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零五章:谈判

2018-01-17 08:54:05Ctrl+D 收藏本站

    “蟠桃……?”天官曾赟的眼睛不由得微微眯起。

    他曾想过花果山会要功法,会要仙丹,要不进攻的承诺,甚至要金精要兵器,而这个要求显然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可看猴子的态度,也不像是开玩笑的。

    细细思量了一番,曾赟干笑两声,稍稍直起身子朗声道:“猴王果然是快人快语。说起来,广目天王身为南天门四大天王之一,自然不是区区一两个蟠桃可比,只是……”

    他微微顿了顿,望向猴子,正色道:“猴王恐怕不知道吧?蟠桃园归西王母管,只每次蟠桃会时方能采摘。每一位神仙,与会的宾客,按品阶可分得多少,皆有定数。并非轻易可得。”

    “是吗?”猴子翘起二郎腿歪歪斜斜地靠坐在王座上,伸手掏了掏耳朵道:“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只知道,我用广目天王换蟠桃,已是亏本大甩卖了。若是再亏,本王宁可让他烂在监牢里。”

    猴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曾赟却是回以一笑。

    “猴王。在下不得不提醒您,此次到访,乃是托塔天王李靖李天王念及广目天王昔日劳苦方派遣在下前来。若是广目天王被俘之事曝光……莫说天庭,便是凡间,战将死于沙场乃是天命,断然没有拿东西换回的道理。若是此事可行,那往后凡间妖物岂不是都可俘虏了天庭战将相要挟?所以,若是猴王真想达成协议,要得些许好处。还请换个名目吧。”

    说罢。他拂袖。用余光细细地观察着猴子。

    这便是底线了吗?

    猴子伸手摸着下巴,思量着,半响,问道:“那李天王的意思,是拿什么来换回广目天王呢?总不至于想空手套白狼吧?”

    “天王的意思,是可许花果山半年安泰。再久,便是承诺了也无用。”

    “半年?”猴子噗哧一下笑了,轻轻抚摸着手边的行云棍。意味深长地瞧向曾赟:“半年安泰,我须得他许?这与空手套白狼何异?”

    曾赟缓缓侧过脸去,淡淡叹道:“某劝一句,猴王可得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莫要对自己过于自信了。要知道,您全歼我南天门大军一万,如此大罪,若不是李天王念及与广目天王昔日情分,早已大军压境一举荡平花果山,如何可能让在下站在这里与猴王多费口舌?如此安排。已是恩赐。莫要错过了,悔恨不及才好。”

    “兵戎相见。各为其主,哪里来的罪与过?特使说笑了。”猴子缓缓站了起来,手持行云棍一步步走下王座,来到特使身旁,环绕着他踱步转圈,悠悠道:“这样吧,你回复你家李天王,就说,本王只要蟠桃,而且不是一个。本王要百个蟠桃!还全部都得上了年份的。若是不允……广目天王,便让他不要再挂念了。”

    曾赟微微一愣,冷笑一声,道:“百个?猴王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这不是狮子大开口,这是明码实价,也不打算打折。若是李天王不同意,也便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曾赟面无表情地听着,也不答话,似乎在揣测着什么。

    “至于——!”绕着曾赟走了一圈,猴子停下脚步,接着说道:“我花果山是否安泰,靠的不是他李天王的许诺,而是靠我手中的棍子。想打,只管来便是了。”

    说罢,猴子嘴角微微上扬,盯着面色一阵青紫的曾赟笑了出来,一字一顿道:“你说,是吗?”

    曾赟嘴角一阵抽搐,心中不由得疑惑了起来。

    他自身不过炼神境,看不透猴子的修为。可如此嚣张的妖怪,倒真是头一回见到。难道不知道激怒天军的后果吗?

    说给半年安泰,实则是让他卷铺盖赶紧滚,留下花果山的一干妖众给天军砍了人头去填数。说白了,便是暂时放他本人一马。往后发了通缉令,是否追缉得到,便各安天命了。

    如此条件,说起来已是莫大的恩赐。甚至不可让天庭知道。

    这猴子该是听明白了,却还提出这种要求?难道他不知道,罪责轻重之余,天军重视与否才是关键吗?若激怒了李靖,便是掘地三尺也能找得到他,到时,除非他能如同西牛贺州的六大妖王那样与其他强妖勾结在一起,否则谁也救不了。

    而便是那六大妖王目前也面临着天河水军的征讨,处境堪忧。

    还没等他揣摩清楚这对方的用意,猴子已转过身去对着一众妖怪大大咧咧地招呼道:“送客。”

    一声令下,几个妖怪已经朝着曾赟靠了过去要将他强行撵出水帘洞。

    那曾赟见状,连忙喝道:“慢!”

