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二十章:久别重逢

2018-01-17 08:54:00Ctrl+D 收藏本站

    “风铃……到了?”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猴子明显呆了一下。

    前来禀报的妖怪点了点头。

    “我们在沙滩上发现……”

    还没等那妖怪说完,猴子已经冲出了水帘洞,正巧遇上抱着昏迷的风铃赶回来的黑子。

    “猴子哥,这个是不是……”

    猴子没有说话。

    蒙蒙细雨中,他的眼眶渐渐有些湿润了。

    分别六年,她已经长大了,变得国色天香,一身的紫色长裙,早已不再是原本那个圆脸道童。可猴子依旧记得那眉宇之间特有的神韵。

    短暂的定格之后,猴子快步走到黑子身前伸手夺过风铃半蹲下来按住她的脉门。

    “应该是海啸。”黑子支支吾吾地说道:“已经派人去请杨婵姐了,不过不知道她方不方便。”

    “海啸?”

    贸然拔了定海神针,没想到连累了她。

    猴子身手一扬,道道灵力覆盖到风铃的身上,瞬间便将残留的海水与盐巴全部清除干净。

    “她没事。”抱起风铃,猴子一步步地往回走:“去找杨婵讨几粒强旺血气的丹药便好了。”

    “明白。”黑子呆呆地点了点头。

    进了水帘洞,猴子亲自将她安顿在自己隔壁的房间。这是任何人都没有的待遇。

    一切安排停当,猴子坐立不安地守着,目不转睛地盯着。

    这一幕看得门口围了一堆的妖怪都有些诧异了。

    吕六拐从妖怪堆里挤出个头来看了一眼,眉头蹙成了一团。转过身,他看到靠在墙边的短嘴。

    “这个就是大王要你留意的人?”

    “应该是吧。怎么?”

    “她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头?”

    “不知道什么来头。”短嘴略略想了下。道:“名字倒是提过一次。好像叫风铃?”

    “风铃?”吕六拐默念了两次,似乎明白了什么。

    从身旁走过的以素正巧听到,整个怔住了。

    “风铃?”

    “怎么?你认识?”短嘴转过脸来瞧着她。

    “没?”以素摇头淡淡笑了笑,将手中的药瓶塞给短嘴:“这是杨婵姐让我送过来的。”

    说罢,也不等短嘴反应过来,转身就走。

    握着药瓶,望着已经消失在隧道末端的以素,短嘴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嘿。她这是怎么啦?”

    “不明白?”

    短嘴低头看着摇头晃脑窃笑的吕六拐摇摇头:“不明白。”

    那吕六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拉着短嘴低声道:“这以素,是你们去恶龙潭的路上大王收留的对吧?”

    “是啊,这个还是我告诉你的。”

    “前前后后,那一路大王也就收留过她一个,对吧?”

    “对。”

    吕六拐回头望了一眼挤满妖怪的房门口,伸手比划着:“六年前,以素大概这么高,至于那叫风铃的姑娘嘛……”

    短嘴恍然大悟:“你是说……是了,之前以素闹脾气那次。那个名字好像就是‘风铃’!”

    吕六拐啧啧笑了起来,一副卖弄的神情。悄悄掩住嘴道:“恐怕还不只。”

    短嘴往四周看了两眼,连忙办蹲下来将耳朵凑到吕六拐嘴边。

    “既然这姑娘大王如此重视,你觉得,杨婵为何不来?”

    “她不是……身体未愈吗?”

    “老夫先前才去看过她,虽然有些虚弱,但绝不碍于行动。”

    短嘴瞪大了眼睛望着吕六拐,整个怔住了:“你是说……”

    “不用说出来。”吕六拐拍了拍短嘴的肩膀:“就是你想的那样了。哎……这接下来,可有的乱了。”

    俩家伙互相交换了下眼色,达成了一致意见。刚一转过头,却发现敖听心躬身站在身后伸长了耳朵!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短嘴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就你刚蹲下的时候。”

    “你听到什么了?”

    “别担心。”吕六拐略带敌意地瞧着敖听心悠悠道:“便是听到了,她也未必听得懂。”

    “是吗?”敖听心挑衅似地瞧了吕六拐一眼,直起身子半掩着嘴眉开眼笑地回头望了望那房间:“哎呀呀,这可比看戏精彩。恩,有戏看,在花果山的日子也不至于太无聊了。好了,你们接着聊吧,我出去走走,不用再担心我会听到的。”

    说罢,敖听心扭头就走,神色之中尽是期待。

    短嘴与吕六拐对视了一眼,目光斜向远去的敖听心。

    “这就是个搅屎棍。”

    “有同感。”短嘴点了点头。

    不多时,敖听心敲开了杨婵的房门。

    “杨婵姐姐,听心有礼了。”她恭敬地福身。

    依旧坐在卧榻上的杨婵微微抬起眼皮,摆了摆手:“坐吧。花果山还习惯吗?”

