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一十九章:蓝色眼睛

2018-01-17 08:54:01Ctrl+D 收藏本站

    火器研发还算顺利,按照吕六拐所交代的,再过个把月,新的实验品就可以投入测试了。不过成规模地生产却要等到杨婵的悟者道团队成型才行。

    打发了闹别扭的吕六拐,又是百无聊赖,在东海龙宫闹腾大半日耗费了大量灵力的猴子忽然觉得有点发困了,决定回水帘洞睡一觉再说。

    长期以来的经营,现在的花果山其实只要短嘴与吕六拐在,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基本上就无大碍了。除非特殊情况,基本不需要他这个大王开口。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这种经营模式符合了文官体系的经营理念。组织一个体系,掌权者不要去过度的插手,尽可能通过建立各种规则完成体系自身的新陈代谢,保持妖怪培养及晋升之路的畅顺从而逐步完成整个社会架构的打造。

    在这个时代,这种理念无疑是超前的。加之执行者极大延续的寿命,只要不遭遇强大外力的侵袭,这个体系可以一直运转到天荒地老,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壮大。

    从这一点上来说,即使没有火器的研发,时间也是站在花果山这一边的。火器的研发本身也只是作为争取更多时间的一个项目罢了。

    毕竟还是建立在现有法阵和冶炼技艺基础上的东西,猴子绝对不会相信通过这么一个项目就能真正确立起花果山的长盛不衰。要知道这些东西太简单了,只要幡然醒悟过来,天庭要仿制也很快。只是受制于理念眼界。要追上。需要些许时间罢了。

    要知道,花果山的妖怪们一无所有,随时都可以拿命去拼,天庭的神仙可是家大业大,没必要拿命去搏。对于这一点,看南天门军团就知道。

    也就是天蓬元帅那二货才会真的把命悬在裤腰带上出征。

    现如今所做的一切,说到底都是为了打一个时间差,只要花果山足够强大。以至于天庭要剿灭花果山都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么就不得不坐到谈判桌上来。

    抵达水帘洞的时候,天飘起了小雨,将整座花果山都笼罩在一片灰蒙蒙之中。

    “其实太过长治久安也不好,花果山会不会也有发展成天庭那样的一天呢?”望着那些冒雨战斗在第一线的妖怪,猴子忽然想。

    呆呆地看着山路边岩石缝隙里刚刚倔强长出的树苗,又瞧了瞧不远处雄伟的松柏,他摇了摇头苦笑。

    现在想这些,显然早得有点过分了。

    对他来说,如今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强大的势力。为自己。也是为妖族在这片天空下赢取生存的权力。同时,也为了有朝一日与天庭、与太上叫板积累资本。

    ……

    正当此时。太上老君正站在数百里外的一处山洞口抬头仰望天空中飘摇的细雨,一脸的茫然。

    “徒儿参见师傅。”

    见太上出现在洞口,金银两位童子急忙忙跪下。

    太上也不看他们,只多看了两眼灰蒙蒙的天空,自顾自地走入山洞中,四处打量着这个金银童子刚刚迁入不到一个月的洞穴,似乎在细细思考着什么。

    南天门征讨东胜神州使得原本聚居的妖怪群落被击散,由于大量流浪的妖怪加入,如今的花果山已经渐渐浮出水面,对于四周的扩张也不再像原本那么克制。

    为此,金银两位童子不得不往外围迁徙,所能探听到的消息,也变得越来越少。

    拿起放在破旧椅子上的一个陶罐,太上眯着满是皱纹的眼睛借着洞口投入的光细细地瞧着。

    见状,金童子连忙叩首道:“启禀师傅,这罐子是从一个废弃的猎户居所带回来的。这几年花果山的妖怪渐渐多起来,原本居住在附近的几户散落的人家都已经迁徙,留下一些废弃的居所。”

    “哦。”太上抿着唇,点了点头,将陶罐放下,甩开前摆坐到一旁的石凳上,随手从衣袖中掏出一罐丹药递给两位童子。

    金童子连忙过来伸手接过,忍不住拔开盖子闻了闻,顿时眉开眼笑:“徒儿谢师傅。”

    那银童子也连忙跟了过去伸手要拿,金童子却不让,小小推搪了一会,碍于太上就在眼前,才恭敬站好。

    抿了抿唇,太上干咳一声道:“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

    “啊?”两位童子顿时大吃了一惊。

    那银童子连忙从衣袖中抽出竹简递送到太上面前道:“师傅,这是近期的探报。先前也都报上兜率宫,可师傅迟迟未有回复,所以徒儿一直都记着。”

    太上也不伸手去接,只是淡淡地瞧着他们,摆了摆手:“你们递送的消息,为师都有收到。事情告一段落了,你们这些时日,落下的功课也是不少,是想继续呆在这里还是回去呢?”

