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六十三章:不好惹的两个女人

2018-01-17 08:53:46Ctrl+D 收藏本站

    杨婵摇了摇头:“没有,哪能有什么说法?这事情不是他能做的了主的,况且这次南天门也没出声,我看应该和他们没关系。”

    “是吗?”猴子眨了眨眼睛道:“我相信和哪吒没关系,但我不相信和持国天王以及多闻天王没关系。兴许,这就是他们安排的后手,如此一来,被动的就变成我了……就知道他们不会听凭我摆布的!”

    说着,猴子恨恨地唾了一口。

    如果释放李靖能将天河水军的到来延缓个三五年,猴子倒是很乐意。可惜这纯属奢望。

    有时候猴子甚至会想,当初俘虏李靖是不是压根就是个错误?

    如果自己一开始示弱,然后跟南天门展开拉锯战,按照李靖的性格,该是不会那么容易接受天河水军的介入的吧。而他也绝对有能力让天河水军介入不了。

    果真如幽泉子所说的那般,事情总有两面,有时候看似好事,实际上未必是好事。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事已至此,猴子自然不可能对李靖怎么样,否则届时他将同时面对天庭的两大军团。

    南天门虽不及天河水军,但到底也是十八万大军,现如今花果山的天平上已经再加不得任何砝码了。

    对围剿花果山天蓬元帅如此主动,是不是也意识到了些什么呢?若真是如此,刚开始进攻想必就会拼尽全力吧。

    这可真是一件麻烦事啊。

    当然,这次的事情若是没有哪吒这层关系,他也不介意拿李靖出来恶心恶心南天门泄愤。最少砍一手一脚给他们送过去。

    不过这样做。杨婵该是不会同意的吧……

    “我就是单纯过来看看你的。”瞧着那一只疑虑重重的猴子。杨婵淡淡道:“听他们说,你这些天已经劳累过度了。刚刚我都进门了你还不知道是我,看来他们还真说对了。”

    “哪有什么劳累过度,不过是有点事情想不明白,有些烦乱罢了。”猴子摆了摆手道:“当年过流沙河的时候,我还是凡身,什么修为都没有,就抱着个木桶在河上飘。七天七夜都没睡觉,来回飘了4次才总算过了流沙河。那都撑过来了,这算什么?”

    “那不一样。”杨婵深深吸了口气,道:“先前是累的身,现在是累的心。你有多少精力能这样一直操劳下去?修为再高,精力也是有限的。”

    “我也没剩下多少日子可以操劳了,不是吗?”猴子瞧着杨婵道。

    杨婵沉默了。

    其实她真的只是来看看,连“劝”字都无从说起。因为她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来劝猴子。

    时间紧迫,猴子甚至已经大力削减了其他计划全面倾斜向这里。

    不过这个计划真能起到猴子意向之中的效果吗?

    她不自觉地瞧向了桌子边上几乎淹没在一堆竹简和卷轴之中的模型。

    那就是火器的雏形了。

    设计图杨婵看过,必须承认。那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可以改变时代的新武器。也将开启一种新的作战方式。可前提是威力够大。

    时间如此紧迫,这些年花果山打下的基础,已经足够支撑起一个如此庞大的计划了吗?

    在这方面,杨婵真没什么把握。

    天河水军上下有六十万大军,扣除各种后勤实际作战部队能有四十万,其中主力大概十万,在维持对两大州的控制的情况下,要围剿花果山大概可以抽调出二十万军队。

    至于自己这一边,猴子的花果山现如今大约有十二三万的妖怪,扣除那些从事生产的,真正能上战场的有效战力大概能有五万。

    这还是在没有考虑装备因素的情况下,若是将装备的要求提升到与天河水军主力部队相同,这个数字会降低到一万,至于到时能有多少装备上火器。这,真的谁也说不清了。

    而从将帅配置上讲,花果山这边有猴子与九头虫,这两个行者道的单体作战能力天河水军恐怕也就只有一个天蓬元帅能与之相提并论了。但这只是顶尖战力,若是算上次一级的战力呢?

    行者道的修行必须与杀戮相结合,天河水军向来好战,他们在次一级战力上有北极九星当中除了天蓬之外的另外八星以及那许多的新晋将领,这是花果山无论如何也应付不过来的。

    如果可以选择游击的话或许还好一些,偏偏,他们必须死守花果山。这里一旦被攻陷,那么这数年来所有的努力,也就付诸东流了。

    总的来讲,这是一场看不到多少胜算的战争,从猴子近期的焦虑也能看得出来。

    不过既然猴子依旧坚持,该是还有希望吧。哪怕这希望不大,但总归是有。

    杨婵始终这样相信着。

    这么些年了,不都是一直这么过来的吗?从一开始,他们做的就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从来就在火中取栗。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相顾无言。

    许久,猴子的目光定到了空无一物的地板上,眉头蹙得很深,似乎又在走神想着什么了。

    杨婵试图找点什么话题来打破沉默,开口说道:“那个小丫头,我是说风铃。我最近开始让她单独炼丹了。”

    “哦?”猴子微微抬起头来:“她能独立了?”

