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八十五章:偶遇

2018-01-17 08:54:12Ctrl+D 收藏本站

    山间绿林,风铃一步步地走着,伸手抹去汗珠。

    飞了一夜,可她甚至连灵台方寸山的范围都还没飞离,就这样的速度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抵达东胜神州呢?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用力摇了摇头,似乎要将这个念头甩出去似的。

    使用须菩提提供的丹药缩短修为突破时间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她现在像个早产儿似地,灵力随便一用就枯竭,空有炼神境之名而无炼神境之实。

    至于那些炼神境本该懂得的术法,更是无从谈起。

    说到底,修行之事还得循序渐进,揠苗助长实属旁门左道。

    实在走不动了,她靠到一棵大树下,将肩上的包裹解下,一松手,砸起淡淡的沙尘。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那包裹就好像有千斤重一般,这不由得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带太多东西了。

    可左思右想,她又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必须的。

    盘腿坐在树下,她开始一边休息一边重新积攒灵力。

    悟者道不比行者道,不断反复地将灵力耗尽再重新积攒并不是什么好事。过程中会残留大量的戾气,而这对于对心性极为苛求的悟者道修者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可除了这个办法,她还能如何呢?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她睁大了眼睛警惕地朝四周张望,心中忐忑。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离开斜月三星洞,对外面的世界可谓一无所知。可昨晚飞在树林上空听了一夜的嘶吼声已经先给她提了个醒——这个世界远比她想象的要危险。

    这不由得让她隐隐有些害怕了起来。

    腿有点麻了。她扶着树干想站起来。却猛地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松松软软的。根本使不上劲。

    灵力又还没积攒到多少,就这样的情况,想接着走根本不可能。

    淡淡叹了口气,她只好决定先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最好能小睡一下这样恢复得比较快。

    可她刚坐定,便听到远处传来的猛兽的嘶吼声,顿时惊得整个站了起来,慌乱地朝着四周张望。

    眨巴着翡翠般的眸子。她捂着胸口,咽了口唾沫,颤抖着,一只手已经悄悄摸向了藏在靴子中的匕首。

    半响,实在没见到什么进一步的动静,她才又是小心翼翼地坐下,却无论如何都不敢闭眼了。

    “这才一天不到,我就这样了……怎么可以?”她捂着胸口,拼命地深呼吸设法让自己镇定下来,给自己打气:“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猴子可以从花果山走到灵台方寸山,我也一样可以从灵台方寸山走到花果山。一定可以!就算要十年。我也……”

    眼眶禁不住湿润了。

    蜷曲着身子猫在树荫下,这个女孩可怜巴巴地望着四周,如同一只被遗弃的小野猫。

    又是猛的深呼吸。

    默默地呆了好一会感觉身上没那么酸软了她才又站了起来,转过身去望向树冠。

    “睡在树上应该比较安全吧?他是猴子,来的时候应该也是经常睡树上的。”

    她想着,试探性的运了一下灵力,结果身子只是稍稍上浮了一下便又掉了下来。她试着用手去攀爬,可那树皮滑极了,无论如何都找不对姿势。

    “还是先积攒一点灵力飞上去吧。”

    明媚的阳光透过叶的间隙将斑斑点点洒落在那张还带着些许泪痕的脸上,她呆呆地望着,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漫漫长路,十万八千里,在前方,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在等着她。

    “没事的,比起他所遇到的,我这不算什么。”她笑得如同那阳光一般明媚,重重地点了点头,似是在给自己打气。

    “小姑娘,要老夫帮你吗?”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猛地一惊连忙转过身去,捂住嘴差点尖叫了出来。

    一位身穿橙色八卦道袍的老者已经无声无息地站在距离她只有两丈的地方,那老者捋着长须,脸上带着祥和的笑。

    风铃上下打量着这老者。

    仙风道骨,一身的橙色道袍无风自动,看上去绝非凡品。神色眉宇之间,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风铃修为一般,也感觉不出对方具体修为几何,可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了须菩提。

    呆呆地看了对方许久,风铃轻声问道:“老先生,你在这里干嘛呢?”

    那老者微笑道:“老夫路过此地罢了,小姑娘,你一个人,这是想去哪里呢?”

    “我想去东胜神州。”

    “去东胜神州干嘛呢?”

    “我想去找个人……恩,不对,是找一只猴子。”风铃捂着胸口,好不容易平复了刚刚的惊吓,有些虚脱地坐了下去:“老先生,你想去哪里呢?”

    “老夫也要去东胜神州会一位故人。”老者仰起头捋了捋白胡子,亲切地笑道:“你要去找一只猴子啊。那,你我结伴同行一段可好?”

    “同行啊?”风铃眨巴着眼睛有些懵懂地看着对方。

    “怎么?你还怕老夫拖累你?”

