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零七章:夜袭

2018-01-17 08:54:04Ctrl+D 收藏本站

    牛魔王瞧着棕熊精,冷冷地问道:“收获了什么?”

    那声音有如雷鸣一般。

    棕熊精心中一颤,本是来献礼,此时反倒是虚了,连忙躬身叩首道:“启禀诸位大王,小的捉住了一队商人,有三十人,特来献给诸位大王。”

    鹏魔王扭过头来瞧了棕熊一眼,冷哼一声瞥向牛魔王道:“你的好属下,让他去巡山以策安全,他倒好,光顾着捉人了。是想吃饱了好做饱死鬼吗?”

    坐在次座上的蛟魔王用他那尖利的声音问道:“入营之前可曾检查过?”

    棕熊精颤抖着缩了缩脑袋,扭扭捏捏道:“符文所剩无几……所以,所以没有检查。”

    一听这话,鹏魔王当即笑了起来:“符文所剩无几就不检查?依我看,符文不够倒是可以不带进来,什么时候可以不检查了?若是里面混几个天将,到时候可有好戏看了。”

    牛魔王怒瞪了棕熊一眼,低声叱喝道:“滚!”

    棕熊精连忙伏地叩首,灰溜溜地离开了主帐。

    待他走后,鹏魔王才挑衅似地望向牛魔王,悠悠道:“看到没,就凭这些不知轻重的木头脑袋,我们和天军打个屁啊!现在天河水军已经在外围,不日将进攻。要是我们现在先行筹划,还能带上自己的亲信跑,再等下去可别自己都被套在里面了。”

    “依我看也未必是不能打。”蛟魔王轻声说道:“现如今,天庭与天河水军未必是一条心,兴许没以前那么尽力了。只要我们六个团结一处……”

    “你给我闭嘴!”鹏魔王指着蛟魔王叱喝道:“你说要去跟镇元子磋商恢复丹药法器的供应。现在连看门用来鉴别的符文都没了!丹药法器呢?你在南瞻部洲打了败仗如同丧家犬一般跑过来。你是无牵无挂了。我们可都是拖家带口。这里何时轮得到你说话了?”

    “老三!”牛魔王一拳重重地捶在扶手上。怒吼道:“说话给我放尊重点!”

    这一吼,鹏魔王才不情愿地安静下来,却依旧愤愤瞪了蛟魔王一眼,扭过头去正好瞧见掀开帘子要往帐外去的猕猴王。

    一时间,一屋子的妖王都望向了他。

    那猕猴王尴尬地笑了笑,挠头道:“我出去透透气。反正你们商量就好了,我孤家寡人的,你们说怎么干我怎么干还不行吗?”

    说罢。缩了缩脑袋,钻出营帐。

    距离营帐一里开外的巨大牢笼边上,被十几只妖怪围着的棕熊精愁眉苦脸地很不是滋味。

    辛辛苦苦把这帮人类弄回来,本想献给几位妖王好讨点奖赏,结果反倒看了脸色。

    盯着牢笼里那一窝垂头丧气的人类,他心里很是不痛快。

    “来,打开笼子,先给我捉一个出来下酒。”他指着一旁的小妖叱喝道。

    “老大,这可不行。整个营地都知道你捉回来的人是要献给几位大王的,大王们没吃。你就先吃了,到时候他们记恨你不分给他们。肯定到处说你不敬几位大王!”

    微微一愣,棕熊精连忙道:“对对对,不能吃,还好没吃。”

    半响又忽然反应过来:“诶,刚刚谁说话了?”

    他瞪大了眼睛望向四周,那一个个妖怪都面面相窥,纷纷摇头。

    “老大,没人说话啊。”

    “没人说话?那我怎么听到了?”

    妖怪们一个个都楞在那里,不明所以。

    “真没听到?”

    “没有。”

    棕熊精想了好一会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那牢门倒是已经打开了,站在门口的妖怪指了指里面瑟瑟发抖的人类问道:“那,老大还吃吗?”

    “不吃了,不吃了!”棕熊精摇头摆手,朝着那帮子人类看了一眼,指着一众妖怪道:“你们今晚都给我看好来,谁也不准碰。待明天大王们心情好点了,我再去进献。都听明白了没有?”

    “小的明白!”

    棕熊精扭头就走,边走还边挠耳朵。

    “难道是我刚刚听错了?奇了个怪了。”

    待到夜深,整个营地静悄悄地只剩下偶尔传来的巡逻兵的脚步声,大多数的妖怪都已经睡去,负责执勤的也一个个无精打采地各干各的事。

    营火吱吱地燃烧,昏红的光隔着围栏照亮了牢笼里那一张张生怯的脸孔。

    忽然间,其中一个微微睁开了眼。

    那眼珠子迅速滚动朝四周望去,在确定没妖怪在注意这边之后才缓缓坐起。

    很快,其余人等也都一个个坐了起来。

    前一刻看上去还担惊受怕的他们,此刻的神情看上去却像是一个个历经生死的勇士。

    只见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默默低下头去,一用力,手上的镣铐便全都悄无声息地解开了。

    为首的,披头散发的老者轻轻拨开长发,露出的却是一张年轻的脸——天内!

