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一十章:拜别

2018-01-17 08:54:03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西牛贺州剿妖之战进入收尾阶段之时,东海龙宫也终于确定了那场就在自己家门口发生的战斗。

    “这么说,当日花果山战败的,真的是南天门广目天王所部咯?”老龙王捋着龙须问道。

    “该是了。”龟丞相拱了拱手道:“只是那李靖似乎不想外人知道此事,尚未上报天庭。若非三太子透过其他渠道了解,当真一团云雾,看不清啊。”

    “不想让人知道?”老龙王微微挑了挑龙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正是。”

    “折损了一万天兵,花果山的海口就停靠着他南天门丢下的战舰,莫非还能瞒得住不成?李靖此举,倒是让人费解啊。”说着,老龙王转而望向了立在另一边的敖听心。

    敖听心微微福身,道:“依女儿之见,恐怕此战,不只是战败那么简单。”

    “哦?”

    “李靖此人城府极深,又善权术。若非逼不得已,必不会冒险隐瞒此事。毕竟战败了不好看,隐瞒战报,就更不好看了。所以……”敖听心掩着嘴微微笑,那眉宇之间尽是柔情,却又接着说那不属于女儿家的朝堂之事:“所以,必是此战当中还发生了更为严重的事,一件,能让李靖甘担隐瞒战报的罪名。而且,此事必是有可能通过争取一定的时间来掩盖的。”

    说罢,她意味深长地瞧着自己的父亲。

    老龙王双目转了转,道:“莫非是……广目天王被俘?”

    “可能性,甚大。”敖听心道。

    老龙王顿时倒抽一口。对着龟丞相道:“看来。此猴修为当真极高。当日听心说他与杨戬战平。本王尚且半信半疑。如今想不信都不行了。”

    当日大战,东海龙宫的探子就在海上观测,虽因不想靠太近沾染麻烦看得不太清,但也看了个大概。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干净利落地击溃南天门一万天兵,对于花果山的战力,东海龙宫自愧不如。这不由得让老龙王感叹当时接待猴子的时候当机立断更换礼节实属明智。

    然而,战后原以为李靖会震怒发兵征讨,天庭会下旨让东海龙宫配合。结果却什么都没发生,只剩停靠在东海边上的几艘战舰提示着老龙王,事情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为了探明真相,老龙王特地派了龟丞相上天拜托自己因封神之战为哪吒所杀而封神的三子敖丙。

    这一探,却探出个李靖隐瞒战报……

    “女儿啊。”老龙王无奈地摇头,叹道:“依你看,接下来我东海龙宫应当如何?”

    敖听心淡淡道:“自然是,约束属下,暂且莫要有所动作。不要与花果山有往来,也不要与花果山起争端。更不要对外提及当日花果山之战。至于那东海边上的战舰,佯装不知便是了。如此。各方面都不得罪,方为稳妥之策。”

    老龙王不由得多看了敖听心几眼,捋着须,沉默了许久道:“你若是男儿身该多好啊。”

    ……

    此时正值黄昏,东海边上,背着包裹,风尘仆仆的风铃正呆呆地站在礁石上眺望茫茫大海。

    这一路与太上结伴而行,距离她离开斜月三星洞,已过去了大半年。终于是走到了这里。

    “老先生,你真不与我一同去花果山吗?”

    “不了。”站在身后的太上摇头道:“倒是你这小姑娘,你确定真要去花果山吗?那里可是妖怪聚居之地,一个全然不同,你所无法想象的世界。若是现在反悔,老夫即刻便能将你送回斜月三星洞。”

    风铃微微低下头,半响,转过身来深深鞠了一躬。

    太上微微一愣,问道:“你这是为何?”

    风铃抬起头,甜甜地笑道:“谢谢你,老先生。这一路,该都是你送我过来的吧?”

    “结伴而行,何来‘送’一说?”

    “老先生你也莫要否认了。风铃有自知之明,短短时间,断然无法穿越十万八千里。”迎着海风,风铃叹道:“那被烧掉的地图,其实是对的。只是老先生替风铃‘隐’去了这中间不少的路程。往日里与猴子闲聊,也知道这一路凶险,如今一路顺畅,怕是路上的凶险也都被老先生您化了去。若是没有老先生,风铃不知何时方能到达花果山,又不知能否活着到达。可风铃还不知足,竟想着到了花果山若有事还向老先生求助,现在想想实在是心中有愧。所以……”

    说着,她抿了抿唇,甜甜一笑,又是一鞠躬:“还请老先生大人大量,原谅了风铃。大恩无以为报,只能拜谢。”

    呆呆地看着这个倔强的女孩深深的一鞠,太上怔住了。

    许久,那苍老的脸上缓缓绽放了笑容,挤满了皱纹,像个真正的老人。

    他抖了抖袖口,伸手扶起风铃,彷徨了许久,开口道:“给你说个实话,花果山,你不能去。老夫这一路拐弯抹角,就是要让你不去花果山,可惜啊,你这丫头倔得,老夫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为什么不能去?”风铃望着太上问。

