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二十三章:黑色冬季

2018-01-17 08:53:59Ctrl+D 收藏本站

    风铃的笑,不禁让猴子都有些痴了。

    这个女孩,清澈得看不见一点杂质,善良得让人有些心痛。

    猴子抬头遥望阴霾的天空,许久,低头问道:“这一路,很难吧?昨天都没来得及问你。这路我走过,很苦,很难,很远。”

    他抿着嘴唇说:“我用了十年才走完。那路上的心情,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风铃摇摇头,恬静地笑道:“风铃运气很好,遇到一位好心的老先生,他一路上都帮着我。只是……宁愿他没有帮我,这样我就能更加理解你的心情了。”

    风铃仰起头,笑得有些傻。

    “对不起。”

    “恩?”

    “你本来不用走这样的路的。”

    这就是个傻傻的女孩,她原本,与自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什么样的缘分能将彼此带到一起呢?

    可惜,无论怎样,猴子最终都只能辜负这段缘分。

    风铃笑了笑,没有接话,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

    “猴子。”

    “恩。”

    “以后,我可以就在这里住下去吗?”风铃转过脸来认真地问道。

    猴子顿了顿,微笑着点了点头:“可以,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住到你再也不想住为止。”

    “谢谢。”

    猴子蹙起眉头,似乎为了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笑嘻嘻地瞧着风铃说道:“你以前不会跟我说‘谢谢’的。”

    “现在你是王了嘛,他们都很敬畏你。”风铃指着远处正在搬运石材的几只妖怪说:“你是他们的依靠。”

    “那是他们,你没必要。只当和以前一样就好了。记得以前你可是经常用拂尘敲我脑袋的。”

    “真的?真的可以像以前一样无所顾忌?”

    “真的。”猴子点了点头。

    风铃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她撅起嘴来。走快了两步蹭到猴子身边:“那我可就真当以前一样咯?”

    猴子掏了掏耳朵:“你想问几遍啊?”

    风铃小脸微微红了。伸手挽住猴子,歪着脑袋靠在猴子肩上。

    这让猴子顿时吃了一惊。

    他惊慌地四处张望,直到发现视线之内半只妖怪都没有才稍稍放下心来。

    这……应该是情侣之间才有的举动吧?

    可他跟风铃算是什么关系呢?

    风轻轻地刮过,晃动山间枝桠上的绿叶,带来时光流逝的感觉。

    风铃静静地依偎着猴子,一路缓缓地走。

    木然走了好一段,猴子才伸手刮了刮鼻子说道:“以前,好像也没这样啊……”

    “谁让你给我寄那种没内容的信的。本以为好歹是报个平安。谁知道最后连那唯一一句话都是假的。你能想象我那时候的心情吗?”

    对于感情的事,猴子确实不敏感,但也不是傻子。

    可他除了装傻还能干嘛?去拒绝,还是去接受?

    这份情,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他犹豫着,犹豫着,终究是开了口。

    “那个,风铃,有件事我得跟你说。”

    “恩。”风铃微微眯上眼睛。一路由着猴子牵引。

    “我是有媳妇的,很早之前就有了。”说罢。猴子悄悄斜了风铃一眼,她依旧静静地靠在猴子的肩上。

    走到有人的地方,风铃悄悄松开猴子的手,落到了后面。

    “你说的,是杨婵姐吗?”风铃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

    “不是。”猴子摇摇头:“是另一个。”

    “她叫什么名字?”

    “叫……雀儿。”

    风铃沉默了,许久,她深深吸了口气,眨巴着蔚蓝色的眼睛问道:“她也在花果山吗?”

    猴子缓缓摇头:“她不在。在我到达斜月三星洞之前,她就……还记得我跪在门口的时候跟你提过的,我唯一的朋友吗?我欠她好多好多,必须要还。”

    风铃只是低着头默默一路跟着猴子走,看不清神情。

    恍惚中,她有一种晕眩的感觉。这一路好长,比从斜月三星洞来花果山还长……

    十万八千里路,走到了他的身边,却依旧走不进他的心底。

    原来,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等花果山站稳脚跟,我就会去地府查生死簿,找到她的魂魄,然后复活她。她为了我尸骨无存,所以……我想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但我觉得,在我复活她之前,做这样的事情,我会感到羞耻。连我自己都无法接受……对不起,所以……”

    他捂着额头紧紧地闭上眼睛,脑海一片混乱,这话再也说不行去了。

    因为他已经看到那低垂的脸上划过的泪光。

    “我明白了。”风铃缓缓抬起头,眼眶中带着点点晶莹,她微笑着说:“真的,好羡慕她呀。如果是我就好了。”

    那一刹,猴子的心不由得揪了一下。

    在那之后,风铃再也没提起那天的对话,只是与猴子原本亲近的关系似乎疏远了一点。

    在风铃与敖听心的悉心照料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婵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看上去已经完全康复了过来。只是看猴子的神情也是冷淡了许多,除了工作上的事,不再有多余的话。

    而经历了杨婵的事之后,敖听心似乎也收敛了许多没有再使小心眼。

    花果山似乎一下又恢复了平静,一项项工作有序推进,而由于上一次的杀戮,主力妖怪们的修为也有所提升,只是提升的幅度实在少。

    两个月后的十二月,东胜神州不算寒冷的冬季来临,花果山击败广目天王的消息渐渐在妖怪之中传播开来。

    这使得大量在南天门军团压制下走投无路的妖怪选择了投奔花果山,沿着芒果型的大陆,几条明确的南迁路线被从南天门军团的地图上勾勒出来。

    为了控制花果山势力的进一步增长,执掌军权的持国天王不得不调动大军散落到整个东胜神州大地上封锁,以至于那一路撒满了血与泪。

    妖的世界,没有历史,没有文化,没有传统,没有道德伦理,也不会有信仰,他们甚至称不上一个民族。

    他们只是一群难民,望不见世界的轮廓,望不见明天,除了活下去的希望,他们什么都不要。

    在这个黑色的冬季,奋起抵抗天军,他们豁出命去冲击关卡只为图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只是在绝对的压制面前任凭如何挣扎也不过是让生命多了几分悲壮的颜色。

    正如一开始便注定的结局,大多数的妖怪都没能走到花果山便化作了南迁路上的一具枯骨。

    这一条路,没人知道究竟用了多少妖怪的鲜血才铺成。长达五年的壮大发展之后,这个称不上民族的民族,最终在这个冬天流尽了积攒的血。

    只是,历经最残酷的淘汰,走到花果山的妖怪再没有一个不坚定,没有一个不顽强,没有一个不执着。

    当这些伤痕累累的妖怪举着早已磨钝了的刀遥望花果山疯狂咆哮、泪流满面的时候,一只连天庭都无法直视的凶猛野兽,已悄然成型。

    站在那金字塔顶端的,是号称史上最凶残的妖王,孙悟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