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零六章:李靖的愤怒

2018-01-17 08:54:04Ctrl+D 收藏本站

    “他真这么说?”李靖语气冷淡,脸色,却已经是从未有过的铁青。

    那神情让跪倒在他身前的曾赟恐惧万分,连忙叩首,低声道:“他还……还……”

    “说。”

    “他还扣下了护送下官的两位天将……”

    “是吗?”李靖僵硬地笑了笑,伸手端起一旁摆放在一旁的茶盏,隐隐抖动着。

    “他,他说他只是妖,无需顾忌人的准则。况且,两位天将在他面前动兵刃,便已失了礼法,不在豁免范围之内。”曾赟整个伏地,不敢抬头。

    李靖低头抿了一口茶水又将茶盏放回桌面上,额头上的青筋已在微微跳动着,不言不语。

    静悄悄的大殿里,只剩下李靖沉重的喘息声,那拳头攥得紧紧的。

    许久,曾赟微微抬起头来,望见李靖的神情吓得又将脑袋缩回地上。

    “你,先出去吧。”李靖缓缓道。

    “是。”曾赟连忙叩首缓缓振了振衣袖站了起来,侧眼望去,看到站在一旁的持国天王正在与他使眼色。

    默默地点了个头,退出殿外,连带地让两旁的卫兵将殿门关上。

    这一关,只听一直莫不吭声的李靖一声暴喝,将桌面上的茶盏以及焚香的炉子连带几卷竹简一并扫落在地。

    “欺人太甚!简直目中无人,当真是欺人太甚!区区一介小妖,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敢与我李靖叫板!”

    抬腿直接将身前长桌踢翻在地,李靖怒吼道:“饶他一命已是不得已。莫非他当真以为我李靖怕了他不成?”

    抬起手。侧边的烛台也被打翻在地。

    一旁的持国见状想开口劝诫。却被李靖伸手止住。

    整个大殿内霎时又恢复了寂静。

    李靖整个人好像定住了一般,喘着粗气,缓缓闭上眼睛,顿了许久,方咬牙道:“做两手准备,你,通知哪吒,让他速速赶来。”

    “三太子正在东部剿妖。此时召唤恐怕……”

    “让他立即将军权交托他人,切勿耽搁。还有,帮我给太白金星递个帖子,约他一叙。”

    “李天王这是要……”

    李靖喘息着,缓缓道:“蟠桃只能找西王母要,此事又不便明说。届时,就算以奖赏有功将士的名义要求蟠桃,一百个,怕也是要不到那么多。如此一来,便只能请太白金星私下活动了。只是,这种事。那老贼必定狮子大开口。”

    持国不由得疑惑了起来:“李天王真要满足那妖猴的要求?”

    只听李靖咬牙切齿道:“我让他有命拿,没命吃!”

    那瞪大的眼中,是无尽的怒火。

    ……

    花果山的山顶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座小木屋,半掩的窗户透出微弱的火光。

    简朴的木屋里,杨婵仰卧在卧榻上,猴子则来回走动检查着木屋。

    “你还是暂时住在这里吧,山洞里空气太差了,对身体不好。我让以素过来照顾你。”

    “听说,你要用广目天王换蟠桃?”

    “是啊,换一百个。”

    “换这么多,李靖该是不会答应吧。蟠桃会,按照李靖的品级,也不过分得二十个上下,整个南天门最多不超过两百个,你一口气要求一百个……”

    “我猜他会答应。”猴子仰头瞧着屋顶,叹道:“他现在肯定想把我生吞活剥了。所以他无论如何要弄到蟠桃把广目天王弄回去,然后再大举进犯花果山。”

    “会这样?”杨婵不由得望向猴子。

    “猜的而已。”

    杨婵微微笑了:“遇到你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他恐怕很头疼吧。”

    “广目天王若是死了,他对上对下都不好交代,所以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总归要想办法试试。在天庭这么多年了,又听你说他善于权术,若是我开口要一个,保不准明天就送来了。”扭过头来,猴子对着杨婵笑道:“让他想办法去天庭折腾,来回折腾。”

    “你怎么会忽然想到要蟠桃的?”

    “因为某个人寿元将尽啊。”猴子头也不回地说道。

    杨婵的脸当即就红了,憋了半响,她低声说道:“那你可以找我哥要,数量不多的话,他该还是有的。”

    “你确定吗?我可是听说他上次反天之后,和大部分的神仙都断绝了关系。就算剩下私下那么几个,要在下次蟠桃会来临之前弄到蟠桃,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再说了,万一他以此要挟要你回去,你说我是放人还是不放呢?”

