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七十九章:言外之意

2018-01-17 08:54:14Ctrl+D 收藏本站

    乐曲还奏着,大殿正中的歌舞正当**。

    众人看得津津有味,两位龙女挽在一起窃窃私语,唯独剩下龟丞相与老龙王静静地注视着猴子,而猴子,则注视着一旁盒中那一柄行云棍。

    许久,低下头,他淡淡笑了起来,低声道:“老龙王,这,是怎么个意思呢?”

    这声音很低,甚至能被殿中的乐曲完全掩盖,但他确信在这样的距离之下,龙王能听得一字不差。

    老龙王捋了捋长须,干笑两声,也压低声音道:“猴王莫误会,寡人只是见这柄棍子与猴王手中的那柄极为相似,想必是出自一人之手,当是大能冶制。可惜这棍子到我龙宫已有数年,宫中鉴宝师却一直未能鉴定出处……呵呵呵呵,说起来,我龙宫鉴宝师也是徒有虚名啊。惭愧,惭愧。今日得见猴王,本想请教一番,却又觉得有失我龙宫风度,便想着将它赠与猴王,只求知晓其出处,不知猴王以为如何?”

    猴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撇了一眼老龙王,伸手将那盒子合上,轻声道:“那出处……”

    老龙王与龟丞相都微微睁大了眼睛,只等着猴子说出那个意料中的名字,没想,猴子微微顿了顿,接着道:“在下也不知,手中这柄乃是偶然所得。”

    说罢,将盒子往龙王的方向推了推,道:“况且,在下已有一柄。这棍子,还是还给老龙王吧。”

    老龙王神色之中闪过略略的失望,却又迅速恢复了先前的笑容。道:“我东海龙宫送出去的礼物。哪有收回之理。猴王说笑了。”

    说罢,又侧身对左右道:“帮猴王把这礼物收起来。”

    “诺。”

    一直守候在两旁的宫娥迅速上前,将盒子收了起来。

    猴子见状也不说话,只拱手算是道谢,那气氛一下冷了几分。

    见气氛有些僵持,龟丞相当即厚着脸皮过来周旋,有的没的乱聊一通,不一会。老龙王更是亲自下来敬酒。

    好不容易,那气氛缓和了过来,只是这阵仗实在大,大到一旁的敖寸心都快看不下去了,而猴子的脸色却还是不冷不热。

    这情景从旁人看来,当真就是东海龙王在用热脸贴猴子的冷屁股。

    “大伯这是怎么啦?也太反常了吧。”敖寸心压低声音问道。

    敖听心转过头去瞧了猴子与龙王一眼,淡淡道:“这,妹妹也不清楚,想来父王该是有自己的考量吧。”

    “考量?”敖寸心越想越糊涂。

    这一闹,直到宴会结束。龙王都不敢再问什么。

    猴子经那一问,顿时明白了内里乾坤。警惕了起来,这酒着实喝得不多,也不尽兴。到结束时看上去已经喝多了的龙王还一直口口声声地说着“招待不周”。

    那猴子带来的两只妖怪倒是喝得高兴,喝趴下了。

    这本是不该,不过想起花果山生活清苦难得放纵一回,猴子也不便说什么。

    为了这两个家伙,猴子不得不留下来在龙宫过一夜。

    当然,这所谓“一夜”只是个说辞罢了,深海之中哪里有白天黑夜的划分呢?

    酒宴散去,猴子与两只醉倒的妖怪一同被安排到一栋阁楼里。

    待宫娥安顿好两只半昏迷的妖怪离去,猴子走到桌前,翻开那被一并送来的盒子,将自己手中的行云棍放到桌上,取出盒子中的行云棍,细细回忆着老龙王刚刚那番话的言外之意。

    他一步步走出门去,到院中,伸手一扬,随意地舞了起来。

    那动作行云流水密不透风,瞬间便掀起了海流差点将整栋阁楼摧垮,好在猴子反应够快,还没等那爆发出的冲击波及楼阁,便已经用术法将它压了下来,这才没惊动龙宫里的护卫。

    站在空荡荡的院落中,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行云棍。

    这毫无疑问是他先前的那一把,如今早已太轻根本就用不上。老龙王特意将这柄行云棍送给他,又拐弯抹角地问出处暗示冶制之人,再结合今天的种种,这言外之意已是再清楚不过了。

    无非是想告诉猴子,他是知道猴子的过往的,而且,他不想沾这个麻烦。

    单是那行云棍,猴子也可断定老龙王早看出了端倪。龙宫鉴宝的手段名扬天下,便是比之天庭恐怕都要略胜一筹。什么“无法鉴定”,无非是个托词想引出话题罢了。

    估计就是想探探自己与斜月三星洞究竟是什么关系。

    “真是个老狐狸啊。不修悟者道,浪费了。”猴子无奈地笑了笑:“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我的请求,也省得说了。”