    “怎么?还有其他事?”猴子笑盈盈地回头。

    闻声,那几个妖怪都停下了动作。

    曾赟站在大厅的中央,犹豫着。

    站在他的立场,自然是希望达成协议救回广目天王,可现在这妖王提出的要求早已远远超过了临行前李靖给予自己的权限,又丝毫不想松口的样子。

    如此一来,确实没必要再谈下去了。只是,此行还有一事未办。

    曾赟朝着猴子拱了拱手道:“猴王,临行前李天王叮嘱在下,到了这花果山,必定要见到广目天王。还请猴王成全。毕竟,若是见不到,那往后,莫说是蟠桃,其余的也没有谈的必要了。”

    猴子自然明白曾赟的意思,李靖是想确定广目是否还活着。

    略略想了一下,猴子笑道:“行!既然来了,便由本王尽尽地主之谊,带你走走吧。”

    说罢,一伸手,搭到曾赟的肩上。

    这一亲昵的举动瞬间将曾赟吓得魂飞魄散。

    他身后的两位护送的天将也是一咯噔,连忙一手握到佩剑上就要出手。可还没等他们拔出佩剑。已经被左右的妖怪一拥而上制服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显然是吓坏曾赟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护送自己来的两位炼神境天将在刹那间就被缴了兵器压倒在地嗷嗷大叫。整个脸色煞白。

    “别管他们了,我们走。”

    就好像当眼前的一幕没有发生过一样,猴子若无其事地勾着曾赟的肩膀,半挟持式地扯着他往地牢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曾赟已被惊得瑟瑟发抖,口不能言。

    一直守候在两旁的那些个看上去只有纳神境修为的妖怪,实际上竟然都是炼神境以上修为!

    看来,那位被放回去的天将并不是被吓坏了说胡话啊,这里真有很多炼神境以上妖怪!

    他开始意识到。这绝非一支普通的妖怪势力。广目天王战败被俘,也绝不是李天王所揣测的大意轻敌那么简单。

    一路被猴子硬扯着,他们很快到了地牢口。

    刚好站在地牢外面与小妖商讨着什么的黑子连忙躬身帮他们开了门。

    一进入地牢,曾赟便整个怔住,瞪大了眼睛。

    被脱光了的广目天王浑身是伤,四肢尽废,被丢在阴暗潮湿的笼子里如同一条虫子一般蠕动。便是那张脸都已被毁了容,若非标志性的肤色,曾赟也丝毫无法认出他来。

    只一瞬间曾赟就明白过来,这些根本不可能是战斗中留下的伤痕。而是……

    他惊恐地望向猴子,却见猴子依旧笑盈盈地。目光缓缓斜向他。

    四目交对,只一刹那,曾赟忽然感觉那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匪夷所思的残暴,不由得手一抖打了个冷颤,顿时浑身都不舒服了。

    见曾赟干咽了口唾沫微微一缩脑袋,猴子手一用力,直将曾赟紧紧地扣在身边,盯着他缓缓道:“怎么?不是你想见的吗?”

    此刻,两人的脸相距不过一尺的距离,在这样的近距离之下,曾赟忽然感觉猴子原本看似亲切的笑容变得无比狰狞,吓得那老脸不住抽搐了起来。

    憋了半天,他微微颤抖着避开猴子的目光,说道:“猴,猴王……你这样不好吧?虐待战俘,这实在是……”

    还没等他说完,匍匐在牢笼里的广目天王猛的抬起头来,望见曾赟,猛地呼喊道:“曾赟救我!救我——!”

    曾赟依旧不住颤抖着不敢去看广目,那呼吸越发急促了,侧身拱手道:“广目天王……曾赟必定竭力而为,还请天王,稍稍等候。”

    “曾赟,你一定要求李天王救我,这猴子不是人,他会杀了我的!你一定要帮我求李天王救我啊!待我出了这牢笼,必定重重谢过!”

    沙哑的哭喊声落到曾赟的心里,一阵痉挛。

    不顾广目天王的呼嚎,猴子揽着曾赟一步步往回走,笑问道:“叫曾赟是吧?”

    “是……是。”惊魂未定的曾赟颤抖着点头。

    “先前你说我虐待战俘……好吧,我承认我虐待战俘。也知道这不是个好习惯,可你得知道,我只是一只猴子,一只住在山沟沟里的没见过世面的猴子。你们难道要对一只猴子要求那么多吗?况且没拿到蟠桃,我心情恶劣,难免需要个地方撒气。虽说我们不是一边的,但这种事想必你也是可以理解的,对吧?”

    曾赟咬着嘴唇,攥紧了拳头,颤抖着,默不吭声。

    “不过你放心,在李天王明确拒绝我的要求之前,我会尽量,尽量地控制自己的脾气,不让广目天王丢了性命的。不过,若是真拒绝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广目天王的魂魄,你们就别指望拿到了。此事,还请阁下如实回报李靖,同僚一场,广目天王方才有如此恳切地向你请求,可莫要耽误了营救的好时机啊。你说,是吗?”

    猴子伸长了脖子,咧开嘴对着曾赟笑。

    笑得曾赟一阵鸡皮疙瘩,那牙都要咬碎了。(未完待续。。)

    ps:  连续加更,思路有点断断续续地了……

    晚上我尽力看看能不能再赶出一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