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六十二章:变化

2018-01-17 08:53:46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刚下山,斥候军团的营地里只剩下寥寥可数的几个兵卫在站岗。

    敖听心绕了好大一圈都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人,无奈之下只好叫住了一个抱着一大捆竹简正往外走的文职小妖。

    “黑子……我是说你们那个黑老大跑哪里去了?”

    那小妖略略想了一下,答道:“老大下午带齐了人马出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带齐人马出去?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小妖摇了摇头。

    “那没事了,你忙吧。”敖听心道。

    那小妖抱着竹简又继续往外走了。

    抬头瞧了瞧漫天星斗,敖听心低头看了一眼握在手心处的玉简。

    就在刚刚,东海龙王紧急通知敖听心,说她那西海的堂弟敖烈离家出走了,有可能跑花果山来,让她留意着点。

    这敖烈的性格敖听心自然是知道的,犯起浑来拉都拉不住。

    这不由得让敖听心想起了敖烈的姐姐敖寸心,无奈地叹了一句:“真不愧是姐弟啊,都一个德性。”

    看情形今天是找不到黑子了,明天吧,明天早点过来便是了。

    其实就算不过来通知斥候军团该也是无所谓的吧。敖烈就算再笨,来到这里也该懂得报自己的名字或者杨婵的名字才是,到时自然会有人通知她们了。

    想着,敖听心随手抛了抛玉简,掉头往回走。

    ……

    树林中,敖烈被整个五花大绑倒挂了起来殴得鼻青脸肿。

    “你们这群混账东西。居然敢。居然敢打我。还打我脸?等我见了美猴王一定让他……嗷!”

    “一定让他怎么样?你他妈还敢提我家大王?”大角挥舞着拳头恶狠狠地咆哮道。

    “别,别打了……再打,再打会死的!”

    见他讨饶了,大角才愤愤不平的走到一旁蹲坐到黑子身边,厌恶地瞪了敖烈一眼,低声问道:“接下来怎么处理?”

    黑子一边背对着敖烈烤野鸡,一边悠悠道:“按规矩,接下来要严刑拷打。先问出身份,然后问清楚来意,再行处理。”

    蹲在另一边的蝙蝠精也朝着敖烈看了一眼,压低声音不怀好意地说道:“瞧他这样子,该是一问就招了吧。到时候,可就谈不上严刑拷打了。”

    黑子侧过眼来瞧着那蝙蝠精,将手中插着烤鸡的树枝递给大角,低头脱下自己的靴子,将散发着恶臭的袜子抽了出来递给蝙蝠精,一脸坏笑道:“那就让他招不了。”

    蝙蝠精当即会意地点点头。拎着袜子起身,走向敖烈。

    “你要干什么?”敖烈瞪大了眼睛盯着那只黑色的袜子。惊呼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是西海……呜呜……呜呜呜呜……”

    将臭袜子一把塞入敖烈口中,蝙蝠精随手抓来绳子连他嘴巴也一并捆上了。

    捆完,还将刚刚不小心抹到的一点敖烈的口水擦到那件华贵的金边白袍上,对左右道:“行了,现在可以严刑拷打了。他什么时候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就什么时候停。不过这家伙骨头硬得很,你们可得使点劲啊。”

    “诺!”

    “他刚刚说他是西什么?”黑子扭头问道。

    “西……”蝙蝠精想了想,道:“没听清。要不要拔开来重新问一问?”

    “呜呜呜!”敖烈顿时瞪大了眼睛对着蝙蝠精猛地点头。

    看着情绪激动的敖烈,黑子轻轻挑了挑眉,微微一笑:“算了,你们继续吧。”

    敖烈顿时感觉死的心都有了。

    就当着他的面,黑子将野鸡拿到鼻子边上嗅了嗅,若无其事地叹道:“恩,三分熟了,那个谁,你帮我回去拿点香料来,没香料不够好吃啊。今晚我们就在这里露营了,明天再将他交到地牢去。”

    “诺!”

    “呜呜呜呜——!”

    ……

    此时,热火朝天的地下城冶炼场中一间悬在石壁上的小隔间里,猴子正站在窗边借着透入的昏红火光细细地查看着手中那一份羊皮纸设计图。

    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在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猴子每天都会出现在这里。有时候只是呆上几个时辰,有时候则会呆上一整天。

    整个花果山所有的资源也都在朝着这里倾斜,那重视的感觉,令一众工匠都倍感兴奋。可猴子的态度为何会忽然发生这么大的改变呢?

