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三十七章:明朗

2018-01-17 08:53:54Ctrl+D 收藏本站

    北俱芦洲,天河水军舰队旗舰小小的舱室里,一位天兵正手持玉简念叨着什么,另一位天兵趴在桌上细细地将他所说的记录在竹简上。

    很快,负责记录的天兵将写好的竹简交给了一旁的天将。

    那位天军只低头瞥了一眼,便将竹简卷好放在手中,飞速出了舱门,走上甲板,快步穿越军伍跪倒在天蓬的身后呈上。

    “元帅,东胜神州有紧急战报送达。”

    天蓬没有回头。

    站在一旁的天任当即伸手接过战报低头看了一眼,道:“南天门已经开始进攻花果山,哪吒为先锋与那花果山美猴王单挑,已败,现在李靖亲自上阵了。”

    “什么?”站在另一边的天辅连忙伸手从天任手中接过战报,低头看了两眼,顿时面露惊骇之色:“看来,我们的推算是对的。”

    天蓬依旧没有回头,只是继续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浩浩荡荡舰队的操练。

    一切均在意料之中,如今,不过是证实罢了。

    说到情报的收集,天河水军的实力绝对是南天门的无数倍。甚至比之天庭的专业情报机构巡天府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先前他们就已经接获关于花果山一场发生在午夜的战斗的情报。按照当时的推断,其中一方是花果山的那位新晋妖王——美猴王,另一方则应该是南天门的三太子哪吒。

    战斗最终没有胜负,但依照当时获得的相应情报,美猴王的实力应该与哪吒在伯仲之间。

    虽然花果山具体内部隐藏的实力难以推断。但若是美猴王的实力与哪吒差不多。那么全军出动的南天门应该是能够获胜的。

    不过之后东海的一场海啸引起的天河水军的注意。

    对于这场海啸。以及之后花果山发生的两场计划之外的降雨,天河水军曾透过其他渠道拐弯抹角地刺探,东海龙宫也做出了非官方的解释,那理由听上去也是合情合理。不过天河水军向来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喜欢将所有的可能的情况都罗列出来以便日后筛选。

    在这里面有一种可能性是这样的,那场海啸,并不是好像东海龙宫传出的那样,是一场意外。而是由于龙宫的某种变故。这种变故应该与花果山有关,所以就在花果山开始开垦农田的时候,出现了那两场及时雨。

    说东海龙王与美猴王勾结到一起,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更可能的是美猴王捉住了东海龙王的某些把柄。依时间推算,很可能与那次海啸有关系。

    为此,天河水军特别派人前往东海龙宫查探,虽说东海龙宫对海啸的前因后果严密封锁,对外也统一了口径说得像模像样,但他们还是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那就是定海神针不见了!

    定海神针是啥?

    这玩意天河水军查查天庭的典籍就一清二楚了。那么。这东西失踪了,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它除了能用来探水深还能用来干嘛呢?

    答案是:能用来当兵器。因为它够硬,也够重。恰巧,他们查明美猴王善使棍。

    如此一来,谜底便呼之欲出了:与哪吒一战之后这位花果山的美猴王深感兵器的重要性,于是拿走了东海龙宫的定海神针,并且手上握着东海龙宫的把柄,逼得东海龙宫不敢告上天庭还要出面替他擦屁股。

    这并不是说花果山或者东海龙宫的保密工作做得不好,而是那场海啸的实在掩盖不住,另一个原因则是,定海神针这么大个东西不见了,只要有心,就算龙宫的消息封锁得多严也必定能发现。

    当然,查出这么多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为此,天河水军几乎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情报收集力量。而这其中,也有许多意外收获。

    握着那份战报,天辅重点提了几个要点:“美猴王使用的兵器并不是先前的黑色棍子,而是一柄可长可短可大可小的神兵,由外观看,应该就是定海神针了。其次,美猴王与哪吒阵前低语,内容不清楚,但哪吒不敌,美猴王却留手……”

    天辅没有再说下去,因为这两点,已经够说明问题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天蓬缓缓转过身来,轻声道:“把紫云碧波潭之战以及昆仑山事件的案卷送过来。”

