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四十八章:找点事做

2018-01-17 08:53:51Ctrl+D 收藏本站

    “安排一场战斗?要进攻他们吗?”风铃将手中的盘子放到猴子侧边的桌子上,随口问道。

    “进攻不大现实,让他们来进攻吧。他们来进攻,我们来防守。当然,规模不能太大,否则死伤太多彼此都扛不住。”猴子随手捏了片苹果塞进嘴里,咀嚼了起来。

    “他们会听你的?”

    问完,风铃才发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

    虽然她并不知道猴子与哪吒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但李靖此刻就握在猴子手上,这是整个花果山都知道的事情,想必只要不过分,要南天门就范也并不难吧。

    对于这些个军政大事,风铃极少过问,事实上她也不懂,问了也是白问。有时候想想,还是不知道的好。

    这只猴子已经与在斜月三星洞的时候截然不同了,那时候的他一心只想修仙,现在呢?

    短短几年过去,她知道,猴子的修为已经停滞了,想要突破,那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修仙之事已是告一段落。现在的这只猴子,正踌躇满志地进行着他的反天大业。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反天,除了他自己本身就是妖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他要下阎罗殿查生死簿,要逆天改命。

    对于这第二个原因,花果山几乎没有妖怪知道。除了杨婵和风铃之外,也许这里便没人知道了。

    风铃的问题,猴子自然是没有回答,他只是一边咀嚼着水果一边拿着木棍在堆出花果山地形的沙盘上来回地划,冥思苦想。

    如果现在站在旁边的是杨婵的话他们兴许还能讨论一番。可惜她是风铃。

    对于这种情况。风铃早已习惯。她帮不上什么,于是她学会了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这一站便站了差不多一个时辰。

    猴子还在津津有味地看着沙盘,时不时走到阳台眺望远处的舰队,可风铃已经忍不住想打哈欠了。

    猴子的事情,风铃真心看不懂,猴子那么忙,她也不好问,便是问了猴子也没功夫给她细细解答。这花果山的事务繁多,她一时半会怕也问不清楚,到头来反而添乱便不好了。

    “让猴子看见自己对着他认真应对的事情打哈欠,肯定会不开心吧?”想着,她悄悄地退出门外。

    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与这里的妖怪关系也都处得还不错,不像一开始那样彼此因为种族不同多少都带了些戒心。可无论如何,风铃都觉得自己好像融不进花果山一样,到头来也不过是闲杂人等罢了。

    曾经,风铃也想过让猴子将自己安排过去跟着杨婵炼丹。毕竟虽然修为浅薄别的事情可能做不来,但比起花果山那些个新晋的悟者道。她还是要好上许多。

    但猴子与杨婵之间的关系,还有杨婵与自己之间那微妙的关系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别添乱的好。

    一路走着,风铃又是想得晕乎晕乎地,不知不觉中已经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继续修行吗?”她想。

    只要她愿意,大可以在花果山过起好像斜月三星洞中那样的日子,每天规律的生活,一心修行,学习各种经文道法符篆法阵。

    早在进驻花果山之初,杨婵就凭借强大的记忆力几乎将整个斜月三星洞的藏经阁都复制了过来,要在这里找到她所需要的文卷并不难。

    可她总觉得那样不好。

    大家都在努力地奋斗,努力地打拼着,唯独自己总是自顾自地修行,这样行吗?会不会让猴子难做呢?

    她想。

    坐到卧榻上,她从衣袖里摸出了太上临离别前送给她的那块专门用来联系的玉简又是细细思索了起来。

    “那位老先生,现在怎么样了呢?”

    关于那位“老先生”的事情,她只简单与猴子提过一次,说是在一位老神仙的帮助下才安全到达花果山的。许是猴子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也没对此事多注意,过后也从未提起。

    再往后,她便没再与任何人提起了。

    毕竟他是神仙,而这里是妖城。

    其实对于这位“李伯阳老先生”风铃多少还是有些疑虑的,他最后说的那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是故意巧遇自己,然后将自己护送到花果山的吗?

    “也许只是误会吧。”

    毕竟,风铃自认只是一个小小的斜月三星洞道徒,没什么值得老先生这么做的。

    那老先生修的该是悟者道,所以也能推算过去未来,最后那段话,应该是想告诉风铃到花果山是有风险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真是让他算对了。这城外现在不就屯了十八万天军吗?怎么看怎么都不是一个太平的地方。

    现在俘虏了李靖,局势暂时稳住了。可往后会怎么样,谁也说不清。

    悠悠地想着,风铃随口嘟囔道:“自从上次在海岸边分别之后便没有再联系了,他是不是已经回天庭去了呢?”

