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九十二章:房间内外

2018-01-17 08:54:10Ctrl+D 收藏本站

    狭窄的水帘洞上层过道里挤了一堆的妖怪,在他们的不远处,猴子与玉鼎半蹲着,隔着一个单薄的木门聆听着房间里传出的争吵。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依旧身穿铠甲的杨戬一掌拍在木桌上,淡淡烟尘溅起:“他是一只妖怪,你跟着他去疯?”

    安坐在木椅上的杨婵面无表情,冷冷地抬起眼来道:“你就确定不是他着跟我去疯?”

    杨戬微微怔住。

    “你不反天,你不孝,还就不允许别人反天,别人孝顺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你可以忘记,我忘不了。玉帝老儿,我迟早会把他碎尸万段,你就等着看吧!”

    “你!”杨戬一时语塞,深深喘息着,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半响,才转过身去对着杨婵说道:“天庭是什么,你不是不知道。你和天庭作对……你知不知道太上老君的童子早就潜伏在花果山了!你以为你们这里的情况天庭一无所知吗?南天门的大军已经准备开拔,到时候,我怕你死无全尸啊!”

    “你怕死?”杨婵咬着嘴唇缓缓抬起头来,那眼眶微红,她轻蔑地笑道:“身体发肤况且授之父母,大仇焉能不报?便是力竭身死,也只当是报了恩。你竟然怕死?有你这样的儿子,我真替父亲母亲汗颜!”

    “我不跟你争这个!”杨戬勃然大怒,吼道:“我要你现在就跟我回灌江口,这地方不是你呆的!”

    “要我走?”杨婵哼地笑了,眨巴着微红的眼眶呆呆地望向前方:“若是我不走呢?”

    “不走。我捉也要把你捉回去!”

    “是吗?”杨婵仰起头来怔怔地望向杨戬。瞪大了眼。缓缓道:“要我捉我走,好啊,先打败他再说吧。”

    “你当真我杀不死他吗?”杨戬瞪大了眼睛。

    ……

    门口,百无聊赖的猴子叉开双腿坐在地上,眼睛缓缓撇向玉鼎。

    只一个对视,玉鼎惊得低下头,屁股不自觉地往反方向挪了挪。

    猴子扑哧一下笑了,蹭过去揽着玉鼎真人的肩道:“玉鼎兄干嘛呢?来。来,我们说说话。”

    “说,说什么?”玉鼎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我不跟你说话。”

    说罢,玉鼎就要溜,却被猴子一把拽了回来,恶狠狠道:“不说话也得说话!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玉鼎当场就吓懵了。

    这猴子现在什么水平,他什么水平……全无还手之力啊!

    拽着玉鼎的手,猴子笑嘻嘻道:“玉鼎兄啊,你看我们之前谈的那档子事,怎么样了?”

    玉鼎摇头摆手。避开猴子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谈。不谈。”

    猴子伸手一把抱住玉鼎的脸,将他整个脑袋都强行扭了回来,露出獠牙恶狠狠道:“谈,还是,不谈?”

    玉鼎已经快被吓哭了。

    正当此时,短嘴从远处走了过来,半蹲下身子在猴子耳边轻声说道:“大角没事,杨戬没下杀手。现在,以素在照看着呢。”

    “知道了。”猴子松开玉鼎的脑袋,扭过头对短嘴朝着那木门使了个眼色。

    短嘴顿时会意,默默点头离开。

    猴子又将目光瞥向玉鼎,露出笑脸,将刚掏过耳朵的手在玉鼎衣服上擦了擦:“开玩笑的,别认真嘛。不过话说回来,玉鼎兄,你徒弟打坏了我的东西,不赔就想溜?这可不厚道哦。那堆东西,就算我一半打个五折,你起码也要留下来给我打个百八十年的工才够赔啊。你说我说的在不在理?好好考虑清楚,天庭通缉你,你还可以躲我这。要是我通缉你,你就只能每天跟着杨戬转悠了。恩,也许再过几年,跟着他也不顶用了。到时候玉鼎兄你……哎,颠沛流离,晚节不保啊!想想我就觉得心痛……”

    “稍等一下,容我做个悲伤的表情。”猴子拍拍玉鼎的肩,扭头换上一脸的悲痛,注视着玉鼎缓缓道:“玉鼎兄你说,我说的可对?我这可都是为你好啊。”

    玉鼎真人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

    ……

    房间里,争吵还在继续。

    “你竟然还跟他一起害师傅?疯了不成?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做什么?师傅对你我兄妹恩重如山,你竟然……”

    “我害师傅?”杨婵一下站了起来,怒视杨戬:“你去看看老头子缺胳膊少腿了还是怎么着?他在这里几天,我都是好茶好水供着,怎么就叫害了?倒是你,断绝了师徒关系又逼我换师门,如今来说这些,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我再说一次,跟我回去!妖怪与天庭的事情,与你无关!”

    “不回!”

    “你信不信我把这花果山整个砸了!”

