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九十四章:漫游

2018-01-17 08:54:08Ctrl+D 收藏本站

    天完全亮的时候杨戬便来道别,毕竟有天庭密探在,他不能离开灌江口太久。

    与杨婵相顾无言,最后反倒是与猴子说了两句,内容也不过是劝谏之类的话。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并未提起玉鼎真人的问题。

    杨戬走后,敖听心回了东海龙宫,敖寸心则乖乖回了西海龙宫。热闹了几天的花果山又是如同往常那般。

    约莫半个月后,南天门正式发兵东胜神州,第一战,先锋哪吒以极其微小的代价斩获妖众首级一万五千。消息传出,顿时,整个东胜神州的妖王连夜出逃,妖众群龙无首一片混乱。

    遍地都是奔逃的妖怪,所谓天庭与妖之间的战争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一直未浮出**面的花果山则借着这次机会疯狂地吸纳流落的妖怪,规模在短短的时间里膨胀到了五万,整个地下城拥挤不堪。

    约莫一个月后,在猴子的逼迫下,玉鼎真人制作完成了第一件火器,实验之后发现杀伤力完全无法达到要求。

    三个月后,玉鼎真人做出了第二件火器,威力依旧不理想,但考虑到时间紧迫,猴子决定定型,开始考虑量产。

    而就在花果山如火如荼地备战之时,风铃与太上依旧行走在南瞻部洲的苍茫大地上。

    ……

    平原上,两队骑兵对冲,顷刻间红黑两色身影交织在一起。

    风铃站在山丘上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一柄长戟刺入战车飞卷的车轮中,那车轮瞬间被肢解。战车上的军士被掀翻在地,还没等反应过来。已被敌军马蹄践踏而过……

    领头的骑兵奋力厮杀。砍翻了一个敌人却将手中的长刀卡到骨骼中来不及拔出。就在这空挡,三支长枪刺入了腹部……

    举着旗帜的轻骑被扳倒落马,四五个重步兵一下围了上去将他剁成肉酱。

    战鼓轰鸣,每个人都在呐喊,每个人都在哭叫,他们神情扭曲,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咆哮。

    鲜血浸透了大地,血肉化作泥土。

    一阵微风吹过。唯有被撕了半边的锦旗猎猎作响。

    风铃整个怔住了,许久,她深深吸着起,掉头往回走,却看到太上正笑眯眯地站在身后注视着自己。

    似乎受了惊吓,风铃一路沉默。待到走出三里地她才问道:“老先生,不是说天庭统御三界吗?”

    “是啊,怎么?”

    “那刚刚那些……天庭不管吗?”

    太上啧啧笑了:“为什么要管?”

    风铃低着头,深深地吸着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久。太上问道:“你可知,他们为了什么而自相残杀?”

    “为了什么?”风铃抬头问。

    “黑衣军的头领。杀了红衣军头领的父亲,红衣军这是在寻仇呢。”

    “寻仇?”风铃不解地问道:“可是报了仇又如何?红衣军,不是也为此付出了无数的生命吗?难道报仇比那鲜活的生命还重要?”

    “这就说不清了。”太上捋着长须呵呵笑道:“这凡尘中的人,自有自己的逻辑,自有自己的考量,他们认为对,便去做了,若是做错,便自己承担后果。莫说他们,这大地上每天都在上演着类似的剧本。某家觊觎某家的领地,于是发动战争。某人妒忌某人的家世,于是暗施绊脚……”

    “天庭统御三界,就不管管?”

    “如何管?”太上挑着眉头问风铃。

    风铃支支吾吾地说:“可以……可以把两边的头头捉起来,让他们不要再打啊。”

    “是吗?那岂不是要把这世间所有的生灵都捉起来?若不一并捉了,岂不是厚此薄彼?”

    风铃一时间答不上来。

    稍稍沉默了一下,太上接着说道:“天道轮回,自有其因果。本心未变,自当承受轮回之苦。恩怨情仇贪噌痴,凡尘中的事,又岂是谁真能管得了,管得尽的?若是他们自己都悟不透,别人又帮得了多少呢?还不如死了去干净,堕入轮回也好重来一场。须知天道无情,你若是纠缠于这些,将来如何修得大道?”