    “诺!”那天将当即领命离去。

    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了,起码对天河水军来说已经足够清晰。

    哪吒不大可能与凡间的妖众勾结,可先前一次天河水军的情报中却显示他出现在花果山,与猴王交战,未分胜负却各自散功。由此可见这里面另有隐情。

    天河水军有个好习惯,那就是对每一个情报目标的资料都会妥当分类保管,无论对方是通缉的妖王还是自己的同僚。

    当他们将哪吒的案卷全部拿出来的时候,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数年前在昆仑山,天河水军俘虏杨婵,哪吒强救杨婵,而杨婵当时是因为救一只妖猴被俘。这件事后面不了了之,因为朝堂上分派别的争吵,杨婵最终甚至没被追究。但这并不意味着天河水军会忘记这件事。

    在杨婵的案卷里则显示她在紫云碧波潭与疑似同一只的妖猴扯上了关系,当时杨戬亲自现身阻挡天河水军的追击。这件事考虑到当时与南天门之间围绕增长天王的政治角力,最终甚至没有上报天庭,不过天河水军同样没忘记。

    派出搜索妖猴的部队最终一无所获,但却在案卷中留下了一个疑点。那就是当时对方失踪的地点距离斜月三星洞名下的幽泉谷颇近,而幽泉子拒绝天河水军入内探查的要求。很恰巧,杨婵名义上已经是斜月三星洞的门徒。这件事。天河水军也一样记了下来。

    现如今。哪吒又和一只妖猴扯上关系。

    想到这里。天蓬不由得想笑。

    “如果,这花果山的妖猴与紫云碧波潭的那只、与昆仑山的那只是同一只妖猴。杨婵、杨戬牵扯其中,那么哪吒深夜出现花果山一战未分胜负又悄悄离去,并且回去后闭口不言便可以得到解释了。毕竟他与杨戬、杨婵兄妹交往深,是路人皆知的事情。”

    “再如果,当时在紫云碧波潭一案中庇护这妖猴的就是幽泉子没错。那么这妖猴有了斜月三星洞的背景,实力在短短数年内飞跃如此之快,花果山在短短几年内崛起到如今的规模。并且具备丹药和法器来源,便也都能得到解释了。”

    “那妖猴修为如此之高,先前又不显名,该是刚修出来的。以他的修为,不应该缺寿元。可他却什么都不要,就向李靖要蟠桃。杨婵无法突破到化神境,每三百多年就要一个蟠桃。若算算时间,该是差不多了。如此一来的话,应该**不离十……花果山、灌江口、斜月三星洞,三者连在一起。看来。李靖这是踢到铁板上去了呀。”

    紧了紧白色大氅,天蓬一步步朝舱门走去。随**代道:“先跟大家都通通气吧。近期可能会有天庭的调令,远征东胜神州花果山。应该,是场恶战。”

    “诺!”

    ……

    东胜神州花果山。

    天蓬说的没错,李靖确实踢到铁板上了,这块铁板还不是一般地硬。

    所有的人,无论是南天门舰队还是花果山妖众,甚至是匿藏的妖王们此时都屏住呼吸呆呆地看着天空中的战斗。

    在猴子的抢攻之下,李靖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他拼命地握着三叉戟来回挡格。不过哪吒之所以每次都能刚好挡住,那是因为猴子放水了。现在换成李靖,猴子可没半点留情的打算。

    只见猴子化作一道金光在李靖的身周来回闪动,那一棍棍打下去,李靖十有**都没防住。便是真防住了,他的力道也与猴子相去甚远,只能在那疯狂的撞击中不住后退。

    远远看去,就好像一颗在天空中被来回拍打的皮球一样,狼狈不堪。

    不过那只是外人看到的,真正的苦只有李靖自己知道。

    他心中有千般谩骂,可他甚至没机会开口。在猴子暴风雨一般的棍击之下,他口吐鲜血,整个天旋地转。那种感觉,就好像随时都快挂掉一般。

    这猴子不只速度快,力度大,而且反应速度也极佳,几乎完全是凭着直觉在战斗。这让他叫苦不迭。

    开头他说他低估了猴子,没想到直到交手的前一刻,他还是低估了。由于猴子与哪吒的一战放水,猴子与哪吒之间还算礼貌的战斗让他误以为猴子会由着他运起玲珑宝塔。可现实是,他错了,错得离谱,猴子根本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想来,冒然出击是他最大的错误。

