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一十八章:面子

2018-01-17 08:54:01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之时,整个花果山正是一片慌乱。

    刚刚搭建起来的妖城雏形被突如其来的海啸冲得一塌糊涂,好在地面上的妖怪修为都不低,这才没什么死伤。

    瞧了瞧猴子,瞧了瞧他手中的金箍棒,又瞧了瞧坐在猴子身后若无其事品着茗的敖听心,杨婵的眉头抖了抖。

    “意思就是说,你瞒着我偷偷去了东海龙宫,抢了定海神针引发海啸不只,还强掳了四公主回来当人质,是吧?”

    “嘿,这怎么能说抢呢?我打了欠条的!况且海啸的事老龙王又没先说,怎能怪我?”

    “有区别么?”杨婵面无表情地问。

    “额,没区别?”猴子蹙着眉头望杨婵。

    身后的敖听心叹了一口热茶,放下茶盏,漫不经心道:“他说抢我回来当压寨夫人。”

    杨婵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

    站在一旁的以素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猴子吓坏了,连忙回头叱喝道:“我是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原来只是说说而已啊?哎……”敖听心捋了捋秀发,悠悠道:“害本公主还开心了好一阵子呢。我父王你连‘岳父大人’都叫了,这还只是说说而已?”

    说着又端起茶盏默默地抿,那闲情雅致看得猴子眼角直抽。

    “你!”杨婵气不打一处来,抓起竹藤编制的枕头就朝着猴子砸了过去:“真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份心!”

    猴子捂着额头连忙辩解道:“我是拉她回来当人质!人质你懂吗?”

    “人质?人质要连‘岳父大人’都叫出来吗?这才刚刚出头,就懂抢女人了?美猴王好大的威风啊!”

    这次砸到额头上的是杨婵放在身旁茶几上的杯子。

    “喂喂。你听我解释!”

    很显然。杨婵根本没打算听他解释。

    不多时。他便与敖听心一同被轰了出去。

    站在门口,四目交对,一阵沉默。

    “你干的好事。”

    “怎么是我干的好事了?”敖听心掩着嘴笑:“妾身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还,还‘妾身’……还嫌不够乱,你敢再缺德点吗?”猴子当场又是一副流氓相。

    “论缺德,听心哪里比得过强抢民女的美猴王啊?”敖听心负手一步步走向远处,悠悠叹道:“反正这军师听心是不想当的,至于要不要听心当压寨夫人。美猴王还是与杨婵姐商量好了再说吧。”

    “喂,谁准你到处乱走了?”

    “放心。”敖听心转过身来,长裙飘飘嫣然一笑:“本公主只是到处逛逛,不会跑的,跑也跑不掉。况且,还有哪里比杨婵姐的眼皮底下更安全呢?对吧?”

    说罢,又是掩着嘴笑,转身便走。

    猴子忽然觉得自己惹了个麻烦回来了,可现阶段还需要她牵制东海龙宫,也是给东海龙宫一个逃脱天庭责难的借口。无奈之下只能摇头叹气,默默离去。

    房间里。杨婵正捂着嘴咳得厉害。

    以素唯唯诺诺地说道:“杨婵姐,你也别生气了。听短嘴哥哥说,四公主是抢回来当军师的,先生到现在还在赌气呢。”

    “去。”杨婵一手扶着卧榻,冷哼一声道:“让短嘴派人到我隔壁建间小屋,让四公主住。”

    “这……听说猴子哥哥已经把她安排到水帘洞上层了,说是要严加看管。恐怕不好吧?”

    “他要不同意,你让他来跟我说。”杨婵没好气地锤着卧榻的木板道:“这只死猴子,要是真敢动歪心思,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瞪着虚掩的门,那眉头皱得都能拧出水来了。

    这女人闹起别扭来,当真是无理可讲。

    以素只得缩了缩脑袋朝门外走去,却忍不住笑成了一朵花。

    ……

    阵阵吆喝声中,猴子一步步走在泥泞的路上,看着成群的妖怪正在一根根地将被海水冲得七零八落的围栏扶正。

    远远地看到短嘴站在巨石上指挥。

    “这事儿怎么你来干?六拐呢?”

    短嘴低下头看了猴子一眼,叹道:“他说他要告老还乡了。”

    “什么?他还敢罢工了他?”

    “谁让你一声不吭弄个什么军师回来的。”

    “他现在在哪里?妈的我要抽他!”

    “在闲云洞,赶紧去抽他。现在这关头忙死了,就我一个顶不住啊。”短嘴头也不回地吆喝道:“那边的那个谁!就是你!别太用力扯,都歪了!”

    这个吕六拐,居然还学会罢工了?翅膀硬了是吧?