    “说不清,道不明。老夫只能劝一句,别去花果山。”

    “可是猴子就在花果山。”

    “正是因为他在,你才不能去。”

    两人对视着,风铃的神情略略有些惊恐了。

    许久,风铃摇摇头,眨巴着蔚蓝色的眼睛看着太上道:“不行,我一定得去看看他。”

    太上松开双手,也是摇头,无奈叹息道:“便知道劝不住啊。如此,便由老夫送你过海吧,也省得你这丫头吃苦头。”

    风铃摇摇头道:“不了,还是我自己过去吧。”

    “为何?”

    “风铃不好意思再麻烦老先生了。”

    “你能过?”

    “猴子没修仙之前都能过。我如何过不得?”

    太上眨了眨苍老的眼睛。看了看地。又望了望天,瞧了瞧风铃道:“早知道就不与你说实话了。”

    风铃噗哧一下笑了,拱手道:“如此,风铃便在此与老先生拜别了。”

    用眼角瞧着风铃,太上哼地笑了。

    “你就如此去见你那猴子?”

    “不然……怎样?”

    捋开衣袖,露出苍老干枯的手,他随手一扬,天上的云朵好像接受他的召唤一般滚动。

    将最白的一缕收入掌心。一推,化作无缝白纱附在风铃的身上。

    “这是……”风铃整个呆住了,一步步后退。

    “相处大半年了,便当是临别送礼吧。”

    天边的晚霞也被捋出了一抹紫色,落到风铃的身上化作紫色长裙。

    从波光粼粼的海面挑出金灿灿的光辉,变成珠钗插入风铃的发髻。

    夕阳的余晖化作了唇彩。

    巍巍山川,浩瀚海洋的轮廓都在刹那间定成了水墨,化成裙边。

    尚未长出花蕾的海棠花在刹那间娇艳绽放,多姿缠绕,化作袖口的图案。

    ……

    转眼间。原本一袭男装的风铃已化作一位清秀脱俗的仙子,美得动人心魄。望着礁石上积水中自己的倒影。摸摸自己的脸,她不由得痴了。

    已经施法完毕的太上拍了拍手,悠悠地吐了口气:“女孩子家,就该像个女孩子。搞得老夫像嫁女儿似地……你这女娃儿,真不让人省心啊。他身边不是说还有个杨婵吗?那可是天上地下难得的美人儿啊。既然要去,就别给比下去了。”

    说罢,太上伸手从衣兜中取出一片玉简递了过去:“呐,这个你收好,若是遇着事想找老夫可以用得上。”

    ……

    一片祥和的花果山,从地下城一路往上挖掘而成的通道已经打通,无数的妖怪正在来回不断地搬迁着开始了各种筑城的准备工作。

    既然存在已经曝光,过度地遮掩已经毫无意义,不如就干脆走到阳光下了。

    当然,也不是完全无遮无拦。

    地下城肯定要继续保留,许多秘密依旧埋藏在那里,新加入的妖怪一律都还要继续呆在地下城里奋战。无论是火器的实验还是战舰的制造,乃至冶炼兵器,暂时都只能在地下城里进行。

    第一批获准到地面上居住的都是那些加入花果山时间较长的,并且获得认可的妖怪。这种安排除了将居住在地面作为一种奖赏之外,另一层用意是确保地底秘密的安全,同时也为拥挤的地下城腾出一些空间。

    短嘴指挥着军队加入了建设大队,肩负起砍伐树木及搬运石材的重任。

    吕六拐则带着一帮子工匠负责具体的建造事宜。

    昼夜不停,忙忙碌碌之中一座庞大的,属于妖的地上城镇已经隐隐有了雏形。

    至于猴子,他正坐在水帘洞里的藏经阁对着已经看过无数次的竹简发呆,意图悟出点什么新东西。

    自从修为停滞之后,他每日的时间变得异常充沛,却因为前期细心打造的体系,在敲定了地上城镇的规划之后自己变得无事可做。每日除了做一些关键性的决定之外,便是去看看杨婵,再在花果山主峰上站一会俯视自己亲手打造的这座城镇。

    再不然,就是巡视一下地下城看看各部分的计划是否认真执行。

    到后面实在无事可做,百无聊赖之下只好把杨婵写的那些悟者道的书都又看了一遍。

    到午夜时分,黑子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猴子哥,杨婵姐让你过去一下。”

    “让我过去?干嘛?”

    油灯下,半卧着的猴子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将竹简卷起,丢到一旁。

    “有客人来了,天庭的人。”

    “天庭的?”猴子一下瞪大了眼睛,倦意一扫而空。

    “好像是……哪吒。”黑子低声说道。(未完待续。。)

    ps:  这个属于固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