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八十八章:好深一个坑

2018-01-17 08:54:11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没有锅,摘好野菜之后风铃只好把它们串在树枝上烤。

    没有任何调味,没有任何作料,加之手艺又实在不怎么样,除了刚开始烤焦了一批之外最终烤出来的东西自然也是难以下咽。

    不过难以下咽也要吃,现在可不是品尝美食的时候,关键是要吃饱了明天才有力气上路。

    吃的过程中太上悄悄将自己手中的野菜全部改了味道,结果吃完之后还是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了。无奈,只得又偷偷地把肚子里的野菜都变走,反正以他的修为就是不吃东西日子也一样过。

    风铃就不同了,就光吃野菜的时候已经好几次差点呕了出来,不过她还是坚持着挺了下来,这小女孩倔强得让太上都有些诧异。

    不过看情形也是吃不饱。

    累了一天一夜,吃完饭,风铃就昏昏沉沉地躺在篝火边上睡了过去。太上则一直在一旁打坐,静静地瞧着她。

    一缕月光透过云彩照在她清澈的脸上,微微蹙起的眉头,不时的梦呓,似乎是在呢喃着什么。

    “做噩梦了?”想着,太上轻轻晃动了下手指,点点晶莹从指尖挥洒而出没入风铃的眉心。

    渐渐地,那紧蹙的眉舒展开来,绽放了一抹甜甜的微笑。

    “还是做个好梦吧,不然明天没精神的。”太上仰起头淡淡叹息,捋着长须,透过云层凝视明媚的月:“真是个好姑娘啊。你可不要怪老夫,老夫也是逼不得已啊。怪只怪,那下套的人太狠了。这些人。破了这天道。真就那么好吗?”

    想着。他不由得苦涩地笑了笑。

    到午夜,天空飘起了毛毛小雨。

    太上撇了一眼,摆了摆手,轻声道:“别来添乱。”

    云上的龙族闻言悄悄遁去,乌云飘散,月光依旧。

    不多时,秋日里的寒气又袭来,叶片上凝结了霜露。

    注视着累了一天一夜还吃不饱。枕着手臂蜷缩成一团熟睡的风铃,太上长长一叹,拍着大腿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她身旁,伸手把了把脉门。

    “哼。”他缓缓地摇了摇头:“居然给她吃那种东西,修为明面上是炼神境,实则恐怕比之纳神境都略有不足啊。难怪还会怕冷。这须菩提实在是……”

    低下头,他从衣袖中摸出了一瓶丹药,抖出两颗塞到风铃的口中。

    “这便当做那两个薄饼的补偿吧。”

    将丹瓶收起,太上伸出左手。掌心银光环绕。

    渐渐地,风铃的身体好些摆脱了重力一般悬浮了起来。随着太上的身影一同往东边飞去。

    半响,太上又带着风铃折返。

    “算了,换个方式,省得老夫明天不好解释。”

    将熟睡的风铃放回原处,整个大地都微微震动了起来。

    太上缓缓挥舞着手臂,点点荧光洒落周遭。

    以他们为中心,方圆十余丈的地面,连同树木泥土篝火,全部维持着原状被拔向空中,就好像被一把巨大的铲子连根掘起一般!

    月色中,西牛贺州的居民抬头望见一整块陆地如同悬浮着的岛屿从头顶掠过,飞向东方。

    ……

    清晨,一只妖怪早早地敲响了玉鼎的房门。

    一夜未眠的他惊得整个坐了起来,干咽了口唾沫,伸手拉开房门。

    屋外,是一只蝉精。

    “什么事?”他轻声问道。

    “大王请玉鼎真人到餐室一同就餐,杨婵姐也在。”

    “知道了。”缓缓合上房门,玉鼎真人抚了抚胸口,纾了口气。

    这一夜,他辗转反侧,想了很多很多。

    来之前,他只是担心猴子是否能把握得住这里的妖怪,能否将自己研制的火器发扬光大为自己争一争面子,让那些个师兄目瞪口呆。

    看了那庞大的地下城之后,他发现自己原先所想的根本就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这猴子究竟会把火器玩到什么样的高度。

    就他这样的倒腾法,割据一方与天庭分庭抗礼玉鼎也丝毫不觉得奇怪。

    这局,玩得太大了。

    大到玉鼎都隐隐有些害怕。

    虽然他不讨厌妖怪,虽然他也看天庭不顺眼,虽然他对猴子的理念极为感兴趣,但说到底,他也还是十二金仙,阐教十二金仙,漫天神佛多是他的同门。

    身为十二金仙,帮着反天真的好吗?别到时候连昆仑山都回不去了。

    当然,他现在需要考虑的还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看光了猴子的秘密,如果现在说出不加入之类的话,猴子会怎么处理他。

    感情打一开始猴子带他进地下城就是准备了要将路都堵死啊。

    若是几年前的那只猴子,玉鼎倒是放心,说什么“横着抬出去”最多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现在这只呢?

