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四十一章:撤与不撤

2018-01-17 08:53:53Ctrl+D 收藏本站

    花果山外围,南天门舰队旗舰甲板上,几位天兵配合着一位天将匆匆忙忙地将身负重伤昏迷不醒的增长天王抬入了船舱。

    几位悟者道军医前后跟着,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慢点,慢点。”

    间歇滴下的鲜血在甲板上洒出了一道淡淡的痕迹。

    哪吒席地坐在角落里,将火尖枪靠在肩上,握着玲珑宝塔一脸的沮丧。

    多闻天王、持国天王站在他身前不发一言,面色凝重。

    甲板上如同死寂一般,众将群龙无首。

    许久,一位老将走到三人身前,拱手道:“两位天王,三太子,我等接下来该如何,还请明示。”

    多闻天王仰起头随口叹道:“撤退吧。”

    “不行。”持国天王急促地喘息着望向多闻天王道:“不能撤退!”

    “不能撤退那该怎么办?李天王现在就在那妖猴手上!”

    “我们往那里撤?撤回南天门吗?这事情根本就瞒不住,用不了多久,天庭就会知道。到时候不但会照样进攻,而且还会追究我们瞒报军情的职责。”

    “哼!”多闻天王顿时冷笑了出来:“说了半天,你就是怕追究职责?真是枉费天王平时对你那般看重!”

    “你!”持国天王一时气结,稍稍缓了口气,才接着道:“我持国是这样的人吗?如果我们被撤职换了一批人入主南天门,到时候还有谁会在乎李天王的生死?营救李天王更是无从谈起了!”

    多闻天王瞪大了眼睛叱喝道:“那也比不撤军的好。你刚刚难道没听明白吗?若是我们不撤军,那妖猴随时会取了天王的性命!”

    “那我们撤军了呢?看看广目。那妖猴的手段你们不是没见识过。若是让李天王在他手上呆上些许时日会如何?这事情必须在这里解决!我们是拿妖猴没办法没错。但十八万大军他能挡得住谁?踏平花果山绰绰有余!只要那妖猴还忌惮,我们不撤军,李天王反倒安全。今天谈不拢,就明天谈,明天谈不拢,就后天谈!十八万天军大军出动,整个天庭都在看着。我们莫名其妙撤军,你以为天庭里那些敌视李天王的仙家天将不会起疑吗?到时候会变成什么局面你想过没有?”

    “你凭什么认定我们不撤军那妖猴就会跟我们一直谈下去?如果有个万一呢?他是妖。你别忘了!妖会顾及同伴的生死吗?他会在乎花果山其他妖怪的生死吗?万一天王出事,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别吵了——!”一直没开口的哪吒忽然爆吼了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望向了他,看着他低头盯着手中的玲珑宝塔,眨巴着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看着他缓缓地站起来,拄着火尖枪一步步走向舱门。

    走到舱门口,他停下了脚步侧脸低声道:“别吵了,是我的错,如果我及早回舰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给我一天时间吧,我试试看。看能不能解决。”

    说罢,抬腿跨入了舱门内。

    战舰的甲板上安静得只剩下呼呼的风声。所有人都怔怔地望向哪吒离去的舱门。

    呆呆地走过狭长的舱道,他进了自己的房间,重重地将房门带上。

    身后那一声巨响传来,他顿时好像被抽离了所有力气一样瘫坐在地,捂着脸。

    就外表形象而论,哪吒看上去就是一个十岁不到的漂亮孩童。莲藕人没有性别,也不会长大,甚至心性都只能停留在幼年阶段。

    那是不堪回首的陈塘关往事,父亲亲手将自己交给了前来寻仇的四海龙王。

    一个七岁的孩童,削肉还母,削骨还父。

    这是他永远的痛。为了这个,在一众仙家的斡旋下他与自己的父亲千年以来关系都是若即若离,那一声“爹”叫得不情不愿。便是到如今他早已能与当初的仇人四海龙王谈笑,甚至与当初的受害者敖丙都能把酒言欢了,却还依旧放不下。

    千年了,无论李靖如何补偿,可终究是补偿不过来的。

    哪吒从未想过要原谅他。

    可他刚刚是真的想用自己还李靖,他真的想换,打从心底地想换。

    与猴子交战,他知道猴子不会杀他,所以他又一次任性了。他不听令回舰,那个父亲又像往常那样冒出来给他收拾烂摊子。

    本是寻常无比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结果,居然是他被俘了,自己安全回舰。

    都已经削骨还父了,难道还要再欠他吗?

