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三十一章:养得起的人

2018-01-17 08:53:57Ctrl+D 收藏本站

    杨婵的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瞧了瞧猴子,又瞧了瞧桌子上的蟠桃。

    “两个都给我?”她试探性地问道,那目光中还藏着些许疑虑。

    “当然,这还能有假?就当是我感谢你这么多年为了花果山操劳奔波。”猴子煞有其事地躬身拱手:“美猴王替花果山众妖,谢过华山圣母了。”

    杨婵一下笑了,笑得很甜。

    放下手中的毛帚随手施了个法术将身上的灰都除去,她一步步朝着猴子走来,抿唇笑道:“算你有点良心。”

    该有差不多大半年的时间了吧,她都没给过猴子好脸色看。虽然手里的活从未怠慢过,但那冰冰冷冷的样子,总归让猴子浑身不自在。

    现在这一笑,顿时让他松了口气。这该算是雨过天晴了吧。

    猴子装傻充愣地说道:“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平时没良心似地。”

    “你有吗?”杨婵的眼睛又是眯起,只是这次带着笑意。

    “没吗?”

    “有吗?”

    “好吧,我没良心。你怎么说怎么行。”猴子耸了耸肩,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一脸无奈,不与她辩了。

    坐到猴子的身旁,杨婵瞥着猴子又问了一遍:“那就真的两个都送给我咯?”

    猴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我可就收起来咯?”

    “你究竟想问几遍啊?”猴子有些不耐烦了,站起来道:“我还有事忙。先走了。”

    这一遍又一遍地问……关键是,猴子知道她想问什么,那心一个劲地虚。

    如同逃遁一般急匆匆地走出了门,他回头透过窗棂望见杨婵托着腮静静地注视着桌上的蟠桃,那心更是微微一悸。

    “这么做,真的好吗?”他不由得想。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风铃那破修为没蟠桃怎么行?下次拿到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了。要把自己的蟠桃给风铃,杨婵这边就必须要拿玉鼎真人的充数安抚,否则临开战还出事,谁受得了啊?

    他如此安慰自己。掉头匆匆离去。

    猴子走后。杨婵依旧静静盯着那蟠桃,长长的睫毛环抱下的眼睛在屋外透入的光中显得格外明亮。

    伸手刮了刮蟠桃上微细的绒毛,她笑道:“杨婵啊杨婵,你还真是不好养啊。”

    这句话不是她自己说的。而是梅山七圣老四山羊精杨显的玩笑话。却是说到了点子上。

    千年悟者道炼神境。这在三界之中,恐怕也屈指可数吧?

    其实悟者道是个越老越吃香的行当,正常来讲。千年悟者道,哪怕没混到化神境,想在天庭混个有蟠桃吃的差事其实也不难。以她的能力,更是纷纷钟的事。

    可偏偏,她是杨婵。

    若是在凡间,外甥女与舅舅之间的关系该是十分亲近才是,可那是天庭。

    在天庭,思凡便是犯了天条,是十恶不赦的重罪。瑶姬思凡犯了天条而生下兄妹倆,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兄妹倆出身不正。这千年来,不提父母身死,便是他们倆所受不公待遇,便比比皆是。

    先是两个孩子万里寻仙师。因为知道他们的身份,那些平日里与母亲往来的仙长们一个个闭门不见。

    可天无绝人之路,他们终究是熬过来了。上天给他们留了个网开一面的玉鼎,跪在玉鼎门前七天七夜,他们终究是熬过来了。

    然后是封神之战。这本是阐教的事,却因为元始天尊要卖玉帝面子,大战之中多番压制冷落不说,到了结尾,首功,竟只封了个灌江口水神,连天庭都去不得。

    区区灌江口水神,蟠桃会自然是没份参与。杨戬是无所谓,以他的修为,便是没有蟠桃人参果,数千年之内都无需担忧寿元的问题。可杨婵呢?

    那时候杨戬为了立功救母亲,发疯一样地满世界找战打。杨婵更是不敢告诉他自己寿元将尽的事情,以致到杨戬发现的时候,已仅剩数月。

    这事杨戬知道,掌握生死簿的天庭自然也是知道。就为了这一桩,蟠桃会都能推迟开,那蟠桃园更是整个围得如同铜墙铁壁一般,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着她杨婵身死,好了了玉帝的一桩心事。

    可他们终究没能如愿。

    杨戬去求镇元子,为了那一个人参果,杨戬答应帮镇元子做一件事。

    究竟是什么事,杨婵至今都不知道。只是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杨戬回来的时候几乎奄奄一息,浑身是血,手中握着求来的那一个人参果。

