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零二章:心结松动(加更)

2018-01-17 08:54:06Ctrl+D 收藏本站

    见到许久未见的凌云子,猴子只是简单地点了个头便朝着幽泉子走去,急匆匆地说道:“二师兄,杨婵出事了!”

    幽泉子微微一怔,最先反应过来的反倒是凌云子。

    “杨婵出什么事了?”他瞪大了眼睛一把拽住了猴子的手。

    “我也不清楚,现在在你的院里。帮我看看她。”

    三人飞速赶往幽泉子的住处。

    进房的时候,杨婵正躺在卧榻声脸色惨白,见到猴子,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怎么都使不上力气。

    那呼吸似乎比刚刚更加急促了,额头上也尽是冷汗。

    “不要动。”幽泉子快步上前把住她的脉门,眯上眼睛感知了许久,轻声问道:“你先前尝试过将修为突破到化神境?”

    凌云子脸色微微一变。

    这不易察觉的一幕落入幽泉子的眼中,他马上问道:“怎么?八师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凌云子干咳了一声,道:“当初收她为徒的时候,杨戬曾经说过,她有心结,所以这么多年无论如何修不成化神境。”

    “心结?”幽泉子望向杨婵。

    与幽泉子对视了一眼,深深吸了口气,许久,杨婵默默地点头道:“我只是,不甘心,所以时不时都会尝试突破……以前并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

    真正有心结的人,谁都不会愿意承认,可它确确实实地存在。

    幽泉子缓缓站了起来朝屋外走去,对两人说道:“你们跟我出来一下。帮我配药。”

    “好。”凌云子赶紧捋开衣袖跟了上去。

    猴子也想跟上去。却被杨婵拽住了衣角。

    “你去了也没用。陪陪我吧。”捂着嘴,她又是痛苦地低咳了两声。

    那双明媚的眼睛已经隐隐有些迷离。

    猴子望向幽泉子,在得到了幽泉子的应允之后才坐到卧榻前的凳子上。

    一路随着幽泉子快步穿越院子来到对面的炼丹房中,凌云子急切地问道:“杨婵究竟怎么样了?”

    “你还知道关心啊?”幽泉子白了他一眼。

    “她是我徒弟啊,我关心很奇怪吗?”

    “我以为你已经忘记有这个徒弟了呢。”

    “都这关头了,你就别数落我了,她究竟怎么样了?”凌云子睁大了眼睛巴巴地望着幽泉子,等待答案。

    幽泉也不理会。伸手拉开丹柜,一边搜索着一边问道:“她的心结是什么,你可知道?”

    “还能是什么?救母亲,反天庭。无非就这些。现在第一个已经希望破灭,不用说,心结肯定是第二个了。”

    将两罐丹药取出,倒了几枚在掌心,幽泉子悠悠地说道:“她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什么?解开了?”凌云子一下怔住。

    那玉帝不是还好好地坐在灵霄宝殿上吗?这算怎么回事?

    瞥了凌云子一眼,幽泉子一边着手配着丹药,一边说道:“准确地说。不是解开,而是松动了。没原来那么执着。”

    “怎么个意思?”

    幽泉子停下了手边的动作,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就是说,要么她已经看到了反天的希望,要么有其他心思进入了她的心,以至于对原本的执念有所松动。或者,两者皆有之。”

    凌云子低头点着手指,半响才反应过来:“那就是说,她可以突破修为了?这可喜可贺啊!”

    “就是这样才糟糕!”幽泉子瞥了凌云子一眼,抿了抿唇,盯着手边的瓶瓶罐罐看了好一会,又迅速加快了动作:“悟者道不比行者道,要么是没心结,要么是有心结。没心结突破顺畅,有心结根本触摸不到门槛。她现在的情况是居于两者之间,加上千年的炼神境修为,体质已经有所改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前一刻还兴高采烈的凌云子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了。

    ……

    阳光透过窗棂的缝隙透入,照着坐在卧榻前的猴子。

    猴子静静地看着杨婵,杨婵也静静的看着猴子。不同的是一个神色凝重,一个面带笑容。

    “搞成这样,有那么好开心吗?”猴子问道。

    “你刚刚很着紧张啊。”她笑得像个小女孩,那手依旧拽着猴子的袖口,这使得猴子不得不躬着身子靠在卧榻边上艰难地维持着那难看的姿势。

    “我答应过护你周全的,这属于交易的范围。”

    “是吗?”杨婵抬起眼注视着天花板,问道:“那如果,我没事去惹天庭,你也会帮我吗?”

    猴子沉默了。

    杨婵淡淡地笑道:“你当初和我缔结那个协议,就没想过我有可能这么做吗?”