    往后在东海活动,只要不过分,老龙王该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缓缓攥紧行云棍,猴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样一来,便可以赢得些许时间了。

    天蓬案期间,整个凡间大地的妖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天庭不可能一直放任。如今天蓬案已经结案,想必很快就会有大规模的清剿。

    届时,别看那些妖王现在实力没多少就一个个气焰嚣张目中无物,真是天军到了家门口,无非是各自卷了细软逃命的结局。

    到头来不过是妖众哀嚎遍野血流成河罢了。

    这点妖的世界的惯例,猴子还是懂的。

    自己的花果山免不了也会进入天军的视野,战争是难免,猴子不怕和天军开战,但最少别一开始就处于风口浪尖。

    最起码,该再争取一点时间。

    这一趟,东海龙宫明知猴子的过往又不明说,还盛情接待,这里面所想表达的意思无非是不想惹麻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傻。

    如今,与东海龙宫默契是有了,只要地下城不被发现,自己在天军眼中便是普通妖王,不至于一开始便大军压境。

    只要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再一点时间就好。

    只要那份丹方成功炼成,那么自己真正的计划便可以顺利实施。

    “只要二十年……不,只要十年。十年之后,便无需再遮遮掩掩。”

    仰起头,猴子望见远处海带林中若隐若现的金箍棒。

    十年之后,便可以做自己想做之事,取金箍棒,下地府,无需再有顾虑。便是天庭想对自己出手,也需得掂量掂量。

    想着,他缓缓转过身去,正要走入室内,却发现敖寸心与敖听心挽着手从远处走来。

    “嫂子也不去休息休息?”猴子拄着行云棍随口问了一句。

    “你们是我引荐来的,总要来看看怎么样了吧?”走到猴子跟前,敖寸心伸长了脖子往屋里瞧:“那俩家伙没事吧?”

    “没事,就是喝多了。”

    一旁的敖听心简单地福了福身子算是行礼,猴子也点了点头,算回礼。

    “没事就好。”叹罢,敖寸心忽然神色一变,压低声音,用狐疑的目光盯着猴子问道:“今天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么大阵仗的?你干了什么?”

    猴子干笑了起来:“嫂子说笑了吧?我一只猴子,能干什么?”

    “你没干什么,怎么……怎么大伯用这么盛大的礼仪接待你?”

    “啊?今天很盛大?我以为龙宫的接待都这样。”猴子挠挠头佯装不解。

    “胡扯,你给我说清楚,别装傻。”

    “兴许是……”猴子仰起头略略想了下,注视着敖寸心,十分认真地说道:“兴许是,老龙王仰慕我已久吧。”

    这一说,敖听心掩着嘴咯咯笑了,猴子自己也笑了。

    只剩下敖寸心依旧是一脸的疑虑,瞪了猴子一眼道:“我在花果山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油嘴滑舌?给我认真点说话!”

    这俨然是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

    想来今天没个说法,是跑不掉了。无奈,猴子这才收了收满脸的笑容,正色道:“真不知道,我也觉得奇怪。你看我不也是经你引荐才见了老龙王吗?刚刚还在想,嫂子你在这东海龙宫的人气怎么那么高呢。”

    猴子信口胡邹,敖寸心想了想,却也点了点头,似乎相信了。

    “怎么样?要不随我逛逛东海龙宫?”

    “先前已经逛过了。”

    “龙宫哪里是一天逛得完的?”敖寸心白了猴子一眼。

    “恩,嫂子,我想休息了。改天吧。”

    此话一出,敖寸心脸上的不快越发明显了,只是猴子都明言拒绝了,她总不至于还要强求吧。

    简单道了个别,猴子走入室内,两位龙女也手挽着手离开。

    走到远处,一直未开口的敖听心抿着嘴,脸上缓缓浮现了淡淡的笑,低声叹道:“姐姐。”

    “恩?”

    “你这位夫家的未来妹夫,不简单呐。”(未完待续。。)

    ps:  甲鱼开通了微博啦。

    腾讯微博:甲鱼不是龟。

    新浪微博:起点-甲鱼不是龟。

    有微博的亲们顺手点下呗,谢谢啦。

    恩,然后是惯例了,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还有就是,甲鱼想冲击一下首页的那个攒榜,所以跟大家求个攒~谢谢了。

    那啥,大家最好不要跳定哦,那样很快就看乱了的,不是好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