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一十七章:博弈

2018-01-17 08:54:01Ctrl+D 收藏本站

    海面上的水柱直逼云端,掀起的巨浪遮天蔽日,飞速朝着风铃逼去,眼看着与那鲸鱼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就在据此百里外,清风子与须菩提的身影悄然显现,一前一后地悬在半空中。

    “这个十师弟,当真莽撞。做起事来不管不顾!”清风子一脸愤慨地捋开了衣袖,一道灵力在手心汇聚。

    即将出手的刹那被一旁的须菩提握住了手腕。

    “师傅,你这是……”

    “别急,且静观其变。”须菩提轻捋长须,遥望风铃所在的方向淡淡道。

    ……

    悬浮在一片漆黑海水中的太上那眉头缓缓蹙成了八字。

    ……

    深海,激流之中,猴子双脚深陷,咬紧了牙,一根根的绒毛隐隐闪烁暗金色的光华,其上闪电跃动。

    被海流卷起的石子从他的身边擦过,瞬间被近乎失控的灵力撕成粉末。

    使出所有力量,六只手交替挪动,一步步,一点点,将整根行云棍都举起!

    敖听心半掩着脸抵御强大的海流,呆呆地看着这意料之中的一幕。

    定海神针的另一个名字,是如意金箍棒。“如意”的不仅仅是大小,其实还有重量。

    这一点除了亲手锻造它的太上之外鲜为人知。

    此时此刻擎天巨柱状态的金箍棒,重量于常态何止百倍!

    然而,他就这么硬生生地把它举起来了……

    “果然是,太乙金仙巅峰的行者道。”敖听心淡淡叹道。

    达到这个境界的行者道。早已是一台彻底的战争机器。若是不死守一处。便是天庭,该也要束手无策了吧。

    在那原本插着定海神针的深坑之中,散发着微弱红光的东海泉眼已被彻底解放。

    此时此刻的它正拼命释放着无尽光阴之中积攒的能量。

    汹涌的海流肆掠了每一个角落,便是敖听心与东海龙王,都只能紧紧地匍匐着,海带林被整片连根拔起冲得无影无踪。深海之中唯独剩下那一只猴子使出了所有力量死死地怀抱着擎天巨柱孤孤单单地站着,任凭海流冲刷。

    ……

    一百丈,五十丈。三十丈!

    “快!不行了!”

    巨浪越来越近,趴在鲸鱼背上的风铃都要急哭了。

    ……

    “师傅啊——!”

    清风子坐不住了,他挣扎着想出手,却被须菩提死死制住无论如何动弹不得。

    “静观其变。”

    只一句,须菩提不再说话,只是睁大了眼睛,依旧饶有兴致地看。

    ……

    十丈,五丈,三丈!

    “快快!不行了,越来越近!”

    掀起的巨浪已经缓缓盖过风铃的头顶。阴影之下,小妮子惊慌失措地呼喊了起来。

    清风子瞪大了眼睛望向须菩提。须菩提却依旧神色淡然,只握着清风子的脉门死死不放。

    再也等不下去了,只见心急如焚的清风子咬破自己左手食指,鲜血溅洒,一个法阵刹那间被凌空绘出。

    他一声清叱:“破——!”

    那血绘的法阵化作实体,飞速旋转,就要朝着风铃飞去。

    见此情形,须菩提却微微一笑,拂尘一扬,道道白丝飞射而出,凌空将那法阵撕成粉末。

    清风子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师傅,你这是……”

    “为师说过了,静观其变!”

    ……

    身躯庞大的鲸鱼被巨浪卷起。

    巨大的力道将风铃与鲸鱼分离。

    飞速翻滚的浪花,海水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瞬间便将风铃吞噬。娇小的身躯如同一片无根无萍的落叶般飘零。

    她挣扎着想摆脱,却丝毫无法抵御冲刷。

    海水灌入了她的喉咙,她想咳出,瞬间又吸入更多的海水。

    时间流逝,她渐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呆呆地悬浮在翻滚的海水之中,只剩下蔚蓝色的眼睛朦朦胧胧地隔着海水望向蔚蓝的天空。

    “猴子,原来……我到不了花果山……”她想。

    缓缓地,那眼睛闭上了。

    ……

    清风子瞪大了眼睛,那手瑟瑟发抖:“师傅……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莫急,你且看。”

    ……

    一片黑暗之中,太上摇头长叹,缓缓闭上双目:“这菩提老鬼。呵呵呵呵,当真是一错,步步错啊。被你算计得死死的,这可让老夫,如何是好啊?”

    下一刻,他猛的睁开双眼,双瞳之中尽是银光!

    ……

    巨浪已从清风子的身下掠过,奔向远方。

    他呆呆地看着,悟者道大罗金仙修为,此时此刻,他竟湿了眼眶。

    “师傅,你究竟是要做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出手阻止?为什么?”

