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八十七章:考虑考虑

2018-01-17 08:54:11Ctrl+D 收藏本站

    “横着,抬出去。”

    说这话的时候猴子轻描淡写。

    听这话的时候玉鼎的嘴角却猛地抽了抽。

    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这要离开就得横着抬出去的当中,也包括了自己。那现在自己是不是已经上了贼船了?

    不自觉地缩了缩脑袋,他小心翼翼地瞧着猴子。

    六年前,他与猴子在自己的洞府里认识,也曾深谈过,自认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时候的猴子如同一个刚长成的少年,走在人生的岔道口上,心性未定,目标模糊,虽然固执,但本性纯良。

    现在呢?

    六年了,玉鼎对猴子的印象还停留在原来的记忆中,那只稚嫩的猴子。

    也因此,他才会答应过来花果山看看,因为猴子的修为看起来已经不是一般妖王可比,若是能将整个势力牢牢地控制在手中,那么就算错,其实也错不到哪里去。

    现在他看到了,猴子确实牢牢地控制着整个花果山势力,以无法想象的威信控制着。但他也看到了猴子的另一面。

    火盆里的火熊熊燃烧,远远地,玉鼎听到各种嘶吼声、惨叫声在这巨大的地下空间回荡。就在他的不远处,一位“学生”因为无法按时完成课业被用皮鞭抽得皮开肉绽。

    刺耳的铃声响起,所有的妖怪都停下了手边的工作离开工作岗位前往生活区,玉鼎能清楚地看到他们领取的食物糟糕得如同一盆馊水。

    这些妖怪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着。

    而生活区生活里休息充分的妖怪则迅速涌出替代了他们。

    地下,没有昼夜之分。在这里。所有的工作都是两班倒轮换。将每一寸的空间都合理利用起来,不惜代价确保进度。

    这只猴子早已不是六年前的那一只。

    这六年的光阴里,玉鼎想象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如今的这只猴子已经选择了自己的路,走出了彷徨,可他不知道,这只猴子还是否保留了原本的纯良。

    他正在以无以伦比的铁腕控制着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妖怪势力以极快的速度崛起,以各种超前得无法想象的思维打造一个属于妖的庞大帝国。

    无论他们愿意与否,在这个帝国里。所有的妖怪都咬紧了牙,承受着无尽的痛苦,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成长,随时准备挑战天庭的权威,颠覆整个世界。

    原本的固执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原本的善良是否还依旧,却有待考究。

    起码现在玉鼎所看到的,为了获得实力,为了保障这里的安全,为了未来的胜利。猴子不惜代价,也不介意采取任何血腥手段。

    这不由得让玉鼎身子为之一紧。

    这里最危险的。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些无法无天、大字不识一个的妖众,而是眼前这只猴王。

    那些火器一旦掌握,他们肯定是能将它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发扬光大的,也不会出现失控的局面。关于这一点,玉鼎现在丝毫不担心。

    但无序的混乱,只可能带来有限的伤亡,而有准备的残暴,却可以带来整个世界的彻底颠覆。

    毫无疑问,玉鼎是讨厌天庭的,由始至终,他对天庭都没有好感。也毫无疑问,玉鼎热爱各种发明,对猴子的那些构想他沉溺其中。

    可他真的准备好要当人类的千古罪人吗?

    隐隐地,玉鼎有些退缩了。

    “你这样,会不会太过了?”玉鼎干笑道。

    猴子注视着玉鼎,依旧是那淡淡的笑容,缓缓说道:“如果玉鼎兄有机会看到天军对妖的屠戮,便会觉得这还不够了。本是不融于这个世界的种族,要拼出一条路,难免会付出一些代价,一些牺牲。与其出去让天军杀了拿去领功,不如为这里贡献一份力量。至于他们愿不愿意,这真的那么重要吗?你说,是不是?”

    “他们是你的同类,就算他们不愿意,你也不应该……”

    “他们是我的同类没错,但如果他们不信仰这份共同的事业,便属于异端了。”猴子伸手揽着玉鼎的肩膀,一步步地往回走:“允许天军拿他们领军功,允许妖王拿他们卖人头,就不允许我奴役一下他们?其实这该是属于‘人权’问题了,本质上我是支持平等自由化的,但和一个连走在阳光下的权力都还没有的种族谈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而且,其实如果我能坐下来认真地和他们谈一谈,我相信他们当中大多数的妖怪都会开化的。只是我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功夫。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总有些不太重要的东西得被先行放到一边。我们不可能顾到每一个点,只要顾好大局就行了,你说对不对?”