    “不行!一定要把他救回来!一定……一定要把他救回来!”他瞪大了眼睛囔囔自语道。

    ……

    吕六拐急匆匆地奔进了炼丹房,一路穿越主楼通过后院来到杨婵门前。

    见那门是虚掩的,也顾不得敲门了,吕六拐直接就推门冲了进去。

    “九……九头……”

    吕六拐整个怔住了,因为他看到那房间除了杨婵之外,还有另一个人——杨戬。

    此时,杨戬正端坐在房内圆桌旁的木椅上,那冷冷淡淡的目光只一眼,就将吕六拐完全震住。

    化出犬形的哮天犬从门后悄悄溜了出来,在吕六拐身上嗅了嗅,抬眼望去,那目光充满了鄙夷。

    ……

    阁楼,中层的会客厅中,猴子与九头虫盘着腿相对而坐,盘起长发的以素在一旁乖巧地沏着茶。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风格有些类似于须菩提的潜心殿,只是少了墙壁上的书架以及悬挂的字画,更显简朴了些。

    自从弄了这个会客厅,猴子还基本上没会过谁。甚至可以说今天是第一次用。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能直接进入花果山妖城内的要么是自己人,要么,则是斜月三星洞猴子的那帮子师兄弟,根本用不上这里。

    九头虫算是这里接待的第一个客人了。

    一进门,准确地说,是一进城,九头虫的眼睛就一直在转一刻都没停过,现在也是如此。

    那目光最终停留在以素的脸上,微微张了张口似是想夸赞一番,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咽了回去。

    这年头,到别人家里随意夸赞女眷漂亮本身就比较少见,若这夸赞者本身还是个强大的妖王,则更会让人产生一些不好的联想以为他有所图谋了。

    最关键的是,从第一眼见面开始,九头虫就一直感觉猴子的目光中带着些许敌意,在夸赞了风铃之后这种敌意更浓了。

    待到以素沏好茶送到两人面前,悄然退开,九头虫低头抿了口茶才啧啧笑道:“好茶!”

    “好茶?”猴子淡淡笑了笑,那目光依旧静静地盯着九头虫:“不过寻常茶叶罢了,怎么谈得上好茶呢?”

    缓缓将茶盏放下,九头虫吧唧着嘴道:“只要是真的,就是好茶。”

    说着,他伸手敲了敲地板:“这地板也是真的。”

    猴子默而不语。

    九头虫又抬头望了望天花板上简陋的雕花:“这顶上的雕饰,也该是真的了。”

    猴子依旧默而不语。

    九头虫又是啧啧笑了起来:“真是羡慕啊,我发现你这城里,啥都是真的。感情跟人类的城池差不多了。这些妖怪整日流离失所朝不保夕,你能给他们这么一个地方,别说要一起对抗天庭大军了,就算是去死,也该是很多都愿意吧?”

    猴子淡淡笑了笑,随口道:“九头兄这是笑话我这妖城简陋了是吧?”

    九头虫依旧四处张望:“怎么说是笑话呢?是羡慕啊。哪一只妖怪不想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这里的环境,比蛟魔王原先的恶龙城可要差多了。莫非九头兄没去过?”

    “去过是去过,不过那地方呆着感觉没你这里舒服。所以我也就看了一眼,就走了。最关键是我跟那条黑蛟不熟,也不想认识他。”

    说着,他九头虫又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猴子忽然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熟?那九头兄当真是义气之至啊。”

    “怎么说?”九头虫稍稍抬起眼皮瞧着猴子。

    “不是吗?不熟,都舍命相救。”猴子盯着九头虫,嘴角微微上扬,缓缓道:“前些日子我可是听说六妖王在西牛贺州遇伏,就是九头兄出手相救才脱险的。”

    “你倒是很关注六妖王啊。”

    “在这花果山当家作主,不关注点其他地方的消息怎么成?”

    “怎么?”九头虫舔了舔嘴唇,轻挑眉毛,慢悠悠地问道:“你跟六妖王还有过节?”

    “有一点陈年旧事。也就是小事罢了。”猴子呵呵笑了起来。

    从猴子的脸上九头虫依旧看不到什么特殊的神色变化,但他已经隐隐猜到猴子那敌意的来源了。

    又是低头默默抿茶,本就不多的茶水很快让他喝完了。

    见状,以素悄悄走了过来给茶盏添上水。

    伸手摸着温热的瓷,九头虫缓缓叹道:“小事就好,一笑泯恩仇吧。这年月,无论大妖小妖妖王,都被天军追着到处跑,当妖怪的都不好混。彼此之间若还要兵戎相见,岂不是死得更快?”

    猴子轻声问道:“我就想知道,九头兄可是与那六妖王一同‘路过’我这花果山的。”

    九头虫的神情顿时僵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