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零三章:纠结

2018-01-17 08:54:06Ctrl+D 收藏本站

    猴子最终决定在幽泉谷住下。

    这一决定在告知短嘴与吕六拐的时候,非常罕见地收到了强烈的不满。这两个花果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家伙全然不顾身份对着玉简一阵咆哮。

    其实他们的反应也属正常,谁都知道李靖很快就会收到广目天王战败被俘的消息,到时候无论是直接大军压境还是派人交涉,都需要猴子在场。

    在这种危急时刻,主将离开花果山,实属大忌。

    可猴子能因此而丢下杨婵不管吗?他做不出来。所以,只好指望李靖的动作没那么快了。

    入了夜,用过晚膳,猴子打发了秀云,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杨婵房内。

    透过单调的窗棂,他望见院子里飘洒的月光。山间凉透了的空气在枝叶上凝成点点露珠,在这月色中闪着微光,微微颤动着,时不时有一两颗滴落。

    凌云子与幽泉子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下探讨着什么,似乎起了争论,最后还打起了赌。

    猴子没听清赌博的内容,不过估摸着,该是凌云子输了。

    听说凌云子是灵台九子当中资质最好的,不过说到底,与这二师兄在修为方面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淡淡叹了口气,猴子挠了挠头望向熟睡的杨婵。

    此刻她脸上已经渐渐有了血色,看上去就如同往常一般。只是那眉头微微蹙起,想来正在做的该不是什么好梦才对。

    汗珠在洁白如玉的额头上渗出,猴子隐隐有些心悸了。

    他在空中随手划了个符文。划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

    “要进去吗?”

    进入别人的梦境。也是七十二变当中的一变。对如今的猴子来说着不算什么。可是真的要进去吗?

    他犹豫着,最终还是中断了未完成的术法,只是呆呆地看着。

    许久,伸手将放在一旁的毛巾拿起浸到木盆里,拧干,一点一点地帮杨婵拭去汗珠,如此反复几次。

    “以后要战天斗地的齐天大圣跑来干这个,我是不是太没追求了?”

    想着。他不由得笑了起来,手边的动作却不曾停下。

    “悟空师弟啊。”

    凌云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猴子不由得一惊,连忙将手中的毛巾收回。

    “悟空师弟你干嘛?”凌云子伸长了脖子上下打量有些惊慌失措的猴子。

    猴子眨巴了两下眼睛回道:“没,有什么事吗?”

    “哦。”凌云子大大咧咧地坐到椅子上,一边掰着橘子,一边说道:“我进来看看她怎么样了。说到底,她可是我徒弟啊。”

    说着,他分出一半的橘子递到猴子面前。

    稍稍犹豫了一下,猴子最终还是接过了那半个橘子。一片一片地吃了起来。

    “有好转,不过还没醒来。”

    见猴子吃起了橘子。凌云子胸中一块大石总算放下。

    “听说,你跑花果山去了?”

    “恩,回去了。”

    “在那边,现在怎么样?过得还好吗?我看你的修为,已经很高了啊。”

    “太乙金仙了。”猴子淡淡答道。

    凌云子啧地一下笑了出来,将最后一片橘子送入口中,咀嚼两下咽了下去,叹道:“行者道就是不一样啊。我这悟者道修了那么多年,也不过才太乙散仙,你这才几年啊,就太乙金仙了。恐怕……还是巅峰吧?”

    猴子默默地点了点头:“不是也要付出代价吗?”

    “什么事都要付出代价,不只是修仙。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嘛。”

    “这倒是。”猴子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对了,杨婵跟你一起呆在花果山,他哥没过问吗?”

    “前段时间来过。”

    “他去过花果山了?”凌云子扭头瞧向猴子。

    “恩。”猴子点了点头:“和我干了一架。”

    “说了什么没?”

    “没,说不清,也没法说。”猴子朝窗外望了望,问道:“幽泉师兄一个人在干嘛?”

    “他啊?他说要听听晚风的声音。别理他,就是这么奇怪一人。不过,他也确实厉害。咱斜月三星洞里,除了师傅和大师兄,就数他修为最高了。”说着,凌云子啧啧笑了起来:“有得有失啊,当真是有得有失。因为看不到,反倒是心无杂念,修行起来事半功倍。我都在想着要不要戳瞎自己这对眼睛了,哈哈哈哈。”

    屋外,凉亭中的幽泉子正伸手抚摸着古筝,却没奏响,只是抚摸着,感受这微风的气息。

    仙人,就该是像他那样吧。

    隐居山林,与世无争,不沾凡尘。

    这样的生活,想必也是很快乐的,只可惜自己踏上了一条全然不同的路。不得不走的路。

    仔细想想,一直以来的这一路,超脱天道外,却在清理中。

    猴子深深吸了口气,默不吭声。

    “对了,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

    凌云子拍干净手上的碎屑,抿了抿唇,说道:“风铃,离开斜月三星洞了。”

    “什么?”猴子的眼睛当即斜了过去:“她去哪里了?”

