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四十二章:抛杯为号

2018-01-17 08:53:53Ctrl+D 收藏本站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瞬间将会客厅里的敌意抬升到极限。

    九头虫整个僵住了,他清楚猴子这句话的意思。无论他与六大妖王的交情如何,此刻猴子似乎都已经认定他与六妖王交情甚深了。

    能舍命相救,若说交情不深,这说出去还真是没人信啊。

    九头虫瞬间明白自己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在最不合适的时机,出现在最不合适的地方。

    眼前这猴子的心思明显比他所想象的要深得多。

    或许猴子先前并不知道他们就在附近,但战刚一打完就出现,猴子肯定已经明白他从头到尾一直在观战。

    那既观战又不现身的目的是什么呢?

    这一路联想过去,还真没什么善意的目的啊。

    阳光从侧边的阳台透过敞开的门照亮了光洁的地板。

    背对着天边十八万南天门天军跪坐在蒲团上的以素依旧若无其事地煮着水,会客厅里一片静悄悄地。

    ……

    房间里,杨婵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

    小心翼翼地用余光关注着坐在一旁的杨戬和在自己身旁溜达的哮天犬,吕六拐低声问道:“那个九头虫究竟是何人?”

    “一只强大的妖王,最重要的是,他与六妖王有联系,看上去交情还不浅。”

    吕六拐顿时吃了一惊。

    六妖王里面有个蛟魔王,这蛟魔王就是昔日恶龙潭的恶蛟。他与这花果山有着一段不死不休的过往。一段血海深仇。这是花果山所有核心妖怪都清楚的事情。

    没等吕六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杨婵已经快步走出门外。

    见状,吕六拐悄悄看了一眼依旧若无其事端坐着的杨戬一眼。连忙跟了出去。

    “我现在去军营,你,立即去找短嘴过来。还有,把李靖藏好。”杨婵冷声交代道。

    吕六拐连忙点了点头朝着炼丹房外冲去。

    炼丹房的顶楼上,敖听心正透过窗帘的缝隙悄悄地注视着他们。

    此时整个炼丹房顶层尖塔的窗帘都已经全部拉上了,她自己的灵力波动也被刻意压制到了最低。

    万圣公主也是龙女,龙女与龙女之间。一般都有着某些联系。虽说她并不知道九头虫与碧波潭龙宫具体的关系,这九头虫与她,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恰巧。现在从她居住的尖塔的阳台上,就能直接看到会客厅里的动静。

    现在全城都还处于一片欢腾庆贺之中,全然没有发现比南天门更难对付的对手已经就在身旁。

    只一会,杨婵便到达了热闹的军营。见杨婵到来。军士们一个个或点头致意,或行军礼。

    在这花果山,猴子是必然的主帅,副将,则是短嘴。这是猴子亲手任命的。至于杨婵,她并没有正式的军职。

    不过事实上在大多数时候杨婵的威信要比短嘴高得多,若是短嘴与杨婵的命令出现冲突,在猴子不插手的情况下。大部分的将领和兵卫都会选择服从杨婵的命令。

    朝着众军士点了点头,杨婵径直走到传令官身旁低声叮嘱道:“去。集结所有部队。”

    “所有?”那传令官微微一惊。

    “对,立即执行。”说罢,杨婵已经转身走入了营帐。

    “诺!”那传令官连忙躬身拱手。

    在场的军士一个个都怔住了,搞不清状况。

    不多时,短嘴便急匆匆地赶到了。

    “什么情况?”

    “将军,杨婵姐让集结所有部队。”

    短嘴微微一愣,道:“照办。”

    “传令官已经照办了。”

    此时,战后散落出去的部队已经开始回营,天空中的战舰缓缓转向。

    当杨婵掀开营帐的帘子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已是一身戎装。

    ……

    远远地,城外的六妖王都吃了一惊。

    他们看到整个妖城的部队都在有序地调动,天空中的战舰缓缓转向。四个方向的城门都同时打开了,无数的军队鱼贯而出,着其中甚至有许多拍打着两片黑色肉翼的妖兵。

    “肉翼?他已经进行到这种地步了?”便是牛魔王也在此时吃了一惊。

    其余的妖王都一个个傻眼了。

    植入好像天兵那样的翅膀,便意味着极大提升炼神境以下妖怪在战斗中的作用,妖众与天兵之间实力上再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说起来这并不是十分难的事情,但关键那是炼神境以下妖怪才需要的东西,必须要能好像天军一样普及,否则毫无作用。这种策略在以前妖王们几乎都不会考虑,因为这对于几乎找不出悟者道的妖怪来说实在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

    但花果山现在已经开始实施了,而且看上去卓有成效。他们正在一步步、全方位地追赶着天军的脚步。

    这简单的一幕,对于同为妖怪的六妖王来说实在太具震撼性了,以至于他们对花果山藏有的资源更加浮想联翩。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还有远处战舰上的持国天王。

    缓缓放下手中的千里镜,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是要干什么?主动进攻我们?不可能吧。”

    “天王,我们是否做出相应的应对?”