    能把杨戬伤成那样的对手,杨婵不敢想。

    她只能默默地流泪,默默地照料与自己相依为命的,自己的哥哥。

    山羊精杨显笑话她:“杨婵啊杨婵,你还真是不好养啊。”

    哥哥杨戬也开玩笑说,若是找不到一个养得起,那就只得一辈子都待在他身边了。

    确实难养,每三百多年,就必须要一个蟠桃或者人参果。那个养得起的人,必须有本事在玉帝的阻挠下拿到蟠桃或者人参果,必须是一个让玉帝既讨厌,却又无可奈何的人。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还必须是心甘情愿地担负起这个责任。

    “他会成为那个人吗?”杨婵想。

    这种人,这个世界真心少,却没想到,除了杨戬,原来也还是有的。

    注视着那两个蟠桃,杨婵不由得笑了。

    猴子并不知道,无论是蟠桃还是人参果,每次都只能吃一个,多了其实也是浪费。

    可杨婵就是不想告诉他,杨婵就是要两个,一个都不留给别人。

    “这次打完战论功行赏。他会不会又给我送来一个呢?”她美滋滋地想:“要不,我等凑齐三个再吃吧?可到时候多出来的两个要送谁呢?”

    每一个少女都有一个粉色的梦想,即使她是杨婵,是三圣母,也不例外。

    ……

    空荡荡的书房里,夕阳的余晖从窗外斜斜投入,将一切都映成了温润的颜色。

    猴子呆呆地坐在桌前蹙起眉头死死地盯着那仅剩的蟠桃看。

    “我这么做,会不会有点过了呢?会不会?会不会?”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吧?对吧?我只是偷梁换柱了一下而已。”

    “不,我连偷梁换柱都没有。我只是没说清楚多给她的那个究竟是我的还是玉鼎真人的而已。”

    “其实,蟠桃都一个样。是谁的又有什么所谓呢?你说对吧?”

    “不对不对不对。那个给杨婵的就是我的!”

    “……”

    “好像这样也不对啊。总之,我只是多给了一个蟠桃而已,至于那本来是谁的,我也不知道!对。就是这样!蟠桃都一样。谁分得清呢。”

    他不断自问自答。头皮都快抓出血了,却还是觉得忐忑无比。

    当初就不该想这种小动作啊……

    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地平线上的时候,风铃推门走了进来。悄悄地拿着火折子把房间里的灯火都掌上。

    猴子捂着脸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我不用灯火的,反正都看得见,浪费那些蜡烛干嘛?回头又得让人出去弄了,我们这里可不产蜡烛。”

    “不点放那么多干嘛?”

    把灯火点亮了大半,风铃将火折子收了起来,绕到猴子身边。

    猴子伸了伸懒腰道:“好看呗,当初其实弄回来就是为了摆设,结果你每天都点。败家啊……”

    “你还会在意好不好看?要真在意啊,就抽空把自己的外形整一整吧。”风铃咯咯笑了起来。

    “你也觉得我难看了?”猴子眯眼瞧了过去。

    风铃的脸一下憋红了:“那……那也不是。”

    老实说,用人的眼光来看,猴子的长相真的挺“一般”的,便是杨婵也这么觉得。可不知为啥,落到风铃眼中却不觉得,甚至还感觉长得挺好。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以至于有时候风铃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审美观有问题了。

    见状,猴子咧开嘴笑道:“反正看的是你们,不是我,我瞎操心干嘛。”

    风铃哼一声,伸手推猴子的脑袋:“你呀,就是歪理多。”

    这推完了才发现不对,赶忙把手缩了回去,顿觉尴尬。

    若是在斜月三星洞,别说推猴子脑袋了,用拂尘捶他都是常干的事。可今朝不同往昔,他如今可是大王了啊。现在站在猴子面前,风铃总感觉自己好渺小,渺小得如同一粒沙尘。

    见到小妮子的窘态,猴子撅起嘴,忽然有了一种调戏她的冲动。不过话到嘴边,却又缩了回去。

    眼下这种事还是少干为妙。

    想了想,他随手抓起蟠桃塞给风铃道:“呐,这个是给你的。”

    “我也有?”

    “是啊,反正我不需要,这个就给你吧。”

    “可是。”风铃犹豫着问道:“你不是已经把你那个送给杨婵姐了吗?”

    “送给她的那个是玉鼎真人退回来的。”

    等等,风铃怎么知道我送了两个给杨婵的?

    猴子的表情忽然僵硬住了。

    风铃捧着蟠桃默默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他们都说你把自己的也给了杨婵姐呢。”

    “他们”?

    那就是说已经传得路人皆知咯?

    猴子死的心都有了。

    小聪明耍不得啊,回头若是杨婵知道玉鼎真人退了一个回来,那该是什么样一番景象呢?

    想着,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起身道:“我出去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