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八章:宴

2018-01-17 08:54:15Ctrl+D 收藏本站

    黑暗的深处,太上面无表情地悬浮,注视着。

    静静地等待。

    布满青苔的海底,海流涌动,从不远处龙宫内透出的微弱的光将一切都映成了惨白的颜色。

    猴子一步步地走近那巨柱,直到近在咫尺,甚至已经能感受到那柱子上散发的微微凉气才停下脚步。

    身后,海豚精与角蛇,还有鲨鱼精都默默地注视着他,不明所以。

    没有人会懂得猴子此刻的心情。

    热血沸腾,却又忐忑不安。

    这就是他命中注定的武器了。

    拔起金箍棒,他就不再是一只普通的猴妖,而是堂堂正正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天地任驰骋。

    多少年了,终究是走到这一步。

    拔起金箍棒,接下来,就该是地府之行了吧。

    找到生死殿,查明雀儿魂魄的去向,复活。

    心中有一只野兽在咆哮,声嘶力竭。

    微微颤抖着伸出手去,他睁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的石柱,心脏就好像要从胸中蹦出来一般。

    周遭暗流涌动,密密麻麻的海带林随着海水微微颤动,躲藏其中的生灵探出头来注视着这位陌生的外来者。

    整个世界都如此的安静,以至于寂静的深海中,此刻就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一般。

    许久,指尖终于轻轻触碰到柱面火山灰上滋生的青苔。

    刹那间,道道金色波纹从他指尖触碰处如同涟漪般荡漾开来,波及整根石柱。颤动。

    他惊得后退了一步。

    一声轰鸣忽然间在脑海中响起。猴子忍不住微微眯上眼睛。

    那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刺痛感。似是某种共鸣,让人忍不住战栗。

    定海神针上的火山灰、青苔乃至贝壳都开始在微微的颤动中脱落了,飘荡开来在海水中形成烟尘遮挡了视线,连猴子也被笼罩其中。

    身后的三只妖怪都吃了一惊,连连后退,睁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奇异的一幕。

    远处,黑暗的深处太上老君依旧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伸出的食指上微弱的荧光闪动。与那巨柱上的波纹遥相呼应。

    一阵海流掠过,烟尘散去,一根金色擎天巨柱出现在眼前,那上面的金龙浮雕图腾好似瞬间被赋予了生命一般放射着微弱的金光,静待跃起的一刻。

    猴子抬头仰望这高不见顶的巨柱,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而身后的三只妖怪早已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许久,猴子朝着巨柱伸出了双手。

    远处的太上静静地等着,手上的荧光早已收拢,散去。

    然而。就在此时,猴子的嘴角微微上扬。环视四周深不见底的黑暗,淡淡笑了。

    这一笑,笑得身后的三只妖怪都莫名其妙,就连黑暗中的太上也不由得微微睁眼。

    真要拿?也许吧,但不会是现在。

    猴子笑着,在太上疑惑的目光中一步步后退,转身,走向站在远处的三只妖怪。

    “好了,我见着了,走吧。”猴子伸手拍了拍海豚精的肩:“谢谢你带路。”

    “就走了?”

    那海豚精听得一愣一愣的,始终没明白猴子是怎么个意思。见猴子带着两只妖怪离开,他也只得躬着身子兢兢战战地跟了上去。

    注视着渐行渐远的四只妖怪,太上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捋开衣袖掐指一算,怔住。

    那苍老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微笑,缓缓闭上眼睛。

    一股湍急的海流掠过,转眼间,太上已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

    硕大的白色贝壳被掀开,一串气泡升腾之后,又迅速闭合,静待下一次的喷发。

    华丽的龙宫大殿中,有艳丽的珊瑚作底,有成群的七彩小鱼点缀,有璀璨的夜明珠将一切都找得通亮。

    装备整齐的兵将陈列两旁,无数的婢女端着物品来来往往,各种精致菜肴美酒被摆放到矮桌上。

    精心的布置。

    来的途中,敖寸心与敖听心还见到龙宫的歌姬在排练。那场面,俨然是迎接贵宾的架势。

    这不由得让她俩产生了丝丝疑惑。

    “我的面子,该是没这么大吧?”敖寸心挽着敖听心的手疑惑地说。

    “寸心姐姐,你说的那猴妖,在凡间可是声名显赫?”

    “没啊。若不是这趟去花果山找妹子,我还没听过这号人物呢。而且他的洞府简陋得可怜,手下的妖怪也没多少。说起来,也就是个穷乡僻壤里的妖怪罢了。”略略想了下,敖寸心蹙起眉头,又说道:“先前与大伯说起,大伯也是从未听过的样子,怎么忽然就……”

    “会不会是他与父王相谈甚欢,故而提升了接待规格呢?”敖听心问道。

    “这,那家伙话不多,不得罪人就不错了,还相谈甚欢呢?”

    不多时,整个宴会已经布置停当,那海豚精引着猴子从殿外走了进来,一路恭恭敬敬。

    见到这场面,猴子也是微微怔住。

    龙王还没到,龟丞相已经入场开始安排起了位次。

    主座自然是龙王的,而在主座的侧边,台阶上,又特别为猴子加了个次座。

    这种安排一般只有在接待贵宾的时候才会出现,甚至接待海龙王也不过如此。

    往下是两位龙女的座次,对面则是龟丞相。出乎意料的,竟还为角蛇和鲨鱼精安排了位置,作陪的还有龙宫的几员战将文臣,这礼节不可谓不到位。

    说起来,猴子也就介意进门的时候居然要他走侧门,对其他的倒是不以为意,如今见到如此阵仗。一时间倒是有些惊异了。

    当然。惊异的还不只是他。便是这龙宫上下,也都摸不着头脑——一只衣着寒酸的妖猴,如何能在这富甲四方的东海龙宫中得到如此待遇?

