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八十九章:悄然到访

2018-01-17 08:54:11Ctrl+D 收藏本站

    一阵轻风抚过脸颊。

    风铃微微动了下,伸手揉了揉眼睛不经意间将手上的泥沙一并抹上了脸。

    微微睁开眼,下一刻,她猛地瞪大的眼睛,惊醒。

    不远处,太上正盘腿端坐着,抬起眼皮瞧她。

    “老先生,为什么不叫我?都日上三竿了!”她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糟糕了,今天这么晚,到时候又走不了多远。”

    “休息一天也没什么关系,毕竟昨天累坏了。”太上轻声叹道。

    “那可不行,刚出发第二天就休息哪有这样的道理。就这样子,什么时候才能到东胜神州啊。咦,我的灵力怎么这么充裕了?难道要全部外放才会提升?”

    风铃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双手,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太上笑而不语。

    “不管了,出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背起包裹,风铃找了找方向,带着太上一步步朝东边走去。

    刚走几步还没来得及腾空,她便停下,蹙着眉头退了回来。

    来到太上面前,她低头盯着地面疑惑地看了许久,问道:“老先生,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地面上有一条非常明显痕迹,一边是黑泥,只偶然见到几株青草,另一边却是黄泥,遍地枯黄的野草。

    看上去就好像两片完全不同的土地被硬拼凑到了一起。

    “有什么不对?”太上一脸淡定地反问。

    “这……还有这……老先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放眼望去,便是两边的树木种类也是明显不同。那种感觉,就像是拼接的两幅画卷。

    “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啊。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这丫头。是走的路太少了。”

    “可是昨晚好像不是这样的。”

    “昨晚黑漆漆地。你看清了?”

    风铃蹙起眉头绕了一圈,又往远处眺望,回头说道:“我们……昨天好像不是在这里啊。奇怪,难道我们睡着的时候被人换了地方?”

    “不是在这里吗?”

    “你看,昨天没有看到那座山的,那个位置应该是平原。”

    太上静静地注视着风铃,许久,有些忧虑地问道:“你是不是太累。记错了?依老夫看,不如就在这里休息一天吧。”

    “我记错了?”

    太上回头指了指不远处的篝火堆:“你去看看,那篝火是不是你昨晚点的,那些树枝是不是你昨晚捡的,再看看篝火堆周遭的树木是否与昨晚一般无二。”

    盯着看了许久,风铃越发糊涂了,半响,只得捋了捋秀发,长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昨天真是太累,记错了。还好有老先生在。要不然我都乱了。”

    她呵呵地笑了起来。

    太上微微点头,也是笑了笑。

    “那我们现在赶紧出发吧!”

    消除了顾虑。两人分别施展了御风术一同朝着东边飞去。

    苍茫大地上尽是枯黄,若从上千丈的高空俯仰,可以望见山的那边有一座人类小镇,熙熙攘攘。

    此时,他们身处南瞻部洲,距离花果山,只剩下八万里不到。

    ……

    晚餐时,水帘洞上层猴子的专用餐室里又是只剩下猴子与杨婵两人。

    吃到一半,杨婵轻声问道:“听说,你把我师傅弄到地下城去住了?”

    说罢,夹了个豆角放入口中,咀嚼着,静静地注视着猴子。

    “恩。”猴子伸手掰了个橘子,将一瓣送入口中,答道:“短嘴的主意,我同意了。”

    “他还没答应帮你吗?”

    “看样子,想拒绝。”

    杨婵轻轻放下筷子,盯着猴子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就现在这么做呗,吓吓他。他答不答应,我都有办法应付,谁让这事非他不可呢?”

    “吓吓他可以,但,要他是真答应帮你,你一定要保障他的安全。无论如何,一定要保障他的安全。”

    猴子抬起眼笑嘻嘻地盯着杨婵,答道:“会的,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不是不得已,我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

    “会就好。如果师傅有事,别说我,我哥也绝不会放过你。到时候,天军没到,灌江口大军先到了。”

    “呵呵,知道了。”深深吸了口气,猴子问道:“丹炼得怎么样了?”