    “她去花果山找你。”

    猴子整个脸都扭了过去,有些惊骇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了?”

    “好久了,大概……半年上下了吧。差不多这个时间了。”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猴子一下站了起来:“你们就这么放她一个人去?”

    凌云子抬起眼来瞧猴子:“是师傅的意思,本来我想跟上去的,不过师傅不准。他说……风铃很安全,不用我们操心。”

    “究竟是什么情况?你给我说清楚!”猴子一把揪住凌云子的衣领将他整个提了起来。

    “别别别!又不是我的问题。你揪我也没用啊!”凌云子大喊大叫了起来。好不容易挣脱了猴子的手。气喘吁吁地说:“都说了是师傅的意思了,怎能怪我呢?”

    “她怎么知道我在花果山的?不是说好了瞒着她的吗?”

    “这都瞒多久了?她都炼神境了,总有戳穿的时候啊。你就放心吧,老头子说她安全就一定安全。没把握的话,老头子不会乱说的。”

    猴子深深吸了两口气,坐回凳子上,顿时心神不宁了。

    凌云子伸长了脑袋瞧了瞧猴子,又瞧了瞧杨婵:“怎么?心疼了?”

    猴子瞪了凌云子一眼。不说话。

    这是第二次了,分明都不能算是凌云子的错,但他为什么就是让人那么讨厌呢?

    “喂。”凌云子用胳膊顶了顶猴子,朝着杨婵使了个眼色:“你紧张那个,那这个怎么办?师兄我当初是让你结段好姻缘,可也没让你一结结几断啊。”

    猴子白了凌云子一眼,隐隐有了揍他的冲动了。

    见猴子不答话,凌云子又接着说道:“别装了,就你们那点破事,我掐指一算……我也就算不过师傅而已。”

    说完。他瞥了猴子一眼,发现猴子脸色已经有点难看了。赶忙闭嘴。

    两人沉默了许久,见猴子已经彻底不想理他了,凌云子只得无趣地离开。

    待到他走后,猴子才掏出玉简。

    “短嘴,那边一切还正常吗?”

    “你赶紧回来啊!”玉简的另一边传来了短嘴的嘶吼声:“李靖真有什么动静,我们顶不住的!现在你离开的消息还封锁着,这关头要是走漏风声,绝对士气崩溃!算我求你了,别这么玩啊!”

    这语气,真像极了当初刚到恶龙城的时候那个惊慌失措的短嘴了。这么多年,他极少再像那时候那么慌过。

    “你们没那么不堪一击吧?”猴子干笑了两声。

    “总之你赶紧回来,你不回来,就等着替我们收尸吧!”

    “知道了,杨婵的情况一好转,我立即回去。”微微顿了顿,猴子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帮我留意一下,我有一个朋友,可能近期会去花果山。”

    “朋友?”

    “对,一个女孩子,人类。大概……十五六岁的年龄,叫风铃。有炼神境修为。眼睛是蓝色的。”

    “蓝色的眼睛?”短嘴沉吟了半响:“知道了,我会吩咐下去的。你赶紧回来才是正道啊。”

    “知道啦……”猴子有气无力地答道。

    放下玉简,猴子又是呆呆地看着杨婵。

    这时候想必整个花果山的核心团队都很恐慌吧。没有自己,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别说李靖了,就是四大天王随便再挑一个过来,想必也不好扛。

    捂着脑袋,猴子无奈地垂下头。

    这一守,便守到了天亮,可惜杨婵却依旧没有醒来。

    猴子有些忐忑了,他赶忙找来幽泉子,在被告知这属于正常现象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这样一来真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他想。

    如此,一呆便呆了三天。原本去东海龙宫的计划搁置了,便是花果山的事宜也没办法理。

    三天后,一艘悬挂着“南”字与“李”字大旗的轻型舰来到了花果山的外围,一位身穿文袍的天官从战舰上走了下来,扯开嗓门远远地对着花果山叱喝道:“某,乃南天门托塔天王李靖坐下文吏曾赟,奉李天王之命前来,尔等妖众还不快快出来相迎!”(未完待续。。)

    ps:  这一章属于正常更新……

    好吧,月票已经超过一百,现在欠到6更了。订阅逼近一千五大关了,然后打赏又临界新一轮地破千……

    感觉我要卖身还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