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两百六十五章:毒计

2018-01-17 08:53:46Ctrl+D 收藏本站

    军营的帐篷被迅速点燃,逗留在营帐之中毫无准备的士兵们迅速被火焰团团围住。

    歇斯底里的哭喊声遍及了每一个角落。

    “快!所有人集结!带上所有能盛水的容器!”一位妖军尉官拍打着翅膀从猴子的头顶呼啸而过。

    下一刻,他的翅膀被火焰沾染,重重地撞在一个帐篷上。

    附近的三五个妖怪连忙扑上去帮忙灭火。

    可那火焰能空手扑灭吗?

    最终的结果,是另一只妖怪用斧子直接将他被沾染的翅膀卸了下来。

    冲天的火光映红了猴子的脸。

    突如其来的恐慌之后,军营里的士兵开始渐渐被组织起来。

    一大队的妖兵提着水桶、各种锅碗瓢盆将清水泼向炙热的火焰,沾染了水,那些火焰并未如同一般火焰一般很快熄灭,只是稍稍暗淡了些许,很快,又开始吱吱地蔓延。

    “怎么办!这点水根本无法灭火!”

    “不要管军营了,带上人马协助疏散炼丹房和规划署!”短嘴站在高处猛地叱喝道。

    望着那已经变成一片火海的妖城核心地带,那些个妖兵一个个怔住了。

    没有办法灭火,却要到那里去救人吗?

    面对众妖兵无言的质疑,短嘴抽出了腰间的刀:“违令者,斩!”

    猴子很想说每一个妖怪的性命都是一样的,可他知道,短嘴的决定是正确的。

    妖兵的命不值钱。纵使他们历尽艰辛才走到这里。他们的命还是依旧不值钱。

    对花果山来说。真正的根本是那些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悟者道妖修,他们才是花果山的命脉。也只有他们,才能构筑妖怪想要的未来。

    在危急时刻,必须做出抉择。

    彻底突破了法阵的战舰残骸重重砸落在城中,轰鸣声中掀起漫天沙尘如同涟漪般蔓延。

    然而早已经没有人会去顾及那残骸了。

    疯狂的火焰早已经沿着法阵残存的力量流淌,挥洒,肆虐了妖城的每一个角落,而在妖城的中央。更是早已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座妖城本身建设的时间并不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具备如此规模,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大量采用了木料。

    这些木料大多经过防火加工,可问题是它防的只是普通的火焰,并不包括天军作为武器使用的这种无根之火。

    站在帐篷前,猴子呆呆地注视着这一切,一时间整个呆愣住。

    天河水军的行动已经开始了,或者说,它从未停止过。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摧枯拉朽的崩坏。

    浑身是火的妖怪在大街上乱窜,哀嚎。疯狂地挣扎,最终却也摆脱不了化作飞灰的厄运。

    恐慌的妖群拥挤着奔逃。争相践踏。

    原本用来防御的城墙此刻成了致命的牢笼将整座城都围成了一个大火炉。

    一座座建筑崩塌,扬起漫天火星,滚滚浓烟直冲云霄。

    妖军举着重盾抵御依旧从上方不时挥洒下来的火雨开始奋力突破人流提着水桶突入城市的中心地带。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猴子的牙齿紧紧地咬着,微微颤抖。

    他扭过头望向刚刚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敖听心。

    敖听心当即一惊,瞪大了眼睛道:“你要我在天河水军的眼皮底下帮你降水?”

    “拜托你了!”

    “开什么玩笑啊!”

    敖听心调头就想走,却被猴子一把拽住,强拖拽着往天空中飞去。

    “放开我!不能这样,会害了我父王的!”敖听心挣扎着,却如何都无法摆脱猴子。

    “拜托了,帮帮我,往后必有重谢!”猴子用近乎乞求的语调说道。

    没有时间了,连说服的时间都没有,再拖下去,伤亡会更大。

    看着猴子那换乱中略带狰狞的脸,敖听心犹豫了。

    一刹那间,她忽然觉得如果此时不照做,为东海龙宫带来的祸患将不亚于来自天庭的迁怒。

    “拜托了,当我求你了,好吗?”猴子瞪大了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正当此时,一滴水珠落到了猴子的身上。

    他顿下了身形抬头仰望。

    紧接着,第二滴,第三滴……

    他缓缓松开了敖听心的手。

    天哗哗地下起了骤雨。

    敖听心也呆了。

    雨水落到火中,虽然无法熄灭火焰,却起到了很好的压制效果。随着持续不断的降雨,火势迅速得到控制不再蔓延,甚至开始悄悄地缩小范围。

    死里逃生的妖怪跪在焦黑的废墟上任凭雨水拍打,望着天空嗷嗷大哭。花果山的体制开始生效了,所有还能动的妖怪都被组织起来加入到援救队伍之中。

    “这是……”电闪雷鸣之中,猴子看到云层之中有一青一橙两条龙在奋力跃动,呼唤着风雨。

    “是万圣龙王和万圣公主?”