    只见他微微一笑,朝着四周扫了一眼,用唇语无声道:“动手!”

    “诺!”周遭的人等也都用唇语无声回应。

    手一翻,掌心处纷纷多了一根灵力凝结而成的尖刺。

    隔着围栏,那些尖刺从天将们的手心挥洒而出,顷刻间没入四周熟睡妖怪的眉心,一个个没了声息。

    距此处不远的哨塔上,一只手持长枪的鸡精正好望向这边,与天内对视的刹那,忽然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炸开,整个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忍不住深深眨了两下眼,用力地甩了甩头,他感觉稍稍回复了一些,可看远点还是看不清。

    “是太累了吗?”他不由得拔了拔鸡冠嘟囔道。

    牢笼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一个个天将伪装成的商人有序地离开。

    待出了牢笼。天内回首一望。伸手一抹,空荡荡的牢笼中迅速多了三十几个身影,远远看去像是靠在一起熟睡。

    到此时,高塔上的鸡精视线才渐渐恢复过来,随意地望向牢笼的方向。那里一切如故,什么异常也没有。

    一堆巡逻兵从牢笼前走过,朝着看似熟睡的妖兵看了一眼,又瞧了瞧牢笼里的幻影。咽了口唾沫默默走开。

    牢笼后,营帐的阴影里,三十几个天将聚在了一起,居中的天内飞速比划着什么,到结尾,做了个“行动”的手势。

    所有的,三十几个天将迅速无声无息地散开,借着夜的阴影,悄然潜行在密密麻麻的营帐之间保持着固定的距离相互照应,避开巡逻兵的目光将一道道的符文贴到各个角落里。

    就算偶然被发现。也能合作无间迅速将发现者解决,将尸体藏起。

    不多时。整个营地内部已经被悄无声息地布下了许多的符文。

    他们又重新在营地东面的一个角落里汇聚了。

    “都办好了?”天内低声问。

    “办好了!”天将们迅速答道。

    “办好了什么?”

    所有的人都猛的一惊朝四周望去。

    月色下,他们看到就在他们侧边堆成小山一般的辎重上,趴着一只妖怪。

    这是一只猴妖,却不同于普通的猴妖。他绒毛呈金色,身高约莫六尺,体型健壮肥大,身穿一件黑色广袖大袍,袍子上又套了一件轻甲。

    此时,他正低头打量着眼前的天将们。

    “是,狱狨王!”天内瞪大了眼睛,周遭的天将也迅速向他靠拢,惊恐地望着狱狨王。

    “我说是谁那么大动静呢,原来是天河水军的诸位啊。”

    不远处两座营帐之间的缝隙也悄悄走出了一个身影。

    这也是一只猴妖,约莫六尺上下,身穿一件灰色便甲,手持一柄钢棍,看上去身手矫健。

    狱狨王依旧趴在辎重堆上,面无表情地瞧着他们:“不只是动静,气味也很重。”

    “这来的,是猕猴王。”天内暗暗对周遭的同僚说道。

    “怎么样?是要动手,还是束手就擒呢?”猕猴王拄着手中的钢棍挠头,嬉笑着问道。

    闻言,只见天内从衣兜中取出一片不起眼的竹简,冷冷一笑道:“两者都不用,你们,发现得太迟了!”

    说罢,就将那竹简捏碎。

    两位妖王不由得楞了一下。还没等他们想清楚天内这话里的意思,整个营地都已经混乱了起来。

    几乎所有的帐篷与辎重物资都被同时点燃,熊熊烈火直冲天际。

    每一个角落里都似乎有人在呼喊着同样的话:“天军进攻了!快跑啊,快跑啊!六位魔王已经先跑了,大家快撤啊!”

    前一刻还在睡梦中的妖兵们此刻都已经吓破了胆,惊慌失措地夺路而逃,争相践踏!任凭妖将如何控制都控制不住。

    这就是有过阵前脱逃前科的坏处了,几乎所有的妖怪都当即相信六魔王已经逃跑……

    “这是……你们……”猕猴王瞪大了眼睛,攥紧了手中的刚棍,望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不由得整个怔住了。

    那三十多位手无寸铁的天将却迅速结阵,站在正中的天内冷冷地看着两位妖王,笑道:“见到火光,大军很快就到。怎么样?你们是留下来和我们决一死战,还是赶紧回去整军,或者像上次一样逃跑呢?”

    所有的天将都笑了起来。

    回头怒视了天内一眼,猕猴王咬了咬牙,转身离去。见状,狱狨王也一个飞扑朝着主帐赶去。

    当他们赶到主帐的时候,其余四位妖王都早已出了帐篷,一个个呆呆地站着抬头仰望天空。

    漫天火光中,数十艘悬挂浪花利剑大旗的战舰破云而出!

    为首的旗舰上站着的,是副将天辅。(未完待续。。)

    ps:  感谢卡卡罗特~感谢投月票的诸位。

    这是甲鱼第一次进入月票榜前100的说。

    额,那啥,现在欠5个加更了。话说月票要突破150了……

    又该是欠6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