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二十一章:昏迷

2018-01-17 08:54:00Ctrl+D 收藏本站

    风铃的身体已无大碍。

    下属们送来了早已准备好的米粥,配上开胃的素菜。

    靠着放置在卧榻上的矮桌,风铃甜甜地笑着,抹着泪,张嘴去接猴子喂过来的饭食,咽下。

    此时此刻,从未有过的幸福感袭来,风铃都有些晕眩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泡在蜜罐里一般。

    猴子依旧静静地瞧着她,面带微笑,低头吹拂着勺子里热腾腾的米粥,给风铃喂了过去。

    原本准备好的,她到了之后责怪的言语,如今一句都说不出来。

    “吃完好好休息。等明天,我带你逛逛我的地盘。”

    “你的地盘?”

    “对。”猴子自豪地说:“花果山就是我的地盘,有好几万的妖怪跟我混,我现在是他们的王。在这里,没人敢欺负你。”

    那神色,就如同一个急于炫耀的孩子。

    风铃微微楞了一下,攥紧了被角,小声问道:“这么多妖怪,天庭不会来围剿吗?”

    “当然会啦。”猴子笑眯眯地晃了晃拳头:“那时候就看武力了,他们刚被我干掉一万大军。”

    风铃的眉头蹙得紧紧地:“这样,会不会……很危险?”

    “恩,会。”猴子默默的点点头,见风铃脸色越发凝重了,忽地笑道:“你说,来打我能不危险吗?那些天兵兴许就有来无回了,哎呀,真是可怜呀。啧啧啧啧。为他们默哀。”

    风铃捂着嘴笑,用力地推了猴子一把。

    “对了,我刚得了件兵器。给你看看。”说着。猴子从耳朵里抽出了化成针一般大小的金箍棒。

    ……

    狭长的隧道。石壁上的火光跳动着。

    杨婵一步步地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那呆滞的神情看得四周的妖怪都一阵诧异,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杨婵。

    出了水帘洞,以素急急忙忙地撑起雨伞要替她遮挡,却被婉拒。

    仰起头,她呆呆地望着漫天的细雨,伸出手,接入掌心。

    那嘴唇微微动了动。似想弯出一道上扬的弧线,却最终失败了。

    “我究竟是怎么啦?”她呆呆地望着落到手心的毛毛细雨,看着它们渐渐汇成水滴。

    风吹乱了秀发,飘摇中,她的眼眶渐渐有些湿润了。

    她是高傲的杨婵,瑶姬的女儿,玉帝的外甥女,二郎神唯一的妹妹,天地间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可是……

    “我这是怎么啦?”她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为什么会喜欢上一只该死的猴子,为什么会这么奇怪……而他甚至还不接受。

    多年的朝夕相处。原来,自己不只输给那个虚无缥缈的雀儿。还输给了风铃。

    “原来,我这么失败……”

    她痴痴地笑,仰起头,任细雨飘洒在自己的脸上,与从眼角滑落的泪珠混杂在一起,看不见泪痕。

    “杨婵姐,你这样会着凉的,身体还没恢复啊。”

    “没事。我想……清醒一下。”她眨巴着眼望向以素,目光有些凄切。

    这一幕看得以素都错愕了去,握着雨伞的手在刹那间定格。

    她呆呆地看着杨婵缓缓收起笑容,低下头,顶着飘摇的细雨,一步步朝远处走去。

    山间的绿叶被洗得崭新,晃动着冰冰冷冷的光。

    忽然间,那身姿微微一晃,无声无息地倒下。

    “杨婵姐!”短暂的错愕之后,以素瞪大了眼睛奔了过去:“快来人呐!杨婵姐出事了!快来人呐——!”

