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三十章:两个都是给你的

2018-01-17 08:53:57Ctrl+D 收藏本站

    南天门主力舰队旗舰大殿内。

    “广目已经安全了?”

    “启禀李天王,广目天王与其余两位天将都已经安全离开花果山,我们现在与多闻天王汇合。不过广目天王的伤势实在是……那妖猴实在凶残,广目天王恐怕需要送回南天门调理才行。”

    “别是妖猴化身的,要鉴定仔细了。”

    “已经鉴定过,确认无误。”

    “那就好生照料广目吧。”李靖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将手中的玉简收入袖中。

    那攥紧的拳头瑟瑟发抖。

    此时大殿上除了端坐的李靖之外,还有拄枪而立的三太子哪吒,手持琵琶的持国天王。

    听到李靖的话,持国天王明显松了口气道:“那接下来,便可以放开手脚围剿花果山了。”

    “根据线报,花果山已有十万妖众,其中不乏炼神境、化神境大妖。甚至许多通缉榜上有名的妖怪都在其中。”李靖捋着长须冷笑道:“虽然加起来不到千万金精,但也好歹补贴一下。持国天王!”

    “末将在!”持国天王连忙躬身拱手。

    撑着膝,李靖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凌厉道:“只留玄徵部两万军力戍守南天门,勒令其余各部半月内于此地集结!我南天门要倾巢而出,宰了妖猴泄愤!”

    “诺!”

    出了大殿,持国天王急急忙忙地前往发布军令,哪吒却悄悄溜到了一旁,顾左右无人。这才悄悄掏出了藏在腰间的玉简双手捂在嘴边。

    “二哥。二哥!”

    “怎么啦?”玉简的另一端传来杨戬的声音。

    “集结的军令已经下了。你还是想个办法把婵姐姐弄走吧。那花果山肯定是守不住的。我要保住她是没问题,可别到时候把你牵扯进来。”

    杨戬略略沉默了一下,轻声问道:“你们派遣探子进入花果山了吗?”

    “这倒没有,那花果山戒备森严,不是妖怪很难进入的,我们也就在外围刺探罢了。花果山的实力是不错,但还远不到能对抗南天门的地步。到时候我拖住妖猴,我爹带领大军杀入。花果山必败无疑。”

    “恩。那到时候,我会亲自过去一趟伺机而动。还有。”杨戬微微顿了一下,叮嘱道:“与那妖猴交手,你要注意安全。”

    “额?”哪吒直起小脑袋一下懵了。

    话分两头,正当南天门满世界忙着集结散落的军力时,花果山则在忙着分桃子。

    三十五个桃子的分配公告被直接张贴了出来,举城振奋。

    一个是公平,还有一个是……剩下六十五个,人人都有机会。

    要知道蟠桃这玩意,可是延长寿元的至宝啊。普天之下的妖怪无论大小。哪有不垂涎的。

    当然,振奋归振奋。忐忑者也大有人在。毕竟大家都知道这次对抗的很可能是整个南天门军团,要吃上蟠桃,除了得自己在战斗中表现好,还得是花果山赢了这一战。

    若是花果山沦陷了,到时候别说争蟠桃,就是你已经把蟠桃吃了,天军一样能把你大卸八块顺带魂飞魄散,连渣都不剩下。

    真要论起来,以蟠桃为赏赐也不过是个锦上添花的事情。猴子不过是借机又向妖怪们展示了一遍花果山的公平罢了。

    不过那展示的是花果山的公平,不是猴子的。

    将三个硕大的桃子用盘子端着,盖上丝巾,猴子一路沿着漆黑的隧道飞。

    这些桃子比凡间的桃子要大太多了,而且通体圆润找不到一定瑕疵,握在手中有一种毛茸茸的手感,放在黑暗中更是散发着微弱的荧光。

    贴近了闻,还有阵阵奇妙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这馋得猴子都流口水了,好几次差点忍不住就一口啃了下去。

    他现在终于明白那另一只猴子的心情了,若是让自己每天对着一堆这样的桃子,一天不出事,两天不出事,总有一天,也得出事。

    若是按照《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生命轨迹,他倒是有机会当一把蟠桃园园丁,到时候这样的,甚至比这些更好的桃子那都能随意吃个饱。

    可他还会去吗?脑子给驴踢了才去呢。

    看情形,这些桃子当真是与自己绝缘了。

    想着,他无奈一叹,转眼已经到了地下城。

    在一大堆妖怪眼巴巴地目送下,他伸手推开了玉鼎真人冶炼室的门大声吆喝道:“玉鼎兄——!悟空给你送蟠桃来啦!”

    顿时,所有妖怪都朝着他望了过来。

    正蹲在地上倒腾着大筒上的法阵搞得灰头土脸的玉鼎真人一下抬起头来:“蟠桃?哪来的蟠桃?”

    “就是我用广目天王换回来的呗。”猴子将盘子送到玉鼎面前,一把揭开丝巾,咧开嘴笑:“来,这里面有你的一个,拿吧。”

    玉鼎真人嘴角猛的抽动,那眼睛瞪得浑圆,瞧着那三个蟠桃道:“你,你俘虏了广目天王,换了蟠桃,然后拿来给我吃……你是要害死我啊!”

    “怎么能这么说呢?这可是蟠桃啊,多少人想吃吃不到,我总共才那么几个特地送一个给你,你却说我想害你?”猴子蹙着眉头一脸委屈道:“好人难当,当真是好人难当。”

    “喂,我现在是被你强捉在这里,研究这些个东西也是你强迫的,我再吃你的蟠桃,那当真是跳下黄河也洗不清了!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

    猴子脸一黑,冷冷道:“信不信我掰开你的嘴塞下去?”

