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一百九十五章:曝光(感谢JackieZXW)

2018-01-17 08:54:08Ctrl+D 收藏本站

    呆呆地听完太上的那段话,风铃依旧是无言以对,只是情绪莫名地低落。

    许久,她问道:“他会顿悟吗?”

    太上缓缓地摇头:“以他的心性,该是悟不了。他会带着对老君的怨恨老死,然后喝下孟婆汤,把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重新来过。”

    “那我,可以帮他做什么吗?他那么热心地接待我们,也许我该回去传授他斜月三星洞的功法。”

    太上看着她,缓缓地摇头:“此生已难以挽回,对他来说,最好的,便是顺其自然,待到寿终正寝。便是老夫此时出手,无非也只是错上加错罢了。一切均已注定。”

    风铃低下头走着,沉默不语。

    她觉得太上所说的,所有的,都是对的。可是对的事情为何却让人如此无奈呢?

    她不自觉地捂着胸口,很难受。

    到了入夜,对着篝火,风铃轻声问道:“老先生,你有徒弟吗?”

    “有,有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太上默默地点了点头。

    “可也是如此教的?”

    太上缓缓地摇摇头:“不曾教过。别人要教,又如何有自己想学,悟得快?你看那观主阁中经文百卷,哪一卷不是道学经典?他又读懂了哪一卷?”

    “不教?”风铃用木棍撩动篝火,轻声说道:“青云师叔若是在观里,每日都会开堂讲经,我也时时去听。”

    “那须菩提祖师呢?可也讲经?”

    风铃缓缓地摇头,淡淡笑了:“师尊不讲经。只是有问必答。有时候答得玄乎玄乎。也不说个明白。”

    忽然间。她开始想念观中的日子了。

    在那里,她什么都不用想,若是受了欺负,自有师叔师傅帮自己主持公道。

    走出来,却发现这世界不仅是大,也还有那么多的无奈,让人不禁有些心酸。

    原来,自己与那只猴子的世界当真是不同。

    “不讲经。是因为求道是一个人的事,与他人无干。有问必答,是因为他恪守为人师的操守。讲得玄乎玄乎,是让你们跟着自己去悟。同一段经文,每个人悟出来都是不同,只有自己悟的,才能学以致用。此为上策也。”太上捋着长须,缓缓闭上双目,默默点头。

    “老先生,你那几个徒弟平日里问。你是否也有问必答?”

    太上缓缓睁开眼睛,仰起头叹道:“看心情。”

    风铃捂着嘴。一下笑了。

    太上也笑了。

    “那他们,都会问些什么?”

    “问问看什么丹怎么炼,什么仙草哪里采摘,诸如此类,无聊之极。好似你这般问的,着实少。老夫倒是喜欢你,不如,给老夫当徒弟可好?”太上的眼睛缓缓朝着风铃斜了过去。

    风铃微微一怔,连忙摇头。

    “你是斜月三星洞首徒清风子的徒弟吧?怎么,觉得老夫不如你那师傅?要不要老夫露一手啊?哈哈哈哈。”说着,太上便卷起衣袖,一副准备施法的做派。

    风铃连忙伸手制止,摇头叹道:“师傅待风铃恩重如山,改换师门之事从未想过,也必不能做。”

    “那他又为何放任你一个人学艺未成,出山?”

    低着头,风铃眨巴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呼出,化作淡淡烟雾,飘散。

    许久,她微笑着说道:“师傅不准我出山,是我自己要出山,我要去花果山找他。”

    “找他?”

    “找一只,猴子。我想亲眼看看,他是否过得好。”风铃抿着嘴唇,凝视着熊熊燃烧的篝火。

    许久,她微微缩了缩身子,往手心呵了一口暖气,紧紧地握住。

    这世间的一切,比她所想的还要复杂无数倍,既然如此,便更要亲眼看看了。

    想着,她忽然笑了:“忽然见到我,他该是会很开心才是。”

    太上撅着嘴,点点头:“应该吧。”

    “以前他在观中的时候,我每日都与他在一起的。”

    “他修为几何?”

    “恩……不知道。不过以他的资质,修的又是行者道,如今恐怕化神有余了吧。”

    “既是化神有余,为何不是他来找你?”

    风铃微微愣住,两人对视。

    扭过头,太上捋着长须,自顾自地叹道:“男女之事,必会有碍修行。可别是‘错把春心付东流,只剩恨与羞’才好啊。”

    风铃低着头,沉默。

    许久,她轻声笑道:“错就错呗。对也好,错也好,有什么所谓呢?”

    “恩?”太上悄悄抬起眼皮看她。

    却见她猛地眨巴着眼,笑叹道:“风铃修为尚浅,不懂得老先生的那些对与错。只知道,若是觉得该做,便要去做,免得待到做不得的时候悔恨不及。今生不求长生,只求无憾。”

    火光下,隐约可见眼眶微红。

    将双手套在衣袖里,太上躬着身子蹙起眉头:“如此,倒是老夫多事了。”

    “谢谢你,老先生。”

    “恩?”