    “不。我们按兵不动就行了,你去让多闻天王过来一下。”

    “诺。”

    此时,短嘴已经站到了城墙上,隔着围栏来回眺望。

    在他的脚下,城门口涌出的妖军已经四散开来,像是在搜素着什么,侧重点就是九头虫刚刚出现的方向。

    随着那妖军渐渐接近,鹏魔王有些疑惑地说道:“我觉着嘛。他们好像在找我们。”

    “找我们?我们需要找吗?让九头虫回来叫一声就行了。”

    “这我知道,可我感觉他们就是在找我们。”

    落了单站在不远处的蛟魔王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不多时,两个妖兵拍打着翅膀落到六妖王刚刚站的地方。而那六位妖王已经悄悄躲到了远处。

    很快,黑子被招了过来。已经踏入炼神境的他不需要使用翅膀,速度也更快。

    落到地面,黑子俯下身子伸手搓了搓沙石又看了看地面上的落叶,高声喝道:“他们刚离开,继续搜!”

    “真的是在找我们?”牛魔王越发看不懂了。

    猫在他脚边的蛟魔王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犹豫着是不是该先行离开。

    ……

    城内。大军沿着街道如同黑色的洪流般奔涌。

    那些个非军职的妖怪居民早已经在军队开始调动的时候便意识到了异常,此时到来的妖兵只打了下手势,他们便开始有序地沿着街道的两边朝着地下城疏散。

    杨婵落到了距离猴子的阁楼不远处的屋顶上。身后站着的是包括大角在内的,花果山大部分的强力将领。

    “接下来怎么办?”

    “等。”杨婵盯着猴子所处的阁楼淡淡道。

    ……

    会客厅里,九头虫悄悄地将自己的感知力提到极限,很快听到了铁甲的铿锵声。

    大批的军力已经将这栋楼团团围住。甚至他能听到天空中传来的翅膀拍打以及弓铉紧绷的声音——天罗地网啊……整座妖城都在绕着这个小小的房间转。所有的一切都被动员了起来,甚至连天空中的战舰也包括在内。

    豆大的汗珠从九头虫的额头上滑落。

    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这只猴子不简单,他不只是拥有高深的修为,强大的力量,而且,工于心计,完全不似寻常妖怪。

    猴子伸出手悠然自得地端起从刚刚开始就没触碰过的茶盏。捋了捋瓷盖呵气,轻轻抿了一口。笑道:“经你那么一说,这茶确实香了不少。也难怪会有人垂涎了。看来,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此时此刻,九头虫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城外真有你说的六妖王,加上我,你以为光凭你一个人外带这些小兵就能对我怎么样吗?”

    猴子一下笑了出来:“我一般喜欢在战前做做预演,这样打起来,心里比较有底。虽然大多数时候没有做,不过那是因为事发突然,往往来不及做罢了。若是可以,我还是希望能根据战前得到的信息,详细地分析一番。”

    “你想说什么?”

    “反正闲暇,不如我们就做做战前预演的游戏吧。”

    “啊?”

    “假设,我是说假设,城外真有六妖王,与九头兄一同在此时对本城图谋不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九头兄现在的修为应该是接近化神境太乙金仙巅峰了。呵呵呵呵,羽虫的资质,当真是不一般啊。我们就当九头兄已经处于太乙金仙巅峰吧。刚巧,我也是。而且我的优势是速度,按理说,我应该是能单独牵制住九头兄的。”

    九头虫沉默着没有开口,只是死死地盯着猴子,全然没有了刚才那玩世不恭的态度。

    多少年了,能把他逼到这份上的,也只有这一只猴子。

    “六个妖王里面,除了蛟魔王,其余在天庭的通缉令里都是太乙金仙,但没有太乙金仙巅峰。提供这些资料的是天河水军,应该是少有错漏才对。若是我花果山单独应对,恐怕……倾巢而出都难以击败。对吧?”说到这里,猴子反倒笑了:“不过。”

    猴子缓缓扭过头去望向窗外,透过高耸的木制城墙边缘,能清楚地看到天边悬浮的南天门舰队。

    淡淡叹了口气,他接着说道:“相信九头兄也知道,我手上有个不错的筹码,那就是李靖。若是以释放李靖为条件要求城外的南天门舰队协助进剿六妖王,我想,他们会十分乐意。而且进剿妖王本就是他们的本分,也算不上与妖怪之间有什么交易。到时候六妖王虽然实力强悍,但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吧。不用多,让他们拿两个妖王的人头来换李靖就行。我想这个他们还是做得到的,最少,也该是能将妖王全部驱离花果山地界。至于九头兄你嘛……”

    话到此处,九头虫已是惊骇不已。

    从头到尾猴子都与他在一起,可就在这里喝着茶聊着天,整个花果山却都已经完成了应对六妖王,包括自己的部署。

    九头虫忽然觉得毛骨悚然。

    这当真是一个单纯为了战斗而生的城市啊,而他们的头领,更是一个单纯为战斗而生的妖怪。与之相比,平生所见的妖怪势力,现在想起来都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

    “九头兄说来认识一下。大家都是妖怪,活在同一片天空下,都要面对天庭,这认识一下,其实挺好。不过我这猴子性格孤僻,轻易不想结交朋友。若是真要结交,也必定是先小人后君子。若是城外没有六妖王,到时候九头兄可得原谅在下啊。”

    说着,猴子扭头朝着阳台外看去。

    顺着猴子的目光,九头虫看到一个妖怪飞到远处朝着猴子比了个“六”,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拍打着翅膀离开。

    这是已经发现六妖王的意思吗?

    九头虫想着,不由得身躯一震,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望向猴子。

    只见猴子依旧面色淡然,就在九头虫的注视下,默默地将手中的一杯热茶叹完,轻轻将茶盏放回地板上却没有急着让以素添水,而是将那瓷盖拿在手中把玩。

    目光懒懒地瞧向九头虫道:“九头兄听说过‘鸿门宴,抛杯为号’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