    “你倒是试试看啊!”杨婵怒目瞪向杨戬,伸手一扬,直接祭出宝莲灯。

    微红的眼眶,两滴眼泪划过脸颊。

    红光照耀着杨戬的脸,他咬着牙,却又无可奈何。这妹妹什么性格,他如何能不知道?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僵持无比。

    ……

    门口,诡异的谈判也还在继续。

    “玉鼎兄啊,其实我是好人。好吧,不是好人,是个好妖怪。你赞不赞同?”他揽着玉鼎真人的肩,用眼角瞥了玉鼎一眼。

    那玉鼎微微缩了缩脑袋,干咽了口唾沫,不答话。

    “你说我是不是好妖怪!”

    “是!是……是!”

    “是什么!”

    “是……是好妖怪……”

    “是好妖怪就好。可是呢,好妖怪,也不代表好欺负。好糊弄。对吧?我生平最恨人欺负好妖怪了。你说你徒弟打烂我那么多东西……”

    “他打烂东西你找他去啊。”玉鼎真人的眉头皱得如同拧紧的麻布。已是欲哭无泪。

    “诶,这话不能这么说。分明是你这师傅没教好他才会打烂我的东西的,那一身的本领,哪一样不是你教的?哦对,这事儿还是你亲口告诉我的。所以,本源还是在你这里。说!你是不是想推卸责任,不想赔?”

    “没……没……”玉鼎真人的头埋得老低了。

    “没就好。打烂东西不赔的人我也恨,那咱就这么说定了?”

    “……”

    “说定了。是不是啊?”猴子伸手手掌在玉鼎真人的眼前攥得噼啪作响,惊得他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正当此时,短嘴从远处急匆匆地奔了过来,俯身道:“来了!”

    “来了?”猴子一下站了起来,想了想又扭头面无表情地对玉鼎说道:“咱可说好了,老子生平还恨说话不算话的人,对这种毫无信用的家伙,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玉鼎兄你,该不会刚巧就是那种人吧?”

    “当……当然……不是了……”玉鼎哭丧着脸道。

    见到这一幕,猴子才放心地随着短嘴往外面奔去。

    见猴子消失在转角处。玉鼎真人愤愤不平地蹬腿,嚷嚷道:“这哪里是妖王。这根本就是土匪头子!土匪头子!”

    “你说啥?”猴子的脸从过道的转弯处又伸了回来。

    “没!没!”玉鼎真人连忙捂着脸低下头去。

    冷哼一声,猴子白了他一眼扭头离开。

    不多时,猴子领头,敖寸心带着敖听心急匆匆地从洞外走来,一脸的愤慨。

    “他真来了?”

    “当然,嫂子,这我还能骗你吗?”猴子笑嘻嘻地跑到门前站定,朝屋里指了指,道:“就在里面。”

    “不会我一推门他就跑了吧?”敖寸心有些忐忑地望了猴子一眼。

    “不会!我这花果山天罗地网,保准他跑不掉!”

    只见敖寸心眉头一蹙,紧咬着嘴唇,两滴眼泪转悠着滑落,开口哭喊道:“你这没良心的王八蛋!”

    喊罢,抬腿直接踹开门去。

    屋内的杨戬惊呆了。

    只听“咣”的一声木门甩上,原本屋里的争吵声顿时销声匿迹,只剩下敖寸心一个人的哭喊声。

    不多时,那木门嘎吱一声打开,敖寸心一把将杨婵给推了出来,又用力将门合上。

    完了没一会,又打开门,含泪指着猴子叱喝道:“不许进来!”

    “明白。”猴子呆呆地点头。

    “咣!”门又甩上了。

    隐约听到屋里砸盘子的声音……

    “你这嫂子真凶猛啊。”猴子不由得摸着下巴叹道。

    看了看门,又看了看猴子,脸上还带着泪痕的杨婵问道:“你叫来的?”

    猴子点了点头:“你哭啦?”

    “要你管!”杨婵连忙扭过头去。

    站在一旁的敖听心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不多时,猴子驱散了门口的众妖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又交代短嘴把吕六拐喊来。

    那吕六拐刚一到就对着猴子哭哭啼啼,说是刚离开一会地盘就给人砸了,工程进度延后无数。猴子直接拎起一旁的玉鼎,也不管那屋里的二郎神啥感受,总之把玉鼎丢给吕六拐,便当是这次损失的赔偿。

    这下可把吕六拐高兴坏了,那神情就好像看见天上掉松果似地,看得玉鼎一阵哆嗦,错以为对方要把自己煮了吃了。

    看着一众妖怪欢天喜地地把尖叫的玉鼎抬走,一直默不吭声的敖听心眼角顿时一阵抽搐。

    这东海龙宫的新邻居,明显不是善茬啊……

    待到天微微亮的时候,木门才重新打开,这次出来的是杨戬。

    他脸色铁青,环视了一周还留在那里的猴子、杨婵、敖听心,冷冷地指着猴子说道:“你,给我进来!”

    “啥?我?”猴子一时间懵了,有些不怀好意地瞧着杨戬道:“要打的话,可否换个大点的地方?”

    “别担心,就聊聊,聊聊而已!你我,把话说清楚!”

    这语气格外重,让人感觉不像是那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杨戬说出来的话。一时间,猴子不明所以。

    透过门的缝隙,杨婵望见屋里的敖寸心正猛地给她打手势,那神情像是……

    只一霎,杨婵整个脸火辣辣的,红得像个苹果,顿时明白了杨戬找猴子单独聊究竟是为了什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