    “恩。”杨婵点了点头道:“很奇怪,她的炼丹手艺确实长进了很多,许多技巧,我听都没听过。有时候甚至我遇到的难题她都能轻易解决。还有,她对法阵的理解似乎也达到了某种境界……她的基础知识都还很薄弱,但对某些大问题的见解却准确无误,连我都要佩服。总之很奇怪。”

    “也许是斜月三星洞的独门手艺吧。”猴子随口答道。

    “斜月三星洞的藏经阁我都全翻过了。她的思路完全与须菩提的思路不一样。”微微顿了顿。杨婵又说道:“不过也许是她师傅清风子自创的。他也是顶尖的地仙了,达到他那程度,就算自创一些别人没见过的手艺也不奇怪。不过,他是什么时候教给她的呢?刚到花果山的时候风铃似乎并不懂那些啊。”

    “也许是月朝教的,月朝前些日子突破了化神境,出关的时候不是还来过一趟吗?五师兄也来过。他们教风铃点东西,不奇怪。”猴子伸手挠了挠脸颊,随口答道。

    那思绪似乎又是飞到了不知哪里去了。

    如此地心不在焉。这交谈是没法继续了。

    又是呆呆地坐了一会,猴子起身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

    “那,你先回去,还是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得离开一下去找找玉鼎真人,有点事想跟他聊聊。”

    这话都出来了,杨婵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很快,杨婵便道别了猴子返回自己的炼丹房。而猴子则抱上一大堆的竹简推开了玉鼎真人的房门。

    见到猴子,玉鼎真人的嘴角顿时一阵抽搐。

    作为这个计划的提出者,猴子能亲身参与进来自然是极大的推动。对此,玉鼎真人是很高兴。问题是也别这样啊!

    看着玉鼎。猴子认真地说出了那一句最近经常说的话:“玉鼎兄,我有个问题想跟你探讨一下!”

    玉鼎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今晚又没觉睡了……”

    “睡觉有什么意思?还是探讨有意思。对吧?”猴子将那一堆的竹简哗啦啦地堆到玉鼎的桌上,咧开嘴笑了笑。

    这一探讨,果真就到了天亮,苦的却不只是玉鼎。

    想想,大王都熬夜加班了,那些个妖怪工匠谁敢睡觉?还想不想混了?

    这一个多月来,花果山的火器计划就是这样被强行推进着的。所有的参与者,那链条都被绷得紧紧的,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撑不住。

    午后,正当猴子还拽着三个妖怪工匠站在冶炼场里查看着工艺的时候,黑子紧张兮兮地来到猴子面前。

    “猴子哥,这次你可得救救我啊。”

    “我不抽你已经很给面子了。”

    “你都知道了?”黑子瞪大了眼睛望着猴子。

    “知道什么了?”猴子面无表情地问道。

    原来还不知道啊,不过……马上也就会知道了。

    “那个,猴子哥啊,西海龙宫的敖烈来了花果山了。”

    “西海敖烈?”猴子微微一愣。

    白龙马来了?

    将手中的卷轴塞给了一旁的妖怪工匠,猴子拉着黑子一同走到没那么吵闹的地方,低声问道:“西海龙宫三太子敖烈吗?”

    “对。”黑子点了点头。

    “他来干嘛?”

    “不知道他来干嘛,不过……我已经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

    发现猴子的表情略略有些惊异了,黑子又连忙补充道:“之前我不知道他是敖烈,他也没说。扯什么你大舅子的小舅子,你和杨婵姐又没成亲,谁能想到是他啊。对了,猴子哥你说你成亲了?”

    还没等猴子反应过来,黑子连忙扇了自己一巴掌又把话题扯了回来:“刚刚听心姐让人通知我让我留意,我才想起搜了搜他,结果找出了西海龙宫的腰牌。这事儿听心姐还不知道……杨婵姐也还不知道。”

    说到这,黑子的头已经低到快着地了,那黑乎乎的额头上冷汗直冒。

    猴子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缓缓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你一口气惹了花果山最不好惹的两个女人,对吧?”(未完待续。。)

    ps:  更新有点晚了,脑子有点卡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