    “若不是有你,风铃这一路指不定要出多少事。”

    太上眯着眼睛,像是打瞌睡似地,幽幽道:“莫道谢了。有朝一日……别怨恨老夫便是了。”

    风轻轻吹过,晃动了火光。

    风铃依旧拿着木棍撩动篝火,凝视着,许久许久,入了神。

    ……

    “哈啾!”

    地下城的房间里,猴子重重地揉了揉鼻子:“谁在想我了?”

    以他的修为还感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面对着满桌的竹简,他的脑门隐隐有些发疼。

    站在一旁的吕六拐微微躬了躬身子:“大王,这些还得尽快处理啊。”

    “你拿主意不行吗?”猴子瞥了他一眼。

    “不行。”吕六拐缓缓摇头。拱手道:“这段时间实在收留了太多妖怪了。现在地下城已拥挤不堪……当中。许多还未彻底融入,一时之间很难消化。就这么下去,怕是要出大事了。这些,都得大王您亲自批示,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猴子无奈,深深吸了一口气,叹道:“躲在地下,还真是。麻烦啊。”

    正当此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又来了。”猴子捂着脸,一下哀嚎了出来:“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短嘴,风尘仆仆。

    “又发现了一队妖怪在往花果山靠近,身后还跟着巡天将,怎么处理?”

    吕六拐望向猴子,瞪大了眼,暗指桌上的竹简。

    揉了揉太阳穴,猴子开口问道:“有多少?”

    “约莫五百只妖怪。”

    “几组巡天将跟着?”

    “有三组,实力悬殊,所以那巡天将也不敢跟得太紧。”

    “把巡天将杀了。妖怪都收容进来。”

    “大王!”吕六拐连忙拱手谏道:“这地下城真容不下了,况且三组巡天将一并失踪。到时候……”

    “你别担心。”猴子努了努嘴,冷眼道:“就是不杀也很快轮到我们了,到时候,我们不曝光都不行。上了地面,也就没什么拥挤不拥挤的问题了。”

    ……

    月明星稀,庞大的舰队缓缓航行在万丈高空之上,穿行云间。那旗舰上分挂“南”字与“广目”大旗。

    巨大的军机室内,无数的天军文职往来忙碌着。

    一个个天兵将成捆的军机要闻直接堆放到桌上,也不分类,掉头就走。官吏们整个埋在竹简堆里翻弄,寻找着有意义的信息。几个天将站在高台上不断争吵着进军方案。询问军策的兵卫进了门也不知道该找谁。

    整个场面一片混乱。

    哪吒首战大捷一举崩溃了东胜神州妖众的信心,以至于现在进军变成单纯的清剿。这意味着要提高效率,必须分成小股进军,工作量反而增大。

    面对这一切,久未经战事的南天门大军可谓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往来之中书信军情遗漏的事情时有发生。好在现在占足了优势,倒也无伤大雅。

    浑身皮肤均为红色的广目天王身穿一身甲胄,手卷一赤龙行走在书简堆间无奈地看着。

    现在这堆不靠谱的手下,根本就连帮他理清都无能为力。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胜局已定,现在只是如何抢功的问题。

    走过一张长桌之时,他低头望见桌底有一竹简,躬身取出。上书《巡天府奏报》。

    “这巡天府奏报竟被遗落在这里?”广目无奈地笑了。

    南天门军团不比结构严谨分工清晰的天河水军,他们没有自己的巡天部队。此一战,凡间所有的妖怪势力信息来源几乎都是巡天府提供。

    每一份巡天府奏报,便意味着一份军功,如此重要的东西,竟也能遗落。

    淡淡叹了口气,他伸手解开绳索将它摊在桌上,低头望去。

    这一望,原本红色的皮肤隐隐有些发紫了。

    这上面记叙的,是一个巡天府下属巡天将的失踪地点。

    历经五年的高速发展,现如今的妖怪势力里能人辈出,自然也不乏具备了一定实力的妖王。巡天将外出执勤因为遭遇妖王而失踪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事。

    那些妖王如今已如丧家之犬般四处逃窜,便是知道了巡天将的失踪地点,等到天军赶到对方往往也早已失去了踪影。

    可这份奏报里记录的,却是一个巡天将反复失踪的地点,前后已有数十组巡天将在那里失去了联系!

    “傲来国,花果山……”望着那桌上的竹简,广目微微眯起了眼睛。(未完待续。。)

    ps:  终于撸出来了。这一章感谢甲鱼的第二位盟主jackiezxw,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位给甲鱼飘红的读者,感谢他~

    现在就欠月票的一更啦~目测要到100有点难,暂时不用担心。

    本月打赏只差一万起点币就到十万起点币了……目测很快又要欠多一章。

    好了,甲鱼要去休息了,这书精神不好没法码……码出来也是废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