    不过其实猴子的状况也不大好。

    他在斜月三星洞藏经阁的竹简上看到过玲珑宝塔的介绍,也在杨婵的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玲珑宝塔的事情,可那毕竟都只是片面的,所以他有些担忧。

    此时那宝塔还悬在半空中不住旋转,变大,短短的时间里已经从一尺又余的小巧宝塔变成了两丈有余。

    这塔总高应该是十丈零五尺,共八层,一旦显出,便意味着发动完成。

    按照书籍里的记载,对抗玲珑宝塔的秘诀就是直接与施法者纠缠在一起,延缓它的发动,同时也让它无从施展。也因此,猴子不得不近距离与李靖展开肉搏。可这样一来,紧迫的时间便令猴子无法凝聚出足够的灵力给李靖致命一击了。而李靖身上的防御看上去比哪吒要强上无数倍。

    最关键就是那一身金色铠甲。

    有好几次,猴子直接击打在对方的护心镜上,直将李靖打得口吐鲜血,可就这样,那护心镜竟也没碎去。想来这铠甲必非凡物。

    不过也没事,一棒子打不死,那就多打几棒子。疯狂的攻击中,李靖已经犹如风中的烛火,落败只是迟早的事——他根本没本事撑到玲珑宝塔发力的时候。

    正当此时,一阵琵琶声传来。那琵琶声刺耳至极,凌空直接化作道道风刃,直切向猴子。

    感觉到危险来袭,猴子条件反射似地攥紧了金箍棒飞速旋转,直接将那来袭的风刃全数弹开。

    危机是化解了,可就趁着这间隙,多闻天王已经撑开宝伞挡在李靖身前。

    这让猴子微微错愕。

    很快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哪吒也都护到了李靖身旁。

    走在最后的哪吒看上去有些迟疑,该是刚刚落败现在又要以多欺少的缘故。以他的性格来讲本不可能接受这样掉价的事情,可偏偏这事儿本身有隐情。说到底,他是心虚了。

    这花果山今天的局面多多少少有他的一份功劳,虽然这事本身不是他的意愿,可又如何说得清呢。

    这次的出击,多多少少有点是想撇清关系的意味。

    站在围栏后的杨婵猛地瞪大了眼睛,风铃衣袖里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太上送的玉简。高台上的吕六拐猛地咒骂了起来。

    “出击?”短嘴一只手已经放到了箭筒上。

    一旁的杨婵却咬紧了嘴唇,缓缓摇头道:“你们得出多少个才能帮上忙?”

    原本跃跃欲试的众妖将顿时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

    确实,他们压根就帮不上忙,别说是李靖哪吒,就是随便一个天王的修为他们都及不上,更别提他们手中的法器了。

    若是对方真的就只是五个人,那么身后这一帮子妖怪一拥而上,他们肯定是顶不住的。问题是,对方身后是十八万天军啊!

    他们要是一拥而上,那十八万天军会坐视不管?那里面,怕是光化神境的天将就超过百名了吧,到时候场面半点回旋余地都没有,反倒在混乱中加速了花果山的沦陷。

    说到底,如今的花果山没了猴子始终不是南天门的对手。

    抬头望了一眼悬浮在头顶已经六丈高的玲珑宝塔,猴子面无表情地问道:“这是怎么个意思?五打一?”

    众将没有回话,只一个个咬紧了牙死死地盯着猴子,如临大敌。

    对于他们来说,猴子确实是这千年以来遇到的最强大的敌人。

    至于被护卫在正中的李靖,他正捂着胸口又一口鲜血咳出,好一会才缓过气来,急喘着笑道:“你完了!”(未完待续。。)

    ps:  特别感谢爱静的风儿成为本书第四位盟主。

    加更加更……不多说,甲鱼埋头苦干去了。

    歇了这么些天,现在总算缓过劲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