    “这里风景秀丽,听心怎会不习惯呢?”敖听心轻轻坐到以素搬来的椅子上,那坐姿简直温柔得无可挑剔:“听说杨婵姐身体虚弱,东海龙宫也有些珍藏的丹药,刚巧这次出来听心也带了在身上,想起来,便给杨婵姐送来了。”

    说罢,从衣袖里掏出一白色药瓶放到桌上。

    杨婵用眼角瞧了药瓶一眼,好不容易挤出笑容:“谢了,听心妹妹无需那么客气。这次那猴子实在鲁莽了,回头我让他把你送回去。”

    敖听心掩着嘴笑了笑:“这倒不必。听心在这里,说是人质,美猴王也未为难过。若是回去了反倒让父王为难,往后定海神针之事对天庭不好交代。”

    “难得妹妹这么明理,杨婵谢过。”

    杨婵朝着敖听心点了点头,屋内三人包括以素在内。一阵沉默。

    半响。敖听心忽然问道:“杨婵姐姐可知道那个叫风铃的。是什么人啊?”

    杨婵的眉毛微微抖了抖,低下头,摆弄着手指轻声道:“斜月三星洞的道徒,须菩提首徒清风子坐下四弟子。说起来,她也有个与妹妹相似的名号,四公主。只是有名无实罢了。呵呵呵呵。”

    那笑声听上去有些虚。

    “这么说起来,便是美猴王的师侄咯?”

    “算是吧。”

    “若只是师侄,为何美猴王那么……”敖听心扭头朝窗外看了一眼。接着说道:“整个花果山可都以为花果山的王后来了呢。”

    说着,她又是掩着嘴笑。

    杨婵的脸色整个刷地黑了。

    选择性无视杨婵的脸色变化,敖听心继续笑盈盈地往下说:“先前二郎神还误以为杨婵姐与那美猴王之间……现在想来,该是误会了。听心当时听寸心姐姐说起,还信以为真了呢。真该给杨婵姐姐赔个不是了。”

    杨婵的嘴角猛地抽动,依旧默不吭声,紧扣的十指直扣入肉里。

    以素就差拿扫把赶人了。

    意识到气氛的变化,敖听心微微收了收神情,瞧着杨婵低声道:“现在花果山的统领们都收到了风声,一个个都自觉去拜会。却唯独杨婵姐您没出现,大家都议论纷纷地……这样恐怕……”

    她悄悄瞧着杨婵的神情。

    杨婵眨巴着微微有些发红的眼睛缓缓抬起头来。抿着嘴唇想了许久,深深吸了口气,笑道:“行吧,我也去看看她。”

    在以素的搀扶下,她双脚落了地。

    ……

    门外围着的妖众已被猴子勒令散去,只留下一两只小妖供使唤。

    狭小的房间里,一盏青灯。

    猴子依旧安静地守在风铃身旁,指尖轻轻捋着风铃的发丝,静静地瞧着那张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

    她安静地睡着,恬静,如同孩童一般。

    “这小妮子,真的走过十万八千里路来找我了。”

    本想永远瞒着她,可终究是瞒不住。接下来,该也是会将她一并卷进来吧。

    “真是,倔得和我有得一拼啊。这一路,吃了不少苦吧。”

    静静地注视着风铃,猴子的心有点酸酸地。

    想起在那朱红大门前,她装凶狠地要赶自己下山,见了血却惊慌失措地要逃开。

    想起偷入藏经阁被青云子捉住押送到师傅面前,这小妮子还冒险跑去帮自己藏书,最后哭得稀里哗啦地……

    想起那个秋风萧瑟的晚上,她吞服了阔灵丹挡在自己身前,那时候的她,弱得连猴子都打不过,却一边流着泪,一边瑟瑟发抖地对着一众道徒叱喝道:“谁也不许伤他!”

    这个小女孩,在那个秋风萧瑟的晚上,强忍着不哭出声响,搀着他,走过很远很痛的一段路。

    自己一刻不停地走,她却一路在追。

    她和自己,就好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一般,剪不断。

    “到了就好,到了就好。”猴子抚着风铃的额头不由得欣慰地笑了出来:“现在,我再也不用你护着了。还记得那晚我跟你说的吗?那不是开玩笑的,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齐天大圣’。所向无敌的,齐天大圣。总有那么一天,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做任何事。”

    说着,他不由得略略有些得意了。

    风铃忽然微微动了动嘴唇:“水……”

    “水!”

    猴子连忙转过头去,身后的妖怪已将盛满水的杯子递送过来。

    扶起风铃,一点点地喂进去。

    许久,她微微睁开眼睛,望着猴子,咬着嘴唇,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坠。

    “猴子,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忍了许久,她终究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扑入猴子怀中。

    紧紧地搂着她,猴子轻声叹道:“好了,以后我都在身边,随时想见都见得到了。”

    门外,杨婵面无表情地看着,扶着以素的手越攥越紧,瑟瑟发抖,缓缓转身,眨了眨眼道:“走吧,我们改天再过来。”(未完待续。。)

    ps:  额,我老实交代,欠了6章了……

    为什么会有天昏地暗的赶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