    握紧了玉简,她最终还是将它收入了衣袖。

    毕竟自己现在是在妖怪窝里,妖怪和天庭是死敌,还是别连累人家比较好。

    想着,她抬起头。

    就在她的面前,太上静静地站着,一脸玩味道:“为啥又放回去了?”

    “老,老……”风铃连忙捂住了嘴巴,眨巴着眼睛,半响才压低声音道:“老先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这里是,这里是……”

    “这里是妖城。”太上笑眯眯地接着风铃的话往下说,看着她惊慌失措地将门窗都关上。

    待将所有门窗都关上,风铃有些惊恐地注视着太上问道:“知道是妖城你还来啊?”

    “妖城怎么就不能来?你也太小看我这老头子了吧?虽然年纪是大了点,但别忘了悟者道可是越老越吃香啊。放心。没妖怪发现老夫。”太上呵呵笑了起来。笑得风铃一阵胆战心惊。

    风铃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对着太上叮嘱道:“老先生,我出去一下,你可别到处乱走啊。”

    “行,老夫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等你。”

    风铃转身悄悄出了门外四处张望,直到确定外面一切如常之后才一脸不解地返回房间里,给太上沏上一壶茶,蹙着眉头问道:“这两天城里很是警戒。就连上空都有战舰巡视,还布了法阵,老先生你是怎么进来的?”

    “老夫就从大门走进来的啊。”太上指着城门的方向道。

    “就从城门进来的?”风铃惊得合不拢嘴。

    “恩,对。”

    “城门的妖怪没拦下你?”

    “没。他们看不见,老夫施了隐身术。”

    “那城头不是有禁术法的法阵吗?”

    “那是对寻常术法才有用,老夫的隐身术那是独门绝技。”太上高高地昂起头,笑得如同一位老顽童一般。

    不过风铃可没心思去附和太上,只见她低下头略略想了想,有些忧虑地问道:“那这妖城的防御岂不是很弱?”

    太上干笑两声道:“也不算啦,只是老夫刚巧掌握了这独门绝技罢了。”

    这妖城的警戒确实不算弱。层层叠叠,明里暗里的法阵布局。便是天庭最顶级的工匠看了也得为它的巧妙而惊叹,只是不好采遇到太上罢了。佛祖布下的法阵对太上都不一定有用,何况是杨婵布的呢?

    不过这事儿太上知道,风铃却不知道。

    她当即问道:“那,老先生能教我怎么改法阵,让它变得能限制老先生的隐身术吗?”

    这一问,太上差点呛到。

    “小丫头,你不至于吧?老夫就那么讨厌?”

    “不,不是。风铃只是想帮猴子做点什么而已。”风铃连忙解释道。

    “那你找点别的做嘛。他这妖城的防御确实不错,非常不错。就现阶段而言,不需要再改了。”

    “真的?”风铃将信将疑道。

    “真的。”

    “可老先生都能轻易进来,那些个天上的大神就更不用说了。”

    “喂,老夫在你心里就那么不济?”太上无奈叹了口气。

    这妖城的防御确实不错,自己那两个不争气的徒弟,化神境了,拿着自己给的法器至今都没踏入过妖城一步。就凭着这么简陋的条件做出这样的防御,若还差,那什么是好呢?

    想着,太上不由得感叹起杨婵的天份来。千年的征战,玉帝对灌江口极力压制,连本该给的物资都克扣不断,到头来,无非是逼出了一个战神杨戬和一个精打细算到了极致的杨婵。

    这掌管灌江口整个后勤的杨婵,哪里是天庭那些个养尊处优的工匠比得?

    执念有碍修仙,但对某些人来说,却是必不可少。例如杨婵,例如杨戬,例如天蓬,甚至是现如今这猴子。说到底,这其实都是一类人。

    人往往都是在逆境中成长,天命未尽,越是打压,只会越是反弹罢了。

    对于这点,许多人都不懂,包括天上的那些神仙。

    太上细细地寻思着,风铃却丝毫没有察觉,此刻她正沉浸在自己的烦恼当中。

    “找点别的做,我还能做什么呢?”风铃低头嘟囔道。

    “你可以做很多,如果你不懂,老夫倒是可以教一教你。”太上轻捋长须道。(未完待续。。)

    ps:  关于这段时间更新不给力的问题……

    甲鱼胃病又犯了,已经半个月了,这次比之前的还严重。坑爹啊。

    现在正在每天吃药,希望能尽快好转过来。希望大家理解一下。

    以前甲鱼追书的时候作者声称自己生病,甲鱼都会和许多人一样认为是找借口。现在终于相信了。大家会骂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