    两位徒弟微微一愣,一时间竟答不上来。

    “就是说,若是你们想继续留在这里也可,丹药补偿,也会继续。若是返回兜率宫,则是继续修业,这丹药补偿,自然也就没有了。”

    “师傅的意思,是任弟子挑?”

    “对。”

    两位童子对视了一眼,那金童子挠挠头,扭扭捏捏道:“那自然是……呆在这里好些了。”

    银童子睁大了眼睛注视太上,也不开口,算是赞同了师兄的意见。

    “为师明白了,那你们就继续留在这里吧。”太上眨了眨眼叹道:“还是他会教徒弟啊。”

    那眼中,满是倦意。

    此情此景,看的两位徒弟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们的师傅,该是这三界第一人,从来都是神采奕奕,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才对,如今这是……

    呆呆地盯着空无一物的地面看了许久,太上长长一叹,抖了抖衣袖站起来,一步步往洞外走去:“既然如此,你们便留在这里吧。一切照旧。还有。”

    他停住了脚步,抿着干瘪的嘴唇悠悠道:“这花果山水帘洞里,如今来了一位紫衣少女,往后若是见到了,要客气点。”

    说罢,一步步走到洞外,小时在风中。

    “紫衣少女?”两位弟子面面相窥,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

    海啸引起的风浪还未过去,天空又飘起了细雨,那被留下来的妖怪紧紧地守在风铃身边连避雨都不敢。

    先前敖寸心的事情使得黑子对手下的管束格外严苛。还好那次没对敖寸心动刑,不然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一袭紫衣的风铃安静地躺在沙滩上,那衣物上、长发上、脸上沾着的海水在日光下结成了盐巴,又在细雨中渐渐化开。

    此时的她脸色有些惨白,不过呼吸倒还畅顺,看上去并无大碍。

    不多时,黑子带着人马急匆匆地赶来。站到风铃身边的时候望见风铃的脸庞,他微微怔了一下,扭头迎着海风遥望澎湃汹涌的海水。

    “难道是海啸冲上来的?”想着,他躬下身子伸手把住风铃的脉门:“是炼神境……等等,炼神境?”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整个匐下,伸手撑开风铃紧闭的眼皮,这一看,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真的是蓝色!”

    周遭的几个妖怪也都伸长了脑袋看。

    “你,立即去禀报大王,就说他要找的人到了。她的情况看上去还不错,但为了以防万一,你,立即去找杨婵姐要些丹药……看看杨婵姐的情况怎么样,最好能让她亲自过来一趟。还有你,过来帮我把她抬回水帘洞!”

    ……

    山顶的小木屋里。

    “这可怎么弄啊?”她坐在卧榻上手忙脚乱地折腾着手中丝线一脸的烦躁:“怎么感觉比绘法阵还难?”

    “杨婵姐,不要着急,刺绣这东西本来就不是一学就会的。”以素随手从刚送来的鲜果篮里掏出一颗梨递送给杨婵。

    放下手中的针线,杨婵接过梨小小地啃了一口,那眼睛却依旧死死地盯着针线,如临大敌。

    许久,她嘟囔道:“刚刚看你弄,明明很简单来着。”

    “哪有那么简单?我也是学了好几天呀。”以素托着腮咯咯笑了起来。

    吃完果子,杨婵又是蹙起眉头盯着针线,咬牙道:“要还对付不了你,我就不叫杨婵了!”

    很快,她又折腾开了。那认真的神情,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看得一旁的以素都不由得无奈一叹。

    “咚咚咚。”

    “谁?”以素回头望着门问道。

    “是我,端木。黑子老大让我来找杨婵姐讨点丹药。”

    “进来说话吧。”杨婵继续低头摆弄着刺绣,随口问道:“要什么丹药?”

    “不知道呀。”那妖怪急匆匆走进屋来,却被杨婵问得直挠挠头,只得干笑着问道:“杨婵姐,昏迷该用什么丹药啊?”

    “昏迷?谁昏迷啦?”

    “就是那个,蓝眼睛的女孩,大王交代要找的那个女孩刚被发现昏在沙滩上了。黑子老大说,如果方便,还请杨婵姐您亲自过去一趟,毕竟人是大王亲自交代的,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可不好。”

    “蓝色的眼睛?”杨婵神情一僵,不慎将针刺入了指尖……(未完待续。。)

    ps:  额,还欠……

    那啥,这两天在忙大纲,希望大家体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