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二十八章:严重的问题

2018-01-17 08:53:57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在修仙之法的普及之下,不同物种之间的爱情并不少见。这主要得益于人类的一家独大。

    无论妖怪们多么不认同天庭,他们都无法不接受天庭君临三界的事实,更无法拒绝来自人类的文化入侵。

    对于妖怪来说,他们使用的语言、文字都来源于人类,便是偶然憋出的两句似是而非的名言警句,也都是来自人类。那穿着的样式,化形的方向更是渐渐向着人类靠拢,而到最后,连身心审美都会与人类如出一辙。

    至于所谓的妖怪吃人的问题,其实连妖怪本身都认为那是一件十分邪恶的事情,之所以一些实力强大的妖王愿意去做并且乐此不疲,也恰恰是因为这一点。

    除了培养这种无聊的爱好之外,他们还能通过什么方式来表达对天庭的不满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吃人竟成为了妖怪勇敢的象征。当然,也有时候是为单纯为了解决肉食不足的问题。

    无论是哪个种族的妖怪都全身心地统一向着人类发展,这奇异的现象让跨种族间的爱情成为了可能。不过这种爱情并不保障生育。

    不知道是因为跨种族导致孕育率下降,还是混血妖本身资质较一般妖怪要高以至难以孕育的关系,花果山这一大波妖怪聚集在一起谈恋爱的不少见,但这么些年了,真正诞生的混血妖童前后却不足二十个,甚至其中许多都夭折了。

    为此,猴子与其他一众核心对这个即将出生的“干儿子”格外地重视。花果山新一代的诞生。意味着他们真正在这个地方扎下了根。

    至于猴子看上了混血妖童良好资质的说法……那完全是谣言。虽说他们资质比一般妖怪要好。但也没好多少。论及难养则比一般的妖童要难养一百倍。

    说到底。这种重视只不过是某种情节作祟罢了。

    草草地就即将到来的大战达成了一些共识,三个花果山的头目便赶到了大角的家中。

    那是一处由前后六座大小不一的房屋组合而成的院落,看上去简简单单,有些像在幽泉谷的时候一**住的屋子。

    相比院落的简约,家里的陈设倒是比其他地方要好不少。

    大角虽然在花果山没什么军务政务上的建树,脑子也时常不在状态,至今都只是一个先锋将职务,不过说起来他也是花果山开国功臣之一。又是为数不多的化神境妖怪,每次分起东西来,花果山的妖怪们自然不敢少了他的一份。

    甚至有时候发现名单上没有,猴子都会亲自给加上去,一来二往地,这都成习惯了。

    而在日常配给方面,那一直都是按照最高规格执行——基本上只要仓库里有,要什么给什么。

    有时候短嘴都会私下里感叹他们当中其实大角才是最聪明的,想得最少,日子也过得最舒服。

    进门的时候猴子便看到一团肥大的肉坨坨蹲在大厅里猛地擦汗。身旁站着早早到来的以素和黑子,风铃则端端正正地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

    来到花果山将近一年时间。现如今身为猴子半个副手的风铃和妖怪们也早就混开了。特别是与一些花果山头目家里的夫人们,与风铃的关系更是好。就这一点来说,风铃可比高傲的杨婵要平易近人多了。

    当初大角的兔子精媳妇怀孕的消息便是风铃告诉猴子的。

    “怎么样了?”猴子问。

    “还没生。你怎么也来了?”大角抹了一把汗干笑道。

    “我第一次当干爹,怎能不来?”说罢,猴子笑了起来。

    风铃走到猴子身边,悄悄说道:“难产。”

    只两个字,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了。

    房间里传出的声嘶力竭的呼喊声还在继续,听得在场的人一个个心发慌,绑架回来的人类弄婆来回地忙碌着,那神情看上去也是束手无策。

    这女人生孩子的事猴子又不好出手相助。

    不多时,杨婵与敖听心也过来了,见情况不对,当即亲自上场。

    不得不说大角这孩子与杨家的缘分还真是非同一般。

    听说当初大角认识现在的媳妇,就是因为被杨戬打伤,养伤的时候兔子精被派过去照料。现在接生的又是杨婵。

    听说杨婵还想过要收这孩子当干儿子或干女儿呢,不过听说猴子先行一步了,她便置气不提了。

    足足四个时辰,直到深夜才好不容易听到孩子的哭喊声,这让一颗颗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见到孩子的时候大角兴奋得嗷嗷大叫,抱着孩子对着孩子他妈一个劲地猛亲。

    在场的一干人等开心之余,却不由得一个个眉头紧蹙。

    这孩子简直就是活脱脱一个肉坨坨,那身材当真是与大角有的一拼,整个就是个球。看着这孩子再想想她母亲的身材,大家顿时觉得不难产才是怪事。

    而与此同时,猴子也注意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是个干女儿,不是个干儿子……混血妖童由于父母都是已经化形的妖怪,所以一出生便是人形。

    眼前的这干女儿自然也是人形,不过她除了肥得一塌糊涂之外,鼻子上还长了个好似大角那样的小角,头上顶着两只兔耳朵……

    这算什么生物?兔犀?还是犀兔?