    一听这话,玉鼎真人顿时软了。这确实像猴子干的事。

    “别,别这么闹行不?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蟠桃我真不能吃。”

    猴子挑了挑眉头。悠悠地瞧着一脸无奈的玉鼎。半响才叹道:“行。是你不吃的,可别到时候说我没给哦。”

    “我就当你已经给了还不行吗?”

    听到这句,猴子这才抿着嘴满意地点头道:“反正随你,你不吃,我正好省了。”

    说罢,转身就走。

    待到猴子走后,玉鼎才盯着手边的器械那眉头蹙成了八字,微微笑道:“其实这猴头人还不错。有个蟠桃还想起我。哎,可惜了是妖怪,不然倒是能成就一番伟业。喂,那个谁,帮我把三号笔拿过来,这法阵还得再改改……”

    此时,正通过隧道往回飞的猴子却是另一番态度:“就知道你不会收,人情送到了,东西省下,这买卖真是只赚不赔。还有个敖听心。再接再厉。”

    说罢,啧啧窃笑了起来。盯着手中的蟠桃,又是一阵口水直流。

    转眼间他就端着盘子到了炼丹房,却没有走正门,而是直接腾空而起,上了顶层的尖塔。

    刚一落到阳台上,便看见敖听心悠闲无比地躺在摇椅上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夕阳。

    这家伙自从来了花果山之后,越来越没在龙宫的矜持形象了。有时候猴子甚至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绑了个假货回来。

    “我给你送蟠桃来了。”

    “听说了,张贴的榜上有我的名字。”敖听心眼皮都不抬,手一伸便道:“拿来吧!”

    猴子的眼角顿时微微抽了抽,拿起一个蟠桃就朝着她递了过去,却在敖听心即将接过的时候猛地缩了回来:“你可想好了,这是绑架了广目天王换回来的。”

    “那又怎么样?”敖听心抬起头来一脸莫名其妙地问道。

    “你真敢吃?”问归问,猴子随手已将蟠桃放回盘子上。

    瞧了那属于自己的蟠桃一眼,敖听心抬起头来看猴子:“有蟠桃,还有不敢吃的道理?”

    “你就不怕天庭知道?”

    “感情送蟠桃还附带告密的?没你这么缺德的吧,美猴王。”敖听心白了猴子一眼,哼道:“你都满世界张榜说分了我一个蟠桃了,难不成我平白担个名号还不吃?”

    说着,她悠悠看了那三个蟠桃一眼:“那里面不会是有玉鼎真人退回来的一个吧?要不我跟他说说,他要实在不敢吃,不如我勉为其难替他吃了?”

    听到这话,猴子连忙取一个蟠桃塞给她:“呐,你的。他那个你就别惦记了。”

    说罢,端着剩下的两个蟠桃转身便走。

    “切,人都给你掳来了,定海神针也给你拿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我才没玉鼎真人那么傻呢,这蟠桃呀,不吃白不吃。”抱着蟠桃,敖听心乐呵呵地瞧着,张开小嘴作势要咬,直到看猴子走下了楼梯,才将蟠桃放到一旁的矮桌上,对着楼梯的方向做了个鬼脸:“小气鬼!”

    又瞧了那蟠桃一眼,她蹙起眉头继续欣赏着晚霞悠悠叹道:“你说,送谁好呢?”

    猴子一路沿着楼梯进入走廊,直走到主的炼丹室内,却只见几个炼神境悟者道妖怪在透过灵力聚精会神地调控着丹炉的火候,不见杨婵。

    那些个妖怪见了猴子一个个连忙行礼:“属下参见大王。”

    “杨婵在哪?”

    “杨婵姐在自己的炼丹室。”

    “哦,那你们继续,我自己去找她。”

    穿过主炼丹室,猴子很快到了后院。

    这炼丹房的后院说是后院,其实也就是一片平地铺了一条鹅卵石小道罢了,至于一开始说好的山水园林,一忙起来什么都忘了,直到现在还光秃秃一片。

    后院正中的一座小楼就是杨婵的独立炼丹室,同时也是她与风铃的居室。至于敖听心,那货说要登高望远,于是住到了刚刚炼丹房顶层的尖塔上。

    从那尖塔的阳台往下望,直接就能看到猴子的居室,颇有一番居高临下的感觉。有好几次猴子看到她得意洋洋地在坐在阳台上都有些后悔当初设计的时候加了这个尖塔,差点没忍住勒令她搬迁。

    不过后来想想敖听心也算无辜被掳到花果山来的,也就算了,没跟她计较。

    跨入小楼的时候,猴子恰好见到杨婵正在清理炼丹炉里的炉灰,整个炼丹房都灰蒙蒙一片,那一身白衣更是变成了灰衣。

    “清个炉,怎么要自己来啊?”猴子呵呵笑了起来,将两个蟠桃一并放到桌上盛丹的盘子里。手一抖,给它们加了个避灰的术法。

    “这里炼的都是特殊丹药,他们清我信不过。”简单地回了一句,杨婵干咳两声,捂嘴蹙眉将头从丹炉里缩了回来。

    望见桌子上放了两个蟠桃的时候,她不由得微微一愣,冷冷问道:“你准备把自己那个给风铃?”

    猴子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女人的注意力是个神奇的东西,这一答要是答错了,临着决战关头保准后院还得起火。

    幸好,与杨婵打交道那么多年了,猴子总算摸出了一点门道。

    “两个都是给你的。”他乐呵呵地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