    “还算顺利,现在每日短嘴都派人当日将采集到的泉水送来。不过可能持续不了多久。有消息说南天门的大军已经准备妥当,随时挥军东胜神州。到时候,慧泉将会是一个重点攻击目标。”微微顿了顿,她接着说道:“毕竟,那个道观被攻陷的消息当时是上报天庭了的。”

    “先锋是谁?”猴子问。

    “哪吒。我和他打过招呼了,让他别那么快往那里去,但拖不了多久。后面的四大天王,只听李靖的。”

    猴子怒了努嘴沉默了半响,问道:“南天门还有多久发兵?”

    “不清楚,决定权不在哪吒手里,估摸着该几个月之内吧。届时会先对东胜神州出手。”

    “天河水军那边呢?”

    “你关注天河水军干嘛?他们负责北俱芦洲和西牛贺州,跟我们暂时没关系。”杨婵顿了顿筷子,继续吃饭。

    “想了解了解他们的情况罢了,毕竟天河水军可比南天门那帮子强多了。迟早要面对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杨婵嘴角微微上扬,会意地笑了:“你是想知道恶蛟死了没有吧?都几年了,你还惦记着啊?”

    “切,那种小角色,迟早是要死的,区别只是死在谁的手里罢了。如果能留着给我解气,自然是最好了。”猴子伸出右手摸了摸放在侧边的行云棍。

    若不是现在花果山正处于关键时期走不开,他早就去西牛贺州找恶蛟的麻烦了。

    杨婵咯咯地笑了起来:“小角色?六大妖王可不好惹啊。若不是他们不齐心,天河水军都不一定啃得下这块骨头。天蓬元帅不过是占了他们怯战的便宜罢了。这次战局还不太明朗,天河水军已经抵达西牛贺州,六大妖王集结的人马不多。我估计,该是差不多的结果,只是看六大妖王能撑多久罢了。”

    “让他们慢慢耗吧,等我的花果山长成了大树,将他们一并收拾了。”

    “你和天庭迟早是要开战的,又和六大妖王不睦,这样真的好吗?到时候孤立无援地……”

    “和他们和睦就有援军了?”猴子哼地笑了:“看恶蛟的嘴脸我就知道其他五个妖王大概都是什么货色了,这种家伙,对他们最好不要抱什么希望。真开打能不背后捅刀子就不错了,还指望他们增援?”

    说罢,猴子抹了一把嘴,缓缓站了起来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

    “记住,我师傅的安全!”

    “知道啦,我就算不怕你总要忌惮下你哥那把三尖两刃刀啊。”猴子边笑边往外走。

    待猴子走后,杨婵孤零零坐在餐室里缓缓叹了口气,盯着盘中的菜看了许久许久。

    “要不要,去看看那老家伙怎么样了呢?”

    ……

    此时,距离水帘洞百里外的一处丛林里,月光斜照,金银两位童子歪歪斜斜地靠坐在一起一脸的疲倦。

    “师傅还没回复吗?”

    银童子低头掏出玉简瞧了瞧,叹道:“没有,都这么久了,还没回复。怎么回事呢?先是敖寸心,然后是玉鼎真人,通通都上报了,到现在半个回复都没有。”

    “反正我们上报了就算尽责了,师傅总该是不会怪罪才是。”

    “也是,只要师傅别把账算到我们头上,什么都好说。”

    “不过。”金童子眉头微微皱起,有些忧虑地说道:“那猴子这段时间与外界来往这么密切,究竟是想干什么呢?听说南天门就要挥军东胜神州了,这时候活跃,他就不怕死吗?”

    “天知道,这猴子诡异得很。不过你想想,杨婵、敖寸心、玉鼎真人,这些都是与灌江口有关系的,说不准接下来杨戬亲自到也不是不可能啊,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不远处,树木的阴影下一个身穿白色文士袍的高大身影正静悄悄地半隐在树干后注视着他们。

    许久,他转过身去,化作一只狼妖消失在密林之中。(未完待续。。)

    ps:  昨天书评区多了很多帖子,很开心。

    甲鱼每一个都回复了~往后希望大家都能这么活跃。

    好了,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攒。

    等这几天事情办完了甲鱼再开始加更哈。断更滴妥妥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