    十里之外,天内面无表情地看着云层中的两条龙,无奈地摇头:“若是南天门舰队此时进攻,花果山根本就不堪一击。可惜了。呵呵……孺子,不可教也。”

    说罢,天内与天衡带着身后的天兵一同飞向与他们近在咫尺的南天门舰队。

    此时,整个南天门舰队都已经被惊动。大批的天兵天将正从甲板上飞起,列阵,剑拔弩张地迎接这队正在进入他们包围圈之中的天河水军士兵。

    “你们是什么人!放下武器,报上番号,否则格杀勿论!”一位南天门的天军叱喝道。

    天内扯开嗓门高声呼喊道:“我们隶属天河水军,误入此地,愿意接受南天门将士的排查!”

    说着,天内高高举起腰牌,他所带领的天兵也一个个高举双手,任由南天门的士兵卸去他们身上的武器。

    暴风雨中,悬停在远处半空中被雨水浸得湿透,却还在四处搜寻目标的猴子忽然望向南天门舰队的方向,目光在天内的身上定格,那眼睛顿时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凶光毕露。

    没有多余的言语,紧紧地咬着牙,他迅速撇开敖听心,调转身形化作一道金光朝着南天门舰队冲去。

    就在他距离南天门舰队还有一里的时候,上万的天兵已经在天内与猴子之间堆砌起了厚厚的盾墙。

    连带的,哪吒也挡到了猴子身前。

    没有丝毫的犹豫,猴子抽出藏在耳中的金箍棒指向哪吒:“把他们交出来!立刻!”

    一声暴喝,压迫的气旋迅速如同涟漪般荡开,瞬间刺痛了在场所有天兵天将的耳膜。

    一道闪电从身前掠过,照亮了那张狰狞的脸,如同一只单纯的野兽一般。

    所有的天兵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妖猴真要拼命了?可是他能打得过十八万天军吗?

    没有人会认为仅凭一只妖怪的力量就可以击溃南天门的十八万天军,但也没有人怀疑,一旦动手,那排在第一列的天兵通通都会丧命。

    不知不觉间,或许是出于对危险的恐惧,整个战阵都微微往后颤了一颤。

    不过这已经是极限了,十八万对一,他们没有任何退却的理由。

    望着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猴子,哪吒咽了口唾沫,手中的火尖枪紧了又紧,犹豫了许久才对着猴子道:“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将友军交给你,就算他们现在还没真正确定身份,也是如此。”

    “是吗?”猴子冷笑着,身上的绒毛一根根竖起,澎湃的灵力开始汇聚,覆盖在绒毛之上的雨水化作蒸汽升腾。

    这已俨然是即将出手的姿态。

    见状,哪吒不由得一惊。

    这事情来得太快,快到哪吒都没时间细想。

    他不知道天河水军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忽然采取这种极端的手段进攻花果山妖城。

    但他们既然已经进入了南天门舰队的范围,无论是天庭的军规还是天庭各部队之间不成文的规定,他都不可能在这时候将他们交给猴子处理。

    此时,短嘴也带着花果山的数十名大妖赶到了猴子的身后,将手中的弓矢拉得满铉指向哪吒。更多的妖军正如同一大片的蝗虫一般拍打着翅膀赶来。

    疾风骤雨之中,黑与白泾渭分明的两边已成剑拔弩张之势。

    此时此刻,只要一点火星,事情必将朝着无法收拾的方向发展。

    隔着厚厚的盾墙,猴子看到天内一行已经被带入了南天门舰队的核心地带。

    他知道,若是此时冲阵,当真就是直面十八万大军了。

    对他自己来说或许没什么,就算无法成功将那名罪魁祸首的天河水军天将剁了也绝不至于轻易被俘。

    但刚刚遭受重创的妖城还在等着援护,若是此时和南天门开战,只要一支一万人天兵部队直冲妖城,那么……

    猴子不敢往下想,沉默了许久之后,那脸上狰狞的神情渐渐淡去,他仰起头瞧着漫天风雨冷笑了起来:“了不起,当真是毒计。真了不起!”

    那笑容让哪吒不由得心中一颤,当即悄悄施了个术法将一段话直接传到了猴子的脑海中。

    “你们先撤离好吗?给我点时间,我会尽快将这件事弄清楚然后告诉你的。如果实在没办法……他们离开的时候我会通知你,到时候你再动手,我们必定不过问。”

    “记住你的承诺。”猴子咬着牙答道。(未完待续。。)