    这果然是个神奇的世界,只有你想不出,没有他办不到。可这样随便拼凑一下就算给了交代,老天爷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可喜可贺呀,妖怪的大家庭里又添了一个新的种族。不过这闺女,怕是要砸手里了。”猴子忍不住想。

    更让他彷徨的是,这个是干女儿。将来要是自己也弄个女儿咋办呢?

    雀儿、风铃、杨婵……这时候为啥风铃和杨婵会被列入名单暂不考虑。重点是举目望去。似乎生出正常女儿的几率约等于零。

    这可是个严重的问题,看上去比如何对付李靖还要棘手的问题。

    “一定要是儿子,一定要是儿子……”他面无表情地念叨着。

    儿子长得丑没关系,实力强便行,就好像自己一样,一张猴脸,不一样左右逢源?

    “什么儿子?”站在一旁的短嘴勾着猴子的肩问道。

    “没,没!”

    “喂。你的直觉不靠谱啊。”短嘴笑眯眯地说:“真后悔,当初就该跟你赌点什么。”

    “现在后悔太迟了。”猴子瞧着被几个女的围着不放的干女儿,一脸正经地说:“男孩女孩都没关系,都一样好!就是这样的!”

    就在这时候,杨婵郑重宣布她已经帮孩子取好名字了,就叫……

    “灵犀,心有‘灵犀’一点通!”

    那一夜,所有人都沉寂在快乐之中。

    一个孩子的诞生能带给这帮至今依旧生活在死亡阴影之下的妖怪们的欣喜,是难以言表的。她意味着对生活的希望,就好像冬日里照到脸上的一缕阳光。尽管寒风依旧刮得脸颊生疼,但它却温暖了一整颗心。

    由于与南天门军团之间可能提早发生战争的消息。原本计划中的庆祝活动被通通取消了,除了大角被特许休假在家陪老婆之外,其余人等很快都投入到紧锣密鼓的备战之中。

    第二天一早在猴子的观看下,新一代的火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可惜的是那只代表了玉鼎真人的水平,不代表花果山的工艺,要靠着玉鼎真人个把月做一件的速度武装起整个花果山,那得是猴年马月的事情。

    不得已,最终的定型版比这实验版的威力降低了不只一两个档次,而就是如此,产量也极其有限。

    备战的重点最终被全部放到了新部队的操练,老部队的配合以及俘虏来的总共七艘大小战舰的使用上。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

    南瞻部洲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阴暗的山洞里,火盆上的焰火跳动,将三只妖怪一个个狰狞的影子刻到了凹凸不平的岩面上如同舞动的狂魔。

    “你是说,广目天王花果山兵败?”牛魔王的眉头缓缓蹙起,有些不可思议地瞧着鹏魔王。

    鹏魔王深深吸了口气道:“消息该是确凿无误了,早前已有类似传言,只是听上去诡异得很,便当谣言丢到了一旁。没想到,是真的。”

    “花果山的头是谁?”

    “叫,美猴王。”

    “美猴王,美猴王……”牛魔王默念了几遍,神色之中的疑虑越发重了:“没听过这号妖怪,莫非是这几年新崛起的?”

    “这几年崛起的妖怪确实多,但要能一口气击败广目天王吞下一万天兵,这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坐在一旁的蛟魔王插嘴道:“兴许是击败了一艘天军军舰之类的,然后传着传着,就变成击败广目天王了。”

    轻蔑地瞧了蛟魔王一眼,鹏魔王道:“我亲自去了一趟花果山,虽然没有很靠近,但从外围看,这支妖怪势力的实力真的非同一般。而且我悄悄去了南天门舰队附近绕了一圈,果然没见到广目天王的旗帜。所以,此事可信度极高。”

    “非同一般?”牛魔王猛抽了两鼻子,盯着一旁的火盆问道:“非同一般到什么程度?头头实力强吗?会不会是和我们一样的伎俩?”

    这“一样的伎俩”指的自然是蛟魔王之前干的那种勾当。

    “看情形不是。不过对方的头头实力到什么程度,总共有多少化神境妖怪便不清楚了,他们控制的范围很大,甚至有农田,有妖城,看情形似乎还有丹药及法器的来源,戍守非常严密,不过似乎不介意收容流浪的妖怪。考虑到还不清楚对方的实力底细,所以我也没贸然接触。”

    “有丹药和法器的来源?”

    这一说,牛魔王当即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这样,武装起一支足够强大的妖怪势力与天庭对峙就成为可能了。当初若不是镇元子那边的线被断了去,天河水军怕也是拿他们没辙。如此一来,也不至于落到如今东躲西藏的下场。

    蛟魔王的眼睛缓缓斜了过去,悠悠道:“要不,我们侵占了花果山?”(未完待续。。)

    ps:  加更,依旧欠六更……

    各位,甲鱼作为女频攻打男频的前锋部队已经抢滩成功,现在,我们女频的大神要降临渺小的男频位面啦,各位膜拜吧!

    书名《道观》,现在还是幼苗,大家赶紧收藏了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