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零四章:换(加更)

2018-01-17 08:54:05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时分,花果山的讯息便到了。

    “李靖的特使已经到了,就在外围!怎么办,你赶紧回来啊!”这是短嘴的声音。

    “李靖的特使到了,就说明大军暂时不会到。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猴子没好气地答道。

    “那现在怎么办?”

    “接待呗。”

    “接待?谁接待?”

    猴子听得出,短嘴已经彻底乱套了。

    “你就不能接待一下吗?忽悠一下难道不懂?他肯定是想来要回广目天王,你就使劲跟他扯,要这要那,反正要他不给的,好好谈。谈判这种事情,随便谈个几天很正常。实在不行,你让吕六拐上!”猴子对着玉简叱喝道。

    玉简的另一端沉默了。

    也不等对方再开口,猴子直接将玉简收了起来。

    转过头,他看到躺在卧榻上的杨婵正透过虚掩的门的缝隙静静地注视着他。

    稍稍平复了下呼吸,他推开门走入屋内。

    “李靖的特使到了?”

    “恩。”猴子眨巴着眼睛,避开杨婵的目光。

    杨婵淡淡地笑了,笑得恬静,从未有过的温柔。

    只是,那面容看上去还那么地虚弱。

    她缓缓道:“为什么不回去呢?我不用你照顾的。”

    “幽泉师兄说你的状况还不是非常稳定,万一有什么变数,这里速度最快的就是我。实在不行,我可以把你送到斜月三星洞去。再者,万一缺一两样丹药。也只有我能以最快的速度往返天地间。”

    顿了顿。猴子微微动了动嘴唇。又补充道:“花果山那边没事的,既然特使来了,就表示暂时安全。”

    “是这样没错,可终究没你在那么妥当。短嘴和吕六拐,都还没到能担起大局的时候。”杨婵仰起头,笑着,透过窗棂望向院落里的一地翠绿:“你没和他们两个提起花果山的事,对吗?”

    “恩。”

    “所以。他们才会给出最妥当的建议,其实没必要到这种程度,如果他们知道花果山现在的情况,一定也会建议你先回去的。”

    猴子没有说话,只是呆坐着,凝视着一旁空无一物的地面,那眉头蹙得紧紧的。

    因为担忧花果山的形势?或者,因为愧疚?杨婵不知道,她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

    想了许久,杨婵侧过身去。用手支撑着缓缓起身。

    “你干嘛?”

    “扶我起来。”

    猴子连忙搀扶住。

    “带上我,回花果山吧。”

    “这怎么可以……”

    “放心吧。我真没事。其实许多药理我也懂,现在我也清楚了自己的情况,不会乱来的。”

    “不行!这玩笑开不得!”

    两人对视着,僵持。

    许久,杨婵低下头去干咳了两声,捂着胸口道:“要不,找幽泉子评评理吧。我问他,你在一旁听,若是他也无异议,总该信服了吧?”

    猴子只得同意。

    不多时,秀云便替猴子找来了幽泉子。

    一进门,杨婵还未开口,幽泉子便笑道:“气血渐渐恢复了,康复得不错啊。”

    坐在卧榻上的杨婵微微欠了欠身子道:“这都多亏了幽泉大仙,杨婵才保住一命。”

    幽泉子一边伸手把杨婵的脉,一边叹道:“你,应该叫我幽泉师伯。”

    杨婵笑了笑,忙改口道:“谢幽泉师伯。”

    走在后面的凌云子不由得撅起嘴来,一脸的无奈:“我这‘师傅’都还没要到呢,你这‘师伯’倒是先叫上了。哎……”

    幽泉子微微侧着脸,细细地把着脉感知了好一会,啧啧说道:“恢复得不错,再过个十天八天,该就能完全康复了。”

    杨婵略略沉默了一下,低声问道:“若是现在回花果山,应该也是没大碍吧?”

    “现在就要回去?”幽泉子微微楞了一下,松开杨婵的脉门,捋着长须道:“最好,还是多住些时日吧。尚未完全康复来回奔波劳累,不太好。”

    猴子正要开口说话,却被杨婵一把抓住了手腕。

    盯着幽泉子,杨婵轻声问道:“若是现在回去,是否有危险?”

    幽泉子微微一愣,改口问道:“是否,花果山有事?”

    “有点急事。”杨婵抢答道。

    “若是现在回去,倒也无碍,只是劳累些许罢了。等我帮你备上一些药,带回去便是了。”

    杨婵笑了,望向猴子。

    猴子淡淡叹了口气,算是同意了。

    不多时,幽泉子便与凌云子一同把未来几日需要用的药都备上,又多备了一份以防复发,这才将猴子与杨婵送出了院子。

    正要离开的时候,短嘴又来了讯息,说是那特使吵吵闹闹地,一副趾高气扬的态度,非要见猴子不可,其他人不认。

    猴子倒是爽利,直接一句话回了过去:“把他吊起来打一顿,看他还有什么说的没。”

    这一句话下去,玉简的另一边当即传来吕六拐的声音。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啊大王!这是礼节!礼节!”