    猴子一路走,一路想着见到面了要如何收拾这只矫情的松鼠精。

    到了闲云洞,远远地便看见吕六拐铺了块毯子,端端正正地做在洞口叹茶,身旁还摆着几盘果子糕点。

    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大王。”见猴子前来,他恭敬地俯身道:“这些年臣为花果山,为大王,日夜辛劳,却忽视了这好风景,原来告老还乡,品一杯清茗,望一眼绿树,也别有一番风味,不比功成名就差啊。如此……”

    话还没说完,便被猴子一脚踹翻在地,惊慌失措地要爬起来,又被猴子一手拽住衣领整个提了起来。

    四目叫对,吕六拐瞪大了眼睛,干咽了口唾沫,连带没说完的话也一并咽了回去,大气都不敢喘。

    “和我耍花样是吧?”猴子面无表情地说。

    “不,不敢。臣不敢。”

    “我看你挺敢的,放着一大堆事情不管,告老还乡?信不信我送你回老家?”猴子缓缓瞪大了眼睛。

    吕六拐嘴角猛的抽动。

    一松手,他整个跌坐在地,吓得连忙跪地叩首。高呼道:“臣该死。臣该死。大王息怒。臣鬼迷心窍……”

    “行啦行啦!”猴子摆了摆手道:“那火器研究得怎么样了?”

    吕六拐连忙从衣袖中抽出一卷羊皮纸递了过去。

    ……

    小木屋里,前去传令的以素已经回来了。

    建小木屋的事短嘴一口答应,但却要求暂缓几日,毕竟这几天,人手实在不足。

    杨婵歪歪斜斜地靠在卧榻上眉头紧蹙,想了许久许久,似是忧虑得紧。

    “杨婵姐在想什么?”

    “你说,我刚刚那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在你和那个东海四公主面前发他脾气……这样。他会不会很没面子?”

    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啊?以素翻了翻白眼。

    “肯定会很没面子啦。猴子哥哥好歹是花果山的美猴王,现在多少妖怪都指着他活命呢。刚到东海龙宫一阵闹腾把人都掳回来了,紧接着就让杨婵姐一阵臭骂,这说出去多丢人啊?”

    “可,可他也是过分了!你说他咋就变成这样了?一有实力就作威作福,那和天上那些家伙有什么区别?”

    以素一下笑了出来,淡淡道:“猴子哥哥和他们可不同。不是为了花果山,他何苦如此呢?杨婵姐你见过猴子哥哥没事出门找茬吗?他没事就喜欢一个人找个地方蹲着,不是啃瓜子就是嚼槟榔。黑子嚼槟榔都是他带出来的。其实猴子哥哥说得也对,有时候太讲理了。吃亏。何况咱还是妖,讲人的理。那不是自寻死路吗?不过你放心啦,猴子哥哥不会生你气的。”

    “真不会?”杨婵狐疑地望了过去。

    以素无奈地叹了口气,郑重其事地说道:“真不会。猴子哥哥很随和的其实,这一点,以素还是可以确定的。况且,他啥时候生过杨婵姐你的气啊。”

    “其实是生过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杨婵想起了在斜月三星洞的时候她在突破的药剂里刻意添加过量狼牙草的事。犹豫了许久,又问道:“那个,你觉得他抢四公主回来,真不是别有所图?”

    “肯定不是别有所图,猴子哥哥不是那样的人。”以素摇了摇头笑了笑,低下头,继续手中的刺绣。

    “你在弄什么?”杨婵伸长了脑袋问。

    “刺绣啊。”以素晃晃手中针线道。

    “干嘛弄这种没用的东西?”

    “上次收容了一伙妖怪,从他们那里找出来的东西,一整套呢,丝绸,各式针线什么都有。反正洞里也用不上,猴子哥哥就送给了我,说是女孩子家家别整日想着舞刀弄枪,有空也要多学点这些,往后才有人敢娶。”

    “别听他乱说,这个世界实力才是硬道理。”杨婵鼓着嘴白了以素一眼。

    好一会,木屋里都寂静无声。

    以素继续若无其事地绣着打发时间,间歇轻轻咬断丝线,换上其他颜色,如此反复。

    半响,躺在床上的杨婵偷偷地瞥了一眼过去,红着脸,低声嘟囔道:“要不,我拿件法宝跟你换?想想有点小玩意打发时间其实也挺好,对吧?我是你师傅,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换给我吧?”

    ……

    浪花拍打着礁石,天空中海鸥鸣叫,一只螃蟹飞速横过留下一串细小的脚印。

    太上的靴子悄然踏在沙滩上,回头看了悬浮在半空昏迷的风铃一眼。

    湿漉漉的发丝贴着脸颊,面容恬静。

    无奈地叹了口气,他随手一指,风铃缓缓落下。

    他又朝着水帘洞的方向望了一眼,消失在风中。

    不多时,两个妖怪提着兵刃从不远处的树林里路过。

    “咦,那是什么?”

    黄色沙滩上的一点紫色,异常抢眼。

    “过去看看。”

    两只妖怪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朝着风铃摸了过来。

    “还有气。是个女人?还是女妖?”

    “看情形是个女人。”其中一只妖怪俯身摸了摸风铃的手镯:“这手镯看起来是件法器,还是赶紧报告老大吧,免得误了事。”

    “行,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去就来。”(未完待续。。)

    ps:  么么,又是正常更新,还欠3个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