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二十二章:照料

2018-01-17 08:53:59Ctrl+D 收藏本站

    杨婵出事,顷刻间便令猴子原本因为风铃的到来而欣喜的心情彻底消散,愁眉不展。

    早已预感到要面对,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可就算如此,猴子又能做什么呢?

    他什么也做不了,除了逃避,他什么都做不了。一旦做出决定,他将无法面对自己。

    四公主敖听心看上去似乎真的非常擅长丹药医疗之术,她意外积极主动地承担起照料杨婵的任务,多少令猴子放心了不少,可却依旧不敢离开。

    就这么一直呆着,待到入了夜,屋外的雨渐渐停了。心神不宁的猴子走出屋外呆呆地坐到湿漉漉的岩石上遥望映在海面上的月的倒影许久许久,入了神。

    短嘴悄悄来到猴子的身后,嗑着瓜子:“怎么?这么有空看月亮啊。”

    “你呢?怎么也那么有空啊。”猴子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伸长了手接过他匀过来的一半瓜子。

    “本身才刚开始搬迁,地面上也没多少东西可冲,至于那崩坏的山道,怎么都要等到天气干燥才能修吧?现在只能先搁着。而且吕六拐又重新投入工作了,我不就空咯?”短嘴一跃上了岩石坐到猴子身边。

    那坐姿半点没大将的风格。

    缓缓地呼了一口气,那薄雾在雨后潮湿的海风中消散,猴子淡淡道:“你很久没叫过他吕六拐了,不是都改口叫‘先生’了吗?”

    “那是之前,瞧他今天那样,像个先生吗?我决定以后改回吕六拐了。”

    猴子呵呵笑了起来。

    这名字说起来还是短嘴给起的。纪念那货拐了六个首领。到现在吕六拐的本名“吕清”反倒没什么人知道。

    短嘴朝着小木屋的方向使了个眼色。悄悄道:“杨婵还没醒?”

    “还没。”猴子叹了口气道:“不过敖听心说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瞧她像模像样的。该是不会忽悠我才对。”

    低下头,短嘴默默地磕着瓜子,半响,抬起眼皮瞧了猴子一眼,悠悠道:“有些话呢,当下属的本来不合适说的。”

    “你不是下属。”猴子伸处手轻轻垂在短嘴的臂膀上:“你是兄弟。”

    短嘴半眯着眼瞧着猴子笑了笑:“这可是你说的啊。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说了?我可不讨好你的。”

    “说吧。”猴子长长地吁了口气。

    “今天来的那个……叫风铃对吧?”

    “对。”

    “那个风铃,她什么来头。我还不是特别清楚,人怎么样我也没接触过。但,杨婵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是知道的。兄弟们心里都还是希望你跟杨婵在一起。”说罢,短嘴紧张兮兮地看了猴子一眼。

    猴子没有答话,只是继续注视着远处月色下暗涌的海水面无表情。

    想了想,短嘴又补充了一句:“跟杨婵在一起,对你对花果山都好。”

    猴子嘴角微微上扬,哼地笑了:“你是说,我的婚姻要迁就花果山的发展?”

    “啧。也不是这么说。你敢说你对杨婵没好感?这怎么能说是迁就呢?其实如果杨婵没意见的话,你娶几个都无所谓。连那个东海四公主一起收了都行,反正也是邻居,和东海龙宫拉近点关系对咱没坏处。但杨婵来作为大夫人,绝对对谁都有利!”

    “你就是专程来跟我说这个的?”猴子斜了短嘴一眼。

    “这可是大事,后院起火了,你怎带我们这帮子兄弟打天下?今天你那举动,真心是过了。任你怎么喜欢那叫风铃的姑娘都好,杨婵还在病着呢……兄弟们的建议是,先把跟杨婵的喜事办了,回头要娶那个叫风铃的还是谁,都可以和杨婵再商量商量。她脾气是硬了点,实在不行我们一起帮忙说,总会答应的吧?你好歹是个大妖王,三妻四妾说得过去。”

    猴子注视着短嘴,缓缓道:“我总结一下,你今天来这里说了半天,是不是就想告诉我,杨婵大夫人的地位不可动摇?”

    “对!”短嘴重重点了点头,一下笑了出来:“就是这个意思。你这样悬着不是办法,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位置不摆正,你今天那么搞法,她能不伤心吗?摆正了位置,往后事情性质就不一样了。顶多算‘纳新’,绝不跟‘抛弃’两个字扯上边。这话可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是兄弟们……”

    “是吕六拐教你说的。”猴子瞧着短嘴一字一顿地说道。

    被猴子一瞪,短嘴一下闭了嘴。

    猴子冷眼瞧着不吭声的短嘴道:“除了他,还有谁能没事想这些东西?”