    其实玉鼎也还是觉得不会,但他已经不敢相信自己了。别忘了,刚开始来的时候他就全然没想过会出现这种境况。

    六年前的纳神境稚嫩小妖,谁能想到如今竟变成了雄霸一方的妖王,要与天争长短。

    “如果……偷偷溜走,会不会也是一个办法呢?”

    他忽然想起当年自己将全套的灵力感知法门都教给了猴子,这还能逃得掉吗?啊哈哈哈,自作孽啊,这下死定了,真死定了。

    梳洗了一番,整了整衣冠,玉鼎扭扭捏捏地出了房门,随着引路的小妖一路来到餐室。

    餐室里,猴子与杨婵已早早地等待。

    见到玉鼎,杨婵依旧像以前那样一脸的冷淡,一顿早饭吃下来也没说什么话。顶多,就是随意地寒暄了几句。

    席间。猴子提了一次。说玉鼎难得来一趟。要杨婵先放下手头的事情尽尽地主之谊带玉鼎逛逛花果山,却被她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这让玉鼎不由得起疑,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徒弟是不是早早知道自己现在所面临的问题然后胳膊肘往外拐,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

    “糟糕,这样真就半点指望都没了!”玉鼎想。

    无奈,他低着头默默开始编制各种说辞,准备着猴子问起“考虑得如何”便可以对答如流进退得当。实在不行,还有个回旋的余地。

    哪知猴子问都没问。

    那要主动提起吗?

    抱歉。他没那个胆。

    一餐饭忐忐忑忑地吃完,猴子和杨婵说有事忙便离开了,临走叫来了短嘴大角还有小狐妖,说是让他们带着玉鼎逛一逛。

    逛哪里?

    接着逛地下城……

    小狐妖是来当向导的,那化神境的大角和短嘴,不用说,肯定就是来看着他的。

    两个化神境行者道妖修守在身旁,你让他这个活了几千年却只有金仙修为的悟者道怎么办?从地下城那个遍地是妖怪的地方打出去?借他十条命都不够啊!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玉鼎的嘴角微微抽搐,越发觉得自己已经跳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随着小狐妖又是下了地下城。逛了冶炼场,逛了仓储室。逛了配给站,那场面、效率无不让人震惊。

    但越是震撼,玉鼎的心就越发慌。他开始想象着自己被天庭发现帮猴子研究火器之后的通缉令里脑袋会值多少钱。

    “三万金精?”

    “额,最少十万。”

    “不只,应该有百万。”

    “也许昆仑山为了划清界线会追加两百万,这像我那师兄的风格……”

    看的东西越多,他越心惊,到最后,竟发现自己的脑袋可能值破纪录的千万金精。

    “要不……我自己先卖了吧?花完再死。”他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恩,真人,您说什么?”走在前面的小狐妖回头问道。

    “没,我只是在说,这里很有前途。”

    “那当然。”小狐妖得意地仰起头,笑道:“这都是多亏了猴子哥哥,没有他,我们现在都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躲躲藏藏呢。只要再给我们一点时间,便是天庭大军倾巢而出也奈我们不何了!”

    “对了。”玉鼎悄悄蹭过去套近乎:“你们一般对要离开这里的妖怪,都怎么处理啊?”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

    “别管为什么,你就告诉我,如果真出现了,你们都是怎么处理的?”

    小狐妖挠挠头,答道:“就……杀了呗。知道太多了,放出去万一泄密怎么办?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有义务杀了他们。怎么啦?”

    果然,果然如此!

    玉鼎真人欲哭无泪了。

    又随着小狐妖走了好一段,小狐妖一路介绍,玉鼎真人却半点都听不下去,心中一直忐忑地注意着自己身后的两只化神境的妖怪。

    许久,玉鼎真人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如果知道秘密的是你们大王的好朋友,会不会有特例呢?”

    “我们大王从不让他那些不加入花果山的朋友进地下城的,免得我们难做嘛。真人你问这个干嘛?”忽然间,小狐妖瞪大了眼睛注视着玉鼎,惊道:“真人,不会是你想离开吧?”

    这一叫,吓坏了玉鼎。

    他连忙摇头摆手惊慌道:“嘘!别!别乱说,我可没说要离开啊!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啊!”

    正当此时,他忽然听到身后的短嘴对着一旁的卫兵低声交代道:“去,把玉鼎真人的房间挪到地下城来,给他安排个靠下层的住处。”

    顿死,死的心都有了。

    自作孽啊!为什么要那么多话?这不是找死吗?(未完待续。。)

    ps:  额,坚持了两天的每天两更昨天没能坚持了。

    昨晚对着电脑脑海一片空白,硬写了五千字最后全删了。哎……

    今天生意上的伙伴一早给我电话,让我自己斟酌,小说尽量减少时间别太过了,生意才是王道。

    哎,我该说什么呢?

    我看到一片片喊着加更就订阅的家伙,我坚持了两天加更,然后呢?均定掉了。无语了。

    从今往后只常驻书评区,请大家多多发帖,活跃书评区,谢谢了。

    惯例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