    “不不不。”风铃连忙说道:“老先生,我是怕我拖累你了。你该是位仙人吧?我道法还没修成,如果跟我同行,恐怕你会走得很慢。”

    “慢就慢吧,没所谓。呵呵呵呵。反正长生不死,太快了,时间反倒不好打发。”

    风铃重重地点了点头,笑道:“那这样就可以。”

    身旁多了一个人,风铃顿时感觉有了安全感,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待到对方坐定,风铃忽然想起什么,连忙问道:“老先生。你吃过东西没?”

    老者看了她一眼。淡淡笑道:“没有。”

    “你又带干粮吗?”

    “没有。”

    “我带了有干粮。”风铃低头翻了翻包裹。取出两块薄饼递了过去:“这个给你。”

    老者只是看着薄饼,却没伸手去接。

    “哦,对,还有水。”风铃连自己的水壶也一并递了过去。

    老者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接过,犹豫了半响,才咬了一小口薄饼,抿了口清水。那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不好吃吗?”风铃问道。

    “不,老夫只是,许久未吃薄饼了,有点不太习惯。”

    是啊,许久,该有上万年了吧,他想。

    望着手中的薄饼,老者小心翼翼地又是啃了一口,缓缓问道:“小姑娘,你不问问老夫是谁就这么轻易地把自己的干粮给了老夫。这里往东八百里,可都没有人家。到时候你可怎么办呢?”

    “没有人家,我就狩猎呗。”风铃抽出自己藏在靴子中的匕首晃了晃。

    “猎不到呢?”

    “要是猎不到,我还可以摘野菜……我还带了一本野菜图谱,反正总要走这一步的。况且就算有人家,我也没钱买啊。”

    “你出门也不带钱?”

    “不是不带,而是没有。观里又不发钱,发了也没地方用。”

    “那你有带金精么?”

    “也没有。”风铃摇了摇头:“听倒是听过,好像是天庭的货币。不过我们斜月三星洞从来不用那个。”

    老者淡淡地笑了起来,一手拿着水壶,将薄饼咬到嘴里,伸手进衣袖掏呀掏,掏出一个鼓鼓的小袋子丢到风铃面前,这才重新将咬在嘴里的薄饼拿在手中,说道:“这个给你,当老夫跟你买薄饼的钱。”

    那小袋子上的绳索没捆紧,一下几颗金精散落了出来。

    风铃眨巴了眼睛看了好一会,说道:“老先生,这是……这不是银两。”

    “这是金精。凡人估计看不出来,反正就当普通黄金用了呗。就算当珠子,这么漂亮的珠子他们也该会愿意换吧。”

    “这么多金精!”风铃一下被震住了:“听说,金精好珍贵的,那是天庭发给天军和天神的俸禄。老先生一定是天庭的神仙吧?”

    “算是吧。”

    “这么多金精,老先生你是……哪位神仙?”风铃小心翼翼地问道。

    “恩,我叫李长庚。”

    有多久没人叫他这个名字,他也忘了。

    “李长庚,李长庚……”风铃默念了好几次,想来想去,愣是没想出有这么一号大神。

    老者呵呵地笑了起来:“没听过也正常。只是挂个名,也不太管事。没什么实权的闲杂人等罢了,平时也就炼炼丹什么的。”

    风铃伸手将那散落的收拢放回袋子里,又将袋子推回老者面前。

    “怎么?不要?”

    风铃摇摇头,说道:“不能要,这太贵重了,两个薄饼不值这么多。而且李老先生你想必攒了好久吧?听说天庭一位偏将一年才几百金精。”

    斜月三星洞教授道法,《道德经》自然也在教授之列。只是因为须菩提的关系,许多不必要的都被略去。

    从未出过斜月三星洞的风铃自然不知道,李长庚就是太上老君的本名。

    咬着薄饼,太上瞧了瞧放到自己面前装满金精的袋子,瞧了瞧一脸认真的风铃,又瞧了瞧袋子,再瞧瞧风铃,如此反复好几次,他伸手将袋子上的绳索解开,从里面拿出一粒金精,说道:“这总该收了吧。”

    “老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薄饼是我请你吃的,不用付钱。”

    估计是感觉说下去也是废口舌,太上没再劝了,只将金精收入衣兜里,自顾自地吃起了薄饼,悠悠道:“小姑娘啊,你那么容易相信人,而且还有便宜不占,很吃亏的。”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朗声一段背完,风铃狐疑地瞧着太上问道:“老先生,你真是神仙吗?”

    “得,《道德经》第十二章。”太上一把将薄饼塞入口中,咀嚼着,扭头望了望天,装傻充愣。

    这话还是他自己说的,让人拿着反过来教训实在有点……

    “你师傅教得不错,真的,比我教的好。”半响,在风铃的注视下他只憋出了这么一句。(未完待续。。)

    ps:  开足马力放下其他事情在加更了。

    没动力回头我又改回每天一更了。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还有记得点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