    修为高如他,此时也已经彻底失态。

    须菩提冷冰冰地瞧了他一眼,叹道:“天道博弈,本是九死一生之事。舍得,未必会失去。若是舍不得,必败无疑。”

    就在他们的身下,一团水花爆裂开来,瞬间吐出一个光球,缓缓上升,直至悬在他们的身前。

    清风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那光球渐渐暗去,显现出来的,是已经失去知觉的风铃。

    迅速闭上眼睛感知,在确定风铃无恙之后,清风子的心才安定不少,欣慰地笑了。

    一阵海风掠过,道道云雾凭空生成,汇成了太上的身影。

    他低头整着自己被海水沾湿的衣物,无奈地摇头苦笑。

    “须菩提啊须菩提,这么些年了,当真是长进不少啊。连自己的徒孙。都要逼着老夫来救。”

    须菩提松开了清风子。恭敬地躬身拱手道:“须菩提替小徒感谢老君厚爱。”

    这番客气。此时看上去更像挑衅。

    太上也不气不恼,只瞥了一眼昏迷的风铃,淡淡道:“见死不救,这等师门要来何用?老夫与这丫头说改投老夫门下,她却不肯。徒弟敬重师长,师长却视徒弟如棋子。哎……当真是冤孽啊。”

    清风子忙躬身拱手道:“清风子替风铃,以及风铃的父母感谢老君出手搭救,大恩日后必……”

    只见太上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斜了须菩提一眼,哼笑道:“别提报恩的事了,那斜月三星洞又不是你做的了主的。许下这等承诺,不过日后给自己徒增困扰罢了。倒是你说替风铃的父母谢过老夫……老夫倒想问问你了,风铃的父母,何许人也?”

    须菩提顿时目光闪烁了起来。

    清风子也是一阵疑惑。

    猴子扰乱天道之事在场的,大家都知道,可这风铃来到斜月三星洞,该是猴子到达斜月三星洞之前的事。太上老君掌握天道,如何能不知道风铃的父母是谁?

    这一问。明显是意味深长。

    见两人沉默,太上也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瞧着他们。

    许久,清风子拱手道:“风铃的父母,乃是晚辈游历北地时结交的一对凡人夫妇。不知老君此问有何深意,还请明示。”

    太上只干笑了两声,叹道:“深意?没有深意,没有深意呀。只是人老了难免念旧,凡人寿命短,三十四十归天者比比皆是。若是有空,还请回去见见那对夫妇,也好让他们知道女儿的近况。省得日后留个遗憾,于修行不利啊。”

    “谢老君提醒,晚辈必定前去。”

    对着须菩提笑了笑,太上转过身去化作一团烟雾,连带着风铃一同飘散在风中。

    “回去见他父母?”清风子一脸疑惑,缓缓转过头来。

    “走。”

    “师傅,要去哪?”

    “回斜月三星洞。”

    ……

    海底,洪流的中心已渐渐趋于平静,四周却已被扫得面目全非。

    那泉眼还是缓缓释放着能量,只是温和了许多。

    微微跃动的海水之中,猴子清楚地感觉到定海神针正在尝试与自己建立某种联系,那是一种,没有语言的对话,似乎正在成为自己意识的延伸,如同手足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猴子越发疑惑了起来:“莫非这也是认主的法宝?”

    他缓缓将重量已在不知不觉中减轻了许多的定海神针放了下来,一步步后退,抬头仰望。

    “小。”他轻声道。

    擎天巨柱一般的定海神针应声缩小,周遭的海水都被牵动着缓缓压了过去,只一会,便化成寻常武棍般的大小悬浮在海水之中。

    在这漆黑的深海之中,能清楚地看见它通体散发的荧光。

    “如意金箍棒果真‘如意’!”猴子眉开眼笑地走过去,将它拿在手中。

    这金箍棒两头呈金色,金属材质,其上浮雕图腾细致入微,看上去像是一副金龙出海入云图。中间的一段呈黑色,看那纹路分明是木质,摸上去却如同金属一般坚硬。

    拿在手中,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缓缓地闭上眼睛,猴子试着与那金箍棒沟通。

    很快,不需要言语,那金箍棒便能随着他的心意自由地转换大小与重量了!

    小,可小如毫毛。大,可如同刚刚一般无边无际。轻,可如同空气般随风飘荡,重,十万斤,百万斤一路攀升,直到猴子怕再重下去惹出什么事来赶紧收手。

    “重量都能自由变化,这当真是意外收获啊。”他呵呵笑了起来,将金箍棒变成绣花针插入耳中。

    转过头去望着远处的敖听心,他笑盈盈道:“四公主,我这边搞定了。可以启程了吗?”(未完待续。。)

    ps:  正常更新。

    话说还欠三章加更,这几天甲鱼要准备细纲,加更方面不太稳定。

    还请各位见谅~

    还记得前几天出现的那个询问影视版权的回复么?挖咔咔咔,好兴奋好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