    待众人坐定,一声吆喝响起。

    “龙王陛下到——!”

    按着礼节,众人起立,那龙宫的一众臣子纷纷跪倒在地高呼道:“恭迎龙王!”

    众宫娥从侧门鱼贯而入,那足有两丈高的老龙王一步步从侧门走入,走到龙椅前。先是环视了一周,朝猴子拱了拱手。

    猴子也连忙躬身拱手作回礼。

    龙王这才坐下,伸手道:“诸位,请入座吧。”

    待众人坐定,龙王捋着嘴边的长须道:“今日设宴,乃是为了迎接我东海龙宫的贵客。”

    说罢,又瞧着猴子笑道:“这位,想必就是花果山的孙大王了吧。”

    这一叫,倒是猴子受宠若惊了,忙拱手道:“龙王陛下。叫我孙悟空便可。”

    丝丝的疑虑不由得浮现心中。

    先前还让他从侧门走入,如今这礼节又如此盛大。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猴子百思不得其解。

    那龙王听了猴子的话。呵呵地笑了起来,道:“花果山也是一方福地,你乃是花果山之王,称一声大王,无可厚非。只是如今似乎还没正式名号,这孙大王叫起来,确实有些别扭。可曾想过取一个?”

    “名号倒不是没有,只是甚少提起罢了。”

    “哦?是何名号可否说来听听?”

    “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敖寸心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众人皆望向了她,这一望,她才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笑,只得闭上嘴巴坐好,佯装不知。

    那一旁的敖听心小声问道:“姐姐笑什么?”

    “你不觉得好笑吗?美猴王?真敢叫,他哪里美了?”瞧着猴子,敖寸心一脸的鄙夷。

    那敖听心扇了扇长长的睫毛,掩着嘴也是偷偷笑了笑,轻声道:“姐姐还是如此心直口快啊。”

    “长着毛的脸再美也就那样。”

    “兴许,在猴子当中他是美呢?”

    “那也是母猴才会觉得的美。”敖寸心翻了翻白眼说道。

    这一说,敖听心笑得更加难以自制了,仰起头,猛然发现猴子正远远地看着她,这才连忙收起笑脸放下衣袖坐好。

    坐在龙椅上的老龙王低头略略想了想,道:“美猴王?这名号也是响亮,可既是有,为何不用呢?”

    猴子道:“在下生性淡薄,不讲究这些。那花果山有的叫我猴子,有的叫我猴哥,有的叫我大王,各有各的因由,叫惯了,也就懒得改了。不过一称号而已,又不似天庭的官职有俸禄领,纠结它作甚?”

    龙王听了哈哈大笑,举杯道:“如此妖王,倒是平生未见。这第一杯,便敬你的淡薄!来!”

    众人皆举起了酒杯。

    这酒,看上去似乎与凡间的酒相差无几,可到底是海底龙宫的酒,盛在杯中泡在海里,竟也未渗出半点。

    到唇间,猴子小心地嗅了嗅,未见酒味,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朝着四周望了望,发现众人皆是一饮而尽,面色如常,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也跟着一饮而尽。

    没想到这酒一入口,一股辣劲头喷发而出,差点呛了出来。

    捂着嘴,猴子好一会都没缓过劲来。

    见猴子的囧样,那倆龙女又是小声笑了起来,倒是其余人等一个没笑。

    老龙王连忙问道:“猴王可无恙?”

    猴子想说话,可那辣劲还没过说不出来,只得摆了摆手表示无恙。

    老龙王这才放下心来,淡淡笑道:“是寡人考虑不周了,猴王非水族,初喝我这水族酿的酒,自是有些不惯,还需得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往下随意便可。”

    猴子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无奈道:“没事,没事,算不得什么。”

    待到此时,宴席才正式开始。

    席间,龟丞相热情无比,龙王更是细细询问了猴子对龙宫的接待是否满意,可谓关心倍至,以至于敖寸心都隐隐有些嫉妒了。

    想当初她与杨戬来的时候都还没这待遇,为了进那门,杨戬还跟兵卫干了一架,最后老龙王示弱才作罢。现在这猴子来了,老龙王如此上心,让她如何能不心生不快?

    待到酒过三巡,老龙王借着酒劲问道:“猴王是哪一年搬到这花果山的,怎么也不来龙宫走动走动?”

    “哪一年搬到花果山?这,我一出生便是在花果山。先前没人引荐,也不好贸然到访。”

    “哦?”老龙王对着龟丞相使了个眼色,道:“猴王初次到访,寡人有一物品相赠,不知猴王可是识得?”

    那龟丞相站了起来,连击两掌。

    只见两只虾兵抬着一长红色长盒从殿外进来,放到猴子跟前。

    也未多想,猴子伸手翻开那长盒,脸上的神情顿时微微僵住。

    那盒中静静放置的,是一柄行云棍。(未完待续。。)

    ps:  么么,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还有,记得点攒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