    “对。”短嘴无奈点头道:“是他说的,但兄弟们都认同,而且要是没道理我也不会来,对吧?我可不巴结那家伙。”

    猴子抿了抿嘴,拍着短嘴的肩道:“有些话呢,我一直觉得没什么必要,所以也都没和你们说起过。”

    回头望了点了油灯的小木屋一眼,猴子轻声说道:“我的私事,你们就不要参合了,还有,我跟风铃……我对她好,是因为她以前对我好,就这么简单。”

    说罢,猴子拍着大腿站了起来。

    “你可是大王,你的私事可是花果山的公事啊!”短嘴连忙跟着站了起来:“喂,到时候要是大夫人不是杨婵,指不定吕六拐又该罢工了,你小心他到时候穿着披麻戴孝来跟你死谏,他最好这口了。讲课的时候每次提起‘何谓忠臣’都必须大讲特讲。”

    “让他尽管来!”猴子呵呵地笑着,扬长而去,一路却默默嘟囔着:“娘的,这个吕六拐,让他教习字,他都教了些什么?改天非找个机会收拾一顿不可!”

    望着远去的猴子。短嘴无奈蹙起了眉头。转身离去。

    返回地下城的时候。一众花果山的主要头领都焦急地等着。

    “怎么样了?”吕六拐急切地问道。

    短嘴耸了耸肩。

    “失败了?”

    顿时,一众首领议论纷纷。

    “大王不会真要让那个风铃当花果山的大夫人吧?”

    “这可怎么行?杨婵姐众望所归!”

    “要不我们兵谏吧?帮杨婵姐出头?”有人小声嘀咕道。

    顿时,所有人都白了他一眼。

    “行啦。”短嘴开口说道:“大王的意思是,他自有考虑,不用我们瞎想。还有和那个风铃,似乎也不是那种关系。”

    “不是那种关系?那杨婵姐呢?是不是那种关系?”

    短嘴翻了翻眼白道:“没说明白,但……好像也不是。”

    “也不是?”又是一阵哗然。

    吕六拐眯着眼睛叹道:“都不是那种关系……那你们说,大王会不会还有第三个?”

    此话一出。一群大老粗顿时觉得晕乎晕乎的,一个个找不到方向。要说砍杀天兵他们还行,要考虑感情问题,这里面除了发酸的吕六拐就没一个脑瓜子好使的。

    八卦新闻很快在花果山传开了,一个个议论纷纷,只是没人敢到猴子面前议论罢了。

    次日,一夜无眠的风铃早早起床洗漱完毕便前往探望杨婵。

    一路上虽然没有猴子在身边,但大家都知道她什么身份,一个个妖怪虽然长得面目可憎却客气至极,温柔得有些扭曲了。那一张张形态各异的脸看上去不但没有恐怖的感觉。反倒有些滑稽。

    按着沿途妖怪们的指引,她很快找到了山顶上杨婵居住的小木屋。

    那旁边另一栋小木屋刚刚动工搭建。

    敲开杨婵的木门。屋里无论是猴子、敖听心还是以素,乃至坐卧在卧榻上的杨婵都对风铃的到来有些诧异。

    风铃却只是笑了笑,对杨婵说道:“杨婵姐,好久不见了。”

    面色惨白的杨婵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好几年不见,你都长大了。昨天没去看你,真是不好意思。”

    风铃朝着敖听心和以素点了点头,走到杨婵身边缓缓坐下,微笑着说道:“没关系,杨婵姐身体不好,理应是风铃过来。”

    那神色之中尽是关切。

    杨婵深深吸了口气,避开风铃的目光。

    略略沉默了一下,风铃问道:“隔壁正在建的房子,是要做什么用的?”

    “那是给听心住的。”杨婵道。

    风铃扭头望向猴子:“风铃也可以一起住进去吗?听心姐姐会不会介意?”

    这一问,众人皆不明所以。敖听心更是整个愣住了:“这,我不太习惯与他人同住。”

    “风铃想住在这边,杨婵姐身体不好,也方便照料。”

    众人都一下愣住了。

    杨婵望向猴子,猴子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答。

    犹豫了半响,猴子悠悠说道:“我去让短嘴再建一座吧。”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又随意地聊了聊,最后发现聊不下去了,只得告辞离开。猴子也借着送风铃回去的借口一并离开了小木屋。

    一路默默无言,即将到水帘洞的时候,猴子问道:“怎么忽然想到住到山上的?住在我隔壁不好吗?”

    风铃深深吸了口气,抿着嘴唇,眨巴着眼问道:“杨婵姐昨天晕倒,跟风铃有关吧?”

    “谁跟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没人说什么。”风铃摇摇头道:“风铃这一路也学了许多东西,能感觉得出来。”

    猴子沉默了一下,叹道:“不要想太多。”

    风铃又是摇头:“不是想太多,而是想太少了。贸贸然跑到花果山来,却没想过会给这里添麻烦。反正别的什么风铃不会,但如果要照料人……”

    说到这里,她噗哧一下笑了,笑盈盈地瞧着猴子问道:“你可是被我照料过好几次的,那包扎的技术,还信不过吗?”(未完待续。。)

    ps:  正常更新,还欠六个加更~

    么么,接下来要赶紧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