    “礼你个头,我们是妖,天庭当咱是‘国’了吗?”

    也不管吕六拐的辩解,猴子直接将玉简收了起来,背起杨婵就往花果山呼啸而去。

    这一路,他都用灵力将杨婵覆盖得妥妥当当的,高空的气流便是半点都沾不得她的身。

    趴在猴子的背上,杨婵轻轻蹭着猴子的肩,半睡半醒地问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该不是协议内容了吧?”

    沉默了许久,猴子直视着前方流转的光影,答道:“我有一种预感。我欠你的。也许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杨婵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若是。有朝一日我背弃了承诺,不接受你提出的要求,你会怪我吗?”

    “会。”杨婵微微睁开眼睛,朦朦胧胧间在猴子的肩上啃了一口,迷迷糊糊地说道:“若是你敢背弃承诺,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是吗?那也挺好的。”猴子半开玩笑道。

    如同皑皑白雪的云层上,猴子一边护住杨婵,一边施展术法飞速驰骋着。

    ……

    花果山水帘洞。上层大厅里的火盆吱吱地燃烧,照亮了巨大的空间。

    十几只妖怪分列两旁,吕六拐与短嘴则站在王座边上。立在大厅正中的是来访的天官与两位护送的天将。

    那天官等了许久,已经等得极不耐烦,正气势汹汹地指着吕六拐叱喝道:“本官大老远地来到你们这穷乡僻壤,已是给足了面子,你们那头领竟到现在都不出来相见,也不让本官见广目天王,这究竟是何居心!”

    “天官息怒。”吕六拐赔笑道:“我们大王有点急事,还请稍候。这见广目天王的事。真不是我俩做得了主……”

    天官冷冷地看了吕六拐一眼,哼笑道:“做不了主你们出来做甚?唱戏?莫非。你们这帮子山沟沟里的妖怪还懂唱戏不成?”

    吕六拐顿时哑口无言。

    那天官无视他脸色的变换,只接着滔滔不绝地谩骂道:“不知天时,不懂礼法,与尔等这些妖怪讲理,实乃多此一举!对尔等此等妖物,便该用刀剑,用弓矢!派两个做不了主的便要与本官谈,当自己是啥了?给几分薄面,便真蹬鼻子上脸了?哼,你们那头领,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短嘴瞪大了眼睛要发作,却吕六拐拉住。

    尴尬地笑了几声,吕六拐微微躬身,拱手道:“照理,您大老远地来,我家大王未能相见确实失礼。可您也是奉了李天王之命前来,为了什么,只有阁下自己清楚了。若是谈不出一个彼此想要的结果,届时回去也不好交代不是?所以,我方虽有不是,但也请阁下注意言辞。”

    这一说,天官顿时一愣,不由得高看了吕六拐几眼。

    他也不是没见过妖怪的人,但在他眼中,妖怪只分胆子大与胆子小两种,好似吕六拐这般的,倒真是没见过。

    稍稍顿了顿,吕六拐又补充道:“况且,我方也从未承诺过,李天王派特使过来,我家大王便会接待不是?”

    深深吸了两口气似是平复下情绪,那天官挺直了腰杆朗声道:“既然,你已承认过错,那本官便再等等吧。可若是到了黄昏时分还不见你家大王,本官也只好打道回府,如实向天王禀报了。届时大军压境,可就休怪本官了。”

    “在下谢大人体谅了。”吕六拐彬彬有礼地说道。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转眼间便是黄昏。

    吕六拐与短嘴都有点坐立不安了,那天官其实也头疼得紧。

    此行的目的,自然是以救出广目天王为第一要务。这战败也就罢了,堂堂南天门四大天王之一的广目天王要是剿妖身陨,到时候消息传上天庭李靖颜面何在?

    只要有一线希望,李靖都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先前虽气势汹汹,但那也不过是一种谈判的伎俩罢了。若是让对手觉得自己有求于他,到时候对方漫天要价,岂不是更不好谈了?

    瞧着眼前这两只妖怪的模样,来访的天官倒是觉得对方首领有事不来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可先前狠话已经撂下了,如今黄昏已到,要如何将期限推迟,倒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啊。

    正当那天官发愁的时候,猴子已经安顿好杨婵从洞外快步走了进来。

    见到猴子,一干妖怪纷纷跪下行礼。

    这一跪,天官自然明了猴子的身份。

    还没等天官开始上下打量猴子,组织好相应的说辞,猴子便直接开口道:“简单点,有什么要求,直说。”

    那天官一阵错愕,支支吾吾道:“放,放了广目天王。”

    “行!”

    在场的,无论是妖怪还是天官,乃至护送天官来的天将都顿时傻眼了。

    这么简单?

    只见猴子大步走上王座,转身坐下,伸手道:“拿蟠桃来换!”(未完待续。。)

    ps:  么么,这个是加更的。剩下5个加更了。

    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