    泥泞的山路上,以素惊慌失措地呼喊着。

    ……

    黑子急匆匆地推开风铃的房门,高声道:“猴子哥,杨婵姐出事了。”

    “出事了?”猴子微微楞了一下。

    “她昏倒了。”

    “什么?”猴子的眉头蹙成了一团,放下碗筷连忙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黑子悄悄瞧了风铃一眼,干咽了口唾沫道:“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深深吸了口气,猴子咬了咬牙,扭头对风铃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

    风铃默默点了点头。

    ……

    杨婵是这里最好的医生,现在她晕了,无奈之下,猴子只好亲自去地下城把玉鼎真人揪了上来。

    把着杨婵的脉,玉鼎真人一阵长吁短叹,不住地摇头,望向猴子。

    “她究竟是怎么啦?是不是复发了?”猴子睁大了眼睛问。

    “不是。”玉鼎真人撅起嘴对着猴子一哼,低下头将杨婵的手盖回了被子中,悠悠叹道:“心脉不宁,该是受了什么打击了。”

    “打击?”

    玉鼎真人眼角斜着猴子道:“至于什么打击,就说不清咯。”

    说罢,振了振衣袖站起来,转身就要走,却被猴子拽住了衣领。

    “喂,她可是你徒弟啊!你给老子说清楚,现在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啊?”玉鼎真人强挤着笑脸道:“放心,打击一下不至于会怎么样的。过几日就好了。”

    “真的?”

    “骗你干嘛?我玉鼎教出来的徒弟能那么脆弱?”

    “行吧。”犹豫了许久,猴子缓缓松开手,扭头对门外的大角招了招手:“你们几个送他回地下城。”

    将扭扭捏捏的玉鼎真人强送回地下城之后,小木屋里又只剩下以素和猴子面对着昏迷的杨婵。

    默默无言。

    “打击……”

    捂着脸,猴子无奈一叹。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眨巴着眼睛,他的头埋得老低,偷偷望向杨婵。

    这情况,他也不懂处理,或者说,无从处理。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呆呆地坐了许久,木门“咯吱”一声开了。

    回过头,猴子看到敖听心悄悄走了进来。

    “你来干嘛?”猴子有气无力地问道。

    “过来瞧瞧杨婵姐。”

    她一步步走到杨婵身边,将被子掀开一脚,伸手把住脉门。

    “玉鼎真人刚刚看过了,说无碍。”

    “玉鼎真人擅长法阵和冶炼,炼丹术该是还没杨婵姐好。”敖听心放下杨婵的手一步步走到一旁的药柜边上驻足,抬起头,目光在药柜上细细流连:“她现在需要一些安定心神的药。”

    说罢,她伸手从药柜上取了一罐下来,递给以素。

    以素不敢去接。

    “你也懂?”猴子问。

    “我主修是炼丹与医药。”想了想,她又补充道:“师从三界之中数一数二的地仙。至于是哪位大仙,就不必要告诉你了。”

    “海里也能炼丹吗?”

    “区区一个能在海底炼丹的丹炉,你以为东海龙宫会找不出来吗?”

    东海龙宫富甲天下,确实是什么稀里古怪的东西都有。想着,猴子对以素点了点头:“喂她服下吧。”

    “猴子哥哥,这……”

    “没事。”猴子静静地瞧着敖听心,缓缓说道:“她没有害杨婵的理由,如果她真敢害,我保证东海龙宫永世不得安宁。就是天庭出面,也保不住。”

    以素这才接过药瓶,喂杨婵服下。

    敖听心掩着嘴笑了笑:“给你花果山当医生当真是亏啊。别的地方,都是对医生毕恭毕敬。到了你这里医好了没功劳,失手了却要偿命,早知道不开口了。”

    猴子也不接话,只回头呆呆地看着安睡的杨婵。

    窗外,雨势渐渐大了,淅沥沥下着,有一种透骨的冰凉。(未完待续。。)

    ps:  这几天更新有点慢,还请大家原谅。

    主要在忙提交影视的大纲问题。

    不过现在好了,已经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