    说罢,太上缓缓望向风铃,啧啧地笑。

    这一句,梗得风铃说不出话来。

    凡人一生不过百年,这其中的情与苦、哀与乐,放到上万年的光阴之中,当真是不值一提。

    这是书上早已言明的道理,可不知为何,风铃就是跳不出。或者说,不愿跳出。

    路过因干旱而废弃的村庄,望见遍地骸骨。

    风铃问道:“老先生,这又是怎么回事?降雨是龙王的司职,也是归天庭管。天庭,不是该保佑一方安康么?莫非是龙王疏忽了,忘记降雨?”

    “哈哈哈哈,若是没有灾荒,哪里来的更替?没有苦难,怎懂得感怀天恩?届时,苍生不敬天地,不敬鬼神,岂不更乱?”瞧着风铃,太上呵呵笑道:“小姑娘啊,就别操这份闲心了,待到明年春暖花开,这里自会有人耕种,繁衍生息。”

    一段话,说得风铃无言以对。

    一路无言,到黄昏,风铃想如同往常一般点起篝火,却被太上伸手制止。

    “往前一里,有一道观。你我,且去借宿便是了。”

    往前一里,真有一道观。

    远远地,两人便看到那道观的观主站在门口守候,伸长了脑袋西望。

    见着两人,那观主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一阵躬身拱手,就差直接跪倒在地。

    说是:“昨夜老君托梦,说有贵客西来,必要好生接待,特此守候。”

    只是上下打量了太上半天,也没认出他究竟是哪位大仙。想来民间流传的,与真实的老君差异还是不小。

    随着观主,风铃与太上就在这小小的道观里住了下来。

    算起来,这道观也不过几间平房,所处之地灵气不盛、香火不旺,观内除了观主也就三五个徒弟,平日里的吃食全靠亲力亲为耕种。

    至于他们的修为,均为旁门,也就是观主踏入了凝神境,其他,不过凡人而已。

    想来也是机缘巧合立的道观,并未有名门传承。

    到深夜,风铃还可隐约听见观主在那大殿中对着三清雕塑念念有词,其内容,无外乎是承了老君的意接待西来贵客,想讨要点东西。

    风铃眨巴着眼睛望着太上问道:“观主说老君托梦让他接待,可是老君真托梦了。”

    “这老夫又如何得知?该要问观主才知晓。”

    “那,老先生也是神仙,那观主对我等如此热情,可否送他点什么?”

    太上抿着嘴,缓缓点头:“送,自然是要送。”

    好人总是有好报的。

    这一说,风铃顿时心情好了大半,蹭到太上身边低声问道:“那,老先生打算送他点什么?”

    “就,送他一个悟道的机缘!”

    “哇!”风铃瞪大了眼睛,连忙捂住嘴,低声说道:“这可是大礼啊!”

    太上默默点头,叹道:“能否悟,就看他自己的了。”

    待到次日辞行,风铃却迟迟不见太上拿出什么东西来,到拜别了观主走出几里地,风铃才低声问道:“老先生昨夜说要送那观主一个悟道的机缘,可是忘记了?”

    却见太上缓缓摇头,轻声道:“那礼已送,能否悟道便看他自己的了。”

    “已送?”

    太上缓缓点头,笑嘻嘻地瞧着风铃。

    半响,风铃皱着眉头不解道:“风铃不明白。”

    “观主自认受太上托梦接待我俩,以此邀功,此便已是旁门。若是修仙只要跪坐三清像前乞讨,那还得了?”说到这,太上啧啧笑了起来:“若因他接待我俩,老夫便送他礼物,到时,他岂不是更加卖力乞讨?这路必定越走越歪。故而,这礼,便是让他一无所获。”(未完待续。。)

    ps:  今天祭祖啊啊啊啊啊啊啊!

    昨晚又卡文写不出来,只好晚更了,抱歉抱歉。

    话说,月票已突破50,加上欠盟主的,现在还欠两更,等甲鱼努力补来。

    打赏也马上到了,目测要欠三更……

    努力码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