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四十五章:两位天王的困境

2018-01-17 08:53:52Ctrl+D 收藏本站

    “你是说,他要我们在这里一直与他对峙?”多闻天王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是的。他的意思是,我们一直在这里与他对峙,互相约定进攻防御做成战事不顺的样子,同时也随时都可以派人前往查看我爹的状况。等到我们撤离的时候,他自然就会将我爹释放。”哪吒说。

    旗舰的大殿内,烛火吱吱地燃烧,将三人的影子都刻到了火红色的地毯上。

    三人各有所思。

    许久,持国天王摸着下巴缓缓道:“他这应该是缓兵之计。只要我们依旧在围攻花果山,那么天庭就不会起疑,也暂时不会派其他军队介入。”

    “缓兵之计?他这样能缓多久?这美猴王也真短视。”多闻天王道。

    “我觉得不是。”持国天王面带忧虑地说道:“我今天站在舰首看了那妖城一整天,兵将调动有度,看情形平日里的训练必定极为严苛,调动者也深谙兵法。就光从这一点来看,即便目光不长久,这美猴王也绝非短视之人。他开出这种条件,肯定另有图谋。”

    “另有图谋?他还能图什么?”

    持国天王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就说不清了,可能性很多,例如,拖了很长时间,例如几年,等到我们不得不撤退的时候,又违背约定不肯释放俘虏。”

    “不可能!”哪吒当即脱口而出:“他既然答应了就绝不会反悔!”

    一句话下去,两位天王怔在当场。

    这一怔,哪吒才发现自己失言了。

    持国天王缓缓问道:“三太子就这么信得过这妖猴?”

    “我是说……我是说他言之凿凿。应该不会反悔……”哪吒的头越说越低。

    瞧了眼哪吒那心虚的模样。又瞧了眼欲言又止的多闻天王。持国天王干咳两声道:“也好,现在最少天王已经安全了,我们也可以稍稍放心一些。看那妖猴的样子暂时也不会松口,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急不得。今天大家都累了,不如先行歇息吧。”

    这一说,哪吒才稍稍松了口气。

    待到出了殿门,见哪吒已经远去。持国天王快步追上了多闻天王。

    “先等等,我们聊聊。”

    “啊?”多闻天王停下了脚步。

    扯着多闻天王走到角落里稍稍站定,持国天王开口道:“你觉不觉得,三太子今天有些古怪?”

    多闻天王先是一惊,抿着唇略略想了下,叹道:“你也觉得有古怪?”

    持国天王没有接话,只定睛注视着多闻天王。

    “应该是误会了吧。”多闻天王叹道:“三太子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出卖南天门,何况是自己的父亲呢?况且今天天王被俘,我看他确实是很伤心。说用自己去换,也是真心话。”

    “我指的不是他出卖南天门。”稍稍犹豫了一下。持国天王接着说道:“我感觉,他跟那妖猴早早认识。你看今天妖猴明明能俘虏他。却一直留手。不论对广目天王,对增长天王,还是对李靖李天王都不曾留手,为何独独对三太子留手?而且刚刚三太子居然对他那么信任,要知道那可是捉了自己父亲的妖怪,再说了,这妖猴从露头到现在做的事情也没哪一件让我们觉得他可以相信,可三太子就偏偏相信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三太子肯定是隐瞒了什么事情。”

    “你这么一说,倒真的是……”

    抿着唇,多闻天王眉宇之间的忧虑之色越发深了。

    若是哪吒都有问题,那形势就变得更加严峻了。

    似是给多闻天王消化这些内容的时间,持国天王稍稍顿了顿,才伸手取出一份竹简递了过去,接着说道:“还有,天王出击之前曾下令调查那妖猴兵器的出处,后面天王被俘,文吏便将回报送到了我那里去,你且看看。”

    接过持国天王递送过来的竹简,多闻天王接着身旁火盆照耀的光摊开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定海神针?”

    “应该没错了。”持国天王面无表情地说道:“普天之下,能作出那种等级兵刃的人寥寥可数,从古至今,也就那么几柄。这当中唯有定海神针与那妖猴的兵刃如出一辙。这柄定海神针本为太上老君所铸,后大禹用于治水,水患了结之后,交予东海龙宫用于镇压东海泉眼已有数千年未曾动过。如今想来,前些日子东海海啸,必是与这定海神针脱不了干系!”

    美猴王取了定海神针,东海龙宫却压下不报。话到此处,内里乾坤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多闻天王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反复看着手中的竹简,眨巴着眼睛呆呆地叹道:“这么说,东海龙王也与这妖猴有勾结?”