    玉鼎干笑着,一时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该谈谈咱的正事了。帮我研究火器如何?那东西当真是只有你才得心应手,就算我师傅须菩提来了,也该是一时半会束手无策。”

    “如果我不答应,会不会也要横着抬出去?”

    “那不会。不过,如果有人问你,你最好这样回答。”

    “啊?”

    “我不一定会成功,在真正成功的那一天来临之前,谁也说不准。弄不好回头天军就倾巢而出把我这里给剿了,到时候玉鼎兄你帮我做火器,便是十二金仙的身份恐怕也不好保全吧?所以,最好的理由该是——我逼你帮我做的。”

    “你帮我想得还挺周到的。”

    “怎样?考虑得如何了?”

    “还得,再考虑考虑……”

    “没事,慢慢考虑。留下来住几天嘛。我让杨婵多陪陪你。你们师徒也许久未见了吧?”

    “额。我要是不答应,真不用横着抬出去?”

    “恩,这个我也得考虑考虑了。”

    “……”

    ……

    漆黑的夜,西牛贺州树林中一片空地上,太上端坐着双目低垂。

    不远处,风铃拿着明晃晃的匕首对着一只被她五花大绑的兔子瑟瑟发抖。倒是那只兔子看上去十分镇定,一点都不害怕,反倒眨巴着眼睛瞧着风铃。

    犹豫着。犹豫着,半天都没动静。

    太上忍不住抬起眼皮望了她一眼,轻声问道:“要不,让老夫来?”

    “不!老先生,这种事情让晚辈来就好了。敬老爱幼是斜月三星洞的优良

    传统!”风铃嚷嚷着,却还是没动手。

    好一会,她直接将那兔子放了。

    望着那兔子蹦蹦跳跳溜进树林里,她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你这样,还怎么打猎啊?”太上无奈问道。

    “没事,我们可以摘野菜吃。老先生。你不介意吃素吧?我带了野菜图谱的,不过现在得先生个火。天有点冷了。”

    说着,风铃捡起了柴火,堆成一堆,又弄了些干草撒上去,掏出火信子。

    不过很快她发现了一个问题,火信子是带了,可走得匆忙,忘了点……

    无奈,她又开始了钻木取火。

    这是她第一次干这种事,结果是忙了好半天也没找对姿势,直到把手中的树枝揉烂了也没点起火来。

    太上看不下去了,趁着风铃转身的时候将藏在衣袖中的手偷偷伸了出来,一指,那干草堆顿时冒出了火星,缓缓燃了起来。

    “咦?着了?怎么回事?”风铃盯着那火堆发呆。

    太上淡淡笑了笑,说道:“该是刚刚已经成功了,只是要等一下才燃起吧。”

    “可我刚钻的不是这个位置啊。”

    “恩,那可能是自燃了。天干物燥嘛,秋日里山火也时有发生,该是让你碰上了。”

    “哦?这样啊。看来我运气挺好的。那,老先生你稍等下,我去找野菜。”

    “这么晚找起来恐怕不容易吧?”

    “没事,我可以用火照明。”风铃伸手从火堆里抽出一支燃了半边的柴。

    又看着风铃来来回回忙碌了好一会,半天都没找到,太上无奈叹了口气。

    这样下去,明天还能赶路吗?他想。

    悄悄伸手指了指一旁的草堆,那草堆一晃。

    “诶,你看,那好像是野菜。”

    “恩?”风铃连忙跑了过来拿着图谱校对,半天,蹙眉说道:“不是,这些图谱上没有。乱吃会拉肚子的,这些不能吃。老先生你没找过野菜吧?”

    说罢,扭头就走。

    太上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那些都是顶级的“野菜”,甚至还能补充灵力……

    须菩提教徒弟就没先教如何鉴别天材地宝以方便抢夺吗?

    朝着风铃招了招手,太上道:“来来来,让老夫看看你的图谱上都有些什么野菜。”

    风铃走过来将手上的图谱递上。

    翻了翻,太上随意地撇了几眼,又是悄悄伸手一指。

    不远处的另一堆草丛微微一晃。

    “你看,那边有。”

    “诶,好像真的有啊。这里我刚刚找过的,怎么没发现?奇怪了。”风铃翻着图谱校对:“不过,好像还是有点差别。”

    “就是了,没什么差别!图跟实物总会有出入的!”

    太上再也受不了了,捋起衣袖亲自奔了过去,伸手就摘。

    这女娃儿,如果不是自己找过来,她真能活着独自走到花果山吗?他想。(未完待续。。)

    ps:  苦逼的一天又是开始了,今天要继续坚持加更。

    啥也不说,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还有求攒。

    乃们忍心看着这本书的vip攒率掉到2%以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