    “想过。当时我想的是,你把我卷入,杨戬肯定也跑不了,有他当助力怎么都不会太差。而且实在没办法的时候,我可以把你绑了藏起来,天大地大,天庭也不好找。一旦修为成型,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这样也不算违反协定。”

    “当时?那现在呢?现在你还会把我绑了吗?”

    “你不会那么做的,起码在准备妥当之前不会,我们的目标一致。况且,现在协议已经变了,我会完成承诺,答应你的一个要求。”

    “如果我会呢?你还会把我绑了藏起来吗?”杨婵侧过脸来注视着猴子,那目光清澈,只等着一个回答。

    可猴子没有回答。

    许久许久,都没有回答。

    等得杨婵脸上的笑容都渐渐消失了,他依旧没有回答。

    低下头,他握住杨婵拽住自己衣角的手,却是缓缓扯开。

    隐地,他看到杨婵的眼眶微微红了。

    这算是回答了吗?

    他不怕天庭。他甚至要挑战天庭。他顾虑的。是另外的东西。有些东西。是他绝对不容许自己背弃的。

    这一点,杨婵想必也是懂,只是一直以来视而不见罢了。

    缓缓闭上眼睛,杨婵再没说什么了。

    房间里顿时变得异常安静,安静得令人窒息。

    许久,幽泉子终于带着凌云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帮我把她扶起来。”

    猴子连忙照做。

    一碗清水,几枚丹药下去之后,杨婵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看气色似乎好了些许。

    一步步走出屋外。猴子与还在整理着衣袖里丹药的幽泉子并肩而立,抬头仰望蓝天,淡淡叹了口气。

    “她究竟是怎么回事?是突破吗?”

    “是突破没错,但就这种情况,她突破不了,反倒有可能害了性命。”幽泉子简略地回答,回头朝屋内望了一眼,又说道:“往后还有可能复发,修行之事,最好停止。”

    微微顿了顿。幽泉子瞧着猴子道:“她现在情况还不太稳定,应该要几日。才能复原。这几日,便姑且住在我这院落里吧。她的情况,我再与你细细说来。”

    说罢,他伸手拍了拍猴子的肩,又叮嘱道:“还有,她的寿元剩下不多了。”

    猴子微微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一直以来,杨婵都是靠着杨戬提供的蟠桃和人生果之类的续命。

    要知道化神境的散仙若不再提升修为况且只有八百年寿元,她一个炼神境修者能活千年,已是奇迹。

    “这么说,这件事也得提上日程了。”猴子深深吸了口,眨巴着眼睛望向天空中的流云。

    ……

    云层之上,夕阳将一切都染成了红色,仿佛燃烧的火海一般。

    一位身材高大的金甲天神手持宝塔以极快的速度冲刺着,压缩的气流朝着四周挥洒而去在云层的表面捋开一道深深的痕迹。

    他看上去五十岁上下的年龄,长须及腰,目光炯炯有神。

    不多时,天边浩浩荡荡的舰队展露眼前。

    甲板上负责警戒的天兵望见李靖的身影,一个个不由得都被震住。谁也没想到身为统帅的李靖会在这时候孤身跨越数万里前来。

    落到甲板上,面带怒容的李靖甩开身后红色大氅大步朝着旗舰的船楼走去。

    早已守候在门外的两员天将连忙躬身走了过来,正要行礼,却被李靖伸手止住。

    “人呢?”

    “启禀天王,人在大殿。”

    “走!”

    宏伟的殿门轰然打开,李靖快步跨入殿内。

    大殿的中央,跪着一位没了两只胳膊,伤痕累累浑身是血的天将。他微微颤抖着,那神情看上去受过什么惊吓。

    “李,李天王……”

    “免礼了。”淡淡看了他一眼,李靖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坐到上位。

    一位天兵连忙递上早已准备好的茶盏。

    “起来说话。”李靖接过茶盏低头抿了一口。

    那失去了双手的天将微微颤抖着,缓缓站了起来,却依旧低着头。

    放下茶盏,深深吸了口气,李靖略带怒意地注视着那天将,开口问道:“那妖猴把你放了回来?”

    “是。”天将唯唯诺诺地答道。

    “广目天王,可是还活着?”

    “天王还活着,但被那妖猴俘虏了。按照放末将的妖怪的说法,此次也只有末将与广目天王活下来……”

    李靖的眼睛顿时微微眯起,捋着长须缓缓问道:“那妖猴留下广目一命,可曾提及什么要求?”

    天将缓缓摇头。

    “没提要求?”李靖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指着那天将朗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从头到尾,你给我细细道来。”(未完待续。。)

    ps:  这个是加更的!

    然后,剩下3个欠更了?错了……剩下5个……

    均定又涨了两百。这是要负债累累的节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