得脸都绿了却又不敢开口制止。只得伸长了手准备猴子一个不小心没拿稳,好接住。

    那双眼睛巴巴地看着。

    好不容易待到猴子将那雕塑稳稳放下。他才松了口气。

    “你就准备给我看这些?”猴子指着满地的珍宝问道。

    “这……”海豚精微微张了张口,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把话往下说。

    东海龙宫引以为傲的东西,竟在这妖猴眼中如同无物?这算是怎么回事?

    猴子伸手勾住一脸无奈的海豚精的肩,轻声道:“其实啊,在下一介武夫,比较喜欢看看兵器。”

    “啊?兵器!”海豚精猛的抬起头道:“兵器有!东海龙宫的兵器多的是!小的这就带大人去看!”

    ……

    大殿内,老龙王盯着放在自己桌上的两份卷轴一支行云棍,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第一份是泥鳅精画的猴子的画像,第二幅,是天河水军发布的紫云碧波潭猴妖通缉函,悬赏十万金精,备注是炼神境修为,妖王,极度危险,时间已过去多年。

    此刻两幅放在一起,虽说绘画风格不同,却也可以看出,是同一只妖怪的可能性极高。最明显的点,便是那毫无差别的毛色。

    至于那根行云棍……

    “启禀龙王。”龟丞相面色凝重,拱手道:“这棍子,乃是天河水军于紫云碧波潭一战中缴获,上交天庭府库,再由我东海龙宫作为藏品购入。经宫内鉴宝师鉴定,多半出自西牛贺州灵台方寸山须菩提祖师手笔。由设计功能看,似是量身订造之物。若是仅此一柄,还可说是偶然获得。如今这猴头手中又有一柄……由此看来,这妖猴该是与斜月三星洞关系匪浅。再加之短短数年,其修为已达金仙之上且尚不知具体几何,术法深不可测,臣斗胆谏一句,此妖,还是莫要招惹为妙。”

    当所有的证据汇聚到一起的时候,殿内的两人,背上凉飕飕地。

    沉默了许久,老龙王不由得叹道:“这是个,大&麻烦啊。”

    “是否……把他的接待提升到一品江河龙王的规格?”

    “提吧。”

    还让人带他看宝库下马威?这下亏大了。

    若是一会这麻烦看上了什么讨要起来,是给,还是不给呢?

    ……

    庞大的兵器库中无数兵刃陈列架上,海豚精直接将猴子带入了珍品室,挑选最珍贵的兵器一件件地介绍。

    “此戟名唤削山戟,出自十二金仙赤精子之手,乃其早年之作,由天玄精铁冶制,绘有七七四十九纹,内嵌一十七个法阵。重三千七百五十二斤……”

    “此剑名唤碧血玲珑剑,出自灵台九子之首清风子手笔,以十二色寒纹精钢锻造,上附九九八十一法阵,阵阵相扣,握在手中轻若无物,却是削铁如泥,临危之际可……”

    他一件件地介绍,讲到嗓子都哑了,猴子却还是一脸的不冷不热。

    “不是说喜欢兵器吗?难道我东海龙宫的兵器都还不入他的眼?”海豚精不由得想道。

    若是先前,他可能会猜测对方不识货,但如今,他是想都不敢想。

    到末了,猴子问道:“听闻龙宫有一至宝,在下想见识下,不知可否?”

    “我龙宫珍宝满目,不知大人所言,指的是哪一件?”

    “定海神针。”

    ……

    回廊上,两位龙女挽着手结伴而行,身后十余名侍女尾随。

    同为龙女,这位东海四公主敖听心与西海三公主敖寸心可谓截然不同。

    一袭蔚蓝色长裙,步履轻盈,整整齐齐的刘海,发髻上珊瑚形状的簪子紧紧地贴着长发,那目光看上去如同日光下的海水一般清澈透底。

    声音轻灵悦耳,每每笑起,她必用衣袖掩住朱唇,温文婉约,只是眉宇之间的那一丝落寞,便是在笑时也不曾淡忘。

    “所以,姐姐你就把木匣子送来给父王了?”

    “恩。”敖寸心点了点头,一脸不快道:“我到现在还没弄清楚那木匣子里装的是什么呢……早知道该看一下的。”

    敖听心掩住嘴笑了起来。

    朝着回廊外望了望,敖寸心牵着敖听心的手道:“花果山距离这里也不远,他们该是到了吧。走,我们去看看他们来了没有。”

    ……

    龙宫外。

    “这个……就是定海神针?”猴子瞪大了眼睛,一步步往前走。

    密密麻麻的海带林,犹如一根根擎天巨柱一般的海带直指苍穹,随着海水微微荡漾,站在海底抬头望去就如同一条条通向黑暗深处的路,竟望不到顶端。

    而在那微微荡漾的海带林之中,一根巨大的石柱若隐若现。

    踩着满地苔藓,猴子一步步走到跟前,终于看清了这根柱子的模样。

    表层覆盖了厚厚的火山灰,漫长的岁月里更是长满了破损的贝壳,疙疙瘩瘩地,看上去就是一根因长年海水浸泡而破损的石柱,压根就不是什么宝物。

    “你们就这样把它放在这里,也不派遣守卫看护?不怕被偷走吗?”猴子回过头问道。

    “一万三千五百斤,谁能偷得走?再说,偷去干嘛?”

    此时此刻,一个苍老身影正隐匿在深海无边的黑暗中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幕。

    ……

    三十三重天,兜率宫。

    一位童子急匆匆地喊道:“师傅!师傅!金银两位师兄有急报!”

    他飞速奔入殿中,转了一圈却没看到太上的身影:“咦?师傅呢?”(未完待续。。)

    ps:  么么,继续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谢谢大家了~

    ps:乃们能想象,大&麻烦三个字居然被*了两个么?这是个神马世界啊。

    博大精深的中文没落的节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