    “这……”

    “其实呢,我也没指望李靖,反正他爱给不给。他给,自然皆大欢喜。”说着,猴子噗哧一下笑了:“给了,然后再打。到时候他吃了闷亏,一百个蟠桃在我手里,你吃一个再分下去一些还剩下不少,有这些把柄在,他跳下黄河也洗不清了。”

    “李靖不简单的,别那么乐观。”

    “那是后话了,成不成都没所谓。距离蟠桃会还远,这时候要这么多蟠桃,他恐怕要费不少时间不少力气吧。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到时候时间拖拖就过去了。他要不给也没事,我继续拿广目天王做文章搅得他士气全无,就好像在肉粥里丢两只苍蝇,恶心他。”

    杨婵平卧着望向屋顶,淡淡笑了:“说白了,你只是要拖时间。”

    猴子点了点头:“这档口,越是示弱就越危险。越是敢狮子大开口,越凶,对方就越是要三思而后行。我得让他相信,我真敢杀了广目天王,这样他倾向给蟠桃的几率就更大了。其实这一百个的数目我拿捏得还是挺准的,要一个十个,对方不用十天半个月就送来了。要千个。对方一绝望直接开打。到时候我方大败就不说了。结果自然是惨痛。若是李靖大败。这消息肯定捅上天去,也就不好遮掩了。”

    “你靠什么判断这些的?”

    “你说的呗。”

    “啊?”杨婵一下愣神了,半响,才悠悠说道:“没想到我平时偶然提起的,你都记住了。”

    “至于你的寿元问题,放心吧,实在不行,我拉下脸去找师傅。或者直接找镇元子。该还是能解决的。”

    “谢谢你。”平躺在卧榻上的杨婵侧过脸来看着猴子,甜甜地笑了。

    正在摆弄椅子的猴子悄悄瞥了她一眼:“你就好好休养吧,接下来还好多事要靠你呢。”

    正当此时传来了敲门声。

    “猴子哥哥,是我。”

    猴子放下椅子,大步走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以素,手中还拿着换洗的衣物,肩上背着包裹。

    将以素引进门,猴子交代道:“往后几日,你便住在这了。好好照料你师傅。”

    “恩。”以素重重地点了头。

    “那我就先走了,抽空再来看你。”猴子回头对着杨婵说道。

    杨婵微微笑着。盯着猴子,好一会才说:“好。”

    那神情看得以素眉头都蹙了起来。隐隐有些不快。

    ……

    西牛贺州,人迹罕至的深山里妖怪大军筑起了连绵数里的营地,远远望去,却不像是军营,而像是一伙山贼盘踞。

    吆喝声中,营寨的大门在铁索的牵扯下轰然放下,一支三十人上下的商旅队伍戴着脚镣被押送了进来。走在前面的棕熊精脸上笑开了花。

    相熟的妖怪悄悄蹭过来想要一个去解解馋,被棕熊精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这可是今天巡山的收获,准备用来进献给妖王们的。自己都没舍得尝,哪里轮得到你们?”棕熊精乐呵呵地说。

    顿时,引来四周一阵鄙夷。

    这一阵喧闹,商队中两个低垂着脑袋的俘虏不由得想笑。

    守门的妖将拿着仅剩不多的符文想过来检查,开口却先跟棕熊精讨论起了要留下两个当“过路费”。

    这一说,棕熊精当即伸手推了过去,差点打起来。

    好不容易平息了混乱,到头来棕熊精连碰都不想让他碰了,带着自己手下的妖怪将一干俘虏团团围了起来一路护送,谁也别想靠近。

    还骂骂咧咧地说道:“一群饿死鬼,不就是几个月没尝腥嘛?就变成这样了?”

    营地里往复巡逻的妖怪身上铠甲破烂不堪看不出统一制式,手中的兵器更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角落里时不时能见到一两只小妖随意地趴着睡觉。

    辎重乱七八糟地堆放,看上去就像个垃圾堆似地,脏乱不堪。

    一路走了许久,到营地的正中,棕熊精想将俘虏们送进妖王们的“厨房”,却被守护的鳄鱼妖挡了下来。

    他磨刀霍霍地瞧着棕熊精身后的俘虏们一阵嘴馋,压低声音道:“你要留下一个给老子,便让你进去。否则,拿妖王们的手令来再说。”

    棕熊精当即吐了他一口唾沫带着人马往回走,最终只得找了个大笼子全都关了进去,吩咐好下属守护,然后自己才朝着妖王们的主帐走去。

    到门口,得了守卫的传令,他轻轻掀开营帐的帘子揉搓着肥厚的熊掌走了进去,谄笑道:“各位大王,属下今天巡山有收获啊!”

    待他看清了营帐内的形势却不由得一愣。

    宽敞高大的营帐里,作为盟军主帅的牛魔王高高地坐在主位上瞧着他;担任军师的蛟魔坐在一旁的次位上盘着手;长着两片翅膀目光凶狠的鹏魔王来回踱步看都不看他;身材高大,脑袋更大的狮驼王端着酒坛喝闷酒;猕猴王歪歪斜斜地靠着桌子挠痒痒;狱狨王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一干妖王,此刻最大的共同点,就是脸色都极为难看。

    棕熊精顿时心里一咯噔,嘀咕道:“糟糕,来的不是时候。”(未完待续。。)

    ps:  又是正常更新……

    还欠6个加更。。。。。。

    对了,《大泼猴》在移动和阅读已上线,通过移动和阅读客户端看书,能直接用话费支付进行订阅。不过价格,会比起点稍贵一点。

    么么,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