    这一点,没有人知道。

    在之前,虽然猴子也是一手推动火器的研发与生产,但那只是兼顾。他会时常查看进度,但不会亲自参与。会在分配资源的时候稍微照顾,但绝不会连原本用于炼丹的有限人手都削减了抽调过来推进火器的研发与生产。会给与优秀的工匠良好的待遇,但绝不会将待遇比其他同等岗位拉高一截。

    可现在,一夜之间,猴子的态度彻底改变了。这改变之大,令在这里奋战了许久的工匠都有一种晕眩感了。

    就这么站在窗前细细查看了许久,直到身后的木门传来刺耳的摩擦声似是有人走了进来,猴子才一边卷起羊皮纸设计图,一边随口说道:“帮我叫……”

    那话还没开始就被打住了,因为猴子扭过头,发现站在身后的是杨婵。

    “怎么啦?连是我都感觉不出来了吗?”杨婵淡淡笑了笑。

    “是你啊?”猴子没有笑,只是伸手揉了揉晴明穴,抿了抿干瘪的嘴唇将手中的设计图丢到了破旧的木桌上那成堆的卷轴之间,曲起腿坐到地板上一脸的疲惫。

    “是我很奇怪吗?”

    说着,杨婵也跟着坐了下去,四下打量起了这间临时办公室。

    这是一间临时搭建的隔间,只有两丈见方,除了一张破旧的长桌之外看不见任何的家具,却也不显得空。此时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卷轴器皿,像个垃圾堆似的。

    说起这隔间,搭建在这里实在是迫不得已。

    猴子要求在冶炼场中弄一个临时隔间,又要求不能太吵闹。除了在岩壁上搭一个,还能在哪里呢?

    而这也就注定了它不可能有多大,因为大了木桩支撑不住。

    至于那破旧的木桌。

    也不是花果山提供不起一张像样的桌子给他办公,而是在这样一个高温空气浑浊甚至带有腐蚀性的地方,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是破破烂烂的,就算是新桌子放上几个月也会变成这样。

    更何况有时候猴子还会在这里做一些危险的实验,什么木头能经得起他这么折腾呢?

    最后是乱的问题。

    在花果山,别人是不敢乱碰猴子的东西的。唯一一个有特权的,便是风铃了。猴子开始到这边办公之后,风铃也曾特地过来帮他收拾了一番,结果就是猴子自己都找不着自己要的东西。

    在那之后,风铃也不敢帮他收拾了,于是便一乱到底。

    稍稍沉默了一下,猴子问道:“你过来,是不是天庭有消息了?”

    “还没,凌霄宝殿乱着呢。”杨婵捋了捋鬓发,伸长了脑袋往四周看:“不过按估计,可能最后双方还是会互相妥协通过。”

    说着,杨婵的眼睛悄悄朝着猴子瞥了过去,只见猴子那神色似乎又凝重了几分。

    别人不知道猴子近期为何这么反常,杨婵却是知道的。

    因为,天河水军要来。

    当初接到天河水军准备协剿花果山的消息,猴子整整两日都吃不下饭。并不是猴子怕了天河水军,而是……太快了,来得太快了,快到连喘息的时间都不给。

    刚刚才捉了李靖,以为暂时太平了,能争取到最少几年的时间。没想到,那天河水军居然就冒出来了。

    猴子不怕南天门,从来就没怕过。因为那就是一群少爷兵。一群战斗经验欠缺,不敢拼命的天兵。如果让他们战损超过两成,必退。

    反观猴子这边,那一只只的妖怪,谁不是把命悬在裤腰带上上战场的?

    加上一定程度的法器和丹药配合,自给自足,就算没有俘虏李靖,猴子也完全有把握顶住南天门的大军并取得最终胜利。

    可现在换了天河水军怎么样?

    拉开天河水军的战役史,甚至可以看到战损超过九成却依旧挺到最后并取得胜利的案例。

    那是个什么概念呢?

    以凡间人类的部队为例,正常的部队战损超过一成士气就会开始动摇,超过三成基本上就士气崩溃了。能坚持打到四成以上战损还依旧挺着的,不是围城战退无可退就是举族深仇大恨不死不休。

    自己的花果山这边依现在的势头,猴子有把握九成战损都挺着,可那是妖怪,输了他们跑都跑不掉,只得死。不想死就只能打。

    天河水军九成战损都还挺着算怎么回事?当神仙有必要当成这样吗?

    当然,现在问这个问题有点多余了。猴子只知道,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也许是三个月后,也许是半年后,最多两年内,天河水军就会兵临城下。

    这个消息到现在还封锁着,整个花果山除了核心的几个人之外没人知道。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问道:“天庭没消息,那就是哪吒有说法了?”(未完待续。。)

    ps:  每次加更第二天都会晚更的,貌似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