    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

    两位天王都陷入了深思之中。

    如果说今天这猴子强大的实力给了两位天王震撼,哪吒身上存在的疑点对两位天王来说便如同芒刺在背,至于这金箍棒的来历,则完全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这花果山,当真是铁板中的铁板。

    无论是强悍的实力还是若隐若现的背景,都让人瞠目结舌,东海龙宫都牵扯其中,甚至可能连哪吒三太子都早早知晓却帮着隐瞒。

    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如此强大的妖王崛起,他们一直以来半点风声都没收到呢?

    广目天王征讨之前,南天门甚至连花果山盘踞了一伙妖怪都不知道。哪怕是广目天王征讨之后,李靖依然认为花果山只是比一般妖怪势力要强上一些,之所以兵败是因为广目天王轻敌。甚至这次他们十八万天军倾巢而出也不是因为重视花果山的实力,而是想击败花果山之后顺势开始对南瞻部洲的妖众的征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能说,这妖猴不只是实力强横,而且心计迫深。他一直在藏,直藏到广目天王出兵征讨,才不得已暴露目标。

    可即使到那时,他也一直想方设法在隐藏实力。他究竟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他究竟想干什么?

    一阵大风刮过甲板,扬起兵将的披肩,摇曳火光,旗帜猎猎作响。

    一列列手持长戟的军士踏着整齐的步伐从身旁走过,两位天王浑然未觉。

    李靖被俘,哪吒有异,广目精神失常,增长重伤不醒。

    诺大的南天门,他们忽然发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站到了一起。

    要营救李靖,可他们甚至连李靖被俘的消息都不敢外传。东海龙宫与花果山有勾结,那天上还有多少神仙与花果山有来往呢?

    他们敢到东海龙宫走一遭吗?

    别说东海龙宫了,由于哪吒的问题,现在南天门内部哪些人可以信,哪些人不能信他们都不得不重新斟酌。万一一着棋下错,到时候激起的便是惊涛骇浪。

    现如今看来,这妖猴提出的条件肯定别有图谋,或许他正在做着某些事情需要时间,需要避免天庭的注意,需要南天门充当掩护。

    甚至往深了想,无论那美猴王自身实力多强,区区一只妖怪都不应该有那么大的能量,这背后可能还有其他势力介入……如此一来,情况就变得更复杂了。

    可难道就这么听他任他?

    毫无疑问地,这是一个挖好的坑。也许是想让南天门跳,也许是想让天庭跳。但不管谁跳,此时他们都不应该按照妖猴的意思去做。

    可是不这么做他们又能如何呢?放着李靖不管上报天庭吗?

    堂堂两位天王,此时站在这里,在他们的眼前,却似乎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这是一种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一种憋屈感,无力感。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遭遇了一个强大到他们无法挑战的恐怖敌人。

    他只是一只妖怪,一只猴子,却逼迫得整个南天门无路可走了。

    ……

    正当两位天王苦恼至极之时,九头虫已经跨越数万里从花果山返回了南瞻部洲。

    这一路,他的脑海中都充满了问号。他总感觉这美猴王跟他以往所遇见的任何妖怪都不同,至于那花果山,则更是不同于任何妖怪势力了。

    “为何一定要留我在那里喝那么多杯茶呢?既然那六个怂蛋已经走了,干脆放我走便是了。”九头虫百思不得其解。

    一路晕乎晕乎地想着,他很快降落到一个点起了火盆的山洞前。

    守在洞口的几只小妖一见九头虫,当即吓得唯唯诺诺,一个个跪倒在地。

    这山洞便是他们现在的营地了。

    准确地说,是那六只妖王从其他妖王手中“讨”来的。当然,在讨的过程中,原本的妖王难免被狠狠地揍一顿,然后“心甘情愿”地将领地连同洞府还有手下一并交了出来俯首称臣。

    若是按九头虫的性格肯定是不会做这种事的,但六妖王则不同了。

    这六个妖怪一直以来都作威作福惯了,孤零零好似丧家犬一样从西牛贺州跑到这里,身旁没两个小的使唤怎么得了?

    不过这样也好,与六妖王一并住进这里,也不怕没人服侍万圣龙王和万圣公主了。

    一步步走入洞穴,当一脚跨入大厅之时,九头虫发现那六只妖怪都在呆呆地看着他。

    其中蛟魔王、鹏魔王、狮驼王更是隐隐有要出手的意思。

    “你们干嘛?”九头虫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